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新小说 > 芝加哥1990 > 第一千一百零六章 做个野蛮人

第一千一百零六章 做个野蛮人

  “卡尔伊坎的伊坎资本复利年化收益率甚至比巴菲特、麦道夫、狩罗斯都高,但玩法完全不同,他敏锐地观察到了上市公司高级经理人和股东们的利益不同之处,在其中活用各种金融手段牟利。”

  “当高级经理人为了拿到股权、期权奖励推高股价而导致公司价值脱离基本面时,他操纵媒体反复批评并开始做空,而当把一家公司的股价打到低于实际价值时,他就会转而吸筹伺机发起恶意并购。管理层抵抗越激烈越容易进他的套子,成不成都有得赚,其最典型的手段之一是企业突袭,巨量购入看中的上市公司股份后坐稳战略股东位置并迫使公司作出管理或策略的改革,使股价在短时期内快速上升。”

  “但卡尔伊坎其实并不关心企业发展,只考虑如何从收购和出售股票中获利。八五年,他拿下了环球航空并担任董事长,开始充当门口的野蛮人分拆出售公司资产获取个人利益,八八年实在受不了他的管理层和其他股东动用各种手段将他恭请出场后,他已大赚了近五亿刀,同时给公司留下了五亿多的巨额债务,后来还拿到了总值一亿多的各种补偿。”

  “所以他最讨厌对恶意并购杀伤力极大的毒丸(大量低价增发新股,令收购方手中的股票占比下降,摊薄股权,增大了收购成本导致收购方无法达到控股目标)计划,讨厌上市公司董事会制度特别是那些由选举产生的员工董事代表,以及政府或公司战略合作伙伴派驻进来的独立董事。他声称这些人根本不可能为公司和股东利益着想,只会想着贪婪地拿到更多管理层持股、分红和高薪以争取其他股东的支持。”

  “所以他不是完全的空头掠夺者,他意在控制企业本身,也很有耐心,和管理层的控制权争夺战可能长达十年,比如与另一位金融大亨佩雷尔曼围绕漫威的多年争夺。”

  匆匆结束东京之行回到高地公园后,奥格雷迪提醒宋亚,“3DFX对他来说应该是个很不错的狩猎目标,斗争可能是长期的。”

  “但这回合我们打爆他了对吗?”宋亚笑问。

  3DFX股价在纳斯达克收盘时被奥格雷迪从九块多暴力拉到了三十六刀左右,也就是市值一天之内从一点四亿狂升为五点六亿刀。

  “但已经脱离基本面了,北方信托不会允许我再乱来。”

  奥格雷迪回答:“公司内部有纪律,外部也有压力,伊坎资本今天上午已经发动媒体鼓噪,要SEC(米国证券交易委员会)介入调查3DFX股价的异常波动。”

  “你觉得卡尔伊坎拿不拿得出足够的股票平仓?”宋亚问。

  “我不知道,他是高级玩家APLUS,但目前来看空方已经很难在证券流通市场拿到足够的筹码,3DFX上市才一个多月,你们手里的股票绝大部分又出于禁售期,我打了他们一个措手不及。”奥格雷迪回答。

  “他会亏多少?”宋亚又问。

  奥格雷迪摇头,“要看用了多少杠杆,但肯定比他从古德曼他们那里赚得要多。”

  “哈!”听到这句话,宋亚表示很满意。

  北方信托这次赚了个盆满钵满是毫无疑问的,有点可惜的是奥格雷迪不敢用自己出掉Infoseek等网景系公司的钱,但他会从其他方面补偿,这是东京之行前双方私下交易的一部分。

  “我们还需要利好消息。”

  奥格雷迪说:“3DFX总裁巴拉德之前为了挽救股价,对外声称今年预期利润六千万刀的话也不靠谱,别说世嘉的大合同还没拿下,就算拿下了那也是起码一年后的事。”

  “他们从一开始就撒谎,而且总是能得到好处,现在已经养成习惯了。”

  宋亚冷冷看向书房窗外,3DFX董事会诸人的车队刚刚驶进高地公园大门。

  “我就不下去了。”奥格雷迪已经不适合再与3DFX的人出现在同一场合了。

  “嘿,APLUS,干得漂亮!”

