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新小说 > 烂柯棋缘 > 第344章 你是陆山君?

第344章 你是陆山君?

  远在北海龙岩岛水府客舍的中的计缘,此刻眉头紧皱,陆山君所面对的雷劫实在太夸张了,比他所知的妖物雷劫要夸张很多倍。

  尤其是雷光变色由红转青,这根本闻所未闻,哪里还像是寻常妖物可以躲避的天雷?

  如果每一个化形妖物都要面对这样的天雷,那基本不太可能有谁活得下来。

  为什么陆山君需要面对这样的天雷?难道是因为他脱胎换骨将要转化成别的生灵?

  可即便龙蛟之属,也……

  不对!化龙劫同样非同小可,天下龙族甚至集大智慧,在悠久的历史中演变出“走水”这一神奇途径来一步步抗衡化龙之劫。

  可那不是化蛟而是化龙,陆山君前身再厉害,不过是区区一只炼化横骨的猛虎精,远够不上老蛟化龙的境界。

  计缘心思电转,急速思索前因后果,但现在显然也不是多想的时候,没法在一瞬间想出关键也不能再继续下去。

  ‘陆山君绝对不能死!’

  这也不光是计缘的棋路问题,更因为他计某人就这么一个牌面弟子,怎么可能没感情因素在里头。

  意境山河中,计缘那顶天立地的巨大身形已然显化而出,朝天探手,将一枚璀璨的黑子取在手中,棋子中隐隐有风雷呼啸之声透出。

  计缘一挥手,高山之巅的丹炉周边,一丝丝玄黄之气被牵引,好似一道道细细的黄色飘带汇聚。

  接着此刻同陆山君契机牵引的时刻,计缘的巨大法相手持如星辰般的黑子,闭起眼睛凝神片刻。

  下一刻骤然睁开双眼,同时刻,天地化生……

  意境天地在此时如烟如雾流转变化,周围景物山河幻化不同形状,竟然有几分像牛奎山。

  计缘以剑指持子,指尖玄黄之气像随旋转,迅速点向下方,丹炉烈焰燃起,法力腾腾天地化生,意念若存若离,看似漫不经心实则已经倾尽全力,眼前的雾气和模糊虽然浓烈,但在隐约间那月台好似梦中之物般显化。

  ‘陆山君,让计某来助你一臂之力!’

  。。。

  牛奎山,月台巨石之上,猛虎毅力咆哮,天空中回荡着他不敢的喝问,上方云层也在酝酿新的雷霆,一道夺命之雷。

  也是这一刻,一种浩渺的声音在猛虎精陆山君的耳中回荡。

  “陆山君,让计某来助你一臂之力!”

  猛虎惊喜间环顾四周,大那声音好似并无出处,而是凭空而生。

  “师尊!?”

  紧接着,一道道似有似无的玄黄之气好似一个漩涡般垂涎,一个无比沉重却并无威胁感的压力压落下来。

  看天空依旧雷霆闪耀,但这一刻,陆山君闭上了眼睛,周围的颜色却并未退去,并且“看”到了新的景色。

  有一只虚幻巨手带着无穷雾气,以剑指朝自己点来,手臂相随着玄黄之气,穿着熟悉的青衫长袖。

  咚……

  心中沉闷的声响敲击在额头,就好像被巨指一点。

  刷…….

  一道道玄黄之气随着这一指汇入额头,灌入四肢百骸,最终大部分汇入骨髓之中。

  “嗷吼————”

  陆山君再次一声咆哮,虽然并未感觉到体力和法力有任何回复,但却有一种力量在腾起,仿若有了重新对抗雷劫的信心。

  一声虎啸之后,心中的画面迅速退去,一种明悟也涌上心头。

  ‘师尊并不在附近,是以某种神通手段遥遥相助。’

  “咯啦啦……咯啦啦咯啦啦……”

  身体中的骨骼发出一阵阵怪响,原本就经历过几道天雷后蜕变的部分,骨骼居然开始急速生长,一整头猛虎都在微微颤抖这,脊椎和头部都有微微形变。

  “吼呜……嗷呜……吼……”

  咆哮声越来越低沉,但每一声咆哮都蕴含着一种压抑,并蕴生出一股气息吹遍整个月台。

  ‘还差点什么,还差点什么……’

  陆山君浑身不由自主的颤抖,心中明白自己真正脱胎换骨的时刻即将到来,但还差点什么。

  “轰隆隆……”

  雷声在上空响起,引得陆山君猛然抬头,天空乌云之中,一道泛着青红之光的雷霆已经化生而出。

  ‘就差你了!’

  “咔嚓……轰……”

  天地间一阵青白,照亮整个牛奎山乃至周边县镇的一切事物,不论鬼神还是凡人,都听到了那震耳欲聋的最后一声雷。

  雷霆在这一刻落下,直接正中陆山君头顶,好似九天雷浆浇灌,将巨虎压得伏在月台巨石之上。

  “隆隆隆隆隆隆……”

  周围电光流窜不休,大片山林被引燃但来不及腾起大火又在一瞬间焦化。

  更强烈的痛苦浇灌在陆山君身上,死的威胁从不后退,但却无法再占据绝对优势。

  “吼……吼……!”

