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千零四十八章 优劣_神话版三国
新新小说 > 神话版三国 > 第四千零四十八章 优劣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四千零四十八章 优劣

  对于已经进入状态的张任而言,形象和逼格要比暂时的战斗力还要重要,故而哪怕王累那边已经开始了玩命的催促,张任依旧保持着不慌不忙的行进步伐,缓缓地迈进。

  经历了这么多的张任,很清楚自己的形象对于整个军团有着什么样的影响力,所以不能慌,也不能乱。

  这等自然而又优雅的步伐给屯骑带来了强悍的心志力量,而作为以意志攻击为核心的屯骑,心志的加强就是整体的加强,故而随着张任张任迈步至中阵,距离第四鹰旗军团的阻击战线不到几十步的时候,马其顿战线终于顶不住屯骑的狂轰乱炸被再一次击破。

  这一刻,张任的面上没有丝毫的惊喜,也没有多少的兴奋,有的只是默然,就像是在出手的那一瞬间就注定了结果一样,再度踏碎了无畏马其顿的战线,然后大量的屯骑呼啸着朝着菲利波的方向冲了过去,胜利就在眼前。

  “放箭!”早已心神宁静的菲利波,面对着呼啸而来的屯骑没有丝毫的惶恐,他坚信着自己手上的武器,足以压制对方。

  这是经由无数次失败和磨砺达成的结果,同样所有的西徐亚皇家射手同样如此,他们面对即将加身的刀锋并没有畏惧,反倒将自身的信念和意志灌输到了箭矢之中。

  动能箭开始成形,萦纡在箭矢上的力量在箭术延伸这一天赋的推动下,终于达到了第四鹰旗军团可以掌控的极限。

  俯视曾经的道路,从安息灭国以来,菲利波终于认识到了作为弓箭手军团所缺少的东西,哪怕曾经抵达了禁卫军,也无法看清的部分,随着天变跌落,再次回归双天赋,终于激发了出来。

  掠夺自败亡者的气运和机缘,在安息破灭的那一刻就被皇帝护卫官军团分割在了每一个鹰旗军团,而现在重走过去之路的时候,这份气运和机缘终于发挥了应有的效果。

  这份力量并不强,但是却为菲利波指明了西徐亚军团的道路,沿着这条路走下去,重新晋升禁卫军,不再是之前堆积素质的结果,而是真正熔炼掌握天赋的精锐。

  “这样吗?原来从一开始就潜藏在我们的力量之中,只是曾经立得太高,看不到脚下的基础罢了。”菲利波松开了中指和食指,带着强横威势的箭支从他的指尖飞出。

  禁卫军已经是主流军团的极限,而曾经天变之前,罗马所有的军团都达到了禁卫军,所以那份由皇帝护卫官亲自掠夺自安息的气运和机缘根本没有任何的意义。

  一个明悟己身道路,看向未来,重整自身力量,进入禁卫军的机会,对于已经成为禁卫军的军团而言有意义吗?

  完全没有意义,所以这份掠夺自安息的机缘和气运对于曾经的罗马军团根本就是鸡肋,但天变让所有军团有了重来的机会,那这份气运和机缘得以再次激活。

  就像现在,动能箭带着尖啸,在屯骑跃出马其顿战线的那一瞬间,直指屯骑的士卒,超高的速度,带着残影,直接撕碎了屯骑那恐怖的意志防御,纯物理的超强破坏力,在撕碎了屯骑士卒的意志防御之后,更是钉穿了板甲,钉穿了屯骑士卒。

