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却爱着一个傻逼_89_你却爱着一个sb宝书网
新新小说 > 你却爱着一个sb宝书网 > 你却爱着一个傻逼_89
字体:      护眼 关灯

你却爱着一个傻逼_89

  一个人从外屋进来了,轻声道:“你醒了?”

  简隋英睁开眼睛一看,门口站着个漂亮的青年,他穿着米色的薄毛衣和咖啡条纹的睡裤,消瘦的锁骨在衣领处隐约可见,整个人看上去温和无害。

  “小朱?”简隋英皱着眉头看着他,“你,你怎么在这里?”

  小朱赶紧跑到他旁边儿,把床头柜上准备好的水递给他,“简少,你先喝点儿水。”

  简隋英这才意识到刚才那粗哑干涩的声音是自己发出来的。

  他把一口水一口气给喝了个干净,然后抹了抹嘴,疑惑地看着他。

  小朱笑了笑,“昨天你给Kevin哥打电话,但是他男朋友在他家呢,所以他就联系我,把你送到我这儿来了。”

  简隋英回想了一下,他好像确实是给Kevin打的,打完电话之后的事,他完全想不起来了。

  简隋英躺回床上,哑声道:“好久没见你了。”自从他和李玉和好之后,李玉逼着他把他电话里那些看着不对头的联系人全给删了,这些人中首当其冲地就是“小猪”。

  小朱眼里闪过一丝黯淡,“是啊,很久没见了。”他无意识地给简隋英拉了拉被子,“你还想睡吗?还是想吃饭?”

  简隋英木然地盯着天花板,心绪好像已经离体了似的,没有回答他的话。

  小朱专注地看了他一会儿,突然觉得脸颊发烫,他快速地起身,“我去把饭给你端来吧。”

  小朱一会儿就给简隋英端来了个一碗米饭两盘菜和一碗汤,然后招呼他吃饭。

  简隋英从床上坐起来,随意地吃了点儿东西。

  小朱就乖乖地坐在床边,眼睛随着他筷子动,看着他一口一口地吃饭。

  简隋英扒了几口就懒得吃了,随口问道:“这哪儿啊。”

  小朱愣了愣,小声道:“是简少送我的房子。”

  “哦。”怪不得这卧房的格局他看着眼熟,“你收拾得挺漂亮的。”

  小朱笑道:“我不上班儿的时候经常跑装修的市场,省了不少钱呢。”

  简隋英点点头,“你不在Kevin哪儿上班了,前一次去没看见你。”

  小朱不好意思地笑笑,“Kevin哥嫌我不会来事儿,不适合在他们那行混。他帮我找了一个在美发学校当老师的工作,我觉得挺好的。”

  “哦,老师啊,不错。”

  “嗯,学生比顾客好相处,学校还答应我干个几年就帮我办北京户口,Kevin哥挺照顾我的。”

  简隋英心里冷哼,Kevin这小子,恐怕最赚钱的营生就是给身边儿的太子党拉皮条,一个宝贝不知道赚多少中间钱,给你找个工作算什么。不过Kevin这个人心眼儿不坏,这种事也是圈里的规矩,简隋英自然不会告诉小朱。

  简隋英把碗筷放到一边儿,看了小朱一眼,“那你现在过得不错。”

  “嗯。”小朱点点头,然后结结巴巴地说,“托,托简少的福。”

  简隋英摸了把他的小嫩脸蛋儿。

  小朱身子抖了抖,但是没躲,晶亮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他,眼里有紧张,但是没有抗拒。

  这么适当的气氛,简隋英觉得该做点儿什么,可是他却懒得再继续下去。

  他缓缓收回手,那只手一离开小朱的脸,小朱就跟上满发条刚松手的玩具似的,突然动了起来,他一下子抓住了简隋英的手。

  简隋英眯着眼睛看着他,他在小朱的眼里看到些他熟悉的东西。

  小朱的情绪有一瞬间的激动,然后立刻被压抑了下去,他黯然地松开手,“……简少,你还吃饭吗。”

  简隋英揉了揉他软趴趴的头发,一语双关地说,“我心领了……你户口的事我给你办吧。”

  小朱瞪大了眼睛,然后眼圈微微红了,他紧紧抓着床单,颤声道:“我不是那个意思……”

  简隋英无心揣测他是什么意思。从小到大对他有各种意思的男男女女海了去了,数都数不过来,他未必个个领情,他只是纯粹乐意帮这个他看着顺眼的小男孩儿一把罢了。

  第七十一章…

  身边有个跟前跟后伺候他的人陪着他,好过他独自一个人呆在上下两层三百多平米的冷冰冰的公寓里,所以简隋英就大摇大摆地在小朱家又住了一个晚上。

  他感觉小朱的性格比以前开朗了不少,以前好像有点儿怕他似的,总低着头不敢看他,也几乎不会主动说话,现在却能在跟他一起看电视的时候发表一些自己的看法,这样的小朱远比只有一具漂亮外壳的他有意思很多。结束了那段金钱和肉/体交易的关系,现在俩人反而能像熟人一样自然无隔阂地相处。

