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新小说 > 重生之搏浪大时代 > 第一百二十章 气运这东西

第一百二十章 气运这东西

  言自香说完了,方蛰也迷茫了,这老王大失水准啊!这是有恃无恐啊,还是怒极攻心?或者是根本没有把远大公司放在眼里,但也不能那么对法院的人啊?这水平怎么混到一个两千多人大厂的一把手位子上的?

  分析不清楚,方蛰也懒得去操心。有时候人的气运真没法说,有的人就是运气好,总是能碰见猪对手的神助攻。摸彩票就中奖的欧洲人,根本就不是非洲酋长能理解的。

  上一辈子方蛰的绝对是非洲酋长那一类,摸奖就是送钱,买彩票就是在找心灵安慰,买股票就是奔着当股东去的。这么说吧,方蛰上一辈子炒股有多衰呢?中石油知道吧?方蛰是大大小小的股东之一。还是最高点进去那种韭菜。

  满仓啊!真是奔驰进去,QQ粗来,篮球进去,乒乓球粗来,欧洲人进去,非洲酋长出来。反正就是亏到怀疑人生那一种。这也导致了方蛰在股市上非常的不自信。有线索捞一票就撤,然后闷头买房或者搞事业。

  其实就算买房也是有学问的,这点方蛰倒是研究过,现在买房别买什么电梯房,就盯着老实的多层来买。将来这一类房子十有八九是要拆迁的。方蛰早想好了,上一辈子羡慕别人做拆二代,这一辈子自己来做拆一代。开发商不满足要求,就做钉子户。

  方蛰这里云游神外,搞的言自香惴惴不安,是不是自己又做错了什么?

  言自香本是个非常自信的人,性格强势。律师证考下来才发现,社会依旧是社会,毒打依旧跑不掉。方蛰的出现带来了改变人生的契机,这家伙神鬼莫测的,言自香还真有点怵他。绅士风度什么的,言自香在方蛰的身上就没见过。

  根据白莉的描述,言自香心目中的方蛰有一个模糊的印象。大学有机会保研,不屑去争取。长的好看不屑谈恋爱,女孩子倒追都不接受。你说他清心寡欲吧,遇见喜欢的女人,就算是老师也要弄到手。学中文的跑去设计服装,几百万不存起来吃利息开什么破企业。

  反正就是各种琢磨不透就对了,一开始言自香还怀疑方蛰对自己有想法呢,不然怎么给开一千块的顾问月薪?她一个事务所的小喽啰,事务所最大牌的律师,也就是这个待遇吧。

  “方总,方总?”言自香壮胆低声喊两下,方蛰嗯了一声还魂了。

  “事情办的很漂亮,不过没有奖励。”方蛰一句话,说的言自香想打他。

  “那我回去了,还要去向领导汇报工作呢。”言自香转身出门,本以为方蛰会留她,没想到方蛰根本没动静,气的言自香想骂娘。

  方丽华这边过来收拾午饭后的局面,按说这活不该她,实际上这活别人想干她都不带让的。开什么玩笑,这是跟老板近距离接触的最佳时间。一个人再有能力,领导不了解你,不熟悉你,怎么敢放心使用?领导用人,从来都是从熟悉的人里头找。有事没事能让领导看见你,留下深刻印象,这里头的学问大了。

  “来的正好,说个事情。”方蛰把言自香说的事情复述一遍,方丽华听完了忍不住噗嗤一笑:“这老王真是啊,跟传闻是一样的粗俗。”

  方蛰坐直了身子:“什么意思?”

  方丽华收拾好桌子,动手给方蛰泡一杯茶,放面前才坐下笑道:“二轻局阎副局长是部队下来的正师级干部,老王以前给他当过勤务兵,后来提干,八十年代专业后一直跟着阎副局长干事。老王做事,一直有点肆无忌惮的莽撞感。以前计划经济没什么,现在嘛……。”

  看着方丽华的笑容,方蛰明白了。所有猜测都是错误了,这老王就是这么一个人。要说他的优点,就是会伺候领导。小聪明是有一点的,但这个人自私。心目中除了提拔他的领导,再无他人。这也是他对法院的人不那么客气的原因。

  “还有啊,二轻局的孙主任呢,以前是为孟副局长服务的。孟局长调走了,孙主任在局里有点尴尬。老王觉得他压不住场子,做事情根本不在乎他的感受,直接越级汇报。我觉得吧,这是个好事。”

  方蛰点点头:“我知道了。”说完又陷入了沉思之中,方丽华笑着推出去,轻轻的带上门。

  方蛰总算是能把一切都串起来了,孟庭芝调走了,但是通过孙主任能掌握这边的信息,赶上云珏的关系,自己被关注了很正常。一个调走的领导,关注一个人。孟庭芝想当然的觉得,孙主任肯定会对其他领导提这个事情。

  好吧,既然孙主任提了,那么其他领导做事的时候,你得沟通一下吧?总得让我这个离开的副局长知道吧?而且还是上调部委的前领导。实际上呢,孙主任没说,别的领导自然更不拿方蛰当一回事。孟庭芝心眼不大,觉得被打脸了,人走茶凉是吧?

