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新小说 > 重生之搏浪大时代 > 第三百三十四章 白眼狼

第三百三十四章 白眼狼

  当日的《松江晚报》第二版,一篇关于本次会议的报道,其中重点提到了方蛰,定性为:知名企业家,杰出青年。文中引用了发言稿的一段文字,“我坚信,在D的正确领导下,民企必然迎来飞速发展的春天。这一点,在过去几十年的历史中,已经得到了证明。”

  拿着报纸的方蛰面带微笑,茶几边正在泡茶的是助理蒋韵,动作看起来还很是雅致,茶叶也是她从家里带来的。别人是自带干粮,她是自带茶叶给老板展示茶艺。

  可惜的是遇见一个浑身俗骨的老板,注意力根本就不在年轻漂亮的助理身上,反倒是对报纸里那一小段文字很是在乎,沾沾自喜的样子是个人都能看的到。一杯好茶直接牛饮,真真是叫牛嚼牡丹。好在没有抠脚丫的习惯,不然这场面太感人。

  大概是平时方蛰高冷的嘴脸见的多了,此刻的方蛰在蒋韵的眼里倒是多了几分真实。没觉得他这样就显得轻佻,反倒是镇定自若的话,会觉得很假很虚伪。年轻人嘛,谁不爱面子,哪个不爱出风头。通俗的说,就是喜欢装B。

  “方总,有没有想过扩大生产?”蒋韵似乎无意的随口一问,眼神里闪动异彩。

  方蛰肯定是听到了,但是却不想回答,装着没听到继续看报纸,糟蹋好茶。

  蒋韵不耐烦的时候,方蛰还梗着脖子问:“没事做了?”蒋韵手还是很稳的,没有把手里的茶壶砸过去,甚至还能笑着站起来:“我去忙了,老板。”

  “茶叶和茶具留下。”弯腰收拾的时候,方蛰来一句话差点让蒋韵暴走,最终还是忍了下来,气哼哼的拿着文件夹走人了。

  公司发展战略这个东西是既定的,就是扎根国内市场,国外市场有的做就做,没的做就拉倒的原则。现在得到重视,那是因为做外贸还是有赚的。等到华夏加入WTO,内部竞争将很快把轻纺和服装行业的所有出口利润榨干。类似的行业还有玩具出口。

  总而言之,只要华夏能自己生产的东西,很快就被做成白菜价。造成这个结果的原因,不是什么华夏人不团结,根子还是在华夏爆产能的增幅太恐怖了。

  有人敲门,得到许可进来后,站在门口唯唯诺诺的冲方蛰笑:“方总。”

  抬头一看是老顾,方蛰脸上的笑容不得不凝固,最终还是客气道:“顾老来了。”

  看看茶几上还没收拾的茶具,方蛰把茶叶拿起来,放到包里,也没说请坐的话。老顾就那么站在门口,微微弓着腰:“方总,方便说点事情么?”

  方蛰抬头斜睨一眼:“昂,你说吧。你这样子不好,我又不是黄世仁,你也不是杨白劳,做这个样子给谁看呢?”老顾这才微微直了一点腰,陪着笑道:“这不是带几个徒弟打算自己做么?姑苏那边的好面料,说是只能卖给公司。眼下我这边收了几个客户的定金……。”

  方蛰一个眼神,老顾的话就顿住了,没有继续往下说的勇气,实在是这眼神太冷了。

  “这事情归后勤采购部门管,你去找他们嘛。我这么大一个公司,六千多员工,你让我什么事情都去过问一下,我能忙的过来么?读过三国吧?诸葛亮就是累死的。你出去吧。”

  方蛰说完挥挥手,老顾却没有离开的意思,再次把腰弯下来:“方总,我知道自己做的不地道,看见公司赚大钱眼红了。您放心,我把手头这几个交了定金的单子完成,我就退出这个行当,不在碰顶级定制旗袍这一块的业务。”

  方蛰本来没太生气,听到这话火上来了,冷冷的瞅着老顾道:“你这话说的好像我十恶不赦一样,我有为难你么?金鑫那边的顶级丝绸从来都不缺卖家,姑苏那边的手工定制服装业务本来就很兴旺,要不是远大有这方面的业务需求,金鑫的秦总能供货?现在你没有面料,还怪到公司头上来了?你自己说,你辞职的时候公司有没有为难你?”

  “方总,我知道我错了,要不是起了贪心,也不会弄到这个地步。眼下那边定金交了,按照约定没按时交货,我是要赔五倍的。当时那边给的钱多,我那徒弟就接了活。这单子要做不下来,回头这几年攒的棺材本都得赔进去。您就行行好吧,拉我一把。”

  老顾说着眼泪都下来了,就差被方蛰跪下了。这场面方蛰有点不习惯,毕竟是个六十岁的人了,这个样子让方蛰很难再拉下脸。好在这时候门开了,方丽姝进来看一眼便大声骂:“老不要脸的,你是不是看方总这个人心软就来欺负他?当初你辞职的时候,方副总是怎么跟你说的?你是怎么坚持要辞职的?现在有了难处,你跑来哭丧,你安的什么心?”