  股价一天翻了四倍,其他股东的董事代表当然都兴高采烈的,骗子三人组和卡马克的董事代表则把不满挂在脸上,总裁巴拉德心事重重。

  “看看这个。”第二大个人股东的董事代表将一份本子那的财经杂志给他看。

  ‘极限施压狂人!入交昭一郎的世嘉大踏步前进!’

  封面上的入交昭一郎环抱双手,目光坚定地四十五度角眺望远方,背景正是宋亚和一列白人在世嘉Logo墙前鞠躬的画面,小标题为‘困境中的米国3DFX公司登门谢罪!一场对世嘉的不利诉讼案被消弭无形!’

  “我们还需要利好消息。”宋亚笑了笑,奥格雷迪不现身,话就由自己来复述了。

  “你认为你去东京对本子卑躬屈膝是利好吗?APLUS!”

  三人组里的罗斯突然炸刺,“我们很快就能在赢下对他们的诉讼,他们要赔给我们上千万的钱!到那时候股价依然会涨,但现在全没了!”

  三人组里的CTO斯科特说:“我就知道公司一上市你们这些人为了股价什么事都做得出来,令人难以置信的鼠目寸光,短视!我们不需要你去东京给我们丢脸APLUS,年底的Voodoo2出来后我们依然能震惊世界!”

  “去年你们劝我继续给VoodooRUSH计划投钱也是这么说的,结果呢?那个经常出现兼容性问题的显卡导致我们失去了康柏等大客户的信任!”

  宋亚不爽地回怼,可惜现在由于身体上的物理原因,导致中气不足。

  “其实我们就该把主要精力放在3D芯片的性能上,2D芯片厂家众多,竞争激烈,利润薄,我们的技术储备也不足。”卡马克的董事代表说。

  “你们IDSoftware当然愿意3DFX生产3D芯片,给你们的纯3D射击游戏提供最好的性能发挥平台,但那个市场很小!”

  第二大个人股东的董事代表反击。

  董事会议很快又成了一场没结果的争吵,但宋亚能感受到自己的控制力加强了,大都数代表都在帮自己说话,毕竟自己才是能带领大家赚钱的人。

  他悄悄观察,审时度势,信任是一步步建立起来的,之后自己改造3DFX的提案会更加激进,还不能说就一定能获得董事会的通过,要有耐心,不急。

  “别吵了,现在是周末,我们已经放出了和世嘉和解并继续合作的消息,周一开盘时怎么办?”一位投资机构的董事代表看向宋亚,“还有什么利好消息可以释出的吗?”

  “你们总有编不出谎言的那一天!”三人组里的罗斯义正辞严。

  宋亚瞥了他一眼。

  “要不周日见见康柏的人?事后放个消息说他们未来仍将在新款PC中使用我们的芯片?”

  没人理罗斯,另一位董事代表出动提议,“我有路子,保证康柏不会急于否认,反正是计划,最早也要等明年他们的新品推出了。”

  “可以。”好事,宋亚点头。

  在见康柏的人同时,他也需要第一次对米国媒体展开公关造势了,去本子那对人家当众鞠躬在这边可不是件长脸的事,股市反应很诚实,媒体的负面评价可不少。

  高地公园门口,康柏的高层在这边董事代表陪同下现身,他和亲自迎接出来的宋亚打招呼,发现对方的手只微微抬起了一点后连忙道歉,主动走近轮椅拎起手握了握,并且低头问候寒暄。

  ‘APLUS!你乞求到世嘉的原谅了吗?’记者才不管,一边拍照一边阴阳怪气地大声问道。

  “你们要我怎么办呢?我昏迷了五个月,账上现金被人偷得只剩下小数点后的零头,连买片阿司匹林都不够。”

