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新小说 > 最强赘婿 > 1153:你去谈心

1153:你去谈心

  “所以我觉得,你还是只照顾好你的孩子就行,不该管的事情,就别去管了,吃力不讨好。”

  安瑶道,“可乐乐毕竟是个孩子,他是无辜的。”

  “他是挺无辜的,但这就是他的命。姐夫,你别怪我说话难听,人总要为自己的事情负责。林静之当年用那种手段骗你生下乐乐,她就该想到今天这个局面的。”

  “她呢,一生下乐乐就出家了,欠我姐的,一点没偿还,现在好了,轮到她儿子来偿还了。这都是他们理所应当的,我觉得没什么无辜不无辜的。”

  安露有点带情绪,庞飞也不跟她计较,就那么静静地听她说着。

  安瑶心虚有点杂乱,也没太往心里去,安露说了一阵,岐峰回来了,便送着她回去了。

  别墅里一下子安静下来,安瑶这心里,难免控制不住地胡思乱想。

  林静之,那个在她的生命中非常非常重要的女人,她到现在连面都没跟她见过,更不知道她长什么样子。

  安瑶便很好奇,当初到底是怎样的女子,能让庞飞不顾一切地动了心的?

  “我想看看林静之。”安瑶说。

  庞飞知道,就算现在不让她看,日后她也还是会变着法子的要看。

  这件事,终究是躲不过去的。

  他没有林静之的照片,但他原来的电脑里面有。

  那电脑一直闲置着没用,电脑里和以前有关的东西,便也就一直留着没有删除。

  但饶是如此,关于林静之的照片也并不多,一张是她和庞飞在一起的时候照的,一张是她在长安酒楼的时候,和安瑶照的。

  照片中,那个不施粉黛却已经貌若天仙的女子,一头乌黑的长发如瀑布一般倾泻下来。

  她是那样的文静,那样的优雅,那样的清新脱俗,给人一种不食人间烟火的感觉。

  和安瑶站在一起,她们是两个完全不同的风格,一个知性优雅,一个淡然恬静!

  甚至有那么一瞬间,安瑶的心里面,还升起一股酸溜溜的醋意。

  她滚动鼠标,照片翻滚到了下一张。

  这一张,是林静之和庞飞在一起的时候照的。

  林静之依偎在庞飞怀里,如此的小鸟依人,安瑶竟恍惚觉得,他们两个站在一起,是这样的般配。

  如果当初不是自己执意阻拦的话,那么现在,和庞飞一起生活的人就不是安瑶,而是林静之了。

  想必他们两个在一起的话,肯定也是会很幸福很幸福的吧。

  乐乐也就不用像现在这样受苦了。

  “我错了吗?”安瑶喃喃着自言自语。

  庞飞将她紧紧地抱在怀里,摇头道,“不,你没错,如果不是你,就没有现在的我们,我的生活,也就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

  “可是你跟林静之在一起,不是一样的吗?”

  “不一样。”庞飞很肯定地回答,思绪飘飘然的,回到了几年前的时间,“安瑶,我承认我的确是爱过林静之,但那种爱,不是想要和她守护一生的爱,而是一种在她的身上能获得宁静和踏实的感觉。我很依恋这种感觉,但我也知道,这一切都是建立在我和你感情不稳定的基础上。”

  “准确地说,我和她之间,更像是红颜知己,是彼此能够了解彼此,心灵相通的两个人。但我和你,才是真的要过一辈子的人。我愿意为了你改变一切,愿意为了保护你和孩子们的平安,创下这猎虎三省的庞王。这些,都是我和林静之在一起的时候,所不能去达到的。”

  “我说的,你明白吗?”

  安瑶似懂非懂地看着他,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

  “好像明白,又好像不明白。”

  庞飞在她的额头上轻轻地亲吻了一下,说道,“现在的你或许不能理解,但我相信以前的你,肯定是明白的。不管你能不能理解能不能明白,现在我和你在一起,我就只想和你踏踏实实地把日子过好,把咱们的孩子照顾好。”

  “过去的事情,我从来没有再去想过,也从来没有幻想过当初的事情如果是另外一番样子的时候,我现在的生活会是什么样。安瑶,我爱你,是比爱我自己更爱的一种爱,我愿意为了你付出我的生命,甚至包括其他的。”

  “这一辈子,下一辈子,下下一辈子,我们都要在一起。除了你,我谁都不要!”

