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四章 打的就是你_大明:朱元璋求我教他做皇帝
新新小说 > 大明:朱元璋求我教他做皇帝 > 第一百二十四章 打的就是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一百二十四章 打的就是你

  [千千小说]

  “回禀陛下,臣斗胆猜测,应是白莲教妖人!”

  蓝玉见朱元璋点名问起,只得硬着头皮回到。

  虽然声音不大,但这个名字一出来,众人无不脸色大变!

  气氛随之一滞,人人眉头紧锁起来。

  这玩意可谓是个狗皮膏药,渊源于佛教的净土宗,相传净土宗始祖东晋释慧远在庐山东林寺与刘遗民等结白莲社共同念佛,后世信徒以为楷模。

  起于唐朝,盛于北宋!

  它先后有过多种名字,但在明朝,他有个最响亮的名号——明教!

  就是金庸老爷子《倚天屠龙记》里面那个明教!

  早在元朝末年,鞑子们腐败不堪,汉人倍受欺压!

  于是已经没有生路的汉人,纷纷揭竿而起,大多数便是拜入了这个明教旗下。

  说起来也算是鞑子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这玩意除了元朝,其余朝代都是明令禁止的,元朝统一中国后,白莲教受到朝廷承认和奖掖,进入全盛时期。庐山东林寺和淀山湖白莲堂是元代白莲教的两个中心。

  至正十一年,黄河修理河道的工匠,在沉泥之中,挖出了一尊独眼石人,只见上面刻着十四个大字!

  莫道石人一只眼,挑动黄河天下反。

  工匠纷纷大惊失色!

  而这一切的谋划者,韩山童以及刘福通(二人事先埋下去的石人),顿时宣称,时机已到,随后便率领明教众人起兵造反!

  这群最先揭竿而起的明教众人,还有另外一个称号,叫做红巾军!

  因为他们均以红巾扎头,用来跟别的势力加以区分。

  四方被压迫已久的汉人,纷纷响应,加入了明教领导下的红巾军。

  于是,红巾军的势力几乎是几何倍数迅速增长,很快就天下大乱。

  几乎一夜之间,遍布大江南北。

  弥勒降世,明王现身。

  这个口号,更是被喊得震天响。

  我们的洪武大帝朱元璋,便是此时加入的明教,成为红巾军的一员。

  可惜白鹿庄起义的事情不幸事泄,韩山童被害。刘福通突围,其子韩林儿,随母杨氏逃往武安山中。

  至正十五年,刘福通派人将韩林儿母子接至毫县,立韩林儿为小明王,国号大宋,建元龙凤,并置中央和地方行政机构。中原各地红巾军都受大宋领导。当时红巾军的势力“东逾齐鲁,西出函秦,南过闽广,北抵幽燕”。

  至正二十二年年,红巾军失利,至正二十六年韩林儿卒。

  真要算起来,实际上大将徐达、大将常遇春、大将蓝玉以及朱元璋的老跟班汤和,甚至就连马皇后跟太子朱标,那都是红巾军的成员。

  “我道是谁。”

  “原来是这群老熟人啊!”

  “朕念及旧情,没有赶尽杀绝,他们竟然贼心不死,依旧惦记我大明江山。”

  “如今更是公然挑衅,敢刺杀我大明燕王!是不是下一个被刺杀的,就是朕了?”

  “他们的小明王,这仇恨竟能流传至今?”

  朱元璋面无表情,冷冷说到。

  然而这种面无表情,更像是暴风雨前的宁静!

  在场每个人都知道,这场暴风雨即将来临!

  要知道洪武大帝一生行事,百无禁忌!

  即便归天之后,也留下了一句名言。

  我本淮右布衣,天下于我何加焉!

  天底下,除了朱元璋,没有任何一个皇帝,敢于承认自己就是贫贱出身,布衣一个,因此十分光明磊落的拒绝了,那些准备给他找一个牛皮祖宗的文臣们!

  甚至朱元璋连朱重八这个名字,都懒得去掩饰修改!

