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新小说 > 重生之搏浪大时代 > 第二百零七章 来去匆匆

第二百零七章 来去匆匆

  睁开眼睛的方蛰有喘不过气的感觉,感觉到身下的冰凉时,吓的冷汗都出来了。低头一看,不禁万幸,衣服穿的好好的,没有开车,真是太好了,不用被404了。

  不过,这手是怎么回事?睡觉就睡觉,为啥一人抱住一只?

  尝试了几下想抽出手失败了,这什么情况嘛,方蛰看着天花板,不想说话。

  她们肯定醒了,方蛰如此判断:“我想上洗手间,行个方便吧。”

  有效,真的有有效,手被松开了,方蛰赶紧起来,逃脱了热狗中的香肠的尴尬。

  房间内的桌子上,残局犹在。感觉到鼻孔处的温热,方蛰冲进洗手间对着镜子。看来一次春梦没有解决根本问题,虎骨酒还是猛了点。

  出来的时候,方蛰的鼻孔里堵着纸团,两女的已经醒来了,不过都躲在被子里装鸵鸟。

  “我出去抽烟。”方蛰果断的出门,在走廊里溜达了半个小时。

  回头敲门时,开门的吴明珠看着方蛰的样子,忍不住笑了:“活该你!”

  这女人笑起来大灯乱打光,方蛰闪开视线进门,云珏坐在沙发上生无可恋,自言自语:“这样都不行?”看见方蛰进来,只是一眼就哈哈大笑起来。

  “笑个屁,被你们害死了。赶紧起来,下楼去吃早餐,让服务员来收拾吧。”

  云珏还在笑,眼睛眯着道:“还以为你不行呢。”

  “烂醉如泥,换谁都不行。赶紧的,你真要回头还有机会。”方蛰没好气的来一句,云珏起身道:“我先洗个澡,换身衣服。”说着话,亭亭袅袅的进了洗手间,方蛰坐在沙发上抽烟,脑子里一团乱麻。

  毫无疑问,尽管什么实际问题都没发生,这俩女的对方蛰的态度完全不一样了。很随意的亲昵,完全不防备的姿态。真是,……。

  吴明珠再次出现时,手里拖着箱子,方蛰意外的看着她。

  低头撩了一下刘海,吴明珠抬头时笑道:“我该走了,交叉持股的事情,我让律师来谈。”

  “你要不着急飞米国,我大概初五回去,合约的话你先弄好。你要想好了,免得到时候说我占你便宜。”方蛰还是提醒了一句,这是本分。

  “我就是买衣服的,怎么能吃亏?要知道,你可是做实体的,你的事业可能会飞速发展,这点我很有信心。有鉴于此,我觉得邱小优占了你的便宜,我也希望同等待遇。”

  “我都没信心的事情,你们哪来的信心?”方蛰诧异的反问,吴明珠疑问的看着他:“你都做到这个地步了还没信心么?”

  “坐下吧,我们需要好好谈谈。”方蛰指了指沙发,吴明珠坐在对面。

  “伊人这个品牌,现在看似发展很好。但是有很多潜在的问题,一个是竞争对手,一个是仿冒品,还有一个就是一些不确定因素。我之所以愿意交叉持股,看重的是你们的公司是外国企业。变成合资企业后,安全性提高了很多,但是不能小看人的贪婪。”

  吴明珠没听明白,抬手道:“你等一下,让我想想。还是你说吧,竞争对手怎么说?”

  方蛰道:“别人看见我赚钱了,在我的款式基础上,进行一些细微的调整,然后推出别的品牌来争夺市场。这种事情必然会发生的,甚至直接抄袭,换个牌子就敢卖。这是在国内,在国外,一旦别人看见你赚钱了,很可能直接到我这来进货,我拒绝,山寨回补上。”

  “国内的情况这么恶劣?”吴明珠皱眉道,云珏从屋里出来,直接来一句:“方蛰说的还是客气的,有的人那点小钱甚至不出钱,要代理要货,这是客气的。不客气的,直接要股份或者要干股,不给就弄你。”

  “现在是商业野蛮发展时期,这种事情不可避免。原则上我会坚持专卖店控制在手里,搞不定的地方就不去,甚至进去了亏本也要撤出来。我们有底线,有的人没底线。困哪要跟你说明白,不然到时候你说我玩黑的。”

  吴明珠深呼吸:“我明白了。”方蛰笑道:“松江这个地方还是不错的,改革开放的前沿。我说的那些潜在的危险,在松江应该不会发生,但是专卖店扩展的过程中就很难说了。”

  “我还是决定相信你有能力处理好这些事情。”吴明珠突然笑了,眼神在云珏的脸上飘。

  “别看我,我不会占你便宜的。你走,我当然也走。”云珏一脸的不悦。

  “那我等你。”吴明珠趁机拿捏,云珏收拾行李,方蛰也没劝一下的意思。

  俩女的收拾完毕,各自拖着行李,连早餐都没吃就默默的送下楼,方蛰开车给送到车站。

  吴明珠突然说:“我在车站下,你送她去建业机场。”

  方蛰愕然时,云珏开口:“机会是均等的。”方蛰抬手道:“等一下啊,你们啥意思?”

