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新小说 > 重生之搏浪大时代 > 第二百六十六章 熟悉的背影

第二百六十六章 熟悉的背影

  “白天皮包水,晚上水包-皮。”

  有点危险的说法,但是方蛰找不到更好的替代,只好直接这么说了。

  “你在扬州呆过啊?”秦丽丽反问了一句,随即眼神疑问:“有过扬州的女朋友?”

  “强调一下,我还是单身。”

  为什么要强调呢?我什么时候变得如此轻浮?好像也没什么不好,方蛰坦然了。

  面对答非所问,秦丽丽却没有在意,觉得方蛰大概有什么难言之处吧。

  上辈子方蛰倒是去过扬州出差,瘦西湖边不仅仅有亭亭袅袅,还有接待他的抠脚大汉。

  汤包上来了,筷子小心的夹破一个口子,溢出的汤汁用红唇轻吐兰馨降温。

  鲜美的汤汁入口,小心翼翼的轻啄。看起来很美。

  好吧,方蛰摊牌了,他并不喜欢这种太精致的吃法。

  精致意味着麻烦,方蛰一向怕麻烦。包子嘛,一口一个不香么?

  看着对面的秦丽丽,方蛰才发现自己其实是个无趣的人,对于生活的很多美好,并没有耐心去细细的体会。原因是一直觉得,把时间花在这种精致上没太大的意思。

  “你在看什么?”秦丽丽注意到了专注的眼神,抬头用丹凤眼警惕的扫了过来。

  “看你吃东西才发现,生活中的美无处不在,只是以前没有用心去寻找。”

  秦丽丽的脸刷的一下就红了,检查了一下领口,扣子没开,这才继续品尝美食。

  总算是吃完了,方蛰的吃法比较粗暴,直接用筷子扒开,然后让汤汁大面积流出。

  “牛嚼牡丹!”秦丽丽暴露出文青的一面。

  方蛰当着没听到,纸巾擦了擦嘴:“可以走了么?”

  “可以了!”秦丽丽起身,检查了一下衣服没问题,没溅到汤汁,跟着起身上车。

  方蛰叹息一声:“你好像没有买单。”秦丽丽眨眨眼,又眨眼道:“没事,走吧。”

  看着方蛰的背后,秦丽丽心里腹诽,买单这种事情,算了,回头一声:“老板记账。”

  正在开车门的方蛰顿了一下,还有这种操作么?混的真好。

  回到银行这边已经陆续有人上班了,秦丽丽在前不断与人招呼点头,进办公室时方蛰才发现,居然挂了个主任的牌子,下一步就是副行长了么?再次感慨人家混的真好!

  茶泡好了放在茶几上,秦丽丽回到位子上坐下,双手交叉于桌面:“远大的账户上最近转进来两千万,没过两天又转走三千万,是对我行的服务有什么不满么?”

  方蛰扬了一下眉毛:“你想问什么就直接说吧,别兜圈子。”

  “那我就直说了,米国那边的外汇进账停了两个月,加上那笔三千万的资金,你在海外有别的投资么?”秦丽丽犹豫了一下,还是很委婉的问了一句。

  方蛰大概明白她的意思了,忍不住笑了起来:“你是听到什么消息了吧?觉得我害怕了,准备卷款跑路?你别不好意思,我完全可以理解你的担心。”

  “奇怪,你年龄不大啊,怎么如此老道?我很好奇。”秦丽丽稍稍放心了一些,但也没法继续追问了。再继续就是过分了,毕竟生意人的正常经营这个借口很强大。总不能说,我知道你转三千万的那个账户是干啥。显示自己的强大么?

  “公司账户上的外汇我可没动过,实际上我只转走了一千万。远大公司在市区有价值不下一千万的固定资产。我这么说你能理解么?”方蛰还在笑,但是笑容里多了一些调侃。

  “你别误会,我只是有点担心,算了,我就不该问你这些。”秦丽丽有点沮丧了,明明是好心,海外投资这种事情的风险,方蛰似乎不需要她的提醒。

  “今年前两个季度,远大公司的营销额超过两个亿。”方蛰端起茶杯,慢慢的喝一口。

  秦丽丽顿时呼吸困难,不安的扭动着身子,这话肯定不是瞎说,因为一点都不难差。兄弟行那边不好直接查的话,找关系户不难查出具体数据。方蛰没必要在这种事情上撒谎。

  “我不是那个意思,你……。”秦丽丽还是想解释,但是说一半发现怎么解释都很无力。直接提那家转款公司的名字么?那不是等于明白说自己调查过方蛰?

