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六章 不见天日_我有一尊炼妖壶
新新小说 > 我有一尊炼妖壶 > 第六百五十六章 不见天日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六百五十六章 不见天日

  仍旧是韩风与叶凝月相遇的峡谷,此刻除了四周的满地碎石,这里已经人影全无。

  “嗖……!”

  就在下一刻,虚空中忽然传来一道破空声,一名蓝袍老者出现在峡谷内。

  旋即又有三道破空声响起,有三人驾驭灵兵,一前一后赶到了峡谷内。

  双方相见,都是彼此认识。

  那先一步赶到此地的老者,看向三人道:“陈导师、刘导师、华导师你们也感应到求救令的波动了?”

  三人一齐点头,为首的中年男子回道:“我们正在距此五百里外执行任务,突然感应到学院求救令的波动,就立刻赶了过来。

  罗导师,你比我们先到一步,可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

  老者却是摇了摇头道:“我也慢了一步,没有感应到任何人的气息,而且求救令的波动也已经消失了。

  不过从刚才的求救令能量波动来看,此人修为不高,应该是宗门的某位核心弟子。”

  那三人闻言,不由心中一沉,学院的核心弟子都是天赋异禀,具有极大潜力的。

  一旦陨落,对学院而言,都是不小的损失。

  那老者对于这种情况,显然更有应对经验,当即建议道。

  “三位导师,不如你们立刻召集人手,在白龙郡境内展开搜寻,我即刻返回天南学院,上报此事,并查明这名核心弟子的身份。”

  三人闻言,都觉得有理,当即点头,旋即自朝不同的方向飞遁而去。

  那老者也是驾驭灵兵,极速赶往天南学院。

  ……

  同一时间,白龙郡郡城,洒金阁顶层,一间修葺典衙,却又不失奢华气息的厢房内。

  一名容颜绝美,魅惑无比的红裙女子,正坐在梳妆台前,对着铜镜梳理云鬓。

  正当她拨弄着瀑布般乌黑的秀发时,房间里突然有人影闪动。

  五道黑影无声无息的出现在她身后,人人手中握着,灵力凝聚出的兵刃,目光冰冷的望着红裙女子。

  而那女子此刻透过铜镜,看到身后的五道黑影,却是巧笑嫣然道。

  “几位客官,自我来到白龙郡城的第一天起,你们就一直跟着奴家,奴家可是只卖艺不卖身的。

  你们若想听曲,还请在楼下稍候,等奴家梳妆完毕,自会前来相见。”

  闻言,五名黑衣人中,为首一人目光冷厉,出声道。

  “叶姑娘,我家主人想要见你,请你跟我们走一趟。”

  红裙女子闻言,千娇百媚的一笑,却是叹息道。

  “哎……客官,可能要让你家主人失望了,奴家分身乏术,怕是去不了。”

  闻言,那黑衣人眼中精光一闪。

  “叶姑娘既然不肯,就请恕我等无礼了。”

  说罢,黑衣人身形一晃,瞬间直接出现在女子身后,伸手便朝女子肩头抓去。

  然而,还不等他的手,触碰到女子的身躯。

  “蓬……!”

  那红裙女子的身躯,却是突然化作道道灵光,消散不见。

  见此情形,黑衣人首领不由得瞳孔一缩,神色大变。

  “灵力分身,不好!这是此女的金蝉脱壳之计,快,随我往天南学院搜寻,拦截一切可疑人等!”

  ……

  却说此时,白龙郡北面边境,芒古岭外围区域,虚空百丈高度。

  看似空无一物的虚空中,实则却有着一道几乎透明的梭状虚影,正在极速向北飞遁。

  虚影之中,一袭红裙的叶凝月盘膝而坐,望了眼身后白龙郡的方向,她不禁蹙眉自语道。

  “这群乾岚帝国的家伙还真难缠,若非我以“分身符”提前凝聚出一具假身,还有这“影遁神梭”的隐蔽奇效,怕真要被他们发现行踪。”

  说着,她又回过头,望向身前被包裹的严严实实,已经晕厥过去的韩风,面露一丝玩味笑容。

  “你终究还是落到我的手中了。”

  ……

  且说韩风被“绑票”后的几天时间,可谓是整日过着“暗不见天日”的日子。

  自从落入叶凝月手中,韩风每日都会醒来一次。

  一醒来,看到身前的叶凝月,韩风就会下意识的问出三个问题。

  “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要绑架我?你要带我去哪里?”

