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新小说 > 重生之搏浪大时代 > 第一百八十六章 粗俗和高雅的区别

第一百八十六章 粗俗和高雅的区别

  圆圆无声的用口型说了一个词,方蛰微微的张嘴以示惊愕,反问了一句:“这不是办事兴奋时才会叫出来的称谓么?”

  “私下里嘛,人家这么叫,你兴奋么?”圆圆靠近了,低声在耳边几不可闻。

  李胜利这货很会破坏气氛的走过来,坐边上摇头晃脑的叹息道:“我累死累活,你们俩在这里调情。”方蛰看看自己的行李,有看看李胜利的行李,回头时眼睛里全是无辜。

  “打电话安排酒店啊,找车接送啊,都是事情好不好?”李胜利辩解了一句,方蛰看了一眼服务台后面的空姐:“是啊,一二三四五,撩妹好辛苦。”

  圆圆掩嘴噗嗤一笑,扭头是强忍着浑身颤抖,李胜利被揭穿也不尴尬:“人家看不上我,电话号码没要到,要不,你去试试?”

  “我可没那么多闲工夫,天下美女多了,见一个撩一个我得累死。”

  “撩?提手旁那个?”李胜利才发现这个字用的很有意思,方蛰点头时,李胜利笑了:“又学会一个词,你们这些读书人啊,真是坏啊。”说着回头看一眼空姐,确定穿的裙子。

  “你这叫银者见银。”方蛰怼他一句,李胜利笑嘻嘻的回一句:“你大爷,爷这是真性情。不像你这种闷骚货,说句话都要拐七八个弯。”

  方蛰笑着摇头道:“粗俗!”说着扭头对圆圆道:“他这种人对漂亮女人的态度就是馋人家的身子,才跟人握手就惦记着带人去酒店了。”

  圆圆笑而不语,很聪明的女孩子。李胜利耸肩表示无辜:“我没这么无耻啊。”

  “大学的时候,一个舍友谈了个女朋友,两人一道在操场上兜两个小时的圈子。回来后他非常郁闷的告诉我,说他很想带着妹子去附近找个旅馆,但是怎么都开不了口。问我,如何才能说的含蓄一点,免得妹子害羞翻脸?你来回答这个问题!”

  李胜利摸着下巴一番寻思:“带妹子去看电影,或者去歌舞厅跳舞。”

  方蛰点点头:“嗯,你的思路跟他是一样的,现在场景来到了看完电影出来,已经是深夜了。两人在街上无目标的漫步,问题又来了,需要一句话来表达此刻的真实想法。”

  李胜利抓耳挠腮的想了一阵:“这都半夜了,还能说啥?妹子要不愿意,能晚上跟你出来呆这么久?你们这些读书人就是讨厌,这时候当然直接带着妹子去酒店了,还说个屁啊。”

  方蛰没理他,很突兀的扭头问圆圆:“你觉得男生这时候会说啥?”

  圆圆犹豫了一下,想了想:“我宿舍一个同学就遇见过这样的事情,男的说很晚了,宿舍关门了,回不去了,去旅馆睡一晚上吧。我们学校附近,这种小旅馆不少的。”

  方蛰点点头:“很明显,那个男没有得逞!”圆圆吃惊道:“你怎么知道?”

  方蛰指了指李胜利道:“那个男的跟他其实是一路货色,稍微矜持一点的妹子都不能答应他。”李胜利被挤兑的尴尬不已,反击道:“你别光说别人,你给个答案呗。”

  方蛰眉毛一扬,做思索状,这么一个简单的表情,圆圆看着微微夹紧双腿。

  “我觉得我会站在旅馆门口徘徊,然后抬头看着楼顶的方向,对妹子说一句:今晚的月色真好,我带你去个没人能打扰的地方一起欣赏月色。”

  “好啊!”代入情景的圆圆脆生生的答应,眼波流转。

  “衣冠禽兽!”李胜利咬牙切齿!

  方蛰摊手:“你看,这就是粗俗和高雅的区别!”

  飞行途中没有什么可说的,这年代坐的起飞机的人,基本素质都不差。

  商务舱里的空姐眼神一直在方蛰身上溜达,没有方蛰期待中的借着送毛毯过来挠个手心的事情发生。一觉睡醒,飞机已经降落。

  出机场的时候有人在外面等着,看见李胜利便笑着迎上前。来借机的是个女子,视线在方蛰的脸上飞快的扫了一下,李胜利介绍道:“李萍,制片人。”

  方蛰上前握手道:“你好,我是郭……,我是方蛰。”好险,差点说出郭啸天来,上辈子习惯性撩妹的惯性真大啊。

  “锅什么?”李萍笑眯眯的反问,耳朵很尖的,三十来岁熟透的女人果然惹不起。

  方蛰一本正经的抵赖:“你一定听错了。”

  李胜利在一旁惊讶之后,露出幸灾乐祸的笑容。

  圆圆上前招呼:“萍姐好!”李萍冲她点点头意思就到了,倒是盯着方蛰不放:“你就是这部剧的服装赞助商?伊人的款式很不错,适合拍都市剧。”

  “这部剧叫什么名字?内容如何?”方蛰还是有点好奇的,加之李萍的颜值身段,丝毫不在白姐姐之下,很多方蛰的胃口。

  “帝都爱情故事,你说内容如何呢?”李萍一边走一边回答,领着三人到停车场。

  “呃……。”方蛰语塞,李萍回头笑问:“怎么了?”

