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新小说 > 重生之搏浪大时代 > 第三章 以表白的名义

第三章 以表白的名义

  如此回答,众人就算再好奇也不好意思追问,毕竟也只是同学关系。

  “不说拉倒。”刘元东笑了笑,知道应该没问题了。不用担心的话,就不必追问嫌人。

  “对,不说拉倒,继续喝酒。”秋叶举着杯子对着方蛰:“喝一个?”

  这是个川妹子,能吃辣的能喝酒,性格非常的干脆。她对方蛰的喜欢,从来都不掩饰。

  “总要有个理由吧?”方蛰不像一般的男生那样,女生敬酒好像赚了大便宜一样。殊不知,敢上酒桌的女人,没几个不能喝的。酒桌上最要防备的就是女人。

  “你这人真没劲,喝酒还要理由。”王斌不忘记打击方蛰,这家伙有点怂,从不正面刚。王斌喜欢秋月,这会见秋月如此,打翻了醋坛子。

  “有你什么事?”秋月瞪了王斌一眼,回头却对方蛰笑道:“我给你个理由,以表白的名义,我们喝一杯。”

  现场气氛瞬间凝固,没人再说话,都看着方蛰的反应。

  方蛰一脸的错愕,呆呆的看着秋月期待的目光,最终还是缓缓的吐出三个字:“对不起!”

  “没事,不说出来,我怕以后没机会,将来想起你的时候,我会后悔。”秋月的眼泪下来了,一杯酒直接干了个底掉,放下杯子后抹了抹眼泪:“你放心,我没事。”

  方蛰同样端起杯子一口干掉,起身掏出五十块钱放在桌子上:“我还有事,先走一步。”

  众人都没说话,没有人开口留他,秋月一边掉泪一边看他消失在帘子外面,突然大声喊:“方蛰,刚才我念裴多菲的诗,你冷笑了,所以你不相信爱情,对么?”

  门外的方蛰稍稍顿足,自嘲的笑了笑,心里默默的补刀:QTMD爱情!

  迈步走向公交车站。如果秋月没表白,方蛰会留下来吃完这一顿饭,可惜她表白了,气氛太尴尬,方蛰不喜欢。

  方蛰真的不相信爱情,因为他被伤害过。不是这一辈子,而是上一辈子。这就是方蛰不能说的秘密,他是个重生者。

  上一辈子相信爱情的方蛰,一门心思为了家庭辛苦工作,最终却遭到了背叛。原因是女人需要陪伴,而方蛰太忙了。不用上班闲的无聊的妻子,找了个有时间陪伴她的人。

  生活真是讽刺!因为这场背叛,方蛰出了车祸,醒来才发现自己重生了。

  重生后的方蛰只做了两件事,一个是好好读书考上松江大学,一个是攒钱买猴票。其他的事情,方蛰没有去碰,不是不想秀,而是担心蝴蝶翅膀会煽动出不一样的轨迹。

  再有就是父亲是个脾气暴躁的人,沉重的生活压力会让他难以接受方蛰任何看似越轨的行为。深知父亲性格的固执,方蛰只有耐心的等待,等到上大学才算是“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

  大学三年多,方蛰一直以课余时间打工为借口,自己解决了一切读书的费用。做到了上一辈子那个有业余时间就去玩的自己没做到的事情。

  方蛰的目标很清晰,毕业之后快速实现财务自由。现在距离这个目标还很遥远,方蛰的计划是赚钱在松江买一块地,然后盖一栋楼收租。从此过上猪一样幸福的生活。

  方蛰不谈恋爱是因为他还是善良的,不想伤害大学里这些还保存着单纯的女生。

  将来如何,方蛰觉得自己会用钱来解决问题,而不是去谈恋爱。至于婚姻和家庭,这都是未来的事情了,似乎也没人关心他这些。

  大学期间,除了上学之外,方蛰一直以打工为借口在集邮圈子里厮混。时间长了,混的脸熟了,一点一点的把他攒的猴票在合适的价格抛出去。

  时间进入1992年后,方蛰把手里的猴票全部都抛了出去,进入蓄谋已久的下一个阶段。方蛰估计,这一票做完,基本能实现财务自由了,至少在这个时代可以说实现了。

  方蛰回到宿舍,把东西都收拾好了,想了想留下一张条子,上书:回家过年了。

  距离正式放假还有几天,大四的方蛰其实早就放羊了,早走几天没事。

  但是方蛰并没有着急走,而是拎着收拾好的行李,出校园后门,奔着一个附近的富达小区走去。方蛰不知道的时候,有人悄悄的跟着他。一直跟到方蛰上午才租下来的房子。

  整个上午方蛰一直在忙这个事情,实在不想住宿舍了。同学几年,开始还好,后来味道全变了。跟上一辈子一个套路,只不过上一辈子的方蛰血气方刚,跟王斌和苏健打了一架之后,被记过处分,背着一个不良记录回去分配都受影响。

  这一辈子方蛰一直低调做人,所有女生的追求一概拒绝,即便是这样,还是出了一些狗屁倒灶的事情。有的人真是本性难移,齐鲁和刘元东还好。舍长杜金彪是个滑头,苏健和王斌阴坏。并不是每个宿舍都会有这样的人,同学情还是存在的,只是方蛰运气不好。

  方蛰租的是个带卫生间的两居室,六十五个平米。一个人住足够了,上午已经收拾过了,现在只要简单的把床铺一下就OK。房间里电话是没有的,电视机也没有,只有一个旧风扇。月租倒是不贵,只要一百块钱。

  租个房子,自己想做点什么事情都方便,现在大学毕业还包分配,方蛰并不打算回去接受分配,上一辈子按部就班的等分配,最后分到市里的羽绒服厂,耽误了五年的时间后,买断工龄下岗了。

  恋爱的话,上一辈子方蛰倒是谈过一个,恋爱对象正是秋月。当时两个人整天腻一起,毕业的时候秋月要死要活的,最终也没能逃过父母亲自追杀到松江,把人给押回去了。

  这一辈子,方蛰宁愿秋月一时痛苦,也不愿意再来一次,所以一直装傻,假装不知道她的各种暗示。想到上一辈子的事情,方蛰不禁感慨万千,最终还是没能逃过去,秋月还是没忍住,在大四上学期即将结束的时候表白了。

  掏出钥匙开门的时候,方蛰觉得后面有点不对劲,猛的一回头:“谁在后面?”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inxin001.com。新新小说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xinxin001.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