  要知道华夏数千年,取名字几乎算是所有炎黄子孙出生前后最重要的事情了。

  古代的人,儿子出生后,那都是要提着两块肉去找个秀才,帮忙取个好名字的。

  可惜朱元璋家里实在是家徒四壁,别说两块肉,便是两捧大米估计都拿不出来!

  甚至祖上三代,都是贫贱至极的存在!

  看看名字就知道了,不是朱百六,就是朱四九,要么就是朱初一!

  就是这么一个百无禁忌的开国皇帝,洪武大帝朱元璋!

  而这个明教的明王,基本上算的是朱元璋为数不多的几个禁忌之一了。

  朱元璋极少提及!

  如今朱元璋竟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亲口提及!

  看样子已然动了真怒了!

  洪武元年,人头滚滚,血流成河的景象,众人还历历在目,此番怕是又要重演了!

  “重八,都过去那么久了,就让他随风而去吧!”

  “清者自清,不去理会也就是了。”

  “不管怎么说,我们都出自明教。”

  “留他们一线生机吧。”

  马皇后显然意识到朱元璋已然动怒了,顿时柔声劝解起来。

  倒不是维护明教,只是怕朱元璋把自己身子骨给气坏了。

  “原本朕也是这么想的。”

  “可他们却不是这么想的。”

  “否则如何干得出刺杀棣儿的事来?”

  “朕本想息事宁人,但明教却非要把小明王的死这帽子扣在朕的脑袋上!”

  “朕要是一而再,再而三的忍气吞声,天下人如何看朕?”

  “既然你们想打,那朕就满足你们!”

  “想让朕替你们背黑锅,休想!”

  朱元璋冷笑起来。

  马皇后一听朱元璋提及小明王的死,顿时叹了口气,不再多说了。

  韩林儿的死,知情者极少!

  大多数人都以为韩林儿是朱元璋指使部将廖永忠,在瓜州(今江苏扬州南部)活活给溺死的。

  当然,也有极少数人,认为是朱元璋命廖永忠迎韩林儿回应天,船到瓜州时,韩林儿因船翻沉入江中而死。

  而韩林儿之父,第一代明王韩山童,在起义没多久,就被元军杀了。

  可那个时候,弥勒降世,明王现身的口号早已传遍了大江南北!

  起义军也早已遍布大江南北。

  所有起义军几乎都用红巾裹头,拜入明教,韩山童死后,这些起义军便拜了韩林儿为小明王,韩林儿也成为了红巾军新的首领,天下盟主!

  这个时候,朱元璋只不过是红巾军中的一个小喽啰,郭子兴麾下后勤部队的一员,跟小明王韩林儿几乎是没啥关联的。

  但架不住朱元璋太猛了,淮河两岸,朱元璋几乎是战无不胜,攻无不克,伊然天下无敌的姿态。

  因此,朱元璋在明教的地位水涨船高!

  从九夫长开始,一路逆袭,连跳了十几级,直至被封为吴王!

  这已经是最高的爵位,此时朱元璋已然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存在了。

  放眼望去,整个明教之中,朱元璋已经是独一档的存在,能与之相提并论的只有两个藩王。

  这两个也就是朱元璋后来最大的对手陈友谅以及张士诚!

  而韩林儿,除了小明王这个头衔,没有任何实权,更没有任何话语权。

  甚至已经沦落成了汉献帝一般的存在,被人当成了工具。

  因此当时稍微有点脑子的人,都知道,天下不会是韩林儿这个小明王的,天下只会是朱元璋、陈友谅或者张士诚三人其中某一个人的。

  至正二十三年,张士诚率先叛变,接受了元朝的册封,随后率兵攻打韩林儿所在地安丰。

  韩林儿自然是不抗揍的,手下除了几个身手还算不错,信封明教的教徒外,基本没啥人。

  这些人,自然不是张士诚的对手!

  于是,小明王韩林儿,以天下盟主的身份,四处寻求庇护!

  朱元璋作为此时红巾军最大的势力,自然也收到了韩林儿的求救。

  而刘伯温作为军师,则是极力阻止朱元璋搭救韩林儿。

  原因很简单!

  现在的韩林儿就是一个烫手山芋,把他搞回来,碍事不说,你还得把他当祖宗供着。

  这不是没事找事吗?

