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新小说 > 汉家日月 > 第二三九章 接阵

第二三九章 接阵

小说:汉家日月作者:江南蛰雷字数:3452更新时间 : 2017-01-12 04:21:38
  号角声中,万余清兵蜂拥而来,随着阵势的展开,还有四面合围之势。其中尤其让明军警戒的是,清军大部骑兵远远的游离在清军步兵集群之外,离着己方还远,清骑们眼下只是控马缓行,并不冲锋。

  清军终于出动,让整个明军将士们都精神一震,大战前等待的滋味是极不好受的。随着清军的展开攻势,明军也在各级军令下迅速的摆出了一个大方阵。

  大方阵的外围是战车加上炮车作为第一道屏障,在每个方向上都布置了七八门弗朗机火炮和十几门虎蹲炮。在这些战车上,每辆战车正面的辕条上,还密集的插满了粗厚的硬木盾牌,盾牌的整体上又凿出了射击口,盾牌向外一面,还绘有惊吓战马的猛兽样貌。

  这是国朝标准的野战车阵,于望的几千人马,就在车阵的第一道圈子里面。理论上,有着车阵的遮护,明军在野战时就可以从容不迫地向外射击,最大地发挥自己火器的威力,减少军士们的伤亡。

  然而,于望的车阵和其他明军的车阵有所同,又有所不同。相比其他明军把车阵连接的密不透风,唯恐这个乌龟壳漏风,唯恐这个堡垒有苍蝇可以飞过的缝隙,都是彼此拼命的挤了又挤,直到明军自己都挤的迈不动步子才算罢休。

  于望的车阵每一面都有以火炮支撑的火力点,以这些火力点为中心,稀稀疏疏的又排列了一些战车在拱卫,更多开阔地带负责防护的是几排全身沉重盔甲的长枪大盾兵。

  至于为什么眼下把所有火炮都拉到了第一线,而不是像林杰早先所说的,把炮兵阵地置于后方,其中是有原因的。

  首先这个时代的炮弹可以分为两种,其一是实心弹,这种炮弹内部没有火药,由铁或者铅铸造而成,主要用于攻城洞穿城墙工事,其射程远,势能大,对于杀散敌军密集阵型也可谓是大杀器。

  第二种是霰弹,这是野战火炮的大威力弹种,由数斤铅铁小丸构成,也有装填碎石的,射击时一打一大片,以杀伤人员为主,但是霰弹有弱点,就是射程近,有效杀伤范围以出了炮口扇形展开。

  如此,如果火炮真到了该打散弹的时候,置于后阵,一开炮,首先杀伤的就是己军。

  火炮打击有如此散弹利器,于望当然不会自断一臂,火炮推到一线作战也就成为必然。其实这个时代,明军车营已经有着普遍成熟的作战方法,奈何官军历来是军不成军,不堪一击而已。

  所以,什么样的阵型看谁来用,早年戚爷爷的车营威风赫赫,杀的北虏十几年不敢南顾,如今汉家军重操旧业,自信也不会堕了前辈威风。

  如此,在外围的一圈防御外,整个中军里还有余下的几十辆辎重车,这些辎重上载的都是火药炮弹,箭矢等。这些辎重车就沿着中军四边,再布了一个内圈地。

  这个内圈里,则是把明军的望杆车,元戎车,中军旗手,鼓手,护卫,骑兵等诸多后备力量包含在内。

  整个明军大阵很快结成,只见一层层,一列列的,主次有序,前后呼应,戒备森严。

  而清兵合围的步伐也在加快。

  都说防守是要滴水不漏,面面兼顾,而攻击则可以是囤积重兵,自由往来,选在任意一点去突破。

  所以论行军打仗,谁也不愿意光挨打而不能还手的。

  虽然目前清军气势汹汹,看着四面要合围,似乎人数又是多了几倍,明军又处在防守的劣势,然而,在于望看来,己方不仅有车阵火炮助阵,而且全军将士那勇猛敢战的强悍战力是清军做梦也想不到的,···对于望来说,这是一场实力相当,势均力敌的战事,如能先挺住防守,重挫敌军,随后能大规模的反攻。那么今日一战,自己这只军队的战力,将是一场翻天覆地的变化。

  清兵先锋已经是离着明军大阵越来越近,在第一拨打头阵的清兵们,个个更是怪叫着狼嚎不止。

  两军相隔半里地的时候,清军终于停了下来,期间号角吹鸣,传令兵来回纵马不断,如此近的距离,在明军的四面八方,一眼望去,似乎黑压压的到处是鞑子兵,一股大战前的宁静在酝酿着,大战一触即发。

  这么近的距离,双方的情况彼此都是看得清清楚楚,在清兵大阵里,一杆最大的织龙大纛下,和硕肃亲王豪格身披鎏金豪华盔甲,正威风凛凛地骑坐在一匹战马上,其身边是密密麻麻的巴牙喇亲兵护卫。

  看清楚对面明军的布局后,豪格不可克制地爆出大笑:“一直耳闻这支明军的不知死活,如此生死关头,他们竟还如此的愚蠢?”

