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却爱着一个傻逼_54_你却爱着一个sb宝书网
新新小说 > 你却爱着一个sb宝书网 > 你却爱着一个傻逼_54
字体:      护眼 关灯

你却爱着一个傻逼_54

  李玉床上大衣,“你等天亮自己叫点东西吧,我要赶回去了。”

  简隋英点了根儿烟,手都发抖,“你他妈操了我三个小时,给我做顿饭都难为你了?”

  李玉动作顿了顿,重新把衣服脱了,一言不发地去厨房了。

  过了一会儿,李玉端了碗面条进来,往床头柜上一放,“我走了。”

  简隋英看着那碗面条,上面升腾着的热气熏痛了他的眼睛,他用力一挥手,把那碗面条全打在了李玉身上。

  李玉愣了一下,揪起简隋英的衣领子就想打,只是接触到简隋英的眼睛时,他拳头在半空中又停住了。

  简隋英低声说,“李玉,你他妈真不是东西。”

  李玉慢慢松开了他的衣领,把今晚一直想说的话终于说了出来,“咱们,到此为止吧。”

  今天简隋林那充满怀疑的,冰冷的眼神,一下子将他刺醒了。

  他自欺欺人地和简隋英保持在这种不明不白的状态里,以为事情总能在他掌控之内,结果猛然醒悟,和这个人的关系已经越来越不受控制,往他无法想象后果的方向不停地前进。

  简隋英今天所做的一切,让他知道他们的秘密早晚要被所有人知道,隋林,他哥,甚至他家人,早晚会发现,也许是无意中发现,也许是被简隋英坏了事。

  总之,凭着他和简隋英越来越密切的关系,早晚会有那么一天。

  只要一想到这个,他就担忧无措。

  他不知道如果那一天真的到来了,他要如何应对。

  这半年居然过得如此之快,快到他已经习惯了跟一个男人过情侣般得生活。他已经越来越适应跟简隋英在一起的生活,甚至觉得很快活,习惯是个非常可怕的东西,会在慢慢过渡的时光里,将他的原则和警戒心都给磨个一干二净,所以他必须在事情一发不可收拾之前,做个了断。

  而今天,在这个让他突然清醒,倍感压力,于是能果断下决定的今天,就是个合适的日子。

  简隋英双目充血,咬牙切齿地看着他。

  任他简隋英平时多能逞凶斗狠,得理不饶人,此时也因为太过难受,而说不出话来。

  他其实潜意识里知道,李玉早晚会想跟他撇清关系,只是没想到这一天来得这么快。

  他还希望能再有多一些时间相处,说不定李玉就会死心塌地地喜欢上他了,可是现在看来,真是遥遥无期,不仅遥遥无期,还马上就要变成永远没可能了。

  他真是不甘心。

  他活了二十多年,头一次对一个人这么上心,这么积极努力地讨好他迁就他,连床上的问题他都妥协了。

  他这样让步,无非就是希望能把李玉拉近一点,再拉近一点,直到李玉能像自己喜欢他那样喜欢自己。

  到头来却换来这么轻飘飘的一句“到此为止”。

  他真后悔没一开始就给李玉下了药把他上了算了,那还能有后面这些破事儿吗。只要他当时满足了自己的愿望,他也许就不会想步步为营地接近李玉,试图把他征服,结果特别傻逼地把自己给困住了。如果能重来,他还会把自己弄得如此灰头土脸,狼狈不堪吗。

  真他妈丢人啊简隋英。给小情儿开了半年的荤,什么都没捞着,然后被一脚踹了。

  这实在太不符合自己的做人原则了,他不甘心,他怎么能甘心。

  只是他现在脑子乱成一团,不知道该说什么,该做什么,从李玉说了那句话开始,他就乱了,他现在只能那么看着李玉,狠狠地,死死地看着李玉。

  李玉无法直视简隋英的目光,他就跟没看见自己一身淅淅沥沥地面条汤似的,抓起外套就跑了。

  简隋英愣了很久,然后粗暴地把床头柜上的所有摆设物件一股脑地给扒拉到了地上。

  第三十八章…

  第二天简隋英睡过了头,是被他爸的电话给吵醒的。

  他爸在电话里说了他几句,问他跑哪儿去了。

  简隋英懒得回答,挂了电话套上衣服,以最快的速度开车往家赶。

  他爸和隋林早就准备好了在客厅坐着呢。简隋英什么也没带,仨人儿加上司机,立刻就上路了。

  简东远坐在副驾驶跟司机聊着天,简隋英和简隋林坐在后座。

  简隋英双手抱胸靠在座椅上,闭目眼神,从回家到现在几乎没说过话。

  简隋林疑虑地看了他好几眼,最后忍不住轻声问道:“哥,你昨晚去哪儿了?”

