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六章 同归岭(十四)_五仙门
新新小说 > 五仙门 > 第六百一十六章 同归岭(十四)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六百一十六章 同归岭(十四)

  宫元台神识一扫四周,像王凝、无叶、澹台动月他们法力高深修士亦是浑身带血,也不知是自己的,还是别人的。

  至少他们几人总算是法力高深,支撑到了现在,尚未死去。

  就连那名书僮也是与最近处的乔白夜汇合,二人合力斗着对方三人。

  那三名南海修士中有二人配合异常的纯熟,而剩余的那名修士更凶,可能是在激发潜能之下,已有了半步金丹的修为。

  光是此一人,就可将乔白夜和布罗压制的死死的,何况还有另二名配合纯熟的修士在侧,所以乔白夜和布罗二人身上鲜血淋漓,每一息都是险象环生。

  而更让宫元台不安的是,神识中南方那些控制南海修士的魔修,也开始向这里靠近了,这是要趁机打算出手的征兆了。

  “不行,必须要回撤了,哪里是被上面高层责罚,也不能这样打下去了!”

  宫元台很快做出了决定,把心一横,也是打算要走了,这样下去,他们的下场根本不会有第二种。

  那些魔修随便一人出手,哪怕是单打独斗,连他自己也是没有把握能否战胜对方。

  宫元台心思一定,连忙向王凝、无叶、澹台动月、乔白夜以及另外几名活着的假丹修士传音起来。

  他要联合这里最强的几人,然后让他们再各自向领附近修士传音,汇合一处,合力闯出重围。

  很快,宫元台的传音就得到其他人的回复,他们亦是感应到了南方魔修有逼过来的迹象。

  现在光是对付这些南海修士,已让他们应接不暇,何况打着打着,对方就突然自爆了。

  这样的战斗,太让他们憋屈了,已然开始从心底里恐惧。

  而且宫元台也是当初认定的副队长,现在那名李言队长是逃是死,没有任何人知晓,也就只有他来接替指挥了。

  现在宫元台都这般说了,其余人当然求之不得,立即纷纷同意,若不是害怕祸及身后宗门、家族,在双方不对等情况下,他们早就临阵脱逃了。

  现在后果由宫元台顶着,当然恨不得马上就冲出重围,逃离而去。

  只是这些人中,也有例外,王凝和无叶似乎都有些犹豫,他们依旧想死战不退。

  最终,最担心的情况并没出现,这让宫元台心中稍松,至少王凝和无叶也是传音给附近修士后,开始向他这边聚拢而来。

  …………

  而这时的李言在大战混乱中,已然左晃右晃后,拉了一名南海修士飞上高空,迅速的将其杀死,趁着控制修士的魔修神识短暂被切断的功夫,李言就已将自己隐匿了起来。

  按照李言现在的修为,这里的修士,他若想杀,几乎没有人能和他硬拼几招之敌,只是那样很快就会引起魔修的注意,估计只要再出现的地方,就会形成一片围攻或自爆,那种场面就连李言也是心生恐惧,不愿面对的。

  他见对方势强,早在心中盘算,以试图挽回败局。

  之前“同归岭”被对方大威力法宝炸平后,对方又不给他们恢复时间,在第一时间就冲了上来,不是李言不想就地防御,而是时间上根本不允许。

  本来与攻上来的敌人厮杀,李言也是打算分成数队,有正面,有侧应,有后备,有层次的抗御的。

  至少他可以派出一部分修士出行阻止,后方派出擅长阵法的修士,设置小开进连环陷阱,还是可以节节抵抗的。

  但李言最终并没有这样做,而是一股脑的全部冲了上去,就如同一群散兵游勇一般。

  李言这样做,他最主要的目的就是让魔修一方起了轻视之心,以为他们被刚才的大威力法宝攻击,给打的晕头转向,失了方寸。

  同时也是想瞒住了宫元台他们,以让整个过程显得更加真实。

  他的计划就是潜伏到后方那些魔修中,他想要击杀那些二十多名魔卒。

  这个计划若是被宫元台他们知晓,只能认为李言被刚才同归岭的一轮攻击打蒙了,得了失心疯,哪里还能配合他这般胡来。

  二十多名魔卒,就是没有这些南海修士,他们这些人全部上去,估计胜也是惨胜。

  李言当然觉得自己亦是不弱,但他可没有自大到,真以为自己已拥有抗衡金丹修士的能力。

  一切,当然只是能算计,这才是他的长处。

  不过,由于双方交战的冲锋,与后方魔修之间亦是拉开了很长的一段距离,大约有四五里的样子。

  这让李言实施起自己的计划来也是颇费周折。

  “潜行夜藏”自从有了“凤冲天”的加持后,李言在隐藏状态下显得更加诡异和迅捷。

  …………

  “那些人类修士开始聚拢,这是想突围了,在大人来之前,我们一定拿下‘同归岭’吧,将他们赶尽杀绝,否则在对方失去了防御大阵的情况下,我们还打成这样结果,那可就太难交待了。”

