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新小说 > 重生之搏浪大时代 > 第二百五十八章 靠自己

第二百五十八章 靠自己

  这就是挤兑了,方蛰对此早有准备,微微一笑:“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

  尹副SZ脸色一沉:“我看你是胡作非为!”瞬间气势滔天!

  现场企业家可不少呢,听到这话都觉得不可思议,这么大个官为难一个小伙子?还是当众为难,这气量是不是太小了点?仔细一琢磨之前方蛰干的事情吧,多数人都觉得能接受。

  方蛰依旧面带微笑,仿佛没受到任何影响:“我还年轻,犯错很正常。”

  大概是没想到这家伙如此不要脸,尹DSZ瞬间破功:“哈哈哈!你小子,这脸皮厚的。”

  边上看戏的陶主任了解领导,自然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很简单,领导是想明白了方蛰直接掀桌的原因,赶上方蛰的台阶送的很到位,年轻人可以犯错的说法出人预料,又在情理之中,还不轻不重的装了一下晚辈。

  本来就没怎么生气,无非是想吓唬一下这个小子。说到生气,领导更生气姓余的。能逼着方蛰这个一直很稳重的年轻人当场翻脸,可见当时有多过分了。年轻的方蛰要不反抗一下,还是年轻人么?说的严重一点,现在的方蛰正是意气风发的时候,一般的年轻人说的难听一点,就算目无余子也是很正常的心态。

  领导一笑,众人皆笑,事情似乎就这么过去了。

  接下来的茶话会,自然领导先说话,并以抛砖引玉为名。一干企业家次第发言,要为经济发展做哪些贡献云云,反正都是卖嘴嘛。

  时间过去的很快,看看不早了,领导一个眼神,主持人宣布散会。

  方蛰坐在最外面,自然溜的也最快,心里对于这次茶话会还是很遗憾的。要不是那个“余哥”捣乱,没准还能认识几个企业界的人士,拓展一点人脉。现在是一无所获啊。

  后悔什么是不存在的,当时的情况很明确,稍微怂一点,人家就能骑你脸上。千万不要小看这种的人贪欲。溜到车门口的方蛰被人拦下了:“领导要见你。”

  一看是领导的司机,方蛰也没挣扎,点点头跟着走一边进大堂,上二楼的一个房间里。

  进门之后看见尹便主动问候:“领导,这么晚了还不休息?”

  尹见方蛰便沉着一张脸:“被你气的半死,我要能睡的着啊?你小子,一点都不分场合。什么事情不能先忍一下,私下里跟我汇报。”

  这时候必须给个说的过去的理由,不然尹的心里无法印证猜断就麻烦了。

  “我哪怕有一点退路,也不会选择当时翻脸。再说我凭什么被他欺负?企业办起来,虽然有运气的成分,我付出的精力呢?”方蛰露出沉重的表情,算是真实心态的表现吧。

  尹低头不语,双手交叉,两个大拇指托着下巴。良久才叹息一声:“不早了,你回吧。”

  市区某酒吧内,自认为遭遇了一生最大耻辱的余量,此刻正在与朋友尤成龙喝酒。

  一边喝一边低声骂:“XXX,这辈子就没这么丢脸过。”

  毫无疑问,这种事情会传的很快。问清楚过程后,尤成龙当时的表情也很精彩。

  大概他怎么都没想到,方蛰的操作会这么骚。当着那么多国内外企业家的面,直接告状。

  这种事情不是都放在台下操作的么?怎么就掀桌了呢?尤成龙有点慌了,一边安抚余量,一边在心里琢磨,怎么才能从这个坑里跳出来的。

  说实话,方蛰的操作很骚气,余量的操作也是够蠢的。那个场合是放话的地方么?也不看看人家是什么人,大学毕业不到一年啊,身家好几千万了,手下数千员工啊。这么年轻的小伙子,取得了如此成就,能是你一两句话就吓到的么?

  余量能扎到方蛰的头上,自然是尤成龙的手笔。就是在酒桌上提一句,有个年轻人白手起家,也没啥背景,靠着出色的设计天赋,闯下一番不小的事业,每年两三千万好赚。

  就这么一句话,把余量给说动了。这种没什么背景的人,不正是块肥肉么?

  以前都是小打小闹,一年下来也弄不到几个钱。这次干把大的,一年不多说,五六百万分红就满足了。至于方蛰的反应,在余量看来只要一亮身份,没有摆不平的。生意人嘛。

  这个世界上只要利益足够,什么事情都会有人做。别说方蛰一个小民企的老板,某某烟草集团的掌舵人,知名企业家,不也被人拿下了么?

