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新小说 > 重生之搏浪大时代 > 第二百五十章 实业的黄金时代

第二百五十章 实业的黄金时代

  “你不认为我在给自己找借口就好了。”方蛰这么说的时候,眼神暗淡了一些。

  “当然不会,这个时代的婚姻,太多以悲剧收场。”方丽华有感而发。

  敲门声打断了两人的对话,进来的是梅影:“方总,方姐,吴厂长有个人事调动安排。”

  方蛰没说话,方丽华会意的退出去,方蛰双手托着下巴看着梅影,好一阵不言不语。

  梅影被看的心里发慌的时候,方蛰才开口道:“你是要当人事主管的,但是有的安排呢,你只要知道就行了。什么人到什么岗位,人事主管的责任是推荐而不是做主。老吴怎么说都是公司股东管理高层,你要尊重他。”

  梅影退了出来,脸上还是有点不服气,遇见方丽华便低声抱怨:“纸包不住火,等事情闹大了,看他怎么收拾。方总什么都好,就是心太软。”

  方丽华笑了笑没说话,甚至都没安抚她。方才一番交流,方丽华大概摸清楚了方蛰的脉搏。这家伙对于老吴的事情其实并不在意,或者说他就是个护短的人。只要老吴不威胁他的地位,一些小问题都不会太在意。至于说到影响公司的利益,真的对老吴动手损失更大吧?

  梅影是身在局中,觉得处罚老吴就能解决问题,方蛰是跳出这个层面,居高临下俯瞰全局,看到的东西自然又不一样了。当然必要的强硬,方蛰是不缺的。

  办公室里的方蛰叹息一声,这是无奈的叹息。人都是会变的。

  方蛰其实是愿意放权的,可惜,放权不是说放就放的。有的人就得经常敲打一下,毕竟人都是有私欲的,单单靠事后的严惩,很难杜绝一些弊端。但这事情又不能当着不知道,怎么办呢?已经影响到公司的利益了,方蛰只能暂时先压下去。

  不想把事情做绝的方蛰,只能是给老吴一个机会,或者说是给自己一个机会。这一点方蛰隐藏的很好,将来方蛰下狠手的时候,别人说不出话来。

  没人的时候方蛰才会在办公室里来一个“葛优躺”,是疲倦,也是孤独。重生是最大的秘密,没有人能分享的秘密。

  恢复了一番元气后,拿上车钥匙方蛰出门了,驱车前往江海路的专卖店,这里正是忙碌的时候。好几天方蛰都没看见白莉里,停好车看着进进出出的客人,方蛰并没有太多的兴奋。

  门口的迎宾过来敲了敲车窗,方蛰看她一眼笑了笑:“不在么?”

  “最近白姐都是下午才来,把营业款送到银行就走了。”迎宾笑着解释,方蛰摇下车窗。

  一个人坐在车里犹豫半个小时左右,方蛰才拿起电话拨号,很快电话就接通了,方蛰开口道:“我还以为你的电话会打不通呢。”

  电话那边沉默了好一阵:“在家里等我。”说着电话挂了,方蛰驱车回住所。

  开门时对面的小保姆探头看一眼,遭遇方蛰阴冷的眼神时,吓的缩了回去。

  方蛰没有留在客厅里,而是躺在床上,呆呆的看着天花板好一阵后,疲倦袭来时没有闭上眼睛,而是坐了起来。

  高跟鞋的声音很脆,方蛰扭头看着卧室的门口,白莉一脸微笑靠着门口,抱手看着方蛰不说话。方蛰坐着没动,也没有说话的意思,两人对视了大概五分钟,方蛰才举手投降。

  “生气了?”白莉走进笑着低头审视小男人的脸,方蛰耸肩:“好几天没见着你了,电话也没有一个。我打过去,你也是匆匆说两句就挂掉,我说过没有束缚你的意思,你是自由的,但是……。”说这番话的时候,方蛰低着头,语气沉重。

  “头一次看见你如此软弱。”白莉的声音很轻,但是却很暖,如同午后的春光覆盖。

  方蛰被拥入一个温暖柔软的怀抱,脸贴着柔软意外的放松,其实他看见白莉的微笑时就知道结果了。“只要在白姐的怀抱里,我才会有软弱的时候。再坚硬的方蛰,遇见白莉也会变得软弱。不是不坚强,而是不需要。”方蛰自言自语。

  “你就不问我原因么?”白莉低声问了一句,方蛰摇摇头,露出舒服的表情。

  白莉噗嗤一笑,伸手在他的脑门上揉了几下:“真是个乖孩子。”

  “是啊,我是个乖孩子,你应该奖励我。”方蛰坐直了身子,眼神闪烁。

  “好了,我答应你,以后每天都会电话汇报行程的。”白莉的眼神里尽是温柔。

  方蛰摇摇头:“没必要,我还是那句话,你不用为难,你是自由的。”