  猛虎在雷光中颤抖着站起来,身上的表皮迅速焦黑炭化,体内的血液滚烫,也变得更加粘稠。

  “滋啦啦滋啦啦……”

  “咯啦咯啦咯啦……”

  雷光和骨骼摩擦声持续了许久,终于都停顿下来,或者说一切都寂静下来,只余下远方的雨声。

  陆山君站在月台上一动不动,彻底化为了一尊炭化的猛虎像。

  呜……呜……

  山风吹过。

  身上的黑炭突然间全部崩落,整个陆山君好似一下瘦了一大截,骨骼都已经外露,虽然骨内还包裹着一些身体,但依然如同一具可怕的骨架立在巨石月台,好似形销骨立。

  “咕咚……咕咚……咕咚……”

  一种好似大锤击鼓的声音自巨虎骨架内部传来,那是有力的心跳声。

  春气化生万物再起。

  在巨虎心脏类,一股当初在仙剑帮助下收纳的新春之气散发出来,流淌过全身上下。

  巨虎生机开始随着新造的血液重新弥漫。

  一丝丝一点点一片片,陆山君周身上下的组织开始重新生长。

  形态依旧如虎,又好似有些不同了。

  新的毛发开始生长,黑黄深邃,但唯独面部的绒毛变得极短,鼻吻间也更加修长,双目不再虎目滚圆,狭长且带一条黑纹大眉,好似一双人眼,双耳三角更显圆润,并且在耳下各自生出两道长长的黑白缠绕毛发,尾端更是蓬起小团,好似是一对特殊的长长的耳坠。

  整个面部若虎亦似人。

  “咯啦啦……咯啦啦……”

  骨骼延展皮肉生长,陆山君的躯体还在不断长大,已经远超之前的巨大猛虎了。

  一条黑黄深邃斑驳缠绕的尾巴重新在身后甩动而起,恍惚间带着屡屡烟絮,好似有许多条尾巴的幻影。

  “嗬……嗬嗬嗬……”

  身上的痛苦正在逐渐减弱,取而代之的是一种麻麻痒痒但却很舒适的感觉。

  北海龙岩岛之下,计缘颇有些骇然的持子感受着陆山君的变化,这幅样子,他对这模样有了一种奇特的怀疑,但又不敢肯定。

  随着雷劫结束,加上计缘此刻心神略有震动,这种关键的特殊时刻同棋子之间的联系也在迅速减弱,马上就要断开,这是计缘无法控制的。

  所幸该做的已经做了,陆山君也已经成功渡劫,下一刻,联系终于断去,有些疲惫的计缘也终于可以真正睡一觉休息休息了。

  而牛奎山中,陆山君的变化却还未结束。

  在大约半个时辰之后,一头身形若虎却有不再是猛虎的巨兽出现在月台之上,这一副新模样陆山君自己不需要什么镜子,就已经心中了然。

  ‘这就是师尊所谓的脱胎换骨么!’

  随着这个念头落下,陆山君在月台巨石上惬意的舒展身体,本就感觉巨大的身躯此刻更显得魁梧庞大,一身长长的毛随着身体扭动如波浪一般飘荡,并隐隐有光轮显现。

  之后,陆山君人力而起,两只前爪相扣罩于面部。

  呜……呜……呜……

  山风又开始大了起来,将巨兽周围的黑灰吹尽,陆山君在此刻将两只巨爪左右分开。

  这一刻,身中法力流转,浑身荧光不散,一种流光自面部而起,将周身缠绕。

  好似有无穷金粉光粉散溢在周身,身躯大部分如同粉末随风流动,荧光也才此时盛起却未扩散,而是朝内收缩。

  整个巨兽好似化为了一阵淡淡的光,却在越变越小,最终化为一个人形。

  早在雷声停息了一刻钟之时,一直躲在自己洞穴中的胡云就已经忍不住了,加上一直没能再听到陆山君的咆哮,心焦之下,赤狐早已经跑出洞穴,往牛奎山深处跑,往当初讲道的月台跑。

  也是这一刻,恰巧就到了月台跟前,目睹了变化在流光中的一幕。

  当荧光散去,胡云成为了陆山君人形的第一个见证者。

  赤狐瞪大了眼睛长大了嘴,愣愣的看着眼前的“人”,浑身的赤色毛发都立起,一只狐狸爪子抬起来指着月台。

  “你,你是陆山君!?”

  月台上的人转身一个角度,笑看不远处的赤狐,双手持礼朝着他拱了拱手。

  “正是陆某!”

  此刻的陆山君,玉面黑发,身形修长,着一身带着些许黑色云纹的淡黄宽袖长衫,整个人看起来平静俊秀,斯斯文文恍若莘莘学子,淡雅潇洒仿佛翩翩君子。

  “不对!你一定是化形错了,你不该是这个样子的!”

  化形是什么胡云现在可是很清楚的,并非幻化之像,而是真正人像,也不是由着你想化形成什么样就能什么样,而是要与心与道有所契合的。

  胡云觉得有些荒谬,为什么陆山君化为人形会是这般“文弱”的样子,他不该是胳膊比别人大腿还粗,腰部比得上大磨盘,一个脑袋能砸穿墙的肌肉猛汉吗?

  月台上的男子收起礼,一挥袖摆手在身侧,没有理会胡云的大惊小怪,而是再次抬头望向天空中已经无什么特殊雷霆的乌云,雷劫的气息正在散去。

  “陆某再问一次上苍,这司雷者为谁?”

  声音平淡无波,却十分响亮,在山中回荡依旧久久不散,但同样的,并无任何回音。

  “哗啦啦啦……”

  雷劫已去,这场雷劫留下的乌云,最终化为了一场普通的雷雨,原本这里是无雨的,此刻却也下起了豆大的雨点,滋润着被雷霆肆虐半夜的山峰和大地。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inxin001.com。新新小说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xinxin001.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