  晚上睡觉的时候,俩人睡得一张床,却是分别盖得被子,简隋英满脑子都是事儿,根本不在那个风花雪月的心情上。

  天亮之后简隋英要了小朱的电话就离开了。

  他已经有好几天没去公司了,他总不能因为被小白脸骗了,就一直这么消沉下去。日子不管好赖,都得接着往下过。能找点事情做,他才不会老想着李玉。

  这一年多来,他的员工似乎对于他时不时不来上班习以为常了,公司运转情况依然喜人,让他心里好受不少。那两个兔崽子不过从他这儿拔去了一根汗毛,根本不痛不痒,他何苦翻来覆去地让自己难受。没了一个李玉,他依然是春风得意傲视群雄的简隋英,这世上比李玉漂亮识相的男孩儿多了去了,他怎么能在李玉这一棵树上吊死呢。

  简隋英反复开解着自己。左右是不会有人帮他的,他不能不拉自己一把。

  忙活了一天之后,晚上他约了个饭局,并带上了梁秘书和一个姓唐的高管。

  这顿饭吃了两个多小时,简隋英和另外几个老总相谈甚欢,他平时吃饭都克制着不喝太多酒,大部分也都让身边儿的人给挡了,这次却没有顾忌一般,该喝酒喝酒,该敬酒敬酒,一顿饭下来光白酒就喝了四两多。

  梁秘书和唐总没见过他们老板这么不要命的时候,再说今天见得也不是什么大人物,哪儿用喝得这么拼命。

  梁秘书就好几次在底下捅简隋英,暗示他别喝了。

  简隋英视而不见,大有一醉方休的架势,把对方都整怕了,酒过三巡,简隋英把那几个老总一个个都给撂倒了。

  最后简隋英也被醉醺醺地驾到了车上。

  梁秘书开得车,唐总也一起陪着送他回公寓。

  路上梁秘书怕他吐,特意把车窗开着,结果他吹了一路的冷风,酒劲儿醒了不少,只是头疼的厉害,一动都不想动地闭着眼睛瘫坐在椅子上。

  车上的俩人以为他睡着了,唐总悄声说,“老板最近怎么了这是,有点儿萎靡不振的意思,我跟他这么久第一次见他这个样子。”

  梁秘书从后视镜看了简隋英一眼,她是心思缜密的女人,又多多少少知道简隋英和李玉的关系不寻常,那天之所以俩人同时在医院,发生了什么事再好猜不过了,再结合自己老板现在这样子,她能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吗。只不过知道是知道,她什么也不能说,只能叹气道:“可能最近工作太忙。”

  “是不是因为五环那块地的事情,老板压力太大了?过几天就要上会了,也不知道结果怎么样。”

  梁秘书感觉出这个唐总在探她口风。

  简隋英在这个事情上表现得太让人琢磨不透了,能够上会的高管都在猜他的心思,猜他究竟是想做还是不想做,然后才能根据自己老板的意思来调整自己的意见。猜不透老板在想什么,做对了那是运气好,做错了就只能自认倒霉。

  当然,他们都明白简隋英有自己的考虑。不管这个地的事情他下没下定决心,他都不能表现得太积极。如果这块地盈利了,那自然是他决策得好,运作的好,如果这块地但凡出了任何问题,简隋英也可以说不是他一个人决定的,而是董事局全体的决意,他是少数服从多数。

  在这种微妙的情况下,简隋英自然是不方便过于暴露自己的立场,能不能博得老板的欢心,就得各凭本事了。

  梁秘书虽然是简隋英的贴身秘书,但是她受职位所限,参与不到这么重要的决策之中去,即使她能,或者她知道简隋英心里的想法,作为一个训练有素充满智慧的职场女性,她也绝不会乱说半句话。

  梁秘书笑道:“是啊,真不知道结果如何,这可是笔大生意。”

  唐总有些失望,也就不再说话。

  俩人把车开到了简隋英公寓的地下车库,唐总叫了一个保安过来,打算把简隋英架进电梯。

  没想到车门一开,简隋英晃晃悠悠自己出来了,还大着舌头说,“没事儿……我自己,能走。”

  梁秘书赶紧扶着他的胳膊,生怕他一头栽倒在地。

  请知悉本网:https://www.xinxin001.com。新新小说手机版:https://m.xinxin001.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