  宋亚瘫软着对镜头苦笑。

  这还真不是卖惨,PGE律所开始重新收拾古德曼留下的烂摊子,A+版权和资产管理公司账户上的现金被扫得干干净净,要不是宋阿生为他守住了私人账户里的钱还有CNA的保险赔付,他真的连带队去东京的路费都付不起。

  记者们纷纷讪笑,“是你的律师吗?听说他们已经人间蒸发了!?”又有人问道。

  宋亚轮椅已经被保镖推进了大门。

  “我是基于私人关系来的。”

  没有外人在,康柏的人开门见山指指引他来的董事代表,“除非3DFX推出更加成熟的新款显卡,否则我们不会再采购。”

  “我理解,谢谢。”

  宋亚点头表示承两人的情,“我只需要你们暂时不否认这件事。”

  “那个没问题。所以……你们有新款显卡吗?”PC整机商指的显卡是那种2D和3D功能集成在一起的,比如VoodooRUSH,他们可能会在发烧款顶级款式中使用只有3D功能的Voodoo正代卡,但采购量微不足道。

  “会有的,我保证。”宋亚承诺。

  “真的?你在骗我,APLUS。”

  康柏的人不信,他们和3DFX在VoodooRUSH发布前后深度合作过,项目失败后双方关系很差,但还是比较了解的3DFX后续开发计划。负责技术的骗子三人组对那个项目失败很沮丧,但他们的想法是VoodooRUSH的失败证明了经营策略的错误,以后索性还是专心干好老本行3D加速芯片算了。

  “我尽力而为,毕竟我才是董事长不是吗?”宋亚笑道。

  “噢,对了,如果你不介意,有人想和你聊聊。”

  没想到康柏高层也不完全基于和那位董事代表的私人情谊才过来的,他拿出手机,“对方要求私下交流。”

  “呃……”

  宋亚只好接了这个电话。

  “我是伊坎资本的……方便吗?APLUS。”

  竟然是卡尔伊坎的人,宋亚看了眼去草坪和董事代表朋友闲聊的康柏高层,“请说。”宋亚示意帮忙举着手机的斯隆一起听。

  斯隆低头,两人隔着手机脸贴脸。

  “如果我们交易,你有什么条件?”对方问。

  股票和期货市场是更为凶险和信息缺失的战争迷雾,听着话的意思,卡尔伊坎似乎真的有空单被套住了?

  但这也有可能是侦查虚实的圈套,宋亚和斯隆对视一眼,“PGE律所需要你们提供阿美利加音乐网站的两次融资情况,他们发现你们参与融资的专项基金里有古德曼、哈姆林和迪莱的钱,那钱其实是我的,他们从我这偷的。”

  对方不找自己,自己也会就这件事去找他们,3DFX这个破口打开后,如果真能要挟住卡尔伊坎就太好了,他帮古德曼和哈姆林转移资金,帮迪莱操作阿美利加音乐网站分拆上市,是关键人物。

  阿美利加音乐网站不赚钱,亏得厉害,现在大部分互联网企业都是这样的玩法,本来没什么,能上市一切都不是问题。

  但自己的长期昏迷给了迪莱可乘之机,PGE律师和艾丽西亚的初步调查结果是迪莱用申请破产保护的理由引入外部资金,迪莱换掉的新律所、会计师事务所以及古德曼、哈姆林全部在配合名为挽救公司的分拆计划,债务甩给自己占股百分之八十五的母公司A+音频,卡尔伊坎和其他机构在两次融资时期得到了低价进场的机会,同时给古德曼等人侵吞自己的股份制造便利。

  这是一场内外饿狼们趁大股东无行为能力的经典合谋,高级经理人和资本的饕餮盛宴。

  “你误会了,APLUS。”

  对方笑着回答:“我的交易是指如果我们不追究你和某些机构做内幕交易的罪行,你会如何补偿我们。”

  “PGE律所很快会发起诉讼要求停止阿美利加音乐网站的上市进程,你们的时间不多了。”宋亚没理这个茬,按现在的互联网大牛市,等阿美利加音乐网站上市迪莱、古德曼等人的身家就一飞冲天了,这件事上自己不会退让。

  “那对你有什么好处呢?你毕竟还拥有阿美利加音乐网站母公司A+音频百分之八十五的股份,而A+音频拥有阿美利加音乐网站的百分之三十二,算下来你个人差不多还有百分之二十七,仍旧是第一大股东。”

  对方不说这个话还好,从百分之八十五被这帮人内外勾结玩到百分之二十七,IPO后就肯定会跌到百分之二十以下,宋亚气不打一处来,“所以你们这些小偷在向我示威吗?”

