新新小说 > 落花侠录 > 14.心有仇旧情全不顾 立场异兄弟变敌手

14.心有仇旧情全不顾 立场异兄弟变敌手

小说:落花侠录作者:疯来独往字数:2101更新时间 : 2017-01-11 23:55:57
  在杨沐隐居处居住十余日,掌握杨沐的独门内功之后,马麟便离开深山,重回金陵城。他将鬼头刀装在一个琴匣之中背在身上,然后便若无其事地在大街上闲逛,进进酒馆,看看热闹,探听探听最近江湖上又出现了什么传闻,和他以前为天王帮做事时没什么不同。

  不过他现在不需要像以前那样戴着人皮面具了,因为他那张令人生恶的脸,就是最好的伪装。

  因为天王帮的总舵离金陵城很近,所以城里总是有许多天王帮帮众四处活动,流传的江湖消息也就多半是和天王帮有关。此时的金陵城中,流传着霸道阎罗吴仁易酒醉自杀的事情,很多人都猜测吴仁易的自杀是与天王帮的叛徒马麟有关,但具体是什么情况,却都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自杀吗?我看未必。”马麟轻信了独孤悔的话,认为王冠儒正在剪除旧部,便以为吴仁易也是王冠儒杀的。不过得知吴仁易已死,他心里还是有些难过。不管怎么说,这个人曾经辛苦将自己养大,犹如生父一般。在自己流落荒岛之后,若不是吴仁易一个海岛一个海岛地执着地寻找,恐怕自己现在还被困在那个毫无生气的地方,甚至有可能在那里过完一辈子。

  “叔叔说他弑父杀兄,是无仁无义之人。可是他却完成了朋友请托,将遗孤抚养成人,这样的人,又怎能是无仁无义呢?”马麟走在街上,不停地回想着这么多年来吴仁易与自己相处的点点滴滴,却找不出一丝一毫的做作之举。在马麟看来,所有的事,都是吴仁易的真情流露,不像是刻意为之,他更疑惑了。

  这个少了一条臂膀,满脸凶相的男人,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本以为自己已经足够了解他,可直到他死了,马麟才发现,原来自己对他的了解,还是太少。

  金陵城里那些人多的地方,除了有几个书生在谈论寇相爷被贬陕州的事情外,几乎都是在说吴仁易自杀的事,就好像除了这件事就没什么可谈似的。马麟觉得再也探听不到什么有用的消息,便打算出城,却见城门处迎面走来三个人,其中带头之人穿着一身黑衣,竟是常在王冠儒身边守卫的小武。

  马麟虽然容貌尽毁,但见了小武,还是不自觉地低下头,两眼盯着地面,快速从他身边走过。

  “等一下。”小武回身一把搭住了马麟的肩膀道,“你是琴师?”

  “是。”马麟慢慢转过身道。既然躲不过,那也只好见招拆招。

  “请随我来。”

  “做什么?”

  “听琴。”

  “阁下要听琴?”马麟笑了笑道,“五两银子一首。”他故意把价钱说得很高。

  “好。”没想到小武一口应承下来。

  马麟知道小武根本不懂音律,也无听琴的雅好,所以最有可能的,是自己已被小武认出。不过目前他还不想和小武交手,便打算先跟在后面,静观其变。

  马麟见小武没有带着那面玄色圆盾,暗自琢磨道:“看来王冠儒并没在附近,小武应该是到城里办其他事情。不过,即便没有圆盾,他的硬气功配上天王降魔拳,也是非常难缠,一会儿该如何脱身,却是个麻烦事。”

  小武将马麟带到一处民宅,命随从二人在院外把守,然后便打开门上铁锁请马麟进屋。

  这处民宅,马麟也曾来过几次,他知道这是天王帮在金陵城里购置的众多房产中的一处。

  “弹吧。”小武坐下道。

  “什么?”

  小武没有说话,指了指马麟背上的琴匣。

  “好。”马麟解下琴匣放在桌上道,“不知公子想听什么调子?”他故意把话说得很慢,思考着应对之法。他现在有些后悔跟着小武过来了,刚才在城门那里就应该逃掉的。

  “我先看看你的琴。”

  “好。”马麟应了一声。可是这琴匣里明明是一把刀,哪里有什么琴?所以马麟并没有打开琴匣,而是目不转睛地盯着小武。

  两人对视了一阵,小武便站起身,将房门关好,然后淡淡地说道:“小马。”

  马麟也不打算再装下去了,便道:“你是怎么知道认出我的?”

  小武摇了摇头道:“我也不知道,只是觉得很熟悉。你戴的,是人皮面具?”

  “不是,我的脸现在就是这副模样。”

  “哦。”小武点了点头,便沉默了。他想知道马麟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可是马麟不说,他便不问。

  “春牛楼大火那天,我就在那儿。”

  “原来你在那里。”小武道,“义父一直在查这件事。”

  “他在查这件事?火就是他放的,还需要查吗?”

  “这件事,不是义父做的。”

  “是不是他做的,你又怎么知道?”

  “我就是知道。”

  马麟看着小武的神情,想着他大部分时间里都是陪在王冠儒身边,定是知道些别人所不知的事情,便道:“你都知道了些什么?”

  小武摇摇头,又不言语了。

  “他可有查到我师父的消息?”

  “没有。”

  “你回去告诉王冠儒,不用查了,我师父已经死了。”马麟停了停,又接着道,“吴……吴仁易他是什么时候死的?”

  “你行此义父那天的晚上。”

  “他真的是自杀?”

  “是。”

  “为什么?”

  “他想保你的命。”

  “保我的命?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小武没有回答,而是轻轻地叹了一声,然后说道:“小马,我知道你和吴长老还有春娘的关系很好。可是他们的死,真的不是义父所为,你错怪他了。你跟我回去,跟义父赔罪。我相信义父他宽宏大量,定会原谅你。”他突然一口气说出了好长的一段话。

  “原谅我?你以为我是因为我师父的事,才做出行刺之举吗?”马麟道,“我告诉你,王冠儒,他杀了我的亲生父母!”

  小武想起那天在门外,隐约听到吴仁易和王冠儒在说什么“身世”,便一下子想明白了。于是就起身道:“看来,你是一定要杀义父了。”

  “是。”马麟摸着琴匣,只等小武出手,便要挥刀相向。

  不想小武却打开了房门,走到马麟身前轻声道:“你走吧,下次见面,我肯定不会手下留情。”

  来源:落花侠录

  请记住本书更新最快域名:www.xinxin001.com。新新小说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xinxin001.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