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六章 没事走两步_大明:朱元璋求我教他做皇帝
新新小说 > 大明:朱元璋求我教他做皇帝 > 第一百二十六章 没事走两步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一百二十六章 没事走两步

  [千千小说]

  “咦?”

  “这么巧?”

  “诸位今儿个都这么闲的吗?”

  “这是踏青踏到我家来了?”

  “老祝头跟小祝呢?”

  “怎么缺席了?”

  方世玉一脸问号,这群人同时出现在这里,本来就透着一股子诡异!

  何况,这还是首次,老祝头没有带队,他们自己组团来的。

  难道这群货是准备跟老祝头分家?

  要自立山头?

  这是不是不太厚道啊!

  本公子虽然年轻有为,本领高强,博古通今,玉树临风,风流倜傥,但你们这群人,平均年龄都在六十以上了,收你们当小弟本公子可没啥兴趣。

  最重要的一点是,你们这群人加在一起,也赶不上老祝头啊!

  没有老祝头,我特么咋跑路?

  “哪里哪里!”

  “方公子就喜欢开玩笑!”

  “这不是昨夜听闻朱大人的公子受了伤嘛,所以老夫是彻夜未眠,天没亮就爬起来,赶紧过来探望啊!”

  “没错没错,老夫也是告假特意赶来探望的!”

  李善长一脸的笑意。

  “为了这事啊!”

  “你们也是为了这事?”

  方世玉看向其余人问到。

  “是啊!是啊!”

  “俺怎么说也是四小子的叔叔,当叔叔能不担心吗?”

  “四小子可是俺老蓝给救下来的,俺当然要过来看看了。”

  “就是,朱大人人缘那么好,又是咱们的老大哥,这四公子出了事,我们自然是要过来看看的。”

  “就是,不来看看,那我们也太不是人了!”

  “四哥哥平时最疼的可就是我了,现在四哥哥受了伤,我这个做妹妹的能不来吗?”

  一群人你一言我一语,反正每个人都是理由充分。

  方世玉这才恍然大悟。

  这就对了!

  老祝头怎么说,也是你们的核心人物。

  这祝老四昨天要不是本公子妙手回春,估计就一命呜呼了!

  作为老祝头的小弟,你们不来确实说不过去。

  而且瞒着老祝头,倒也说得过去了,否则岂不是告诉老祝头,我要去看望祝老四了,这都是看在你的面子上,这份情你得记下来。

  这么一想,方世玉也就释然了。

  “进来呀,都站门口干啥?”

  “也没啥好担心的。”

  “祝老四除了没法蹦跶,基本上恢复的差不多了。”

  方世玉指了指朱棣躺着的方向。

  “这么快就没事了?”

  “方公子果然是医术通天啊!”

  年龄最大的老李跟老刘,作为两只老狐狸,当下十分默契的看了看对方一眼,然后齐齐走了过去。

  房间里,朱棣正在吴元年的搀扶下,活动着筋骨。

  虽然看起来不大协调,但确实恢复的差不多了。

  稳了!

  这下稳了!

  老李跟老刘再次看了看对方一眼,又再一次极为默契的朝着方世玉走了过去。

  “如此严重的伤势,竟然痊愈如此之快,想必方公子定然是费尽了九牛二虎之力。”

  “没错没错,老夫也自知方公子定然是耗费了不少心力,特意把珍藏多年的千年的人参还有灵芝带过来了,都是大补之物啊,想必对方公子能有所裨益!”

  老李到底是老李,还没等老刘拿出礼物,就率先把自己的礼物,一个精致的流进盒子,强行塞到了还没反应过来的方世玉手里。

  随后一脸挑衅的看了看老刘,洋洋得意。

  啥情况?

  老李平时眼里不是只有老祝头吗?

  是不是搞错对象了?

  这马匹是不是拍错人了?

  给本公子送的是哪门子礼啊?

  这不是你老李头的风格啊!