  “没什么,只是想起另外一部电视剧。”李萍似乎知道他想说啥,回头道:“东京爱情故事么?”方蛰点点头:“没错。”

  来接站的是一辆金杯,一路直奔酒店。路上方蛰安静了很多,倒是李胜利和李萍频频凑一起低语,不知道在谈点啥。方蛰闭目养神,感觉到身边温暖的身躯贴过来,没有动作。

  下车时一阵秋风卷来,缩了一下脖子的方蛰道:“凉了,衣服穿少了。”

  “街上的小青年恨不得穿短袖呢。”李萍似乎盯上了方蛰,立刻接一句。

  “我可不想年轻时要风度耍帅,老了得老寒腿。”方蛰随口一句,李胜利腮帮子抽了一下。看看方蛰身上的西服,看看自己一件长袖衬衣,李胜利不想说话。

  “带了衣服么?”圆圆在一旁轻声问,方蛰点点头,李萍眼神里多了点内涵。

  “今天晚上有个文化圈的聚会,你要不要去看看。”李胜利总算开口了,扫了一眼去办手续的李萍,低声道:“这我堂姐,算是半个文化圈的人。我做生意也是受她影响。”

  “怎么个意思?”方蛰还是好奇,李胜利低声道:“早几年她是穴头。”

  方蛰明白了,头几年还真是,明星走穴之风盛行,一直到爆出明星偷税漏税的新闻。好吧,娱乐圈的传统如此。

  “这部电视剧她也投资了?”方蛰问一句,李胜利点点头:“当然了,不然你以为我钱多的没地方花啊,要不是她开口,我拿钱干点啥不好哦。”

  “你们在说什么?”李萍走过来,警惕的看看两人。方蛰一本正经的回答:“娱乐行业将迎来一个快速发展的时期,这是随着物资生活水平的提高,人民群众对精神需求的具象反应。所以,做这行还是很有前途的。”

  “胜利,你看看人家,明明看不上这个行当的利益,还是把话说的这么好听。”

  方蛰被怼,只能叹息一声:“唉,姐姐,人生已经如此艰难了,就不要互相拆穿了。”

  李萍看似严肃的脸上,瞬间堆满了笑容,强忍着才没有大声笑出来,抬手点了几下方蛰,一手捂着嘴,好一阵才缓和道:“真是个有趣又帅气的弟弟。”

  总算是能入住房间了,不是什么总统套,就是一般的单间。一个人的时候,方蛰脸上的笑容才消失。看着窗外的灰茫茫的城市,这里是帝都。

  关于帝都的记忆,总是会和庄严肃穆的建筑物和藏龙卧虎这些词联系起来的。人到帝都,方蛰都忍不住要夹紧尾巴做人,面对李萍时看似轻浮,实则是一种掩护色。

  李胜利的房间里,李萍脸上的笑容也不见了:“这家伙好像在跟我演戏啊。”

  李胜利笑了笑:“应该是吧,刘家姐妹的事情,估计把他搞怕了。”

  李萍眯着眼睛道:“你的意思,他觉得我们不爱守规矩,帝都才是最讲规矩的地方好吧?”

  李胜利低头沉吟片刻:“那也得分人吧?这次算是我把他强行拉上船的。”

  李萍笑问:“你图什么?”李胜利道:“用他的话来说,就是害怕自己太飘了,得有个人是不是的打击一下我,免得忘记自己姓什么。”

  李萍明白了,目光中闪过一道诧异:“那倒是,你身边那几个帮闲,没一个敢说实话的,都捧着你,跟着你混吃混喝。这些人倒也并不会一无是处,你总是需要人跑腿的。”

  李胜利道:“八旗子弟斗鸡走狗时,才带着一群帮闲呢。我打算给这些人找点事情做做,以后低调做人了。”李萍再次面露惊讶:“转性了?”

  李胜利摇摇头:“应该说是成熟了,分的清楚什么才是良师益友。”

  “你能这么想就最好了,今晚的聚会去么?”

  “不去了,刚才方蛰假装没听到,我也不想跟这圈子沾染太多。苗隆这次栽的太狠了。姐,你帮他也该有个限度吧?”李胜利咬咬牙,还是说了出来。

  “这部剧拍出来投资不大,我拉了几个赞助已经回本了,买给电视台多少钱都是净赚。以后不想拍电视剧了,录像带一部剧十本带子起步,不好卖啊。”

  李萍顾左右而言他,李胜利没有在说话。其实这个姐姐,真是个痴情的人呢。照顾苗隆的原因,不是看苗隆的面子,而是看他哥的面子。苗隆的大哥,在西南战场牺牲了,以前他是李萍的男朋友。真是一个念旧情的姐姐啊,这也是李胜利愿意出钱的原因。

  这个城市,人心薄凉见的太多了。

  “累了,我回去休息一会,五点出去吃饭。”李萍丢下一句话,背影萧索的去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inxin001.com。新新小说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xinxin001.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