  “没有你,我要自由干啥?你不是要奖励么?我现在就给你……。”

  相拥而躺的时候,白莉找了个最舒服的姿势,感觉到身后再次出现的蠢蠢欲动,往后送了一下腰肢:“我打算回去给你做秘书,专卖店这边我挑了个人负责。”

  “你喜欢就好,我没任何意见。”方蛰似乎一点力气都没有,懒洋洋的回答。

  “伊人这个牌子,不是你立身的根本么?”白莉有点意外,扭头看一眼方蛰。

  “一个人的精力是有限的,别说专卖店这一块了,将来远大公司这边的权利都会下放。”方蛰对白莉没有隐瞒的意思,说的都是实话。

  “专卖店这一片,摊子大了有点松散啊。要不要整合一下?”

  “你要有精力,你来弄呗。”方蛰一语双关,白莉的洁白的脸渐渐红润,身如蛇形。

  “不要,我才不想那么辛苦。”

  中午的时候,饭桌上又有老鸡汤,方蛰很郁闷的看着容光焕发的白莉:“再好的东西,吃多了也会腻味的。”白莉不为所动:“最近几天你会很辛苦,所以必须吃。”

  方蛰有点懵圈,白莉没解释原因,他也没问。

  94年的夏天即将过去的时候,白莉拿着办好的护照出现在方蛰的办公室里:“我决定去米国考察学习一年。”方蛰一时没反应过来,呆呆的看着对面白莉:“怎么如此突然。”

  “别为为什么,我只是在通知你,机票我都订好了。你放心,将来我会告诉你原因的。”白莉说话的时候,脸上露出了哀求之色,方蛰最受不了这了,不舍的点头:“好吧,我明年过去看你吧。”

  白莉走的那天没有下雨,月朗星稀,方蛰送到关口时不得不停下。托着行李箱的白莉回头一笑:“我不在家,你要老实点。”

  “我知道这里面一定有秘密,但我保证能忍住不去探究。”方蛰很认真的转移话题。

  白莉举起手里的机票挥舞了一下:“我走了。”真的走了,而且很干脆,方蛰的眼神里流出一丝茫然。其实他真的很想去弄个清楚明白,但还真是忍住了。

  次日下午方蛰接到一个越洋电话,打来电话的人是吴明珠。

  “你的白老师安全抵达了,我问她要不要给你打电话,她说不用。”

  方蛰在办公室里正在听方丽姝的汇报,抬手示意她暂停才回话:“她的签证是你帮着办的?”吴明珠惊讶的反问:“怎么,你不知道么?商务签证肯定是要这边的公司邀请啊。”

  “她没说,我也没没问。”方蛰淡淡的回答,吴明珠笑道:“那就这样吧,反正你相信她。”

  挂了电话的方蛰看着方丽姝,示意她继续。

  “截止七月底,国内市场公司年销售总额正式破两亿。”方丽姝说完就往后退一步。

  “利润率多少?”方蛰真是体会到了这个时代是做实业的黄金时代,卖饲料都能身家十几亿的时代。其实方蛰心里大概是有个底数的,只要不低于这个底数就是值得肯定的。

  “百分之四十一。”方丽姝说话的时候,脸上忍不住露出了兴奋。

  方蛰长舒一口气:“这么说来,今年真的不少赚了,身价破亿不远了。”

  “即便是扣税,算上外贸的单子和固定资产,方总的身价已经破亿了。”

  方蛰恍如梦中,这年代的人民币比二十年后可值钱多了,二十年后的方蛰都没能身价破亿。现在就是亿万富翁了,实业的黄金时代,真不是乱说的。

  “这事情别外传,年底奖金少不了你的。”方蛰叮嘱了一句,方丽姝低声道:“就算没有奖金,我也不会对人说,哪怕是我姐,我也不会说的。”

  方蛰摇摇头:“你不说她就不知道了?她可是大主管,我相信公司高层的嘴巴还是很严的。”正说这话呢,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方丽姝转身去开门,梅影冲进来:“出事了。”

  方蛰皱了皱眉头:“镇定,能出什么大事?你在我身边也有些日子了,毛糙的毛病怎么不改?”梅影喘息着低声道:“打起来了,我能不着急么?”

  “啊?”方蛰也站了起来:“谁跟谁打起来了?”

  梅影这才进一步解释:“老吴的媳妇呗,带着两个兄弟,厂区的门口堵上老吴。”

  方蛰松了一口气:“我还以为是什么大事,走吧,去看看吧。”

  所谓的打起来,其实并不是互殴,而是单方面的挨打。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inxin001.com。新新小说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xinxin001.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