  何况受伤的人是祝老四,又不是我!

  这个礼咋送到我手里了?

  卧槽!

  这都是真的!

  虽然不确定有没有千年,但几百年药力是没跑了!

  不要白不要啊!

  方世玉虽然一脸懵圈!

  但是看见盒子里的东西竟然是货真价实的,原本想拒绝的他,顿时两眼放光!

  香!

  真香啊!

  “咱们这群老家伙,那都是看着四小子长大的。都拿他当亲儿子一般看待,你救了四小子,那就是我们的恩人啊!这是我收藏多年的羊脂玉,小小心意,聊表谢意!”

  老刘也不甘示弱,当即从腰间取下一块玉佩,朝着方世玉手里就塞了过去。

  这玉佩还带着老刘的体温,显然是他常年佩戴在身上的传家宝啊!

  “方公子,你也太不够意思了吧?救了人这么大的事情,竟然一点都不知会,搞得我今天才知道!别的东西我也没有,这千两黄金,就当是我的谢礼吧!”

  “愣着干啥!来人,还不快给方公子抬进来!”

  “方公子,俺老蓝是个粗人,不咋会说场面话!你也别嫌少!再多俺老蓝也拿不出来!你这瘦不拉几的,一看就是为了救人,累的啊!这些黄金,你喜欢吃啥就尽管买啥,好好补补身子!”

  “方公子,这些画作都是老夫珍藏多年的孤品,今儿个为了表示谢意,还请收下!”

  一群人,在方世玉完全懵圈的状态下,一个个拿着五花八门的礼物,硬是强行塞到了方世玉手里!

  就连老罗这种木讷至极的人,也拎着几包土特产,硬塞给了方世玉。

  方世玉愣住了!

  这些货到底几个意思?

  这特么到底是祝老四受伤了?

  还是我受伤了?

  你们是来探望祝老四的吗?

  你们确定不是来探望我的?

  看着方世玉一脸懵圈的样子,老刘跟老李不由得会心一笑。

  小子,你不是一直都是猴精猴精的吗?

  你也有今天啊!

  进了圈套了吧?

  俗话说的好!

  吃人的嘴软,拿人的手短!

  万一咱们以后有个三病两灾的,你小子可不能见死不救啊!

  原来老蓝这人嘴不把门,回去后直接就把方世玉是如何救活朱棣的事情,一五一十,事无巨细,全都告诉了这群人。

  一瞬间,这群人都惊呆了!

  原来还能这么救人?

  给人缝线?

  给人输椰子汁?

  给人输血?

  这是啥手段?

  这是神仙手段吧?

  虽然方世玉医术高超,他们早有耳闻,毕竟马皇后跟太子就是他治好的。

  但这群人都以为,那是以讹传讹,夸大其词罢了!

  可此时看来,不仅没有夸大其词,反而是谦虚了!

  大明的医学水平,相当落后!

  就算是位高权重,也不留神就会因为什么小病一命呜呼!

  再加上,古时候的卫生条件跟意识都是极其落后的。

  何况这些人,大部分都到了花甲之年了,身体素质也远不如年轻人,生病自然是不可避免的。

  因此这群人在老李跟老刘两只老狐狸的表率下,瞬间就蜂拥而至,讨好方世玉,总比在家里给菩萨烧香来的靠谱!

  万一落下个啥病,对方世玉来说还不是药到病除?

  于是,就出现了这么一幕!

  当然了,这里面也有个属于例外的人!

  那就是安庆公主!

  她跟着这群人来这里,纯属闲的没事干!

  方世玉在震惊过后,来者不拒,照单全收了!

  资本主义要萌芽了?

  敌人的糖衣炮弹打过来了?

  不怕!

  不怕!

  本公子向来不惧任何挑战!

  完全可以来的更猛烈些!

  “先生,俺的脚咋没啥知觉了?”