  豪格看得很清楚,明军本来兵力就弱于己方,四千多的人马眼下竟然平均摊薄在各个方向,如此一来,明军看着似乎处处防守,其实处处薄弱。

  虽然明军看着每个防线都有一些火炮,但是那又如何?看看吧,这股明军连传统的车阵都摆不好,到处是露出大段大段的空隙,这大段的空隙居然就派了六七排枪盾兵就那么堵上了。

  这股明军火器犀利,大概可以是确认是真的,战斗打响后,明军火炮轰击下,己方确实会面临一些伤亡,不过他们那单薄的阵列,看起来就是寒酸的紧了···。

  明军用步兵用来堵塞大段的空隙,看着似乎有三排的大盾兵,后面又是几排的火铳兵,然而,就算明军的火器再厉害,那薄薄的几层人马能挡住自己军中的那勇士们的冲阵吗?

  怪不得豪格自信满满,清兵在早年的征战中,不知道击破了多少明军的乌龟阵,更何况眼前看起来一捅就破的“筛子”阵?

  清兵野地作战,先锋“死兵”主力中基本便是军中精锐的步甲、马甲兵。这些征战多年的勇士人人至少披着双重甲,个个使用长枪大戟,或者重斧大锤,他们的结阵冲击,完全以野蛮、凶狠、悍不畏死来打开明军缺口。

  而历来明军悲剧性的火器根本难以挡住清兵的冲击,明军再加上平时训练松懈,肉搏能力远远不如对方,所以清兵步战时,只要一接近明军,罕有明军军阵不崩溃的。

  并且清军死兵打头阵在前,后又有三四成兵力的轻甲弓箭手作为掩护,满清勇士的大弓重箭又岂是浪得虚名?平地步射,自己这些弓箭手不仅人人可以做到“稳、准、狠!”,而且在连珠箭发下,可以掀起一波又一波的箭雨。

  如此猛烈的攻击下,一般来说,清军里最后的王牌“骑兵”都罕有出动的时刻,就算出动了,一般也多是在收割胜利果实。

  豪格看着对面明军的不知死活直摇头,看来自己先前的全力布置进攻,完全是牛刀杀鸡啊!

  不过也好,明军既然试图以堂堂正正列阵而战,那么如此单薄的阵型,自己也完全没有必要四面围攻,只要集中正面四五千披甲兵,直接正面凿穿明军阵地,在野战中彻底摧垮明军!

  在想到自己部下的勇士以秋风扫落叶之势,彻底扫荡这股明军的美景时,豪格又是爆出一阵大笑,他转头对着一直跟在自己身边的固鲁思奇布道:“如此敌手,反掌可灭之,本王已经迫不及待的要挥军南下,在保定城那里,可不要被他人抢了头汤啊!”

  固鲁思奇布却是没有立刻回应豪格的话,他只是凝神看着对面的明军大阵,眼中露出深思的神情。因为,在清兵铁骑所向之下,鲜有明军不望风而逃的,况且这次,明军完全是以寡敌众,并且主动的自投罗网,就眼前这个险情,明军大阵居然没有一点点的动摇迹象?这太不寻常了。

  见到往常的马屁虫没有立刻回答自己的话,豪格不满地哼了声,在他的喝令下,军中号角声响起,一股股的清军拔阵前行。

  除了明军的阵脚丝毫不动,而清军挥舞的旗海却在迅速逼近。在豪格的号令下,密密麻麻的清军开始冲阵,最前面的,是约四千身披双重甲的重装步兵,他们个个手持长戟大矛重斧,脚步是越来越快,口中怪异的呼喝更是嘹亮。

  在迎面一战里,豪格一口气押上近四千主力披甲兵,可见他正面突破明军军阵的决心。

  动一发就牵全身,清兵已经开始大举进逼,在明军的眼里,却是看到清兵的步伐正在加快,他们在冲击的过程中,人马也是越散越开,一时间,到处鞑子的旗帜扩散开来,遍野都是清军那逼人的气势,那片鞑子盔甲与旗帜的海洋,似乎有一眼看不到尽头的感觉。

  都说人一过万,无边无涯,况且此时冲阵的是号称野战无敌的清军?

  坐镇中军望车上的于望都听到了身旁各亲卫们粗重的喘气声,他下意识的环顾四周,触目所及的所有的将士们,他们都在极力喘着粗气,瞪着牛眼,手中紧紧的握住兵器,直直看着外边,看来他们心中那根弦也是绷得很紧了。

  在车阵的第一线,正前方,每几辆战车夹着一门火炮,以作为一个活力支撑点的存在,在这里共有佛狼机中小型火炮十门,虎蹲炮十五门。

  所有的炮兵早早就蓄势以待,都在紧张等待着长官的的命令。鞋子没有进逼之前还好,这一动起来,那铺天盖地而来的威势,让很多人脸容变色,众炮兵都是首次感觉自家的火炮究竟还是太少了。

  而林杰却是全权指挥全军的炮队,术有专攻,战地何时该炮击,于望撒手不管。

  面对清军的大举围上,林杰身处中军另一望车上,迟迟没有下达开炮的命令。他身旁的测距手,紧张地向他汇报目测距离:“清军五百步,”···“四百步”,···“三百五十步”。

  “开炮!”林杰猛然的下达命令。

  “轰轰轰···”一阵震耳欲聋的火炮轰鸣声大作,随即便是炮弹的呼啸声,那些正在冲锋的清军重装步兵就看见前方明军车阵闪过一道道耀眼的火光,随着那边股股浓浓的白烟腾起,接着就见到天空上,一群黑点划过半空,直直向他们劈面砸来。

  来源:http://www.qihan.in/book/4560/

  请记住本书更新最快域名:www.xinxin001.com。新新小说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xinxin001.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