  无比强横的威力,哪怕仅仅只是一击,西徐亚所有的士卒都感受到了自身精神信念的枯竭,但这种威力,已经足以破除很多无解的防御,然而面对屯骑,这样的威力依旧不够。

  意志扭曲现实带来的真实防御被打穿,普通板甲所能阻击的恐怖打击,钉穿了身躯的恐怖威力等等,都没有任何的意义。

  屯骑依旧在冲锋,哪怕动能箭打穿了屯骑的士卒,这些士卒也依旧面不改色的在冲锋,碗口大的伤口出现在胸膛,却不见丝毫的血滴流下,纯粹的意志已经彻底接管了身躯。

  犹如军魂军团的抗拒死亡,无尽体力一般,完成了二阶段意志破限的屯骑,在超越身躯的意志喷涌而出之后,无法摧毁屯骑信念和意志的攻击,是无法在这一战击杀屯骑士卒的。

  故而西徐亚惊人的表现,面对这样的信念根本没有造成任何的结果,反倒证明了神不可击败。

  菲利波看着大规模朝着自己冲过来的屯骑嘴角发苦,之前的攻击已经是这些年他所能使用的箭矢打击之中威力最强的一种了。

  意志箭对于屯骑完全无效,那已经形成实质壁垒的意志,除非是换神骑前来,恐怕正常的意志箭连屯骑的意志壁垒都打不出涟漪。

  只能用纯物理,而纯物理攻击无法摧毁屯骑的信念和意志,那么就算是斧钺加身,就算是暴力的钉穿了对方的身躯,对方在那强横的意志驱动下,依旧会进行战斗。

  如军魂一般,抗拒死亡,如军魂一般,体力无限,意志只要维持在巅峰,那战斗力就不会出现丝毫的回落。

  这便是所有军魂军团共有的,描述最简略,但实际意义最大的几条,因为这代表着一个意志足够璀璨的军魂军团,基本是不可能被团灭的,败的军魂,其败的原因之中必然有一条是对自身的信念产生了动摇,而现在的屯骑,如神如魔,近乎于军魂。

  那么要挫败这样的军团只有一个选择,那就是击溃对方的信念。

  远远地望了一眼张任,骑着神驹迈步向前的张任并没有什么多余的举动,就像是屯骑所有的行为都是自发的结果一样,可正因此菲利波才明白,做不到,完全做不到。

  强的并不是张任的屯骑,强的是张任。

  “阿弗里卡纳斯,你去救菲利波!”这一刻阿努利努斯终于理解了在菲利波和阿弗里卡纳斯眼中,为什么张任会强的离谱,因为对方是真的强到没朋友,哪怕是远远看着这一幕的阿努利努斯都感觉到震惊,太强了,强的令人颤抖。

  “我冲不出去!”阿弗里卡纳斯怒吼着率领着巨人军团用重型大枪将高览麾下的超重步扫翻在地,然而用不了多久这些士卒就会爬起来,再次对他进行围剿。

  更重要的是阿弗里卡纳斯面前的盾卫只有五六百的样子,而被这五六百人拖住的巨人足足有三四千,单薄的盾卫战线并不好突破,巨人全线占了优势,甚至进入了下一层战线,但完全没办法以成建制的方式深入盾卫的战线。

  也就是说王累当时的建议已经成功了,高览率领的超重步,以五百人为一组进行牵制,切入罗马战线之中,层层阻击。

  对于其他军团而言,五六百人深入对方战线,很容易被切碎,哪怕是盾卫在这种局势下也很难维持太久,但超重步不同,超重步的士卒在部分精锐牺牲掉一条性命的情况下,很快就第三鹰旗和第二鹰旗之中构建了一条阻击线。

  这种作战方式在第一时间就拖住了两大鹰旗的主力,他们想要绕开高览去直接围杀张任,毕竟张任现在的表现已经非常明确,就是爆发战斗力碾压第四鹰旗军团,然后合力围剿第二和第三。

  以目前张任率领的本部展现出来的恐怖战斗力,在杀穿第四鹰旗军团之后,是很有可能做到和盾卫一起围剿第二和第三。

  作为顶级近战军团的第二和第三对于挡住张任还是有点自信,但是以现在局势,一旦夹击,他们就基本可以默认战败了。

  然而现在的问题就在于第二和第三鹰旗军团被分成一段段的,他们原本以为横截进来的盾卫可以迅速击杀,结果却出了意外,超重步的复活能力,导致横截进来的盾卫已经组成了战线,尽可能的拖延。

  在这种情况下,第二和第三鹰旗脱身出去两三千人是解决不了问题的,就张任那个表现,两三千人过去,跟添油战术没有任何的区别。

  要过去,至少得过去一个完整的军团,意志攻击虽强,但阿努利努斯和阿弗里卡纳斯都认识到,屯骑的身体素质是存在一定的问题的,不强,甚至都应该说是弱。

  所以直接用高强度物理攻击是能击杀对方的,至于意志不灭,身死尤可战的问题,也是可以解决的,身体被打死,意志的来源就会出问题,终究不是军魂,有军魂储备,可以一直持续。

  屯骑的意志,来源于自身,而人死了,意志就算能坚持一段时间,也不会太长,而且结合之前菲利波被锤的情况来看,这个时间不短,但却会受到意志壁垒受到打击的频次。

  人死了,意志犹存,但已经是无本之木了。

  所以强杀本体之后,拖延招架,多次打击意志壁垒,胜利还是没有任何问题的,问题只在于高览将他们两个能在近战爆超强武力攻击的军团给拉住了。

  “瓦勒力安努斯,开第二鹰徽,进行属性转化,将我们的近战爆发的力量转成意志的光辉,将盾卫击溃。”阿努利努斯直接对着自家的营地长咆哮道。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