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7章:陪王爷一起睡_残疾相公太凶猛
新新小说 > 残疾相公太凶猛 > 第287章:陪王爷一起睡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287章:陪王爷一起睡

  而他这个二皇子威胁到了太子的位置。

  历宇辰心中纵然再不甘,此刻也对付不了太后。

  但他可以暗中派人去打听他想要的消息。

  他听言林千柔怀了太子的孩子,为此太后保她,让她进了宫,但太子不承认那孩子是他的。

  他就便想着接近林千柔,好利用她对付太后,是以就派人观察她,这样才更好的了解她。

  但现在看来,那林千柔也不过是个草包!

  所谓猪一样的队友专门坑害自己,林千柔这颗棋子,不适合他用。

  “以后不用观察她了,对了,历景渊最近在做什么?”

  “这……”

  暗卫有些欲言又止,历宇辰眉头一皱:“说!”

  “王爷最近几乎每天进宫面见太后,太后好像……好像有意让王爷坐这个皇位!”

  闻言,历宇辰当即面目阴森冰冷了起来,他盯着桌子上的茶杯,眼眸渐渐变的阴戾,手指紧握成拳,一拳头砸在了桌子上了。

  那个老太婆既然让历景渊坐皇位,他绝对不允许!

  不管付出什么样的代价,他一定要杀了历景渊!

  皇位只能是他的!

  ——

  夜已深,月光皎洁。

  树影稀疏的树林处,一带着面具挺拔的男子伫立在那,可能是他身上入侵者的气味,吸引了周围上千条毒蛇。

  瞬间树枝上,草丛里,四面八方头部呈三角形的毒蛇,纷拥而出,吐着血红的信子,爬行迅速,朝着男子袭击。

  面具下,男子薄唇紧珉,站在原地未动。

  他仿佛是那些误闯这,吓到失智,放弃逃生挣扎,甘愿沦为蛇餐的美食。

  密密麻麻的毒蛇群,在距离男子一米远时,游动的蛇躯骤然停下,似乎是分辨确定了什么,纷纷昂起蛇身,呈兴奋状的左右摇摆。

  但下一秒猛然朝男子袭击,男子瞬时倒了下来,蛇群拖着男子朝着雾气弥漫的树林而去。

  “历景渊!”

  熟睡的林繁星猛然被噩梦惊醒的坐了起来。

  一张小脸全是惊魂未定。

  怎么会做这样的梦?

  那个男子绝对是历景渊,因为那面具就是今天跟着她那男子所带的面具。

  难不成是历景渊有危险?

  不行,我得去看看。

  林繁星掀开被褥下床,却顿了下来。

  现在郭云华很有可能在暗中找一切机会杀她。

  所以出门之前她易了容。

  此刻本就固若金汤的王府,愈加戒备森严。

  深夜,却灯火通明。

  床榻上的男人此刻一身白色里衣,很显然是睡不着而起来的。

  他眉宇间有着难掩倦怠,薄唇肤色透着不正常的冷白。

  修长的手指拿着一张画像,那画中之人俨然就是林繁星。

  这画是他自己画的。

  连林繁星都未曾见过。

  男人眷恋不舍的目光细细描绘着画中之人的容颜。

  在得知林繁星到达林家之后,他一颗心才总算归回原位。

  她之所以要囚禁她,一确实是怕郭子云找她麻烦,二是想借此让她来林家。

  他知道她的性子,不是个坐以待毙之人。

  但他唯一没有料到的就是半途林繁星会发现他。

  虽然他能猜到林繁星是去了林家,但他最担心的是途中怕林繁星遇到什么不测。

  再者林繁星竟然发现了他,就不会走大路去林家,那么多条路,纵使历景渊再聪明,也猜不到林繁星会走哪条路。

  所以跟丢了林繁星,他急。

  日后,很有可能许久才能见到那小女人吧?

  这个想法刚在脑海里过滤,突然“砰”的一声,门被外面的人大力的推开:

  “历景渊!”