  就在方世玉美滋滋收下礼物的时候,朱棣确实一瘸一拐的在吴元年的搀扶下,艰难的走了出来。

  满脸的惶恐,看着方世玉问到。

  原来半晌之后,朱棣才确定,自己左腿,从伤口处开始,往下完全没了任何知觉!

  朱棣甚至惊慌失措的狠狠捶打了一番,依旧是没有丝毫痛觉!

  吴元年虽然见识过这种情况,但却不知道应该如何跟朱棣解释。

  于是,只能搀扶着一脸惶恐的朱棣,出来问方世玉。

  朱棣话音落地,刚才一群人还嘻嘻哈哈的,瞬间气氛就沉重起来。

  没知觉了?

  那不是成了植物人吗?

  原来还是咱们高估了方小子的医术?

  这后遗症如此严重?

  要果真如此,那老夫还是躺平好了!

  还费什么劲!

  治什么病啊!

  “慌啥!”

  “触觉神经被割断了而已!”

  “不过没关系,本公子已经帮你续上了。”

  “只是尚未恢复期罢了!”

  “安心静养便是,再过三五个月,也就恢复的差不多了。”

  “暂时先忍着!”

  “没听说伤筋动骨一百天吗?”

  方世玉淡淡的解释了一下。

  这祝老四还真是幸运儿。

  那么深的刀口,竟然没有伤及主动脉,也没有伤及运动神经!

  只有静脉跟肌腱受伤,这点伤完全可以恢复!

  自己已然续上了。

  只不过比起人体的其余部位,神经的康复速度,显然是要慢很多的。

  因此虽然祝老四醒来后,基本没啥事了,但左腿依旧是没了知觉。

  “神医,啥叫触觉神经?”

  “十二正经以及奇筋八脉里面也没说过啊!”

  “俺刚才给四公子瞧过了,伤口乃是足太阴脾经,但四公子脉象平稳,并无病迹,神医看都没看,竟然也能做出如此判断?”

  一听方世玉解释医学问题,吴元年顿时跟打了鸡血似的。

  自己连单手劈砖头都干了,图啥?

  还不是图这个时刻吗?

  还不是图能被神医熏陶一下吗?

  何况,这神医嘴里的神经一次,又是自己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存在!

  自己行医一辈子,虽不敢断言,博古通今,遍读医书,但这个词确实未曾出现过啊!

  难道这是神医密不对外的家传?

  除了吴元年,对医术也极为精通的老刘,此时也是一脸的好奇,看向了方世玉,就等着他解释了。

  “啊?”

  方世玉愣住了!

  这特么的怎么解释啊?

  古人口中的经络,现代人口中的神经,虽然听起来似乎差不多,但却完全就是风马牛不相及啊!

  神经,是由聚集成束的神经纤维所构成,而神经纤维本身的构造是由神经元的轴突外被神经胶质细胞所形成的髓鞘包覆。

  神经纤维构成的组织,把脑和脊髓的兴奋传给各个器官,或把各个器官的兴奋传给脑和脊髓。

  这些东西虽然听起来很复杂,但却是肉眼可见的存在。

  可经络这玩意,就比较玄乎了。

  中医上说,经络是运行气血、联系脏腑和体表及全身各部的通道,是人体功能的调控系统。

  但这玩意肉眼可没法看见!

  它只是某种学说的具象名词,没法证实!

  这特么自己也没法解释啊!

  “难道连神医也不知如何解释吗?”

  “没想到啊,这世上竟然有方公子不知道的事情啊!”

  “实属罕见啊!”

  见方世玉愣住了,老刘顿时幸灾乐祸的笑了起来。

  原本自己是大明第一智囊,但自从方世玉不知道从哪蹦出来后,自己处处都被这小子给稳压一头。

  如今竟然有难住了方世玉的问题。

  这样看起来,那你跟我不过是伯仲之间嘛!

  那大明第一智囊的头衔,岂不是还在老夫头上?

  “那啥,你等我一会,我马上回来!”

