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新小说 > 斩月 > 第九百八十四章 斥候队长

第九百八十四章 斥候队长

  空中,大雪纷飞。

  雉堞上,狼吞虎咽。

  此时此刻的胃口极好,之前是有心事,现在是全无心事了,白鸟虽然还是湮灭了,但是终究是以另一种方式生命得以延续,而且在我的灵墟世界中,白鸟过得自由自在,远比她之前背负着仇恨要好,再说有一把她喜欢的本源飞剑陪她一起玩耍,足够了。

  ……

  吃饱喝足之后,饥饱度吃到了100%,扶着雉堞,喘着粗气,继续看着漫天的雪景和北方异魔领地的气运,再过不久之后,精神开始沉浸在对剑道规则的领悟之中,白鸟所掌握的剑招、剑意一一浮现,而我则将其与自己之前在剑道长城上掌握的山海之力一一对比,相互的补正一下,最终形成属于自己的剑意与剑术。

  这个过程极其漫长,一个多小时后,“滴”的一声,一条信息来自于林夕:“该下线吃点东西休息了,不早了。”

  “嗯,好~~~”

  看了一眼,暗影灵墟之中,白鸟侧卧在飞剑之上,在山林的庇护下已经睡着了,呼吸悠长。

  不打扰她了,下线。

  “怎么样了?”

  工作室大厅里,林夕在分发碗筷,夜宵依旧是七欣天的迷踪蟹,香味四溢。

  “一切顺利。”

  我一脸微笑:“有个好消息,白鸟没死。”

  “哦?”

  林夕由衷的为我感到开心:“真的?”

  “嗯,真的,以另一种方式延续了生命,只不过暂时不能见人了。”

  “能活着就好。”

  她甜甜一笑:“那你可要多吃点了。”

  “自然!”

  最终,以一碗半的蛋炒饭结束了战斗,再吃就感觉有点撑着了,稍微收拾一下,沈明轩、顾如意都打着呵欠睡觉去了,我则目送林夕回房间之后,这才返回了自己的房间。

  ……

  房间里,倒是不急着洗漱睡觉了。

  进入明鬼盒。

  “唰!”

  身形一掠,进入了另外的一方世界,抬手从异空间里擎起了佩剑小白,“唰唰唰”的在眼前抖出了两道华而不实的剑花,看起来很有剑道高手的气韵,如果让现实世界的人看到说不定会叹为观止,但在如今的我的眼里,这一下就只能用华而不实来形容了,剑道是用来杀人的,又不是用来表演的。

  明鬼盒世界中,没有一丝的风。

  但剑气卷起的狂风在不久之后开始激荡开来,我睡不着,满脑子都是白鸟带来的剑道领悟,而我必须一一印证才能算是真正的掌握,就这么不停的演练,许多从未知晓的招式,就像是生来知之一样,信手拈来,以至于明鬼盒中的剑气越来越紊乱,狂风不断!

  一口气足足练剑练了近两个小时,浑身汗水潺潺,衣服早就湿透。

  这些剑术与剑意,练完即掌握,而且我所掌握的掌握是以山海之力为基石的,力量更强的不俗,甚至由我演练出来,隐隐然有种青出于蓝胜于蓝的感觉了,所差的不过是与白鸟之间的剑道层次罢了。

  白鸟是某个世界的女武神,跟我一样,是一方世界最强者之一,但这个世界被称为旧神界,所以白鸟的实力层次其实肯定是比我更高的,我要走的路还长着呢!

  ……

  走出明鬼盒。

  感应了一下气息,楼上的三个小美女都已经昏沉沉的睡着了,而我则洗漱一番,冲个澡,把衣服扔洗衣机之后就昏沉沉的进入了睡眠。

  清晨。

  一觉醒来,带着林夕上街买早餐,两个人回到工作室的时候就已经吃完了,林夕要急着上线去处理一下一夜之间朝歌城积压的那些“政务”,我则要急着上线去看看本源飞剑和白鸟怎么样了,于是两个人一拍即合,在路上就把自己的那份早餐吃了。

  当沈明轩、如意姗姗来迟吃早餐的时候,我和林夕已经上线。

  “唰!”

  人物出现在雁门关上,天色阴霾,还有一阵阵的飞雪落下,这场大雪在游戏里应该已经下了快有一星期了吧?

  我皱了皱眉,踏入帅帐之后,伸手将一大堆陈情奖励给收入囊中了,前方,张灵越在读着最近两天流火军团的军务,例如什么新兵训练、骑射手的编制改良、天骑营扩编之后的粮草供给等等,都是一些琐碎却又不得不管的小事。

  一旁,天骑营统制秦战昏昏欲睡。

  铁步营老将柴鹭则正襟危坐,其实也快要睡着了。

  事实上,连我都快要睡了,这些琐碎的杂务,也正是难为张灵越还能一鼓作气的全部读下来,太不容易了。

  张灵越这个人,遇事沉着从容,而且极有耐性,这也是我十分看重他的地方,这种人才是真正可堪大任的人才,将来如果我离开流火军团的话,这个统领他可谓是最佳人选。

  “说完了?”当张灵越顿了顿的时候,我问道。

  “说完了,大人!”他恭敬抱拳,收起了册子。

  “好的。”

  我微微一笑,打起精神来,问道:“张灵越、秦战,最近骑射营和天骑营的新兵训练怎么样了?”