  这番深情款款的告白,让安瑶不由得湿了眼眶。

  她或许是不能理解庞飞说的那种对林静之如红颜知己般的爱,但她深深地理解了庞飞说要和自己过一辈子,下一辈子,下下一辈子的这些话……

  她哭了,又笑了,又哭了,又笑了。

  心情很是复杂,但归结起来,这些复杂的情绪,都是建立在幸福之上的。

  眼泪,不自觉地顺着脸颊一颗又一颗地滚落下来,安瑶紧紧地环抱着庞飞的腰身,只觉得躺在这结实的胸膛里面,心里很是踏实。

  但她还是忍不住挥舞着粉拳,在庞飞的胸口上狠狠捶打着,“你说以前的你怎么那么讨厌,脾气那么倔强,什么事都要和我对着干。要是你以前就这样对我多好,不就没现在这么多事情了嘛。”

  “是是是,是我的不对,我错了。”庞飞说。

  安瑶“吭哧”一下又笑了,“可是,如果没有你以前做的那些事情,我恐怕也不会这么舍不得你。所以说,我乖你不怪你,都不应该。这可能就是我们命中的劫难吧!”

  “只是,我们大人造的孽,的确不该让孩子去承担。乐乐不管成熟还是不成熟,说到底,他到底还只是个孩子,情绪难以控制,难免会说一些过激的话,我也都可以理解。”

  “我现在就怕他会做出什么不好的事情来,那孩子思想太古怪了,也太让人琢磨不透了。庞飞,我觉得安露有一句话说的没错,你应该多跟乐乐谈谈心,多跟他聊聊。”

  “你毕竟是乐乐的父亲,而且你们都是男人,你们两聊天,会更容易一些的。”

  庞飞点点头道,“我知道了。”

  夜色在不知不觉中慢慢变得深沉起来,别墅里的两个人,渐渐地疲乏了。

  庞飞哄着安瑶睡下之后,自己才入睡的,但他躺在床上半晌都睡不着。

  他在想林静之的事情,在想她为什么好端端的,会出事?

  林静之身边,不是有个夏树再陪着的吗,为什么她会出事,夏树呢?

  不管怎么说,林静之都是跟过他的女人,是曾经让他动过心,是曾经在他最无助最难过的时候,给与了他宽慰的人。

  若说一点也不在意她的死活,那是假的。

  第二日,庞飞按照安瑶的叮嘱,一定要他去和乐乐好好谈一谈。

  庞飞遵命,在送完囡囡之后,他就去学校看乐乐去了。

  听岐峰说,乐乐昨晚被找回来之后,就一直将自己关在房间里面,不吃不喝也不说话,谁叫也不开门。

  两名牛头山护卫在此守护,防止乐乐再次离家出走。

  庞飞试着推了一下,大门还是关的紧紧的,他稍稍用力,这大门就被震的摇摇欲坠。

  寝室里,乐乐蒙着被子躺在床上,小灵子坐在一边,烟圈很黑,看样子,是昨晚一夜没睡。

  这丫头虽然不爱多说话,但她心里其实什么都清楚着呢,加之她是乐乐带回来的,从小又跟乐乐一起长大,十分粘着乐乐,也十分为乐乐着想。

  见乐乐情绪很不好,她自然也是寝食难安的。

  庞飞在床头前坐下,伸手去拉被子,很快就感受到被子里面传来的拉扯感。

  乐乐醒着,但他就是不想看见庞飞,不想和庞飞说话。

  “不管你承不承认还是愿不愿意,你都是我的儿子,你的身体里面流着我的血。”庞飞不再去拉扯被子,只是叹息着说。

  乐乐没有反应。

  庞飞也不看他,继续说道,“我记得你小时候说过,不管你的亲生母亲是谁,你都认准了,安瑶就是你的亲生母亲,从你出生之后,就是安瑶一手将你拉扯大,她虽然没有生你,可她给了你第二次生命。”

  “你真的就这么舍得,失去你的安瑶麻麻吗?”

  乐乐依旧没有说话,但是,庞飞却看见盖在他身上的被子一动一动的。

  乐乐,哭了!

  庞飞可能不太能理解乐乐为什么会哭,也不太能理解他现在的心情,但他知道,乐乐的心里,肯定比谁都难受,比谁都纠结。

  一个是生她的亲生母亲,一个是给了他养育之恩的母亲,手心手背都是肉,恨谁,他都是最大的受害者。

  这一切,不该由他去承担的!

  庞飞伸手,轻轻地拉开乐乐盖在脸上的被子,只见他呜呜咽咽着,眼泪肆无忌惮地顺着脸颊流淌下来,眼眶红的可怕。

  恐怕是,昨晚他也是一晚没睡吧。

  庞飞痛心不已,轻轻地擦去乐乐脸颊上的泪水。

  这个成熟的有时候让人有点无奈的臭小子,坚强的同时,其实也很脆弱和敏感。

  他从小生活在一个受到偏见的环境中,这对他来说,是很不公平的。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inxin001.com。新新小说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xinxin001.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