  何况朱元璋以后那是要一统天下,登上九五至尊宝座的人,把韩林儿搞回来算怎么回事?

  这不是恶心他妈叫恶心回家吃饭,恶心到家了吗?

  在刘伯温的计谋之中,韩林儿最好的下场,就是在张士诚的攻击中,命丧当场,随后明教再无明王!

  朱元璋则可以打着为明王报仇的旗号,迅速聚拢明教教徒,整合其余势力,随后一统天下。

  如此一来,名分有了,大义也有了,何愁成不了事?

  但朱元璋实在是个厚道的人,这种下三滥的事情他实在是做不来。

  遥想当年,濠州城内五个元帅,勾心斗角,争权夺利,朱元璋一气之下自己回老家募兵,也就是那个时候,徐达、周德兴、郭英等人才跟随了朱元璋的,随后直到朱元璋打到滁州的时候,身边已经有了三万精兵。

  而那个时候的郭子兴,基本上气数已尽了,但郭子兴见朱元璋牛逼了,为了自己儿子,当即去找了朱元璋,朱元璋二话没收,就把兵权交给郭子兴了。

  如此厚道的朱元璋,再次出走,又去自己募兵了。

  何况朱元璋始终觉得,自己能有口饭吃,确实是因为明教,他是一个念香火情的人。

  自己此时救了韩林儿,也算是还他当年的人情了。

  此后,明教的生死存亡,与他朱元璋就再无半点干系了。

  于是朱元璋不由分说,直接出兵,干败了张士诚,把韩林儿给救了下来,又带到了滁州。

  这个韩林儿,虽然身为小明王,天下盟主,没啥实力,但这眼力劲却不是一般人能比的。

  用现在的话来说,那就是太会来事了。

  一到滁州,当即把自己身边那些身手不凡的属下全都赶走了,非常主动的,请求朱元璋派人保护自己的安全。

  于是自己身边一个亲信都没了,所有人都是朱元璋的人了,这样朱元璋就大可以放心了。

  不仅如此,这个韩林儿还逢人便夸朱元璋,说梦到弥勒,告诉自己,朱元璋才是真正的明王转世,天下迟早都是朱元璋的,也该是朱元璋的。

  自己之所以暂代这个明王,只是替朱元璋暂时搭理一下明教的诸多事务罢了。

  等到时候,自己就会把这个明王的位子还给朱元璋。

  韩林儿几乎是无所不用其极,情商更是高到没边。

  此时的朱元璋,享受的待遇,跟三国曹操,如出一辙!

  天子法驾,所乘曰金根车,驾六龙,以御天下也。有五色安车,有五色立车,各一,皆驾四马。

  只要朱元璋愿意,明王这个位子,那就是唾手可得。

  韩林儿似乎也早就给自己做好了心理准备!

  准备随时禅位给朱元璋,自己只要活着,做个安稳的现世王爷,实在不行,侯爷也行。

  两个人心照不宣,默契十足。

  但问题很快就出现了。

  这个世界上,总有自诩聪明的人!

  廖永忠显然就是这类人。

  刚刚归降于朱元璋的廖永忠,被朱元璋派去接韩林儿到应天。

  韩林儿心想,自己都这么明示了,应该没啥危险了吧?

  于是乎,听到朱元璋要接自己到应天,顿时喜上眉梢,表示自己辛辛苦苦砍了大半辈子人了,接下来啥都不做,要好好安享晚年,去应天,接着奏乐,接着舞了!

  滁州这鸟不拉屎的地方,自己就永别了!

  但这廖永忠觉得自己很聪明,聪明人就要做聪明事。

  何况自己才刚刚归降,朱元璋就派自己去接韩林儿,这说明什么?

  这说明朱元璋对自己那是信任有加,极其看好的啊?

  这韩林儿是什么人?

  名义上是明王,实际上狗屁不是啊!

  韩林儿活着,那朱元璋就失去了大义!

  朱元璋派自己这么个武将来接韩林儿,一定是大有用意的,那就是让自己途中找个机会,干净利落的弄死韩林儿!