  余量就没觉得方蛰那会有任何太大的反弹,唯一没想到的就是这孙子根本不按套路来。

  当时是没有点名道姓,但是在场的是个人都知道,方蛰说的是谁。

  余量弄死方蛰的心都有了,同时也很明白,短期内他不能有任何的举动。余量这个人是狂,但是不蠢。今天的事情,最大的错误就是他对方蛰缺乏足够的了解。按照过往经验去对付方蛰,所以才被狠狠的抽了脸。

  这笔账将来一定会找回来的,一时之气只能忍着。余量不认为自己做的有太多问题,说的难听一点,他的心态就是这样,我欺负你,你又能怎么了?

  尤成龙也觉得方蛰没啥情商,注定是一个小儿市金的悲剧人物。这家伙喜欢用小聪明,所以才会扇动余量去顶在前面,自己找机会蹭一点汤汤水水的,又得利又安全。

  结果出乎预料的时候,尤成龙自然要想法子抽身了。方蛰可是得到李胜利和云浩认可的主,这么一个人物,就算是没啥出身,也肯定是有不凡之处的。

  “余哥,你还是赶紧回去想法子善后吧,这酒不能喝了。”尤成龙心里念头飞快的转着,希望不会被人找到头上吧。想到这里,他头疼了。

  “怎么,我还能怕他?”余量脸色一黑,眼睛一横。

  尤成龙叹息道:“谁会怕方蛰那个小臭虫,问题是他不动规矩的,这个事情传出去,余叔叔那边会怎么想?余哥还是回去安抚一下吧,别回头吃挂落。”

  余量听了这话低头沉吟一番才道:“有道理,我得回去把老头子伺候好咯。”

  说着余量匆匆离开,路上给老娘打个电话,大概说了一番后,得到几句埋怨。余量放心了,有老娘托底,不会出大事。

  没想到回到家里,见到老娘坐在沙发上一脸阴沉,看见儿子回来便起身道:“行李给你收拾好了,我让司机开车送你,连夜乘飞机回帝都。”

  余量顿时一惊道:“不是,妈,我爸呢?”

  “你爸说不想看到你,怕犯心脏病。你爸还说了,这次回帝都,三年之内不许离开。”

  余量傻眼了:“那我的工作呢?我在单位里混到一个副处级可不容易。”

  老娘没了平时那种无底线的溺爱,叹息一声摸着儿子的头:“儿子,这次真的没办法了。你要不回去呆三年,你爸就登报跟你断绝父子关系。”

  “啥?”余量一颗心落到了谷底,这么严重么?那小子什么来头?尤成龙不是说出身一般么?我以前也没少挨骂,但不至于被赶回帝都三年不许离开啊。

  “你啊,不小了,该懂事了。今天的茶话会是什么场合,你去那种场合合适么?本来就不该你去的,你还找人家麻烦。你知道都惊动了什么人么?还有啊,走之前说说清楚,你是怎么会想到去找那个方蛰的。”

  余量这一下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了,坐沙发上想了想说:“我也是听那个尤成龙提了一句,一个民企的年轻老板嘛。现在的气候我也知道,我觉得吓唬一下就能参股挣点零花钱。”

  “放屁!”书房的门打开,一个国字脸的老年男子出现,怒视余量道:“到现在你还不说实话,你知道今天晚上有几个C委给我打电话么?行了,我也懒得管你了,你回帝都给我老实的呆着,单位给你找好了,修心养性三年后再出来丢人现眼。”

  余量毫无办法,他的一切都来自老子的QL,没有这些他或许也是个出色的年轻人,但肯定不会像以前那样,在很多场合游刃有余,屡屡得手。

  “我知道了,我这就出发。”余量很不甘心,但是审时度势,还是不要在这个时候激怒他老子,不然真的可能会被打断腿的。就算有老娘护着,他老子的脾气上来了,照打不误。

  很多事情他只要做的不过分,他老子也就是当着不知道。这次的事情,在余量看来不过分,但是方蛰的举动使得事情照成的印象非常恶劣。

  方蛰在回家的路上,脑子里也在权衡今天的事情,最后得出的结论是一年之内肯定是安全期。所以,利用这一年的时间发展起来,要不谋求退路,要不壮大到别人不敢轻举妄动。

  从现实看,还是谋求退路的可能性大一些,以远大的体量,就算发展到几十亿又如何?更何况,方蛰不认为一年内能发展到十几亿的程度,更别说几十亿了。

  这一夜,方蛰辗转反侧!任何情况下,求人不如靠己!这是最终的结论!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inxin001.com。新新小说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xinxin001.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