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新小说 > 秋水月华录 > 第四十五章 仁和店

第四十五章 仁和店

小说:秋水月华录作者:金谷饮字数:3502更新时间 : 2017-01-12 00:55:13
  “哎呀!好酒,瞧这一桌子菜啊,三哥,你好破费!”薛毅笑得有些拘谨,当然,他觉着不自在,和罗开无关,而是这间酒阁子的典雅与奢华,他头一回见,只觉得比前一次在张迎祥的遇仙楼还要富贵些。

  “随便吃随便喝,这儿是鼎鼎有名的仁和店,其实吃喝能花几个钱?不过,今儿不用我请!”

  “往后,咱俩该称呼罗大捕头了!”王星也是嘻嘻笑着,“要我说,还是师傅最看重咱们三哥,您这岁数就当上六扇门的捕头,绝无仅有了罢!”

  罗开的一张娃娃脸,依旧挂着满不在乎地哂笑,他一边看东看西,一边有一搭没一搭地和两位师弟闲聊:

  “这事,和我师傅没关系,不过,我想,哈!一定和今天请这一顿酒的人有关系。”

  “三哥,刚才你说的这个事确凿吗?怎么会师傅都不知道?”

  “确凿?哈,等着听明早的消息!我想师傅应该知道,这几日都见不着他人,他可能忙得忘和我说这事了……哎,那个,一样的酒,再来三壶,还有,这一桌子,也瞧不见几个硬菜啊,啧!有啥稀罕菜色,尽管端上来!”

  酒阁子门口的小厮诺诺连声,一推门便要跑出去传菜,只是,门外又进来一人,那小厮一见,垂手侍立一旁不敢动。

  “罗大捕头,内堂有请!”进门的那位,白面微须,一身干净而合身的锦袍,恭恭敬敬地颔首笑道,“另两位好汉,定是铁大捕头的高足,薛毅、王星二壮士,没错吧?今晚,酒菜小事,只要诸位吃好喝好,小店尽力招待!只是,请两位先喝着,咱家主人想请罗大捕头借一步说话。”

  薛毅和王星对视了一眼,有些犹豫地看着罗开,罗开则满不在乎地笑道:“瞧,我刚才说啥了?说曹操,曹操就到。等着,我去去就来!”

  罗开说完起身,跟着那来人走出酒阁,那人也没再搭话,只顾前头引路。两人又往里绕了几重廊回,进到了一处僻静而雅致的屋内,外头酒楼的喧嚣,是半点也传不进来。

  这间屋子里,早已坐了一人,罗开进去时,里头那人背朝着他正在喝茶。

  “罗大捕头,久仰了!坐!”

  屋内那人没有回头,也没起身,只是指了指身边一张椅子。

  罗开仍是晃着身子,一脸无所谓的表情,大模大样地一坐,可抬眼一见那人,他脸上登时有些挂不住了!

  这人……莫不是新到任的刑部都官司的员外郎陆谦,陆大人!

  罗开一时摸不着头脑,不知该如何开口,而他边上那位陆大人却好似对罗开的反应早有预见一般,笑着替他倒了一杯茶:

  “来,罗捕头,先解解酒。怎么样?这仁和店的酒,名不虚传吧?你可知,早年在真宗朝,这儿的酒那是让圣上钦点了的!”

  瞧着罗开那拘谨的样儿,陆谦十分满意:“有一回,真宗皇帝在太清楼大宴群臣,随口问了句,开封酿酒尤佳者何处?有臣子回答,州南仁和店最佳。于是皇上亟令进之,遍赐宴席,遂成仁和店之名!”

  “……陆大人学养深厚!小人叹服!”

  “哎!此一时彼一时,后来开封的各色酒楼如雨后春笋,越做越兴旺,这仁和店反倒是默默无闻,”陆谦意味深长地看了罗开一眼,“酒香就不怕巷子深了?瞎话!没有伯乐,哪儿来的千里马?”

  罗开何等聪明的人物,他听话听音,沉声道:“还请陆大人明示!”

  “小兄弟,我陆某虽在刑部为官,但最欣赏江湖做派,有一说一,不拐弯抹角!今日若非另有要务在身,陪你们三位小哥一醉方休又如何!”陆谦放下茶碗,顿了顿,接道,“我一上任,遍览卷宗,头一个就看中了你!你当捕头,便是我的授意。只希望我这位伯乐不要看走眼就好!”

  “陆大人提携之恩,小可铭记于心,定当肝脑涂地,为朝廷效命!”

  “小罗啊,提你当捕头这事,是你应得的,不足挂齿!”陆谦又端起了茶碗,却皱了皱眉头,“哎,还是来壶酒!”

  侍立在门边那位,如同变戏法一般,立时捧出大壶酒和两个大碗,端在桌上。陆谦正要倒酒,罗开早已抢过酒壶,起身将两只酒碗筛满。

  陆谦举起大酒碗,一气饮尽,一抹嘴道:“见笑了,我陆某本在太原为官,不习惯京城那种做派,不舒服!”

  “太原!陆大人,你……”

  “小罗啊,你虽在你师傅这儿排行老三,在你家该是排老二,没错吧!”陆谦一大碗酒下肚,登时脸上活泛了不少,“你爹罗老太爷本在太原府为官,早年致仕之后,你哥接替他继续在军中效力,没错吧!罗老太爷在太原,名气不小呢!”

  罗开只觉后背隐隐发凉,他连忙也捧起酒碗喝干,突然有一种极不详的预感,他一边接着替陆谦筛酒,一边小心回道:“家父家兄都是为朝廷效命,忠心耿耿,家中就属我这老二不争气……”

  “小罗,说笑了!罗家在太原的口碑,我岂不知,所以等我不小心知道你哥利用军中关系大贩私盐之时,都不知该如何是好,罗老太爷一把年纪,还要下狱不成?”