  这个机会咋就没给别人呢?

  虽然这活不太干净,可一旦成功了,那自己就立即成了朱元璋的心腹啊!

  到时候朱元璋登基,自己最次也能混个侯爵吧?

  光宗耀祖,指日可待啊!

  于是这个自诩聪明的人,一顿揣摩之下,又建功心切!

  船到瓜州的时候,就把还在想着要奏什么乐,要跳什么舞的韩林儿,给溺死后丢到水里喂王八了。

  要说这廖永忠,那也算是个行动派的人了。

  弄死韩林儿之后,唯恐别人不知道这件事,还派人到处宣扬,说这韩林儿是自己亲手溺死的,亲手丢到水里喂王八的。

  于是乎,原本就微妙的天下,更加微妙了。

  那些原本就不爽朱元璋的明教死忠粉,这下对朱元璋那是更不爽了,基本上没了转圈的余地了。

  不用解释,解释就是掩饰,掩饰就是编故事。

  廖永忠是你朱元璋的人,接韩林儿也是你朱元璋派他去的。

  杀韩林儿,当然也是你朱元璋指使廖永忠这么干的。

  于是明教正式宣布,跟朱元璋不共戴天!

  自此开始,明教的那些绿林好汉们,开始了对朱元璋无休止的刺杀!

  咱们洪武大帝那也不是吃素的,你们敢刺杀老子,老子就敢弄死你们!

  朱元璋向来都是这么一个人,别人怎么对我,我就怎么对别人。

  你敬我一尺,我就还你一丈!

  你敢找我麻烦,我就敢杀你全家!

  遥想当年,朱元璋父母饿死,朱元璋穷的叮当响,连埋父母的铜板都拿不出来,最后还是老乡刘继祖把自家的凉席送给了他,让他把父母的尸体裹上凉席,也算是下葬了。

  朱元璋后来当了皇帝,立即就封刘继祖为义惠侯,而且世袭罔替那种,从这个封号就能看出来,朱元璋是多念旧情的一个人。

  刘继祖也因此,世世代代都活的很滋润,直到明末,刘家都算是大户人家了。

  这就是朱元璋,你对我好,我就加倍奉还。

  你要是敢惹他,那等着你的,就只有死路一条了。

  朱元璋做事极为极端,他不仅要弄死你,还要找点观众,还要记录下来,还要写进史书里,还要让后世代代相传。

  不仅仇人要明白,所有人都要明白,惹老子的下场是什么!

  这一点,朱元璋可谓是发挥到了极致。

  洪武年间,肃贪工作极为严厉。

  贪污达到六十两,下场就是死路一条,剥皮楦草不说,还得把尸体埋在衙门的土地庙中,让后人观赏的同时,再吐上几口唾沫,骂上一句死贪官!

  原本朱元璋是想处罚那个大聪明廖永忠的,但明教这么一系列的组合拳一打出来,朱元璋笑了。

  最后不仅没有处罚大聪明廖永忠,还给廖永忠封官进爵!

  直接把廖永忠封为侯爷了。

  不仅如此,还直接定国号为明了!

  你们不是牛逼吗?

  你们不是要找老子算账吗?

  老子还就杀了小明王了!

  不仅杀了,老子还要继承大明国号!

  你们能奈我何?

  老子就是这么嚣张!

  老子就是这么豪横!

  有本事你来咬我啊!

  这下,明教那些高手们,顿时不淡定了!

  于是新一轮的刺杀行动,开始了!

  朱元璋压根就没在怕的!

  要干架是吧?

  老子奉陪到底!

  谁认怂谁是孙子!

  于是乎,锦衣卫前身,拱卫司,被朱元璋下令全体出动,都给老子去砍明教教徒去!

  这群人,也都出身于明教,因此对明教的那些把戏,那简直就是门清!

  接下来,整个明教,被朱元璋给砍的溃不成军!尸横遍野!血流成河!

  明教自此消停了!

  江湖上只留其名,不见其踪了!

  朱元璋以为明教早就被自己给灭了!

  但没想到,这都几十年过去了,咋突然又蹦跶出来了?

