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新小说 > 超级农业强国 > 第751章 谁才是老大(2/2)

第751章 谁才是老大(2/2)

  现在的情况是瞬息万变的。变化之快,乃至今天得出的结果,明天便可能是错的。

  短短一周时间,不同地区相继确诊了四起非洲猪瘟疫情。

  最令业内人浑身发冷的,是最新发现的一起疫情,那是一个大型养猪场,年可出栏十万头商品猪。

  经过几天的“科普”,所有人都知道了,猪一旦感染非瘟,就相当于被判了“死刑”——不是病死就是被扑杀。

  数以万计的生猪被扑杀,残酷不?

  当然残酷。

  但为了阻断疫情传播和蔓延,这是启动应急响应机制下的必然抉择。

  问题是,那是一家拥有国内较先进的设计理念,有空气过滤设施的大型养猪场。虽然其生物安全度不是最先进的水平,但也证明了一句话:非瘟面前,猪猪平等。

  生物安全度较高的大型养猪场都中招了,对养猪人的精神打击可想而知了。

  可以说,也就短短几天时间,业界所有养猪人的心态都彻底转变了。

  无论何种规模的猪场都在提高自己的生物安全水平,尤其是大型养猪场,无不学习嘉谷养猪场,将自家的生物安全水平提升至能做到的最高等级——大型猪场被感染后的损失太惨重了,辛辛苦苦养肥的生猪被成群成群的扑杀,换做谁都心痛到无法呼吸。

  这时,业界才恍然醒悟,你大爷还是你大爷,率先进入防控状态的嘉谷系养猪场,估计早就预料到了这一天。

  但事实上,就算是齐政,也被眼下的态势惊到了。

  他隐约记得,平行时空中的非瘟病毒是在三周内“才”侵袭了五省的家猪,对比当下,蔓延态势再一次出现了偏差。

  但齐政想想,又觉得这种偏差,与其说“从天而降”,不如说是“有兆在先”。

  如果是三年后,号称“史上最严”畜牧业环保政策已实施了三年,各地纷纷划出针对生猪的“禁养区”?甚至一刀切的“无畜区”。

  这其中合不合理暂且不说?但生猪养殖的集中度却因此提高了不少。因为当环保成为考核标准,最先被淘汰的就是农村的粗放型养猪散户。

  但眼下?饲料营养不科学?往往是家里的剩饭给猪吃;猪舍臭气熏天,猪排泄物不加处理排放;抗疫情能力极差?疫苗、医疗和疾控能力缺失,一场疫情就把“二师兄们”集体送回天庭的粗放型农户养猪模式?未经环保政策的残酷淘汰?在非洲猪瘟悄然席卷之时首当其冲,整体损失也可能会比三年后要更加严重。

  当然,有了嘉谷这个变数,一切犹未可知。

  齐政敢这么说?也是因为嘉谷农牧已经走出了“个人自扫门前雪”的心态?开始了嘉谷特色的“联防联控”。

  “所有嘉谷系养猪场都已经升级生物安全水平,制定了合理的防疫流程并监督落实。实验室也掌握了用荧光定量PCR检测非瘟病毒的手段,我已经报批政府,申请检测资格。”形势突变,李东亮也赶回来给齐政汇报非瘟防控进展。

  养猪是个系统工程?防控非瘟也是系统工程。在战略部的协调下,整个嘉谷体系如开动的精密机器一样?有条不紊地运转起来。

  检测手段很重要,特别是“非瘟”爆发之初?没有市售诊断检测试剂,很多地方猪场都不知道自己的猪只罹患的是什么病?更别说针对性的上报了。

  如果做不到这一点?很容易将已经染病的生猪?或病死猪肉制品出售。如此一来,疫情便将扩散至许多其他猪场乃至更多的省份。

  背靠嘉谷实验室的嘉谷农牧自然不需要担心技术问题,需要的无非是检测资格而已——私自检测是不允许的,考虑到私自检测会涉及分离病毒和存储病料,也就能理解了。

  看到实验室老大陈建章点头确认,齐政示意李东亮继续汇报。

  “对嘉谷养猪场周围的散养户进行规范的范围已经扩散到10公里。我们与政府协商好,派出专业小组监控猪场周边地区,与养殖户保持良好的关系……”

  这一点也很重要,因为政府本身并不能每天去接触并观察生猪,而养殖户可以。但养殖户不一定能及时发现问题,而嘉谷农牧派出的专业小组可以。

  齐政颔首,补充道:“如果在我们的核心养猪场周边防控区,出现了因染病而蒙受损失的养殖户,嘉谷农牧也可考虑适当增加补偿,以尽快控制疫情。”

  政府当然是会出台补偿政策的,但能否落实,或者落实到什么程度,目前是个未知数。而如果没有补偿,养猪户反而可能瞒而不报,而这会带来更大的疫情传播风险。

  齐政宁愿自个多花点代价,也要确保核心猪场周边大环境安全。

  当然,以嘉谷养猪场的选址,这也不至于花太大代价。因为哪怕扩散到养猪场周边10公里之地,散养户也是有数的。

  “对了,农业部找我要了我们全套的防控措施,听说可能会写在非瘟的防控方法中。”李东亮汇报完具体工作后,顺口提起这一点。

  这件事齐政也是知道的。

  国内规模化养猪崛起不足20年,养猪理论也是五花八门,参差不齐。面对非瘟,规模化养猪如何防控,“专家们”再牛逼呼呼的吹,都不如龙头的亲自实践。

  张泽宏这个公关部头子忍不住笑了:“谁才是养猪业老大,现在初显端倪了吧?”

  其他人听了,也都无奈笑了起来。

  去年,是国内生猪产能的最高峰,出栏头数达到了近亿头。其中嘉谷农牧和温氏股份的出栏数相差无几,都占到全国生猪产能的2%左右。

  代表着“公司+农户”模式的温氏,以及代表着“自繁自养”模式的嘉谷农牧,谁才是中国养猪界的霸主,一直是业界津津乐道的话题。

  现在不至于说老大地位已定,但张泽宏就是有这种自信——让业界明白嘉谷农牧是行业老大的契机来了。

  非洲猪瘟肯定是养猪业灾难性的事件,但也可以说是对养猪业过去过度依赖疫苗药物、漠视生物安全的惩罚。

  有意思的是,生物安全体系却是嘉谷系养猪场的“标配”,而非应付动物疫病的权宜之计,所以才能在极短的时间内说提升安全等级就提升安全等级。

  所以,非洲猪瘟的阴影下,可能是“嘉谷模式”得一次大胜利。

  这对于被最近一段时间的舆论攻击恶心得不行的张泽宏来说,无异于闹瞌睡被递个枕头。

  只见这厮一副大佬坐姿,仰着脖子轻松道:“公关部现在都不用‘控评’了,很快大伙儿就会明白,在危机到来之时,老大才是真担当。”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inxin001.com。新新小说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xinxin001.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