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新小说 > 重生之搏浪大时代 > 第一百一十九章 吃枣药丸

第一百一十九章 吃枣药丸

  言自香到了红星厂门口,等了不到五分钟,法院的人骑车来了。

  上前一番寒暄,法院的同志甲道:“你们这个情况,走程序呢,还是要先沟通一下,争取庭外和解的。”这一句话说完,言自香心里咯噔一下,这怎么回事,这要是节外生枝么?

  不过脸上却是一点波动都没有,反而笑道:“我方还是通情达理的,只要对方能满足我方的赔偿请求,并登报道歉,可以庭外和解。”

  同志乙这时候插一句:“你不要误会,我们就是在走程序。”言自香有点晕乎,看看甲又看看乙,这就是经验不足了。好在她还是比较聪明的,既然看不明白,那就不要乱说话。

  “嗯,我一定配合法院同志的工作。”言自香说了句废话。

  红星厂老王正在给胡硕打电话,布料没了,车间快停产了。派人去拉坯布,棉纺六厂那边也不说不发货,也不涨价,但要求给现钱,至少要把以前欠的款子给结了。

  “老胡,这就过分了啊。我才弄了点资金,没捂热呢你就惦记上了。我们两个厂的交情,我能欠你那点布料钱?再说了,你那些库存放在仓库里也是发霉,给我印出来我才有钱给你啊。”老王还理直气壮的,多年的关系了,觉得这点问题就不是问题。

  “我说姓王的,你不会说话就不要胡说八道,我厂的坯布怎么就卖不掉了?我告诉你,到我厂的仓库去,睁开你的狗眼仔细看看清楚,有没有人来拉步。别因为棉纺六厂离开你红星厂就不行了,我告诉你,没有钱还想拿便宜的货,这种好事一去不复返了。”

  咣当一声,嘟嘟嘟,电话挂了。老王目瞪口呆的看着手里的电话道:“这孙子吃枪药了?”

  电话再打过去,那边直接就忙音,老王还不知道,胡硕直接把电话拿起来丢一边了。就猜到他要打回去,懒得跟他废话。红星厂不来拉布对现在的胡硕来说,真不打紧。金鑫厂那边一次拉的货,就是红星厂的三倍,而且预付一半的货款。

  胡硕也不知道秦大河是怎么干的,反正那边一家伙就提那么多货。五吨卡车慢慢的装了六车货,很久没有看见这么大的客户了。而且胡硕在价格上做了文章,比给红星厂的高百分之十,就这人家秦大河也没废话。这一下,差距就出来了。

  胡硕暂时能松一口气,但不等于局面就此好转了,更麻烦的事情还在后面。胡硕很清楚,现在坯布畅销是以为价格低廉,棉纺六厂是在亏本销售,清理库存。如何解决企业的生存问题,这是胡硕这个厂长需要面对的问题。

  本来他是有希望调走的,被老王这么一搞,调走的事情肯定黄了。这才是他不想搭理老王的原因,不然那么多年的交情,怎么会直接聊电话。老王的话是难听一点,也不至于对吧?

  胡硕猜到方蛰会报复红星厂的老王,只是没猜到方蛰的报复如此的迅猛凶残。秦大河出现的时候,胡硕就知道老王描绘的两个兄弟厂一起摆脱困境的前景破灭了。当时胡硕就没报希望,只是想着能把库存清理掉就行了。

  结果方蛰根本就不给这机会,直接从根子上断了红星厂的活路。现在老王还蒙在鼓里,等到他发现印出来的布卖不掉的时候,哭去吧。想到这些,胡硕更是气都不打一处来。好好的改革尝试,被老王给毁了。说实话,老王没远见,二轻局的领导们呢?

  这话就没法对人说,胡硕只能憋在心里。现在就是一门心思,想法子转产,新产品拿出来并打开市场,才有一条活路可走。不然就是一根绳子吊脖子上慢慢收紧,吃枣药丸。

  老王这边着急上火的,赶紧出办公室去找胡硕,没曾想厂办的人领着两个身穿制服和一个言自香出现了。老王心里咯噔一下,远大公司那个嘴上没毛的小子,居然真的告法院了?

  还是同志甲先说话:“是王厂长吧?”称谓还是比较客气,客气就意味着有距离啊。

  “是我,这位法院的同志,找我有事?”老王明知故问,他可是认识言自香的,之前的合约,都是言自香配合方丽华一起弄的。

  “我也不绕弯子了,直接说来意。远大公司把你们厂给告了,法院已经立案,考虑到你们厂是国企,所以我们在程序上,还是优先考虑庭外和解。这是传票,你是法人,希望你在传票上规定的日期,到法院去一趟,或者派代表去也行。反正意思就一个,谈!”

