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新小说 > 最强赘婿 > 569:惊叹!佩服!

569:惊叹!佩服!

  开错药还可以用失误或者是其他的原因来解释,但是,看错病这问题可就严重多了,这就是医生水平的问题了。

  试想想一个医术不达标的医生上岗,是多么可怕多么危险的一件事情,这足以被媒体放大到丧失道德等一系列的问题上面。

  面对庞飞的指责,高佩完全不能信服!

  “老爷子的各项检查都显示,他的确是得了轻度脑溢血导致的昏迷,你倒是说说,我哪里把病给看错了?”高佩难掩心中的怒气,厉声质问。

  周围不少医院的医务人员也都在指责庞飞的不是,“高医生从医五年多了,而且还是这方面的专家,一个轻度脑溢血,怎么可能看错?”

  “他从进去到出来就用了不到十分钟的时间,而且只把了脉,根本没看化验结果什么的,我看这人完全就是在胡说八道,故意污蔑高医生。”

  “是啊,脑溢血必须要做化验才能看出来的,只把脉怎么可能看的出来,我现在严重怀疑他的不良居心。”

  “西医有西医的看病依据,中医有中医的,你们不懂的别在这瞎说。庞兄弟,你就把你的依据说出来,让他们知道知道咱们中医的厉害之处!”卢医生听不下去了,在这件事情上,他百分百信任庞飞,更是信任中医。

  一旁的沈开发自然也是无条件站在庞飞这边的,如果裴老爷子的重病真的是这个高佩医生看错了病导致的,那沈萌可就完全能开脱了,他也是急着让庞飞赶紧把老爷子的真正病因说出来的。

  “老爷子得的不是轻度脑溢血,而是假的脑溢血,真正的病因在于老爷子的身体太虚弱了,其实只需要一些调理身体的补药就可以了,但是,你却给老爷子开了那么多的止血化瘀的药物,导致老爷子本就有点不稳定的血压一下子飙升上去,这才导致了现在的重度昏迷。”

  “假脑溢血?”

  这什么词,众人可是听都没听说过。

  “庞兄弟,这……什么是假脑溢血啊?”卢医生也好奇了。

  庞飞解释说,“假脑溢血就是患者的颅脑中在CT扫描的时候会看到一些出血的部分,但其实那并不是出血,而是颅脑内的血管膨胀变薄导致的假象。血管压迫了一部分神经系统,致使患者暂时处于昏迷状态。这种现象其实只要稍作休息自己便会过去的,但问题的关键就在于,裴家人及时地将老爷子送到了医院,医院又及时地给老爷子做了各项检查,更加及时地给老爷子把药物都用上了。这就导致在假的脑溢血现象还没有消除之前,老爷子的身体就要经受二次的刺激和伤害。”

  “裴老爷子本就身体羸弱,大脑都出现想让他暂时休息一下的警告了,偏在这时,还用药物刺激,这不是雪上加霜吗?”

  庞飞的解释合情合理,可总让人听着少了那几分信服的感觉。

  “你这完全是在胡说八道,什么假脑溢血,什么我看错了病,这些都是机器扫描出来的结果,怎么可能出错?你就靠把脉就能看出来这么多,你真当你是华佗在世呢,少吹牛了。”高佩掐中庞飞的软肋,发起一连串的攻击。

  卢医生也跟着为庞飞捏一把冷汗,要是庞飞拿不出确凿的证据,真的没办法让人信服的。

  “证据啊,很简单……如果是真的脑溢血,患者的颅脑内肯定还能看到少量的血量范围的,但假的脑溢血就不会。假象过去之后,患者的颅脑会恢复正常的状态,你们现在只需要带老爷子去做一下CT检查就知道了。”

  “老爷子现在病重成那个样子,怎么去做检查?”高佩还是死掐着庞飞的短板不放。

  庞飞倒也不着急,不急不慢地说,“不去做检查也可以,让卢医生给老爷子检查一下也可以的。判断脑溢血这类疾病不止是西医可以做到,中医同样也可以,是吧,卢医生?”

  卢医生当即连连点头,“没错。裴大爷裴二爷,要是你们信得过我的话,就让我进去给老爷子检查一番。”

  “卢医生我自然是信得过的,我现在也很想搞清楚我爸到底是怎么了,那就劳烦卢医生了。”

  随后,卢医生在两名医护人员的陪伴下,走进了重症监护室。

  几分钟后,卢医生一脸震惊地走了出来。

  裴家几人,包括高佩医生在内,都急忙来到卢医生跟前,“怎么样怎么样?”

  “老爷子真的没有出现颅内淤血的情况,这说明,庞先生说的,都是对的!”

