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新小说 > 重生之搏浪大时代 > 第三百零一章 炸毛

第三百零一章 炸毛

  人就是这样,你一直对他(她)好,往往会造成一种你欠他(她)的,变成了理所当然。一旦你表现出一点点不对他好的地方,得到的是抱怨: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

  反之呢?你从对某人长期不好,突然表现出好的一面,得到的评价可能是其实他也不坏。

  你看,现实就是这么扯淡。

  方蛰给出的工资在当下的松江算是比较高的,一旦表示要对招新工人不给基本工资,就算是云珏也觉得这么做不合适。只不过她没有去较真,提一嘴也就算了。

  解释看起来有点多余,但也要分人。至少对云珏有必要,不然心存芥蒂就不美了。在方蛰的心目,云珏属于那种不接地气的人,在某些时候会显得有点天真。

  “经济不好的时候,裁员和不加工资是很正常的事情,降薪也不是什么新鲜事。”邱小优开口了,她觉得云珏就是在无理取闹,你还管别人怎么经营企业?

  云珏被怼之后的反应是不悦的瞪眼:“有你什么事情?”

  邱小优冷笑中的语气充满不屑:“企业不赚钱,甚至亏钱,老板做不下去了,工人就会失业的。方蛰的公司要不是能出口创汇,你觉得他现在能坐在你面前?现在国内同类产品竞争激烈,想法子降低成本保住企业才是根本。你觉得你的想法合适么?做女友称职么?”

  尽管心里很不舒服,云珏还是忍住了,邱小优说的是实话。尤其是邱小优经营的产品,四件套和廉价衣服,根本没有技术门槛,有点资金和进口商的渠道就能做。实际上现在国内很多做服装的企业,就算没有渠道也能给别人代工。

  “吵个屁,专心吃饭。”方蛰开口灭火,吃的差不多的邱小优丢下筷子:“走了。”

  也没人留她,这女人扭着令人担心的细腰扬长而去,坐在原地的云珏一脸不悦。

  方蛰觉得气氛不对,留下来可能会引起争执,果断起身道:“我去洗澡。”

  等方蛰走了,云珏才开口问一脸冷笑的吴明珠:“我是不是很傻?”

  “谈不上,你只是太主观了,本意不坏。下次想发表看法,最好先代入别人的立场。尤其是方蛰的事情,你更要站稳立场。我这么说吧,他不欠谁的,没有方蛰棉纺六厂和红星厂大批职工下岗几乎是定局。不信你回去调查一下,沿江三角洲民营和国营轻纺企业的现状。”

  云珏陷入了深思之中,毫无疑问她智商在线的时候,这问题并不难想明白。

  “何不食肉糜么?”云珏自言自语,苦笑摇头,起身想去收拾桌子,吴明珠拦住她:“我来吧,你脚不方便,想表现也不在这一会。”

  “谢谢!”云珏开口道谢,吴明珠却不领情:“我没有落井下石,不是不能,只是不屑。”

  “我知道!我希望我们之间的友谊能一直存在。”云珏点头认可她的话。

  吴明珠犹豫了一下,长叹一声:“唉,一起认识方蛰这个家伙,我们两个真是太倒霉了。”

  云珏再次点头道:“是啊,这家伙优秀到我们没法无视的地步,不自觉的被吸引了。按说,作为一个留学生,我们应该有优越感的。可是真的面对他,发现他才是优越感的一方。”

  “完全正确,我真想打他一顿,可惜我肯定打不过他。”

  这时候方蛰突然冒出来接一句:“你能认清现实,我很欣慰。但我更希望你们记住一句话,落后没有挨打的原因,是因为人家不想打了,而不是不能打你。”

  “你这话什么意思?”云珏炸毛了,怒目圆瞪。方蛰淡定的耸肩:“我针对的是你所谓的留学生的优越感,过二十年你再看吧。到时候你会与新的认识。”

  晚上方蛰没有看电视,而是捧着一本英文版的《国富论》在看,这是云珏的书。

  浴后的云珏身着单薄的睡裙,梳妆台前通过镜子观察方蛰,发现他没有抬头的意思,咳嗽一声:“嗯哼,这书很好看么?”