  蹦跶就算了,竟然还敢惹老子?

  还把朕的儿子给差点砍死了?

  不怕死是吧?

  抗揍是吧?

  真以为真拔不动刀了?

  既然找上门来了,那就别管朕下手无情了!

  “臣等失职,请陛下降罪!”

  “陛下,臣等甘愿受罚,请陛下放过臣等家属!”

  “请陛下恩泽,臣等甘愿受死,只求陛下放过臣等家属!”

  ......

  当燕王的近侍们,知道刺杀的人是明教余孽后,心中仅存的那点侥幸,瞬间土崩瓦解了。

  “明教余孽行刺,与尔等何干?”

  “朕是要问罪,尔等学艺不精,护卫燕王不周,致使燕王命悬一线!”

  “死罪可免,活罪难逃!”

  “自断一臂,致仕去吧!”

  朱元璋冷冷扫了一眼跪伏在地的近侍们。

  “臣等感激陛下不杀之恩!”

  ......

  见朱元璋饶了他们一命,众人顿时喜上眉梢!

  下一秒,白光闪过!

  近侍们纷纷拔出腰刀,连眉头都没皱一下,一刀下去,砍掉了自己的一条胳膊!

  随后众人又是互相帮助,用烧红的刀背,替对方止血!

  场面一度极为血腥!

  尽管如此凄惨,但却没有一人对朱元璋心生怨恨!

  与之相反的是,所有人都有一种劫后余生的庆幸感,甚至对朱元璋感恩戴德。

  别说明朝了,就是纵观所有的朝代,自己护卫的皇室子嗣,被刺客差点给弄死了,后果都是十死无生!

  这些人以为不仅自己要被砍脑袋,家人也免不了会被牵连,满门抄斩!

  但朱元璋却只是让他们自断一臂,还让他们提前退休。

  虽然少了一条胳膊,但朝廷的俸禄却已然可以享受,回家以后,还有足够的时间,老婆孩子热炕头了,比起之前把脑袋栓再裤腰带上的日子,简直惬意多了。

  如此结果,已然是最好的结果了。

  这些人也清楚,朱元璋虽然做事极端,但却是个念旧情的主。

  方才他们自告奋勇争先恐后的要给燕王献血,看样子朱元璋都记在心里了。

  一念及此,这群人甚至都开始感激方世玉了。

  方世玉救的不只是燕王啊,还有他们这些人,以及所有人的家属啊!

  “蒋瓛,近侍们朕可以绕他们一命!”

  “但你肩任都指挥使!”

  “京城重地,明教余孽现身,你竟丝毫未曾发现!”

  “你是饭桶吗?”

  蒋瓛冷汗淋漓,顿时‘扑通’一声,跪倒在地!

  蒋瓛早已吓得浑身颤抖,匍匐在地。

  作为锦衣卫的都指挥使,他比谁都清楚,洪武大帝的手段!

  毛骧是怎么死的,他可是还没忘记!

  这第一任锦衣卫都指挥使的功劳,可比自己这第二任大得多了!

  何况朱元璋成为洪武大帝之前,毛骧就已经跟随着朱元璋,属于检校的一员了。

  毛骧可以说是胡惟庸案最大得功臣了,但却也因此被洪武大帝直接乱棍打死了。

  虽然没有满门抄斩,但所有家属都被刺配边军了。

  自己今儿所犯下得事情,可比毛骧犯的事情大得多!

  “臣罪该万死!”

  “臣愿自断一臂!”

  “臣请陛下让臣将功赎罪,等臣将明教余孽,一个不差,捉拿归案后,定当自刎!”

  话音落地,蒋瓛抽出腰刀!

  正要砍了自己得手臂,朱元璋得声音却是突然响起。

  “朕允许你自断一臂了吗?”

  朱元璋话音落地,身边一个公公,也不知从哪冒出来得。

  身形如同鬼影一般,几个闪烁,就到了蒋瓛跟前!

  带着凌厉得掌风,一张劈下!

  蒋瓛手中得腰刀,应声落地,已然断成两截!

  随后身影一晃,再次无声无息得回到了朱元璋身边!

  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