  “极为顺利。”

  秦战抢先抱拳道:“天骑营一半老兵,一半新兵,老兵带新兵还是比较快的,何况下面的千夫长、百夫长都多是十分干练的人才,请大人放心,最多再有一个月,天骑营就完全可以投入战斗了,战斗力比之前只强不弱。”

  我点点头:“不错,那骑射营呢?”

  张灵越抿抿嘴,笑道:“骑射营没有那么顺利,大人也知道的,天骑营的新编可谓是无中生有,真正上马就能骑射战斗的,也就只有属下原先的两千骑射手,外加从天骑营调遣过来的擅长骑射的一万多人,大部分都是新兵,半个月学习骑术,半个月学习骑射,如今骑射营的七万人,末将不敢夸下海口,但至少有一半已经拥有了骑射兵的精锐战斗力,剩下的一半拥有了基础战斗力,还需要时日来打磨、训练一下才行,最近也无战事,我想时间还是相当充裕的。”

  “那就好。”

  我站起身来,笑道:“既然没什么大事的话我就出去逛逛了,你们好好戒备,以防偷袭。”

  “是,大人!”

  ……

  出了帅帐,该去龙域看看了。

  于是,直接掏出了一张龙域回城卷轴捏碎,身躯顿时被一缕缕金色的龙形阵法力量萦绕包裹,转眼间消失在了雁门关内,再次出现时已经在龙域广场之上,也是一副大雪飘零的画面,天色阴沉沉的,地面上的积雪都足足有半米深了,但校场上依旧还是传来了龙域甲士冲天的训练厮杀声。

  指挥大厅。

  银龙女王希尔维亚一袭戎甲,就这么坐在云师姐的龙域之主宝座上,从兰澈手中接过一个个文件,“唰唰唰”的签署着名字。

  我前脚进门,禁不住的后仰看了看外面的门牌,然后才走了进来,道:“怎么?龙域变天了?希尔维亚夺权成功了?”

  “没有。”兰澈掩嘴笑:“你可真会想。”

  “那师姐呢?”我问。

  “云月大人闭关了。”

  银龙女王微微一笑,说:“最近,她说自己好像已经触碰到了一种神意剑道的边缘,所以决定闭关一段时间,将这种剑意完全领悟出来再说,所以咯,就由我这个苦命的银龙之主来暂代龙域之主的重任了,这一天天的如此枯索无聊,你真当我想夺这个权啊!”

  我哈哈一笑。

  兰澈则说:“七月流火,你找云月大人有事?”

  “没事啊,想我师姐了,过来看看,不可以吗?”

  “可以!”

  她嘟嘟嘴:“好了,她不在,你可以哪里凉快去哪里了。”

  我一头黑线:“哪里凉快?”

  希尔维亚头也不抬:“还用说吗?龙域北边啊,那里已经下了一个月的雪了,据说连狍子都被冻死了,再下一个月的话,恐怕就连那些树木都要冻死了。”

  “行吧。”

  我看了一眼龙域的军事沙盘,道:“想来云师姐闭关之后,你们两个人对部署斥候的事情也没那么上心,既然如此,我就过去看看吧。”

  希尔维亚一笑:“嗯,你说得对,这倒是正经事,去吧,准了。”

  于是,我得到了一个可怜巴巴的A级任务,前往北域视察龙域的斥候部署情况。

  ……

  走出龙域大厅,有些悻悻然,我堂堂的流火军团统领,堂堂的北凉侯,回到龙域居然就要干这种斥候队长的活儿了,不过不干又不行,毕竟任务已经从希尔维亚那里领取了,毕竟我也是龙域的一员,既然如此那就走一趟吧,相信一个A级任务也花费不了多久。

  召出冰霜飞鹏,腾空而起,直奔北方。

  大雪漫天,视野极其有限,最多也就只能看到一百米外的事物罢了,不过我有十方火轮眼,开启之后能看透数千米,这就好多了。

  就这样,冰霜飞鹏在飞雪与寒风之中一路北上。

  “大人!”

  不久之后,一名身穿火红甲胄的龙骑士破风而来,冲我行礼,笑道:“这里是第一重斥候线,距离龙域二十里,再往前就是第二重斥候线了,距离龙域一百里。”

  “知道了。”

  我再次破风而去,向前足足飞行了近五十里,却再也看到任何一名龙骑士斥候,甚至就连大地也上没有见到龙域的地面斥候,这就奇怪了,龙域的斥候范围在以前都可以延伸到两百里外的,毕竟有巨龙坐骑,但现在……怎么就这么懈怠了?

  忽地,鼻间飘来了一丝血腥气息。

  不对,出问题了!

  我马上警觉了起来,取消了坐骑,冰霜飞鹏消失的一瞬间进入了白衣隐形状态,只依靠永生境的飞行力量向前飞行,神息斗篷猎猎,压制住了自己全部的气息。

  ……

  前方十里外,林地里一片狼藉,十多刻大树被撞到,积雪地面上有滑曳痕迹,就在我悄然下降高度时,就看到了一名龙骑士的尸体,这是一名红龙骑士,火红色的铠甲被开了膛,内脏几乎都被掏空了,而就在不远处,他的坐骑红龙躺在雪地里一动不动,仔细一看,从脖颈向上,整个龙头都被斩碎了。?

  年终盘点开始了,为斩月争个好名次的机会来了!大家在APP或者网站首页进入最佳角色盘点活动,在榜单上找到陆离和林夕,投哪一个都可以,多谢了,好人一生平安!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inxin001.com。新新小说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xinxin001.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