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一语成谶_神捕大人又打脸了
新新小说 > 神捕大人又打脸了 > 第一章 一语成谶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一章 一语成谶

  巨大的焰火一个接一个一个飞跃腾空,大半个滕县都被映亮,夜的黑暗只有极短的喘息时间,还没恢复多少,就又被下一波烟花吓退了回去。

  震耳欲聋的爆裂声中还夹杂着人们兴奋的叫好声。

  震得棋如意的脑袋都快要炸来了。

  尽管只是暂时的失明,也叫他的心里产生了巨大的不安。

  这无疑是一场针对他和佘甘的庞大诡计。

  哪怕只有一瞬的失明失聪,都会给敌人创造出一个完美的绝杀机会。

  想到这里,棋如意赶紧从窗子外收回身子,摸索着反身靠在了一根粗大的柱子后。

  “佘门主!”棋如意迅速摸出袖中暗器,举在胸前随时准备击杀可能出现的偷袭者。

  好在佘甘那边立时给出了回应,目前看来因该只有浓厚的迷烟,并没有出现其他偷袭情况。

  他用力的眨了几下眼后,视力终于恢复了大半。

  屋中烟雾也消散了一些,地上到处都是横七竖八的瘫倒的山贼。

  不对!

  棋如意目光突然一凛。

  倒在地上那些山贼的咽喉部位都淌出了大滩的血迹。

  分明是被人一剑封了后。

  只是刚才那么一会儿的功夫,竟然有人能悄无声息的杀掉所有人。即便屋中充满了迷烟,效果也会远逊于口服之药。更何况他和佘甘已经在第一时间开窗透风了,那么多山贼,不可能一个反抗的都没有。

  如此只能说,偷袭之人的本领极其高强,强到可以在他棋如意眼皮子底下肆意妄为而不被发现。

  敌方阵营里,再没有第二个人能有如此本事。

  那人就是昔日的莲卦教圣女之子,鄞诺!

  想到这里,棋如意不由得提起了十二分的精神,双手都拿着暗器,眯细了眼睛,仔细寻找着潜藏在暗处的鄞诺。

  然而就在此时,花楼外面突然传来一阵惊呼。

  烟花表演已然告一段落,外面安静了许多。更显得那些惊呼声异常清楚。

  “天神下凡啦!”

  “快看,真的有个人在空中飞!”

  “真是神仙呐!”

  “不对,”在一众惊呼中,突然响起一个质疑的声音,“那不是啥神仙,那张脸不是之前飞过的人头吗?鬼啊!”

  这个声音一出,之前还涌出来超“天神”跪拜的人群仓皇起身,掉头就跑。

  更有甚者,甚至以讹传讹的散播起可怕的谣言来,“快跑啊!恶鬼爬出来吃人来了!”

  一开始外面的动静,棋如意并没有放在心上。

  既然今夜所有的一切都是布好了的局,那么任何突然出现的诡异场景,都会是转移他注意力的陷阱。

  屋子里的贼人还没找出来呢,他怎么可能这么轻易就被带了节奏,扭头再去看外面的情况?

  但是听到那句“之前飞过的人头”,棋如意的眉头一下子就皱了起来。

  因为那个人,正是鄞诺的智囊,温小筠。

  听外面人话里话外的意思,温小筠现在正在花楼之外的半空之中?

  就在棋如意思考着到底要不要扭头往外看时,外面忽然传来了一个女人高声的吟唱:

  造恶之人,凶横无过。细寻思、最易奈何。生遭官法,死见阎罗。向狱儿囚,碓儿捣,硙儿磨。

  积善之人,恭顺谦和。细寻思、却总输他。难收黑簿,怎入刑科。

  只明了,此间处,恶人冢。

  只明白,此间地,恶人毙。”

  那女声尾音虽然有故意拉长,棋如意还是第一耳就听出来,那正是鄞诺智囊,温小筠本人的声音没有错。

  就在此时,捂着口鼻的佘甘在烟雾中摸索着走了过来。

  棋如意眼尾余光扫到之后,低声说了一句,“你盯着屋里,我看看外面到底是怎么回事。”

  佘甘点点头,抽出腰间佩剑,站在棋如意身前,警惕的左右查看。

  棋如意侧过脸,透过粉色的窗帘间隙往外望去,目光登时一霎。

  在黑色的半空中,果然漂浮着一个白色的身影。

  头戴白玉道冠,手执拂尘,宽衣大袖,衣袂翻飞,恍若谪仙。

  看长相正是温小筠无疑。

  棋如意气得脑瓜筋砰砰直跳。

  他与佘甘,一个火门门主,一个巾门门主,最是擅长奇门遁甲,机关技巧、装神弄鬼的,竟然让别人把自己装进去了。这要是传出去,还叫他怎么在江湖上混?!

  棋如意越想越气,越想窝火,再也按捺不住手上的暗器,侧身狠狠一甩,淬了剧毒的飞刀便朝着温小筠的眉心射了出去!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