  “不可能!”高佩震惊的连连后退几步,这打击对他来说,实在是,无法承受啊。

  他指着卢医生说,“肯定是你在帮他说话,你和他是一伙的。”

  卢医生当即黑了脸,“我和庞兄弟认识是不错,但我绝对不会因为认识就丢掉一个医生该有的道德,请你收回你刚才的话!”

  裴家老二是十分信任卢医生的,当下,他就转身对庞飞说,“神医,请你快救救我父亲。”

  这个胖子脾气虽说暴躁了一点,却也是拿得起放得下,有错误了就主动承认错误。

  庞飞倒也没有责怪他的意思,而是说,“治病救人乃是医者的本分,即使不用各位请求我,我也会那么做的。”

  “我不信,我不信我误诊了,我不信我看错了。你……我倒要看看你,是怎么把人给治好的。”高佩还不死心,甚至和庞飞的仇怨结的越来越深了。

  庞飞冷笑两声,“那你可要睁大眼睛看看清楚了,一会别眼珠子掉下来了。卢医生,借你身上的银针一用。”

  卢医生赶忙将身上的银针拿了出来,他甚至激动的不能自已,因为,他知道,庞飞很可能又要施展那套失传已久的落针法了。

  这一次,他可一定要睁大眼睛好好看清楚,庞飞到底是怎么做的?

  带着银针再次进入重症监护室,一众人纷纷围在玻璃窗外向里窥探,只见庞飞手法娴熟,一根银针下去,原本已经陷入重度昏迷的裴老爷子,竟然“咳咳”两声睁开了眼睛。

  “额……”窗外,一片惊叹。

  重症室内,庞飞继续施针,老爷子脸上的血色,竟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恢复着。

  几分钟后,老爷子竟然都能坐起来了,而且,说话什么的也都是一点问题没有。

  “我……我没死啊?”

  裴家一众兄弟姐妹哪里还管这里是不是什么重症监护室,全都蜂拥着跑了进去,纷纷围在床边。

  而玻璃窗外,高佩已然瘫坐在了地上,宛若一具尸体一样,手脚冰凉。

  卢医生不屑一顾地冷笑两声,“高医生,这一下你还有何话可说的?”

  “误诊,我只是误诊而已,那份检验报告换成任何一个医生来看,都会判断成脑溢血的,这也不能完全怪我。”高佩还在为自己找借口。

  庞飞却说,“是,用西医的检查治疗法,的确换成任何一个人都会诊断失误,但你的问题,不仅仅是你诊断失误了,更是因为你诊断失误之后,毫无悔过之心,换言之,你这就是对患者的不负责任。向你这样的无良医生,若是让你继续从医,那跟害人有什么区别?”

  “说的对!”一道骄喝的声音自远方传来,却是沈萌手握相机疾步走了过来。

  沈开发高兴不已,“闺女,你的问题解决了,这可都是庞老弟帮了你啊。”

  “爸,我都知道了。我本来也没想躲,刚才,我就是来跟他们认错的,恰巧又看到你们都在这,我就没有出现了,省的事情越变越麻烦。”沈萌解释完,看了庞飞一眼,感谢地点了点头,最后,她的目光,落在了高佩高医生身上。

  “师父,从裴老爷子出事到现在,当所有人都怀疑我的时候,你竟然也在指责我的不是。我本来以为,这是你对我的高要求,是你对我太失望了,但现在我才知道,这根本不是你对我要求高,也根本不是因为我的缘故让你失望了,而只是你害怕自己承担责任,就把一切的问题都推到了我身上。”

  “以前是我有敬重你,现在,我就有多厌恶你、讨厌你!像你这样的无良医生,的确不配做医生,刚才的一切,我都用相机记录下来了,我会把他交给院长,让他亲自来处决你。”

  “啪啪啪啪……”沈开发难掩心中的激动,竟是鼓起掌来。

  而那些原先拥护高佩的医护人员,此刻在见到高佩被自己打脸之后,一个个都跟缩头乌龟一样逃之夭夭了。

  事情真相大白,高佩将会被追究责任,而更重要的是,沈萌的冤屈,被洗刷掉了。

  这份功劳,是庞飞的,这不可否认。

  连卢医生都说了,要不是庞飞,他也绝技想不到裴老爷子是假脑溢血,那沈萌这个黑锅,就定要背下去了。

  “虽然我不太喜欢你,但今天的事情,我还是要感谢你。”沈萌如此说道。

  沈开发连忙呵斥她,“死丫头,你怎么说话的?”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inxin001.com。新新小说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xinxin001.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