  那好吧,我让你知道人走茶凉的滋味。赶上孟庭芝婚姻破产,正是内分泌失调的当口,于是乎一根搅屎棍进来了。赶上云涌对孟庭芝有所愧疚,表示一下关注,下面的人怎么想他也不关心了。反正这个事情,依法处置就一切好说。

  方蛰长长的吐出一口气,再次想起了“气运”这个词。真是个奇妙的东西,明明就是一个很普通的人,上个大学就能勾来云珏主动合租,股市里偷鸡能认识另外一个圈子里的人。说起云珏,方蛰其实挺不好意思的。当初真的有点狐假虎威的意思。

  当初的本意是少点麻烦,后来的发展出乎预料。等方蛰带着刘世铎赚了钱之后,人家肯定会觉得云珏的眼光很好。反过来肯定觉得,云珏和方蛰都咬定是一般同学关系的说法是欲盖弥彰。完全没有说服力嘛。

  前因后果串起来了,方蛰使劲的搓脸。真是啊,这大概就是气运了。这么说,这一辈子真的转运了?咧着嘴傻笑了一会,方蛰告诫自己一定要冷静。人这一辈子,运气这东西不一定会一直围着你转的,还是实力最靠谱了。

  法院的两位同志回到院里,自然是先去看看领导在不在。午饭之后正在休息的领导,对这个案子比较关注,所以交代秘书人回来了就汇报。

  两位办事人进去汇报工作,实话实说嘛。都是说实话,但是先说什么,后说什么,语气侧重等等,都是有讲究的。提到红星厂老王的时候,同志甲乙脸上全是无奈。

  “就这样,我们准备回来时候,事务所的代理律师小言实在是看不过去,非要请我们吃一顿工作餐,四菜一汤。我寻思着,这么热的天,回来吃食堂怕是吃不下去,就答应了。”

  副局长脸色有点难看了,很明显两位下属不会欺骗他,这事情也不好骗,有别的单位的同志在场的。编瞎话一对照就穿帮了,再说了,无冤无仇的,谁故意害老王?

  “你们怎么看这个案子?”副局长的养气功夫不错,没有发怒。

  “正常办吧,之前领导就很重视,看来是有道理的。王厂长是个两千多人大厂的处级干部,自然不会把一个民营小企业放在眼里。这个案子,还是很有代表性的。”同志乙斟酌词句,摸准了领导的脉搏。

  这话你得分怎么听,同志乙说的是看不上民营小企业,但是你对法院的同志是什么态度?哦,你这是把法院当民营小企业来对待了么?

  “嗯,之前上级主管领导对该案子就有指示,该案很有代表性,司法部门一定不要带有色眼镜,要依法办事。局领导会议上,通过了重点关注,特事特办,作为年度改革的一个突破口来看待。具体到办案子的时候,程序上能精简就精简。”

  “X局,远大公司的律师提出,红星厂的赔偿能力不值得信任,希望法院方面冻结银行账户。这个事情,是不是请X局提一下。不然我们下面这些同志,办案子压力很大的。”

  “嗯,我知道了,你们专心办案子,具体走流程的时候,特事特办。”

  领导做指示了,两位办事员赶紧记录。完毕之后推出去。

  下午上班了,这位副局端着茶杯出门了,进了局长办公室。商量什么,下面的人不知道。

  红星厂老王的心思,还在找胡硕上面。可惜,胡硕早有防备,已经先一步去了局里。胡硕也是有组织的人好吧,找到了支持他工作的某位领导,中午一起吃饭。饭桌上胡硕大倒苦水,领导倒是无所谓,听的很耐心。反正只要胡硕不要钱,一切都好商量。

  “老领导,接下里可不能再放任红星厂老王胡来了。现在人家官司都打上了,听说法院今天去派传票了。”领导对此表示,胡硕同志你要镇定,静观其变嘛。

  胡硕只好表示,自己只能在棉纺六厂好好干下去了。领导对此不置可否,一顿饭吃的没啥滋味是肯定的。这次所谓的改革尝试,是这位领导推动的。结果事情搞成这样,情何以堪?好在胡硕是个好同志,任劳任怨,没有给领导添麻烦。

  老王找不到胡硕,急的跟热锅上的蚂蚁似得,只好到局里来找阎副局长求助。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inxin001.com。新新小说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xinxin001.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