  “陆大人!”

  罗开嗖地一下站了起来,直盯着陆谦。陆谦却仍旧怡然自得地笑,没一会儿,罗开木然又坐了下来。出事了,一定是出事了!他怎会不知道家里的生意不干净,他爹当年送他进京当差,也是为了有个靠山。

  只是,既然要办我罗家,为何还要提拔我?

  “说来,仁和店这顿酒,还真的该你来请,”陆谦见罗开这表情,颇有些莞尔,“刚说哪儿了?对,伯乐!要说伯乐,哪里轮到我?当今大宋的股肱之臣,蔡太师,才是慧眼识才的伯乐!蔡太师一早说了,只要实心为朝廷,不拘小节!

  “蔡太师英明啊!都以为仁和店不行了,惟太师让他家大公子把仁和店盘下,生意好坏另说,要的就是这份自真宗皇帝以来圣恩之传承!”

  陆谦突然满脸恭谨,他抬手往右一抱拳,接道,“前年蔡太师罢相,都以为蔡太师不行了,见风使舵,见利忘义的宵小有多少,嗯?小罗啊!我陆某痴长你几岁,称你一声小弟,告诉你,小弟你走大运了!”

  罗开已经是汗流浃背,他猜到了八九不离十,突然,他大声说道:

  “陆大人!蔡太师和您的提携,我罗某,不,我们太原罗家,肝脑涂地无以为报!只是,我罗开虽与铁捕头无师徒之实,却有师徒之名!小人绝不做任何不利……”

  “哎,小罗!”陆谦猛地一拍台子,喝道,“我陆某平生最喜欢和聪明人打交道,你想歪了!休说是我,谁若是要加害于你师傅,我陆谦头一个不答应!”

  “蔡太师当然不理会这些小事,只是咱们当下属的,不得不替太师分忧,如今江湖之事,朝野上下,权重愈发凸显,六扇门里头,得有咱们信得过的人!

  “放心!一则,铁大捕头乃是六扇门的招牌,他不枉法,谁去动他?二则,铁捕头向来公私分明,你也牵连不到他!”

  罗开的手脚都在发抖,他知道这要坏了规矩,可心里又有另一个声音在说,师傅只是吃公门饭,从不掺和这等事,他罗开上这条大船,与师傅何干?

  再说,若是不答应,太原罗家的下场还用问吗?

  恰如他眼前的这张楠木桌,适才那位陆大人抬手一拍,碎屑纷飞,在桌上印下一只半寸深的掌痕……

  ※※※

  铁万全满腔心事地回到虎鹤堂,已是深夜,他还没到门口,已听堂内传出“嗒”地一记轻微声响,抬脚跨过门槛时,里头又是“嗒”一声。

  这个声音,铁万全是再熟悉不过,乃是剑镡扣在剑鞘发出的声响,有这种插拔剑鞘的无聊癖好之人,他只认得一个,那就是段时英!

  果然,虎鹤堂内,段时英正坐在右首那张圈椅上,一手扶着剑柄,微笑着朝才进门的铁万全点头示意。

  铁万全顿觉一个头两个大,他也不招呼,径自往左首边的椅子一坐,闭目不语。

  “铁兄,你叹什么气啊?兄弟恭喜你还来不及呢!”段时英不以为意,抬手从桌底下拎出一壶酒,又不知从哪掏出两个酒盅,“记得上回,你铁老哥不是说,虎鹤堂里只有茶没有酒吗?我今儿带来了,清风楼的好酒!”

  铁万全冷哼了一声,随口道:“喜从何来啊?”

  “自然是为你家老三罗开了,年纪轻轻……若是我没记错,至多也就比你家扶风他们大个一岁多?”段时英自顾自地呷了一小口酒,“年纪轻轻便已当上了捕头,这还不值得庆贺?说来,铁兄你还真是好师傅,大徒弟秦方玉不但自立门户,还愣是从水蛟帮手里抢下块地盘,如今罗开又年轻有为,怎么?还不够庆贺?”

  “这……此话当真?你是听谁说的?”铁万全猛地睁开眼,盯着段时英,一时半会有些搞不明白状况。

  “哈,你还不信?”段时英嘴上这么说,脸上却是早知铁万全被蒙在鼓里的表情,“今晚上,罗开带着薛毅、王星,你三个宝贝徒弟,在仁和店吃酒,知道是谁请?刑部新官上任的陆谦,陆大人!”

  段时英在这停住不说了,他有些好笑地看铁万全那张青一阵白一阵的老脸。

  “都说完了?”

  铁万全突然板起面孔:“老夫岁数大了,熬不得夜,徒弟们有出息,那是他们自个儿的造化,你要没别的事,老夫就不奉陪了!”

  “哎?我说铁兄,如今京城乱成这样,这一桩桩一件件,哪样不棘手?我好心来同你商量,也是未雨绸缪,好有个应对之法……”

  “老夫都没意见,一切按你段大捕头的意思办吧!”

  “你……”段时英一时气结,他砰地把酒杯往桌上一放,怒道,“铁兄!莫非你也以为雷家堡和水蛟帮、华山派联军了,天鹰堂就铁定是要败?张迎祥,今后可以太太平平地当他的总舵主了?”

  “段时英,早说了,这些事儿,老夫不想管!”

  “那好!咱们聊别的,柳月嫁女的事儿,你可别告诉我,你也不闻不问!”

  铁万全腾地站了起来,抬脚便要走,只是,他这一步到底还是没迈出去。

  来源:http://www.66yy.pw/book/19453/

  请记住本书更新最快域名:www.xinxin001.com。新新小说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xinxin001.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