  “你需要冷静一点,APLUS,接受现实。”对方得意洋洋的回答。

  “现实是你拐弯抹角四处求人,只为了能和我说上话。”宋亚反唇相讥。

  “呵呵……那我们没必要再谈下去咯?”

  “起码你不配。”

  宋亚目光森冷了下来,让斯隆挂掉电话。

  “那么,动手咯?”斯隆问。

  “动手。”

  周末,3DFX确认了和世嘉的和解,并且宣布明年与康柏的合作关系仍可能得到继续。

  周一,3DFX股价继续小涨,在四十块的高位震荡,手里还有股票的投资人似乎仍在观望,但奥格雷迪盘中连发了两次警告。

  宋亚把3DFX董事会强拉在高地公园,继续开会。

  “那么继续,我们投票吧,反对的举手?”

  这次吵得很厉害,下午纳斯达克收盘后,宋亚话音刚落,骗子三人组立刻全体把手举高高,卡马克的董事代表很快跟随,总裁巴拉德犹豫了几秒后也把手举了起来。

  最后,EA公司的董事代表打了个电话后也举起手。

  宋亚获得了其他董事的支持,艰难以微弱差距获胜。

  他板着脸让斯隆把自己推去做康复治疗的房间,雪琳芬弄了个跑步机也在里面,穿着高叉健身衣在跑步。

  “呼!累死了,我得赶快恢复体型。”

  她香汗淋漓地过来帮护工把宋亚弄到站立床上,“你怎么了?脸色很难看,不开心吗?”她问。

  “没什么,只是有点紧张而已。”

  与此同时,3DFX突然宣布明天股票停牌,并预告有重大信息即将披露。

  市场一片哗然,财经媒体认为可能与之前的股价异常波动有关。

  “这小子太年轻了,定力还是不够。”卡尔伊坎第二天在办公室里笑着评论。

  之前打电话的手下立刻奉承,“被我们吓一吓就这样了哈哈!”

  但很可惜,他们马上就失望了。

  ‘3DFX再度发表公告,他们正在与另一家米国显示芯片制造公司VideoLogic进行收购谈判,如果两家公司合并成功,3DFX将获得VideoLogic在2D显示芯片领域的技术储备,VideoLogic则会停止他们失败的3D芯片PowerVR系列的后续开发,转而全面使用3DFX的Voodoo技术……’

  ‘3DFX公司宣称,这一合作还将有利于两家公司携手共同为世嘉的新一代游戏主机开发显示芯片。同时,新一代,性能更强大更稳定的VoodooRUSH2显卡仍将继续为打入PC整机供应链而努力。’

  “嘿嘿……终于见到进项了。”

  送走3DFX和VideoLogic的人,宋亚终于高兴地咧开了嘴,除了大利好,之前奥格雷迪还把他的钱用在了做空VideoLogic并趁机吸筹上,几乎和做多3DFX同步,周一,宋亚名下的VideoLogic股票已经够让他们召开临时董事会了。

  很显然,按世嘉那秘密的赛马计划,最终获胜的显示芯片公司只能有一个,入交昭一郎既然选择与3DFX和解,对本已胜利在望的VideoLogic就不是什么好消息了。

  现在3DFX市值高,而VideoLogic很便宜……

  做个门口的野蛮人,谁又不会呢?

  虽然第一次有点紧张,以后可以边做边慢慢学嘛。

  卡尔伊坎看完新闻,当时就气得将手中签字笔砸了出去。

  “怎么办?我们手里的空单……”手下惶恐探问。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inxin001.com。新新小说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xinxin001.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