  而叶凝月的回答很简单,先是冲着韩风妩媚一笑,旋即伸出玉指,在韩风脑门上一弹,韩风就两眼一黑,又再次晕倒。

  等他第二天醒来,问出同样的问题,那女人又再次伸手将他弹晕。

  如此一连被弹晕了好几日,韩风心中悲怆且愤怒。

  与其如此刚醒来就被打晕,这女人不如直接用点力,让自己一次晕个够,也好过被对方如此戏弄。

  不过,今日当韩风意识苏醒后,他很聪明的没有睁眼,也没有开口说话,闭着眼睛,继续装晕。

  此刻,韩风的脑海中,快速的将前面四天苏醒时,睁眼看到的画面记忆,进行“拼接组合”。

  说是四天的记忆,加起来,其实也就是一盏茶的功夫。

  韩风总结了自己四天时间,观察到的情况。

  他隐约可以判断,自己和叶凝月,是坐在一件飞行灵兵中,且这件飞行灵兵正在急速飞遁。

  韩风也不知道这女人,到底要将自己带到什么地方去。

  他开始暗暗思考,这女人为何要来绑架自己。

  难道是自己太帅,这女人一见倾心,要带自己远走高飞?这肯定是扯淡。

  莫非她是太子派来的?还是慕容家?柳家?田家……?

  韩风更悲催的发现,自己得罪了的仇家还真不少,一时间,根本不知道是哪一家在对付自己。

  既然无法确定对方是何来路,韩风就开始思考着如何能够脱身。

  他先是感应了一下,炼妖壶还在自己体内,顿时心中大定,只要这个秘密没被发现,自己就有底了。

  不过储物戒已经不再自己手上,看来是被这女人收去了,里面还有霸王枪、方舟以及学院求救令等物品。

  大致掌握了目前的状况,韩风仍旧是心中犯难。

  自己要如何才能逃走呢,这个女人实力如此变态,就算自己驾驭方舟,也飞不出她的掌心。

  更何况,如今自己没有方舟,还被包裹的像个粽子似的,别说跑,连爬都爬不快。

  心中正焦灼之际,耳边却传来叶凝月的声音。

  “韩公子,既然已经醒了,为何不睁眼呢?”

  韩风闻言,心中一惊,没想到这女人竟知道自己醒了,不过他还是装作不行省事,没搭理对方。

  见状,叶凝月咯咯一笑,旋即开口道。

  “既然韩公子喜欢昏睡不醒,奴家便帮你一把。”

  说着就又要伸手,来弹韩风的脑门。

  韩风赶忙睁开双眼,一副刚刚醒来的懵懂之态。

  “嗯……我这是在哪里?”

  叶凝月收回了手,笑着望向韩风道:“韩公子自己看看不就知道了。”

  韩风闻言,迟疑了一瞬,扭了扭脖子,透过透明的飞行灵兵看向外界。

  他只看到蓝天白云和一轮夕阳,显然此刻他们还在飞遁状态。

  于是他便用力扭动身子,翻了个转,透过灵兵底部看向下方大地。

  落日黄昏下,广阔天地一览无余。

  入眼是一片大好河山,有屹立万年不倒,连绵起伏的山峦,永恒流动,蜿蜒千里的江河,到处都是葱葱郁郁,生机勃发。

  然而,韩风瞪大眼睛看了半天,却仍是不知道自己究竟身在何处。

  他不禁回头望向叶凝月,本想气势汹汹的怒吼一句。

  “淫妇,你要将我带到哪里去了?还不赶紧把本大爷放了,惹恼了我,可没你好果子吃!”

  但话到嘴边,又变成了温言细语的问询。

  “诶……叶姑娘,你这是要把我带到哪里去呀?

  那啥……要不你先把我放了吧,听曲也不急于一时呀,回头我多叫些人来捧你的场,你看可好?”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