  方蛰的脸上很明显的表情凝滞,缓缓放松后露出一丝难言的笑容:“这样啊,我知道了。如果没有别的事情,我告辞了,单位还有事情。”

  不等秦丽丽说话,起身就走,到门口的时候停滞:“谢谢!”没有回头,走了。

  这一辈子,对于真正的关心,方蛰不嫌多。大概是上辈子缺的太多了。

  没有回头是因为,不想惹出别的麻烦,原因嘛,已经渣了。

  走出银行时有点逆光,夏季的早上光线很强,赶紧低头往前走。

  开车回公司的路上,方蛰的心绪才渐渐的平静,路边一个老人犹豫着要不要过马路,在这个人让车的年代,方蛰选择了踩刹车,让老人先过马路。

  就在老人过马路的时候,有点着急的脚步拌蒜了一下,噗通趴在地上。方蛰不假思索的开门下车,上前观察,老人的膝盖碰破了,手里的篮子落地,撒了一地的菜。

  上前扶起来,问一声:“老人家,没事吧?”

  老人摇摇头:“没事,没事,我走的着急了。”

  “我还是送您去医院看看吧。”不等老人拒绝,方蛰扶着就走,老人没有拒绝。

  发生在建邺那个关于老人的案子爆发之前,人们还是有勇气扶倒在路上的老人的。

  送到医院挂了急诊,一番检查下来,老人问题不大。方蛰松了一口气,扶着老人上车准备离开的时候,前方有一个熟悉的背影,准备出声招呼又笑着摇头。

  给老人送回家,并没有什么麻烦,倒是老人的老伴一番感激。

  方蛰趁她不注意转身离开,驱车上路的时候,脑子里浮现那个熟悉的背影,方蛰下意识的驱车回医院。在医院里找了一番,还是没有找到那个熟悉的背影。

  算了,可能是自己多想了。可是,为什么她出国后没有消息,甚至问过吴明珠那边也说没有再联系,这让方蛰颇感惆怅。难道说,白姐真的不打算回来了么?

  方蛰说过,她有结束和离开的权利。如果去学习只是借口,方蛰会难过,明明可以明说的。方蛰会祝福她,选择这种方式离开,有点难以接受。

  回到公司,老吴已经来上班了,看见方蛰便上前招呼:“方总,我都安顿好了。”

  “嗯,厂区那边去看过没有,你不在这段时间,都是我去压阵。”方蛰点了一句。

  “方总,真是对不起,给您添麻烦了。对了,那个股份的协议,我已经找律师弄好了,交给方主任了,那十万块就算是我出让股份的钱。”懂得舍得的老吴,处理事情真是圆滑了。

  “今年前两个季度的分红呢?你打算怎么处理?”方蛰笑着问一句。

  “直接转给我老婆那边的账户吧,我等下去找财务说明一下。”

  方蛰听到这里抬手拍拍老吴的肩膀:“注意身体啊,不年轻了,好自为之。”

  吴龙斌一张老脸通红,却没有反抗的意思:“谢谢方总关心。”

  办公室门口的梅影显得有点着急:“方总,还去人才市场么?”

  方蛰点点头:“不好意思,上午有点事情,走吧,现在去看看。那边是谁在负责?”

  “上午没联系上您,方主任过去了。”方蛰这才想起来,送老人去医院的时候,包丢在后座上忘记带了。后来也没想起来,没听到很正常。

  “那走吧。”方蛰也不打算解释太多,也没那个必要。

  车到人才市场,现在明显不是大学扩招多年后的那种场面,人不是很多,但也不少。

  远大公司的摊位很明显,但摊位前的人却不多。只有一个中年男子站在前面。

  方蛰过去时方丽华起身招呼,该男子诧异的看了过来。这位是老板么?太年轻了。

  “怎么样?”方蛰没去注意那个男子,而是直接问方丽华。

  “还好,收了十五份简历,筛选一下定个时间通知去公司面试。最终还是要方总认可的。”

  这话说的很有水平,方蛰点点头坐下,拿起面前的一叠简历看了起来。

  没走的中年男子似乎在挣扎,想走又没走,最终还是递上一份简历道:“这是我的简历。”

  方丽华接过看一眼,转给方蛰道:“是方总的校友啊。”

  方蛰听了这话立刻抬头,接过简历仔细的看了起来。崔翔宇,汉语言文学专业,84届。

  仔细往下看,有过在政府部门工作的经验,90年离职下海。

  经历并不复杂,就是政府部门六年的工作经验,离职的时候是正科级别。

  看完简历,仔细的看看眼前这位,白衬衣,衣领上有点淡淡的污垢。

  “请坐学长,能说说为啥到我这家小民营公司来求职么?”方蛰露出微笑,熟悉他的梅影立刻动手泡茶。一般来说,这会最多是收个简历,但是方蛰既然开口问了,那就有泡茶必要了。至于原因,梅影不会去问。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inxin001.com。新新小说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xinxin001.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