  宫元台他们在注意魔修动态,而魔修亦是如此,那名曾经在“周杨镇”与李言见过面的矮壮魔修觉得战局已是差不多了。

  他们已然不必再继续等下去了,就率先喝出了声。

  其余魔修听了后,看看场中仅剩的七十多名风凉山修士,血液不由开始沸腾起来,就开始互相低语了几句。

  仅是他们交谈数句片刻时间,双方又已死伤了十数人,几乎每一息都有修士倒下。

  怒骂和喝斥声充满了这片天地,一股股极浓的血腥味在风中传送到四面八方。

  面对七十多名风凉山修士,不要说魔修手上还有一百多名南海修士了,就是他们二十几名魔修,也是敢正面与这些人硬撼了。

  这时,宫元台他们在又死亡了九人后,终是聚在了一起。

  “无叶、王凝俩位道友,我们各领所余队员,你们分别防护两侧,我带人从中间向北突杀,澹台师姐带人防止南来追兵,我们走!”

  每一息都笼罩在死亡阴影之下,宫元台根本没有半分犹豫,立即向北冲杀而去,他的命令中简单的已有了具体的安排和分工。

  从这一点上可以看出宫元台临危不乱,头脑依旧保持清晰。

  三人听到宫元台的安排后,也不多言,相互交换眼神后,便确定了彼此的位置,然后对自己原所属人员传音后,迅速重新聚集排列。

  宫元台并没有安排人原地留下阻拦敌人,让其余人突出重围。

  修士之间的交战与凡人还是大有区别的,凡人中军队之间发生战斗,如果一方被困后想突围冲出,通常都是会留下一小批人做阻击的,尽量给同伴争取更多的逃离时间。

  而修士上天入地无所不能,对方人数本就占优,只要分出一部分围攻阻击修士就行,稍加拖延出来的几十、上百里,对于他们来说追赶上都是十分容易的。

  撤退一方的突围撤离基本都是边打边撤,在战斗中再伺机远遁。

  何况,现在宫元台就是安排别人留下阻击,又有谁能愿意当肉盾,为他人做了嫁衣。

  即便是宫元台他自己也是不愿意留下的,他自信在一通冲杀中,他有着诸多手段是可以逃离这里的,到时大家各凭本事。

  无叶神识一扫四周,心中也是一叹“李言修为不俗,却是不知何时已然殒落了。”

  在他的神识中,依旧未能发现李言,他对李言的本事还是比较佩服的,心中觉得还是可惜。

  在他心中,想来是李言最先冲进敌群的,后来数次爆炸,也不知其中是否就有李言对战的敌人。

  布罗脸上血洞依旧,他与乔白夜联手之下,不惜在引爆一件法宝之下,终是杀了那名已有半步金丹修为的修士。

  这才与乔白夜冲出,勉强与宫元台他们聚拢在了一起,对此,乔白夜态度对他也是缓和了许多,即便是知道布罗身上法宝众多,但没有人愿意随便放弃自己法宝的。

  布罗胸前又多添了一道血肉外翻的长长伤痕,还好未伤及内脏。

  乔白夜可就惨了,他的一条小腿几乎被对手斩断,只连着一些皮肉,被他用法力暂时稳住了伤势,不再流血,只能待回去,花大量灵石购买断肢重生丹药了。

  乔白夜本来就阴柔白皙的面庞,现在已是更加的苍白。

  他二人都受了如此重的伤,对手三人终是被他二人杀了一人。

  那对配合异常的纯熟的二名南海修士,只有一人被法宝爆炸余波打中,布罗和乔白夜借机对他发出合力一击,但也只是重创了那人。

  布罗简单的在伤口上散了药粉后,胸口和脸上伤口已渐渐开始愈合,他的丹药乃是左囚丹所赐,品阶十分的高。

  同时他也扔了半瓶给乔白夜,乔白夜吃惊之下,最后还是将布罗给的伤药在小腿处洒上一些,果然效果极佳。

  这次回去再花上一大把灵石,将断骨筋络重新续上,那么他那只小腿修养个一二个月便也会恢复了,他乔白夜也是不缺灵石的人。

  由此一事,二人的关系倒也算亲近了不少。

  布罗也是神识扫了一圈,惊讶的并未发现李言,他心中奇怪,他都回来了,那人怎么却不见了,他可不认为自己能活下来,李言就能出了事。

  “不会先跑了吧?”

  布罗在心中不满的说道,他们这次冲锋说到底,都是李言下的命令,现在他自己却是跑了。

  布罗根本没往李言殒落上面想,以他当初在“北冥镇妖塔”中对李言的了解,那人心思机敏,修为又强,见势不妙之下,那里会硬拼,何况那家伙可是比自己还要悍勇数倍的主。

  另一侧,同样修为高强的王凝倒是未受伤,但气息紊乱浮动,神情有些萎靡不振。

  刚才,双方交手只不过短短几十息时间,王凝灵力消耗程度,几乎是以前与人厮杀的数倍,她被三人围攻,只要一个不小心,瞬间就会殒落。

  但她性格果决,见势不妙,立即将百柄小剑一起祭出,好不容易才在躲避间隙中才斩杀了对方一人,最后再次不惜后果,灵力尽数涌出,百柄小剑如泼雨般疯狂绞杀。

  这才从另二人合围中脱离出来,那时几乎已经虚脱,只要再遇一名敌人,估计也是死多活少了。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