  方蛰依旧没抬头:“瞎看吧,经济学方面我是外行。”

  云珏回头道:“不对吧?我看你说起来头头是道的。”

  知道没法不正面回应的方蛰放下书,抬起头有一种被晃花眼的感觉,闭眼缓和一下才睁开:“你这样我没法跟你好好说话。”云珏窃喜,微微挺胸嘴上却淡定道:“看多了就习惯了。”

  “你千万别这么想,哪天我没有新鲜感了,你就不会这么淡定了。”方蛰露出耻笑。

  云珏告诉自己不要生气,深呼吸好几次才抗住了升高的血压:“你为什么这么看好国内的经济发展?”方蛰竖起食指摇了几下:“不是我看好,是事实让我不得不看好。”

  “嗤,我们现在别说跟米国日本比了,那么大一个国家,别提人均了,就连GDP的排名也低的可怜吧?就这你还看好?我是学经济的。”云珏顿时来了精神,打败方蛰就在眼前。

  “国家统计局工部的数据,你真的看过么?国内自改革开放以来持续的高速增长,你真的没看到么?前几年各种乱子,不也没给国内经济增在带来太大的影响么?”

  面对方蛰淡定的反问,云珏来劲了:“那你怎么不解释一下,国内现在的通胀率呢?就在去年,人民币比美元闯下了新高哦。”

  “我不懂这些,我只看到国内对外汇的需求放大。这就意味着外汇消耗的缺口很大,出现这个情况就一个解释,国内在不断的引进国外先进的生产设备和技术。可能很多设备引进出了这样那样的问题,但是从整体看,这些引进对于国家的经济发展,必将带来正面的作用。”

  云珏起身走到床边坐下,方蛰本能的闭上眼睛,毕竟睁眼看到的一切会让他的注意力太过集中,从而只会做出一个选择。

  “你就不能让我赢一次么?”云珏的语气变了,妖媚勾魂。

  方蛰睁眼,眼睛渐渐的发红,体温微微上升:“我哪次是赢家呢?”

  这是一场注定不可能打赢的战争,但还是要去打。男人从来都不是什么征服者,认为自己是胜利者的男人,只不过是在脑子里YY。当然这只是天生的,就算知道输,这时候也不能怂。真的怂了,则是失败者中的失败者。基因传承断绝的可能性无限增大。

  又一个早晨来临的时候,隔壁的吴明珠已经接受了这对男女住在一起的现实。

  不但接受了,还得动手去做早餐,毕竟方蛰是客人。起晚的方蛰没提兑奖的事情,而是打招呼后坐下:“上午去你的公司看看,中午有个约要去一下。”

  “没问题,你也是股东,应该去看看。”吴明珠提不起精神,懒洋洋的回答。

  吃完之后吴明珠才看一眼房间的门:“她没起来?今天要上课的。”

  话音刚落,云珏从房间里出来了,气色极佳,妩媚天成,很自然的扭着腰走到方蛰身边坐下:“上午有两节课,九点出门也来得及。我就不陪你了,等下你可以先走。”

  “我上午没课,下午有两节课,提前毕业看来是不可能了,我得赚钱啊。”吴明珠一脸的怅然,一直以来读书方面她都是很强的。现在因为做生意,落后云珏了,真是不爽啊。

  这两个女人是怎么谈的方蛰不得而知,只是知道这俩不会打起来,今后的合作还是会继续。或者说,不会因为感情问题闹的不可收拾。方蛰对此比较惊讶,本做好了她们关系破裂,自己搬出去住酒店的准备了。

  “你连妆都画好了么?起的真早。”云珏冒出这么一句,本没有恶意。不过会造成对面多想,方蛰有点紧张的咳嗽一声,打算和稀泥。

  “你眼神不好么?我明明就是随意的上了点口红。”吴明珠丢下一句话起身了。

  方蛰也站起道:“辛苦你收拾一下,我去准备准备。”

  现在国内的领导很流行拎个包,方蛰很不习惯这种风格,所以他一贯的背个包就出来了。手机和传呼机都丢在国内没带出来,就带了个钱包和护照,还有香烟打火机之类的装包里。

  “你其实可以办一张万事达,出国会比较方便,米国这边用信用卡比较多。”

  方蛰接受这个善意的建议,点点头:“回去再说吧,这次就不办了。”

  “看来只能我开车了。”吴明珠笑了笑,方蛰可没有米国驾照。

  “辛苦了。”一句虚伪的客气,方蛰一点都没有不好意思。米国不是没有公交系统,但是有车会更方便一点。

  吴明珠的公司规模不大,到了地方吴明珠介绍情况:“公司这边也就是十几个人,财务、管理、物流,人更多的是在各个分店。现在分店开了十家左右,主要集中在大城市。旧金山、洛杉矶、芝加哥、纽约、西雅图,别的城市还没开分店。”

  方蛰没表态,跟着进了公司才发现,这里的员工多数是女性。

  吴明珠的办公室里坐下后,前台端来咖啡放下出去后,吴明珠才笑问:“叫财务来了解一下情况?我想这是你最关心的问题了,毕竟你可没有安排监管人员在这里。”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inxin001.com。新新小说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xinxin001.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