  门口两个保安出现,跑的气喘吁吁的,一脸的不安。为首者冲方蛰鞠躬道:“方总,我们的工作没做好,刚才一个不注意,让他跑上来了。”

  “你们又不是机器人,总会有疏忽的。以后主意就是。把人带下去吧,别弄的太难看。老顾年龄不小了,给他留点面子。”方蛰不说心软的话,最终表现出来还是手软了。

  保安对老顾道:“你自己走吧,别逼我们动手。还有啊,你也别喊,你喊的话我们要堵你的嘴,那就太难看了。那么大的岁数,你不想留面子,我们也不会给你留面子。”

  老顾擦了擦鼻涕,低头往外走,保安再次表示不安后离开。方蛰走出来,站走廊上看一眼,不少人都在探头看热闹。不等方蛰说话,方丽华从办公室里出来,一声怒吼:“都没事干啊?拿着全市都数的上的高薪,你们要学白眼狼是吧?”

  方丽华的气势越来越足了,一嗓子把人都吼回去了,方蛰站在原地笑了笑,方丽华要过来时,方蛰反倒上前道:“事情怎么处置的?”

  方丽华这才低声道:“是我疏忽了,一直忘记汇报。当初老顾辞职的时候,我挽留了一番,毕竟手工定制这一块,他的手艺是顶尖的。一年下来,他那一摊子的收入,能给三五百个工人发工资的。”

  方蛰苦笑道:“你啊,我是那种要属下背黑锅的人么?”说完也没再听下去的意思,摆摆手转身走了,方丽姝在办公室里,问她不更方便么?这事情肯定是方丽华的手笔。

  看见方蛰进来,方丽姝便上前低声道:“我姐跟蒋韵联手做的局,人是蒋韵找的。一件旗袍开价就是五千,差点没把那个小X给开心死了。”

  方蛰听着一愣:“蒋韵?这个小助理可以的。”话是这么说,语气却透着一股冷。

  方丽姝赶紧解释:“那天正好都在,老顾辞职,梅影批了,最后要我姐签字。我姐劝的时候呢,蒋韵正好过去办事,听到老顾很硬气的非要辞职不可。蒋韵这才有机会掺和。不过这事情呢,也不全怪老顾,都怪李碧玉撺掇。”

  方蛰一直不是太关心这个事情,毕竟帝都那边已经证明了,私人定制业务很难展开。国外的奢侈品牌,只要有钱动能买的到,伊人的牌子还是不够硬,想走奢侈品路线底蕴不足。

  方蛰自身也意识到,在这个领域想铸就一个知名品牌,绝对不是朝夕可成的事情。还是要耐心一点,慢慢的打磨,慢慢的积累。无法跻身奢侈品,那就贯彻轻奢路线。怎么说呢,这总归是一个大工业生产的品牌。

  旗袍业务其实是意外的收获,本来慢慢的往下做,不求赚多少钱,但求培育一个口碑。没想到老顾闹出要单干的事情来,这让方蛰非常的失望,人心真是很难满足啊。

  这事情在方蛰谋划下一步企业发展方向,不要拘泥与服装一个领域的时间点上,老顾那点事情方蛰真的没放在心上。不是方蛰大度,实在是花时间和精力不值得。只是没想到,这几个女收下的心眼比针眼大不了多少,挖坑害人去了。

  方丽姝还在继续:“你是没看见那个女人和老顾拿到订单的得意劲,我差点没气炸了。”

  方蛰听了笑道:“你可别气炸了,不然我去哪找这么贴心的财务总管。”

  方丽姝听了果然开心,回头看看低声道:“瞎说,我的大专文凭还没拿到呢。成人高考太难了,白天要上班,晚上要看孩子,还要学习,累死了。”

  方蛰坏笑道:“很累么?”感觉到这笑容里的意味,方丽姝回头看一眼门口:“我买了菜,晚上你去我那吃饭么?”信号很强烈,直接满格那种,方蛰想收不到都很难。

  抬手在后面隆起出轻薄一下,方蛰笑道:“是要好好尝尝味道。”

  方丽姝面带喜色的抛来娇羞眉眼:“那我先过去了,下班我就不等你了,先走一步。”

  方蛰摆摆手,目送她出去,这小白菜在单独相处的时候展现的风情,自成一派。

  临下班的时候,方蛰收拾好东西出门,在楼下遭遇拎着一个纸袋子的殷红。

  “方总,还好我来的及时,不然要跑空。”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inxin001.com。新新小说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xinxin001.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