  “传票我先看看。”老王接过传票快速的看一遍,就当言自香不存在一样。看完了老王一口老血差点没喷出来:“索赔一百万,登报道歉,远大公司怎么不去抢银行啊?”

  言自香倒是不慌不忙的上前道:“王厂长,你手里有合约哦,回去瞪大眼睛看看第八条,如有违约,当赔偿乙方远大公司所有损失的五倍。一百万都是我们少算了,不想把你们厂逼死。就算逼死了,你们也赔不了更多。”言自香看见老王这态度,忍不住就挖苦上了。

  老王一听这话,回头瞪着厂办主任:“怎么回事?这合约上还有这一条,你怎么没汇报?”

  厂办主任苦着脸:“厂长,当初……,我错了。”这位主任真是背锅小能手。

  老王这会想起来了,当初人家主任跟他汇报过这个条款,是他自己觉得机会难得,认了。

  同志乙看不下去了,上前道:“王厂长,你们厂的事情自己解决,我们只管送传票,希望你们在规定的时间到场,不然我们将依法处置。”

  老王急的上火,嘴上说话也顾不上好听了:“告就告吧,看能把我们厂怎么样?反正已经这样了,大不了我退休回家。”

  同志甲怒了:“你这是什么态度?”老王现在脑子是晕的,厂办主任拉都没来得及,他脱口而出:“我就这态度,反正要钱没有,登报道歉不可能。”老王还是国企老大的心态,反正企业是国家的,怎么弄他个人没损失不是。

  “行,你的态度我们知道了,传票你也收到了,我们告辞。”同志乙转头就走,脸色阴沉。同志甲似笑非笑,点点头也走了。言自香冲老王一个灿烂的笑:“再见!”

  “什么东西,居然去法院告我们?”老王还在不忿,言自香转身时嘴都笑咧开了。

  法院两人气呼呼的走了,本来还是照顾国企同志的脸面的,所以态度很好。本想着中午能吃顿好的,没想到老王这么一个态度,吃个屁啊。

  言自香倒是追上来:“二位同志,别着急走啊。”两人站住回头,同志乙道:“言律师还有什么事情么?”言自香露出对着镜子练过的微笑:“天这么热,二位辛苦走这么一趟,真是太不好意思了。现在时间不早了,给我给机会请二位吃顿工作餐。”

  请客的时候具体怎么说,言自香想了很多词,最后觉得工作餐最合适。

  这两人是挤公交来的,一看言自香是个女同志,长的也不错,态度还非常好。反正就是工作餐嘛,现在回去吃食堂,到家得半个小时以后了,一身臭汗估计也没啥胃口。

  两人交换了一下视线,同志乙道:“那行,给你添麻烦了。”

  言自香赶紧笑道:“不会,不会。求之不得呢。”正好一辆面的经过,言自香一招手,黄面的停路边,请两人上车后,言自香道:“海鲜大酒楼。”

  后面两位互相看看,都没有说话,默认了言自香的选择。真是没想到,还能吃顿海鲜。

  人跟人不能比啊,这美女律师什么态度,老王那个丑B什么态度?越想对老王越不满。

  言自香可客客气气的招呼两人到了地方,真的是工作餐啊,四菜一汤。但是你得看看是什么菜不是?那么大一个盘子的清蒸石斑鱼,一份基围虾怎么也得有个三斤,海蟹也是大份的,还有冬瓜海螺汤一份,汤盆能当洗脸盆用了。

  这都是言自香特意交代大堂经理的,不能违反规定嘛。酒就没喝了,但是饮料有啊。

  吃完午饭,言自香叫车,先把车费付了,拿了车票,吩咐司机把两人送回去,站在路边微笑招手送别。做完这一切,言自香另外拦车回去,噔噔噔的冲进方蛰的办公室。

  可怜的方总,这一个上午需要处理的事情还不少呢。刘玉凤那边处理完了,还要给很多单据签字,尤其是大笔的开支,都得他签字才能入账。吴龙斌送货回来,方蛰还跟他聊了一阵。总算是忙完了,才有时间端着饭盒吃午饭。

  这刚吃一半呢,言自香很猛冲进来了,方蛰一下被掖着了,赶紧一口茶水顺下去,然后才红着脸怒道:“敲门啊!差点被你害死!”言自香赶紧赔笑:“事情太顺利了,我太激动了。”

  方蛰这才放过她,不慌不忙的端起饭盒继续吃他的快餐:“你说,我听。”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inxin001.com。新新小说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xinxin001.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