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反杀_混入直男宿舍后(NPH)
新新小说 > 混入直男宿舍后(NPH) > 78.反杀
字体:      护眼 关灯

78.反杀

  [私聊]

  月亮先生:你能告诉我,你现在的地址吗。

  敏敏:干嘛。

  月亮先生:我想给你送个礼物。

  敏敏:?

  敏敏:无事献殷勤!

  月亮先生:你真要让我伤心了,你不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敏敏:和我有关?该不会…我生日?

  月亮先生:既然你这几天要走,还是先过完这个生日,再走不迟吧。

  月亮先生:(语音)生日快乐,敏敏。

  敏敏:(语音)我都不记得了,谢谢你,小朱哥哥,对不起啊。那个,我现在星辰酒店,离w市飞机场很近的。

  月亮先生:哪个房间。

  敏敏:915

  敏敏:到时候我来找你吧[可怜]。

  月亮先生:嗯

  他冷冷地输入了个嗯,转手就把他俩刚刚聊的所有消息,转到那四人组的群里。

  [群聊]

  12:51

  月亮先生:[聊天记录]

  这会儿314男寝还在热火朝天讨论怎么搞到地址,结果这才二十分钟,朱书君甩了个聊天记录过来,群里一下子安静了。

  ……

  12:54

  labaleine:哦?有一手

  小夜灯:你真厉害哦

  晔:这么快搞到了

  13:01

  小夜灯:(语音)她怎么可以这么觉得?觉得我们是什么?是毒瘤还是病毒?就这么看不起我们?想远离我们吗!我是有多下贱多卑微才会喜欢她??

  晔:敏敏她,她怎么可以这样,我好难受

  labaleine:(语音)我早就说过她是个薄情的女人。既然能对我们这么狠,想必……朱先生,你知道我的意思吗。

  月亮先生:(语音)她如何我自然清楚。只不过这次拜托大家,还是需要你们帮我个忙。这次去酒店,我们一起帮她过个,难忘的生日。

  向昀东骂骂咧咧退出群聊,“过生日?过什么生日,让他看笑话吗,我可不想去。杜敏她既然要走,就让她走啊,谁都劝不了她。”

  “阿向,敏敏姐她怎么会这样。”李晔忍不住又问了一句。

  “她一直都是这样的人。”林沭道。

  “你昨天一天都没吃饭,她会可怜你吗?她会觉得自己做错什么了吗?”向昀东指着李晔又骂了几句。

  还好林沭想的周到,他皱着眉头,声音也大了些,就是让这两个活宝听清楚,“其实,现在最气的应该是他,按理说,既然他得到消息,为什么要分享给我们?我不觉得他是个大方的人,之前还对阿向这么狠。既然他分享给我们,应该是想要我们帮他一把。”

  果不其然,

  13:05

  月亮先生:你们都准备礼物了吗。

  小夜灯:废话。

  labaleine:人手一个

  晔:必须的。

  月亮先生:行,那下午,我一点半去学校门口接你们,到酒店后,先别惊动她。

  小夜灯:okok放心

  晔:朱哥哥你放心好了,我们今天都听你的

  labaleine:嗯。

  这恐怕也是头一次,这四个人这么齐心协力,团结友善。

  当然,这和谐之下必然有波动。

  ……

  完全不知情的我,还瘫在酒店里吃午饭吃甜品。

  我啊,也不是恶人。

  对于今天小朱哥哥说的那番话,我也思考了很久。也看到了这几天那三个家伙,一直给我发消息。

  我很自私对不对。

  但是,我就想做个自私的女人。

  博爱太累了。

  吃完饭,我美滋滋的躺回床上睡觉。

  还好,杜轲已经到w市了,我让他到了就把证件拿过来。

  大概下午一点四十,我睡醒了,这个点那就去洗澡吧。

  待会小朱哥哥会发消息给我,等我洗完澡就出来接他。

  我以为这一切行程都同我计划这样完美。

  我从浴室里出来,差不多两点十五了,换换衣服,吹干头发,也没注意到杜轲的消息,结果,他说没回复上他,他就把证件放酒店柜台让负责人姐姐看着。

  我那个来气啊!臭弟弟不是你自己的东西就随便对待是吧??

  就怕到时候出差错,赶紧跑到楼下柜台把心爱的证件拿回来。

  哎,太难了,摸着我“失而复得”的证件本。

  背后却传来了敲门声。

  “谁啊。”

  “……整理卫生。”

  “哦。”

  我也没有多想,虽然这个时间点不太像有人来打扫卫生,毕竟我才订了三个小时不到,但还是开了门,没有看外面是男是女,好像听到两三双脚的踱步声。

  我直接往房间里面走。

  “哎,你们这边有没有健身房。”

  心情好还想搭话呢,结果话音刚落,

  突然,明晃晃的吊灯台灯、还在播放的电视、吧台灯,浴室里的浴霸,已经明黄灯光照亮下我穿浴袍的胴体,都灭了。

  室内一片黑暗,而落地镜子里,只露出我昏暗的身体,我也被吓了一跳。

  “啊?你们怎么把我房卡拔了。”

  然而,身后一双冰凉的手挟制住我的嘴唇和手腕,他的力道异常的狠戾,还带着怒意。

  我一脸恐慌地扭动,想要脱离他的控制结果一回头,另一双手直接罩住我的双眼,他们好像还有个共犯一样,从床上扯开那条床尾巾直接把我双臂绑住。

  我害怕地直往床上钻,也不知道是不是还有一个人,拿了条领带绑住了我的眼睛,尾部搭在我的鼻子上,我都能闻到上面温雅的香水味。

  可恶,不能动弹了。

  “你们…你们到底是谁……”

  那只冰凉的手,使着食指跟中指,挑起我的下巴,轻柔又稍微施重地摩挲我的下巴。

  啊……疼。

  “生日快乐。”

  祝福?是祝贺声?

  被蒙着双眼的我一脸诧异,根本就不敢相信,这个声音我太熟悉了,这个温柔优雅的男声,

  是朱书君!

  那、那、另外几个,难不成是……

  “杜敏,又见面了。”林沭在我右耳寒戾的问候,简直就是是咬着冰雹沙沙的声音。

  不、是绞肉机的声音。

  “找你真的好辛苦。”我的左脸,有条冰凉的舌头正顺着我的眉毛脸颊舔到脖颈,我大气也不敢喘。

  向昀东…他……

  “姐姐,敏敏姐,生日快乐。”李晔居然比前面几个还要过分,他竟然端着我的脚,用湿润的舌头舔我的脚背脚趾头。

  “啊——”

  我现在才明白,朱书君他把他们仨都一起叫了过来。

  小朱哥哥!他!他!竟然叛变了!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