  吴明珠道:“跟你没关系,你就当什么都不知道就好了。”

  方蛰下车,把两人的行李都拎下来:“你们继续,我先走了。”说着开车就闪。

  吴明珠和云珏一句话都没说,互相看看后忍不住都笑了,异口同声:“逼急了吧?”

  “是啊,其实我们都不该回来的。他现在过的挺好,我们回来会让他很为难。”云珏幽幽道,两人转身时,方蛰的车又开回来了,靠边挺好喊一嗓子:“早饭没吃呢。”

  两人一起回头冲他笑,方蛰下来把行李有装车后尾箱:“先去吃点东西,回头给你们送建业去。然后你们去机场也好,去车站也罢,我都送到位。”

  路边一家面馆吃了早餐,出来时方蛰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没有说话。

  俩女的一起问:“在想什么?”方蛰沉默了一下:“我后悔了,小孩子才选择。”

  “什么意思?”吴明珠问一句,云珏用眼神提问,方蛰没直接回答:“自己琢磨吧。”

  一路无话,两个小时候后的建业车站,吴明珠下车时方蛰送到车站门口,帮忙买好车票。

  “你们先走吧,别回头耽误航班。”吴明珠开口劝两人离开,云珏道:“我回车上等。”

  方蛰想走都走不了,只能默默的看着吴明珠。两人沉默了片刻,吴明珠咬着嘴唇,上前抱住方蛰,低声在耳边说:“我知道你的意思,我觉得自己能接受,我更在意事业上的成就。”

  方蛰如同被雷劈似得呆住了,这女人脑子有坑么?不等方蛰说话,吴明珠推开他,转身拖着行李走了,方蛰瞄着她的背影,脑子里浮现的是昨夜的梦境。蝉附?是这个词么?

  云珏在车上发呆,方蛰上车时,云珏仔细的打量他一阵,眼神怪异。

  方蛰当着没看见,开车出发,奔着机场而去。云珏冒出一句话:“你很贪心,不怕被打么?”方蛰斜眼瞟她一眼;“吴明珠在的时候,你怎么不这么说?”

  “其实你是希望我们知难而退吧?”云珏有另外一种理解,方蛰笑了笑:“你怎么想都行。”车继续往前开了好一段,云珏突然说:“你昨晚上干了啥还记得么?”

  方蛰一个手抖,好在这路上没啥车,跑稳了方蛰才惊慌的看着她:“我干啥了?”

  云珏笑了笑没说话,方蛰也不好继续追问,一路无话,车到机场,方蛰要往里送被云珏拦住了。方蛰只好作罢,云珏坚定的走进候机大厅,没有回头。

  “我昨晚上干啥了?”车上的方蛰自言自语,机场内的云珏自言自语:“混蛋!手感不错吧?”车在停车位上好一阵,方蛰都没有开车的意思。一直到有人敲玻璃,方蛰打开车门下来,看着站在面前的云珏。

  “怎么了?没买到机票?”方蛰笑问,云珏举起手里的机票:“买到了。”

  方蛰一愣神的时候,云珏扑上来抱着他:“我不会放弃的,我一定能等你五年。”

  “我有那么好么?我怎么不知道?”方蛰负隅顽抗,云珏在耳边低声道:“你当然不好,你就是个混蛋。但我就是喜欢啊!”

  “我不会负责的!”方蛰还在坚持抢救,云珏推开他,笑眯眯的回答:“那你要当心腿被打断了。”说着扬了一下下巴,方蛰恼羞成怒,上前抱住:“那我要先收点利息。”

  云珏过安检的时候,脚还是软的。这混蛋真敢啊,大庭广众之下。到现在云珏还觉得,四周的人都在看自己。回头时,方蛰还站在那目送,抬手指了指嘴唇。

  “你被盖章了!”云珏心里这个声音在回荡。挥挥手,云珏笑出眼泪,再转头,给方蛰一个妙曼的背影。方蛰摸着下巴:“到底是谁?”

  收音机里正在放一手老歌,“来也匆匆,去也匆匆,就这样风雨兼程。”

  春节假期过的很快,初五这天方蛰就得往回赶,老板不好当啊。

  于芬还是决定留在江城,定期去建业等城市巡视。这是方蛰的建议,于芬采纳了。

  回到松江的这天,方蛰开门进屋时以为家里没人,没曾想门自己打开了。

  “你怎么在这?”方蛰脱口而出,笑容满面。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inxin001.com。新新小说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xinxin001.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