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新小说 > 重生之搏浪大时代 > 第二百九十三章 赢钱了

第二百九十三章 赢钱了

  “比赛结束了,恭喜德国队。比利时队表现的也很好,两队携手贡献了一场精彩的比赛。”

  解说员还在继续的时候,客厅里已经彻底安静了。

  安心扮演一个美男子的方蛰,此刻被六只眼睛包围。哼,我知道你们馋我的身子。

  方蛰起身回房间,出来时手里多了投注单子,递给邱小优:“拿好,等下一场结束了,记得去兑奖。把钱存账户里,我还要投资四强呢。”

  这么说话尽管让邱小优很想打他一顿,最终还是忍住了,接过一叠单子,小心翼翼的放在包里。“哼,还有一场呢,谁知道你是不是瞎蒙的。”吴明珠明显的底气不足。

  “下一场还是被我猜对了呢?”方蛰笑着反问,表情更为欠揍了。

  “下一场还让你猜对比分,老娘就让白、睡。”吴明珠咬牙切齿,却换来方蛰嫌弃的眼神和其他两个女的警惕的目光。

  “你想占我便宜就直说,别说的好像我赚大了一样。”方蛰一句话说完,吴明珠一口老血差点没喷出来。边上二女很没良心的笑了,笑的非常放肆。

  “我上个洗手间,回来继续。对了,你们三个还有谁不服的,想赌什么我都接了。”

  这时候云珏在身后道:“你既然这么有把握,为啥只买一百万?”

  “你当菠菜公司是吃素的么?钱少才不会被注意到。我这点钱要是一直在赢,分分钟被人玩死。就像做期货,既然是韭菜级别的选手,就应该又一刻猥琐发育的心。”

  这个解释明显不能让云珏满意:“等下,这个跟期货有啥关系?”

  方蛰道:“都是赌啊,本钱小就得藏起来,你真以为那些搞赌球的人是遵纪守法的良民?庄家赚大钱,韭菜跟着捡一点零花钱。我要求不高,赚个几百万美元,继续买点股票做长线。”

  “你既然看好股市,为啥不买点指数期货呢?”邱小优还是比另外两个女的了解米国。

  “风险太大了,我就买点股票多安稳,长线持有,包赚不赔的买卖不做去冒险,那是傻。”

  说着话方蛰去了洗手间,剩下三个女人都在沉思。

  “没准他那套玄学还真的有一定道理,不然怎么解释呢?”吴明珠嘀咕道。

  “我倒是更关心另外一个话题,关于南非那个‘斗士’的话,没准方蛰说的是对的。”云珏倒是想到了这个,果然关注点不一样。

  “你们在说什么?我怎么一句都没听懂?”邱小优也来了兴趣,加入闲聊。

  “是这样的,上午你没来之前……。”吴明珠一通说完,邱小优一脸的崇拜道:“这个不好说诶,玄学很奇妙的。没准方蛰真的是刘伯温那样的人呢?”

  “刘伯温怎么了?”吴明珠随口问一句,邱小优道:“前知五百年,后知五百年。”

  “科学,要相信科学。”吴明珠依旧立场坚定,但是语气明显动摇了,太玄幻了一点。

  “等一下,你们不觉得南非那个话题更值得思考么?”云珏有点不悦了,说好科学呢?

  “南非跟我有啥关系?”邱小优一脸的不屑,吴明珠跟着一句:“南非是不是工业国,很重要么?现在重要的是这家伙这次能不能靠玄学赚到钱,如果真的可以,以后……。”

  吴明珠和邱小优这两个财迷露出神往之色时,方蛰出来了。云珏立刻起身迎上前道:“昨天那个南非的话题,你再跟我分析一下。我打算用这个来写论文。”

  “我劝你还是别动这个念头,现在南非的斗士运动是放眼四海皆准的真理。南非多数人都相信那位斗士能带领人民走向繁荣富强的道路。有的东西,自己知道就好了,伟人都说要韬光养晦,你就别瞎操心了。”

  邱小优过来打断两人的对话:“方蛰,我后悔了,我应该跟着你买的,每场一万都好啊。”

  云珏一个不爽的眼神过来,拉着方蛰走到一边:“课题而已,从一个特别的角度看问题,不会有问题的。单纯是个人观点。”还在纠结这个话题。

  方蛰苦笑道:“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我可不希望你被人当成疯子。”

  看见邱小优又靠过来,方蛰抬手挡住:“你想买现在还来得及。”

  邱小优歪着头盯着方蛰看了一会:“算了,一万美金我都心疼,我就没赌的勇气。”

  好吧,之前的一万美金也不过是想证明自己的立场而已。

  真正敢赌的人已经站起来了,手里拿着车钥匙:“我出门一下。”

  云珏追上来道:“你去干啥?”吴明珠压低了声音道:“我去证明一下玄学,一场买一千。”