  看到他正在念着的小女人,男人星眸中竟然有几分怔然。

  貌似眼前的人儿只是他的一个幻想。

  易容的林繁星从小路来到王府之后,就将脸上恢复到了自己的原样。

  不然她是进不了王府的。

  看到床榻上的男人安然无恙,林繁星松了口气,但想到那个梦,她还是心有余悸的走过去。

  历景渊那手中的画像不着痕迹的放在身后。

  “快给我看看,你身上有没有受伤?”

  话语间林繁星扒拉着他的衣衫。

  男人望着她绝美的脸蛋眉目微动,可是这个时候从他脸上并没有看出强烈的情绪波动,反而是异常的冷漠,眼眸带着不易察觉的阴霾。

  “本王没事,倒是王妃跑出去了,怎么又回来了?”

  他没有直接说她跑去林府,显然是有意隐瞒着什么。

  林繁星一顿,来个先发制人:“王爷还好意思说臣妾,郭云华跑出来了也不告诉臣妾,王爷老实告诉臣妾,你是不是趁着臣妾跑出去了,然后跟她约会去了?”

  “......”

  历景渊听完之后颇有些哭笑不得,完全不能理解脑回路清奇的林繁星。

  索性直接转移话题:“爱妃大晚上跑来,是想通了?”

  言下之意是不打算再跑出去了。

  知道他是刻意转移话题,她也没生气,毕竟她刚刚所说的也只是一句“无理取闹”的话。

  不过想到他囚禁她还瞒着她她就生气,但对着对方一张脸俊美无双,又清贵天成的男人,她又气不起来。

  突然想到那个梦:“对了,王爷你今晚有没有遇到蛇?”

  蛇?

  历景渊微微疑眉:“爱妃为何这般问?”

  见他俊脸不解,很显然是没有碰到,林繁星彻底心安了,也并未隐瞒他,因为她不喜欢隐瞒:

  “哦,臣妾在睡觉的时候梦到了好多蛇攻击王爷,所以就问问。”

  因为一个梦,她才担心的半夜跑这来?

  他也能猜到,林城大概已经把郭云华逃出来的事告诉了她,所以她知道她现在出门,是件很危险的事情。

  尤其是半夜。

  看了眼林繁星身上不是她平时所穿的衣衫,就便知道为了安全,她来之前易了容。

  但也不保证百分之百对方认不出她来。

  可她还是来了。

  历景渊心里灼热。

  又暖又甜。

  不过听到林繁星的话,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心里隐隐些不安。

  只是这不安是针对林繁星还是他自己,却是不得而知。

  历景渊低头暗自压下胸口那翻滚的不安感。

  即使有股不安,他也不会让他的女人受到半点伤害。

  可是.......

  以前在每一次生死边缘上,他哪一次不是在逆境中破釜沉舟,横刀立马杀出另一条道血路来。

  他身上自带的胸有成竹与果断的手腕折服了数不胜数的人。

  可是如今,他却对自己没了这份自信。

  因为他害怕林繁星因他而被伤害到。

  林繁星若是受到伤害,他不敢保证他会做出什么来。

  历景渊眼睑低垂,房间里烛光灰暗,遮挡住了历景渊眼底深沉的情绪。

  “咦?王爷,你左手为什么一直放在身后啊?”

  发现他的左手一直放在身后,林繁星以为是他左手受伤了。

  不想让她发现,就放在身后。

  毕竟这男人从不在意自己的身体的。

  历景渊一顿,眼眸闪过不易察觉的微光,“没什么,习惯而已。”

  话落俊脸面色不改的将左手放在了身前。

  林繁星美眸微眯,她直接在他身边坐了下来,男人当即正面对她,虽然他面不改色,但林繁星却还是看出了一丝端倪。

  “王爷,你怎么貌似.....很激动?”

  “......”

  男人淡定的吐出两个字:“没有。”

  “哦,”林繁星笑了笑:“臣妾大半夜过来,王爷是想臣妾回林家,还是留在这里陪王爷一起睡呢?”

  话语间,林繁星芊芊玉手落在历景渊里的肩上,拇指和中指微不可查地在他颈项处轻轻摩擦了一下。

  本来还在思考着怎么回答林繁星的男人一下子闷哼了一声。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