  简隋英吐出俩字儿,“少管。”

  简隋林能看出他哥心情非常地不好。不过大多数情况下,他哥心情不好的时候习惯拿身边一切能用来撒气的人和物撒气,“老子不爽”这四个字儿都直接写脑门儿上,这样闷不吭声地心情不好的时候,实在是过于少见。

  按照他的分析,他哥要么是在酝酿怒意,要么是在想馊主意解决让他心情不好的人和事。

  无论是哪一点,这时候去招惹他都不是个好主意,简隋林扭过脸去,低头玩儿手机。

  事实证明小林子把他哥的脾气摸得挺透的,简隋英现在确实就在想收拾李玉的法子。

  今天凌晨发生的事儿,实在把他难受够呛,让他一时都反应不过劲儿来。他就觉得他这么长时间对李玉的好,就是养条猫狗都该跟他很亲近了,为什么李玉说把他踹了就把他踹了,连一点留恋的样子都没有。

  简隋英是真的不甘心啊。

  他早知道李玉是块特别难啃的骨头,却没想到会难到这个份儿上。

  想到昨天李玉那冷淡的表情,一如往昔,就好像这半年来的相处屁都不算一个,俩人又回到了那半生不熟地原点,连简隋英这种自认心肠挺硬的糙老爷们儿,也不免伤心。

  没想到他简隋英也会有这么一天,沦落进了“我喜欢你,你不喜欢我”这样软弱的困境。

  可他绝对不是个只会自艾自怨的人,他可没有什么“只要你幸福我就幸福”的二逼奉献精神,任何敢让他不痛快的人他都要加倍奉还,即使是他喜欢的人,他从小就是这么长大的。

  如果李玉以为他简隋英会就这么夹着尾巴灰溜溜地滚出他的世界,那他真是大错特错了。

  简隋英现在憋着一肚子的怨气,准备让李玉好好尝尝他的厉害。李玉敢这么耍他,就得做好倒大霉的心理准备。

  李玉既然这么翻脸不认人,他也用不着跟他客气,他决定回去之后就先满足一下自己,把李玉给办了。左右李玉也是不喜欢他,再更不喜欢他一点儿,他也没什么压力。

  简隋英感觉自己胸腔里的那股怨愤,快要把自己撑爆了,如果李玉现在就站在他面前,他真想把他塞车轱辘地下来回过几遍,以解他心头之恨。

  自从他妈过世,他爸让赵妍过门儿那刻起,他爷爷就不让他爸进门儿了,也从不跟他说话。是他这几年在俩人之间穿针引线,老爷子才勉强让他爸进门儿的,但是也没什么好脸色,说话也爱答不理的。明摆着一副你爱来不来,不来我当没你这个儿子的架势。

  简隋林虽然是他们家的孙子,但是毕竟是赵妍生的,老爷子虽然过年了也象征性地给包个红包,但是对隋林比对自己侄女家的孩子都生分,眼里基本也没这个孙子。

  平时要是简隋英自己去,老爷子一准儿在门口等他,今天是保证不会出来的。

  三人由保姆领着进了屋,老爷子正在沙发上看报纸呢,看到他们进来,抬起眼睛看了看,面无表情。

  简东远让隋林把带来的东西放下,恭敬地说,“爸,过年好。”

  简隋林也赶紧道:“爷爷,过年好。”

  老爷子看了简东远一眼,面无表情,又看了简隋林一眼,“嗯”了一声,然后他站起身朝简隋英走过来,突然摸了摸他的裤子,骂道:“你怎么回事儿,跟你说多少回,大冬天的别就穿一条裤子,小时候也就算了,你这眼看三十了,老了还想走路吗。”

  简隋英笑道:“我这裤子挺厚的。”其实不是他不想穿,他是出门太急,就给忘了,一路上都坐车过来,也没怎么觉得冷。

  “去里屋穿条保暖裤去,多大个人了,穿衣服还得别人说你。”

  “过一会儿过一会儿,这屋子里这么热,穿短袖都够了。”简隋英一边儿说一边儿把外衣脱下来,然后冲简东远说,“爸,你们坐。”

  简东远面色有些尴尬,这才跟简隋林坐了下来。

  请知悉本网:https://www.xinxin001.com。新新小说手机版:https://m.xinxin001.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