  云珏同样低声道:“两千,我也想证明一下心中的一些想法。”吴明珠做个OK的手势。

  第二场比赛开始了,比赛结束前吴明珠回来了,手里拿着一叠的投注单子,紧张的坐在一边看着比赛:“结果如何了?”说着话放下手里买的菜。

  “你去那么久的么?”云珏奇怪的问,吴明珠有点不好意思的扭动身子:“多跑了几家。”

  方蛰见状拿起地上的菜去了厨房,丝毫没有关心比赛结果的意思。

  结果是注定的,做个样子就行了,晚饭才是最重要的。方蛰正在忙碌的时候,客厅里传来了尖叫声:“啊啊啊啊……,赢钱了。”

  听出是吴明珠的声音,方蛰笑了笑没说话,刚才她出门的时候方蛰就猜到她去干啥了。这女人跟邱小优形式上有区别,本质上都是财迷。相比之下,吴明珠赌性更重一点。

  放下手里的活,方蛰出来淡淡的说一句:“跟着我买没问题,自己别去赌。”

  吴明珠有点不服气的反问:“你看不起我?”方蛰摇摇头:“不是看不看的起的问题,好赌的人迟早要栽这上面的。”吴明珠没说话了,低头沉思。

  方蛰回厨房里去忙碌,云珏低声道:“他说的对,你的赌性挺重的。比如开店的事情。”

  当初伊人专卖店的开设,吴明珠其实就是在赌,一个国内的品牌,单纯的因为自己喜欢,就敢赌一把在米国开分店。当时吴明珠的小姨并不看好她,最终还是支持了。本意是想让她品尝一些失败的滋味,没想到被她做出了不小的成绩。

  “你这么说也对,当初我要是亏本了,小姨肯定不会在支持我,甚至继承权都会丧失。但是我赢了啊?说明我眼光好吧?”吴明珠依旧有点不服气,她成功了,小姨那边现在对她很看好,甚至暗示过她,将来她的继承权比重不小呢。

  三个女人在外面不知道聊什么,方蛰招呼帮忙端菜时才散开。

  晚饭是方蛰做的中餐,吴明珠买的对虾被简单粗暴的白煮,然后弄点生抽蘸着吃。

  “我们不喝一点酒么?”邱小优眼珠子一转,发出倡议。方蛰果断的表示:“不喝。”

  “你还真是个无趣的人。”吴明珠恼怒的批驳,方蛰撇了一眼:“我先声明,喝多了做了什么错事,别指望我会负责啊。反正话放在前头,还喝么?”

  “喝啊,为什么不喝?”邱小优叫嚣了起来。吴明珠咬牙切齿:“喝,今天赢钱了,晚上出去也不安全,喝醉了早点睡,明天一早去兑奖。”

  “我去拿酒。”云珏意外的行动上非常积极,很快拿来两瓶红酒,也不知道啥牌子。

  酒这个东西就是这样,只要一开始喝了,就很难刹住车。四个人喝起来两瓶酒很快就干掉了,没喝过瘾的吴明珠起身道:“我去拿酒。”回来时手里多了两瓶威士忌。

  方蛰还是比较矜持的,对于洋酒不是很喜欢,所以比较控制。让他意外的是,三个女人也不说劝酒的话,相互之间都是各自喝各自的,喝起来很嗨。

  “你们怎么看着都有酒瘾一样,家里存了不少的酒吧?”方蛰有点忍不住问了一句,这是关心。毕竟酒这个东西也是有瘾的,酒瘾想戒掉也很麻烦。

  “放心吧,我们喝酒还算是控制的。一般就是在睡前喝一点,不会嗜酒的。”云珏解释了一句,方蛰却没有相信她的话。人在异乡的生活压力会很大,喝酒放松是很常见的事情。

  两瓶威士忌又喝完了,这一次吴明珠不行了,摇摇晃晃的站起来道:“我再去拿酒。”

  还没迈出步子呢,人往下一坐也没坐稳,直接往下滑。方蛰在一边坐着,眼疾手快给她抓住了,没有让她坐在地板上。“我扶她回房间去。”

  “去吧,我们继续。”云珏挥挥手,很明显这一场酒没有阴谋,方蛰放心了。

  给吴明珠放床上的时候发现有点热,赶紧给房间的空调打开。弄好回来时,这女人把衣领扯开了,口中叫着“热,热死了。”

  方蛰只看了一眼“熊出没”就躲开视线,出门关门。提醒自己,等下记得进来给盖个毯子。看一眼客厅里的两个女的还在碰杯,不知道又从哪弄来的酒。

  今天看来没法善了,方蛰叹息一声,把房间里的空调都打开,免得等下又热。

  桌子上多了一瓶白兰的,方蛰真是服气了,也没看见家里有酒柜啊。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inxin001.com。新新小说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xinxin001.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