  看着老刘一脸的揶揄,方世玉顿时不爽了!

  转身就朝着里屋走去,很快就拿出来一本书!

  人体生物学!

  这玩意实际上属于二十一实际的儿童读物,基本上都是给学龄前的儿童当作启蒙书看的。

  但此时给这群人,倒也算极为合适了。

  上面那叫一个五彩斑斓,图文并茂!

  而且还有一个好处,那就是这本书上,但凡设计到男女之别的地方,基本上都是含糊其辞,一笔带过的!

  不然方世玉要是拿出啥都有的书来,还真担心这群古人会扛不住!

  这书一出现,吴元年顿时就跟丢了魂似的,一双眼睛再没离开过这本书!

  根据他自己一生行医的理论以及实践,又照着书中的内容仔细对比了一下,结果发现,这本书里说的丝毫不差!

  甚至比他所知晓的更多,更详细!

  原来神医密不外传的医术就是来源于这本书啊!

  神医的书!

  那就是神书啊!

  这种秘籍,神医竟然就这么拿出来分享了?

  这要是换个人,没把师父伺候舒服了,想看到那是门都没有啊!

  看来俺就算是单手劈砖头,鞍前马后的伺候神医,也完全是值得的啊!

  俺幸亏当时抓住了这个能留在神医身边的机会了!

  一本书儿童启蒙读物,直接让这个老头泪流满面了!

  就连一直沉默着的老罗,此时也是感触良多!

  若不是老夫还要修理河堤,防范水灾!

  老夫真想跟在先生身边,日日被先生熏陶啊!

  这老吴比老夫幸运的多啊!

  此时此刻,此情此景,两个年纪相仿的老头,竟是生出了同病相怜惺惺相惜的感觉来!

  见吴元年看本书都能看的热泪盈眶,老李跟老刘,顿时也来了兴趣。

  好奇的朝着吴元年要了起来。

  可怜咱们的吴太医,作为太医院的扛把子,那多少也是有点面子的,官职也不算太低的。

  可是在场的这些人,他愣是一个都不敢得罪!

  随便站出来一个人,官职那都是到顶的存在啊!

  万般无奈之下,吴元年只得肉疼的,依依不舍的把书交了出去!

  等到所有人都翻阅了一遍后,顿时各个脸上都是一副啧啧称奇的神情!

  虽然这群人里面吗,除了老刘,其他人压根就看不懂。

  但看不懂没问题,却不能表现出来!

  于是,看不懂跟装懂,瞬间就变得合理起来了。

  唯独粗人老蓝,一脸的不服,满嘴嘟囔着。

  一个人的身体,怎么可能,就凭借这么几根线条串联着?

  鬼才信!

  看着一脸不服的老蓝,方世玉淡淡的笑了笑,表示自己可以证明这一点。

  于是,让老蓝抬起脚,尽量抬高,然后猛地,用力的,狠狠的跺在地面上。

  一二三四,再来一次!

  “欸!”

  “对!”

  “就这样,再高点,再用力点!”

  于是,短短几秒钟之后,老蓝麻了!

  不只是脚,整个人都麻了!

  一脸惊恐的老蓝,再也不敢嘟囔了,十分识趣的选择了闭嘴。

  看到这一幕的安庆公主,一脸的好奇,不由得偷偷问吴元年,蓝叔是不是把自己的腿给剁出问题来了?

  好不容易,终于把神书拿回来的吴元年,翻了个白眼,一脸鄙夷的回到:“你剁,你也麻!”

  “剁什么啊?”

  “方小子是不是又偷偷剁啥好吃的来着?”

  就在此时,门外突然响起一个极为洪亮的声音来!

  老祝头虽然会迟到,但永远都不会缺席!

  朱元璋虽然堪称史上最佳劳模,但朱棣毕竟是他的亲儿子,他还是很关切挂念的。

  何况明教余孽已然出现了,他也挺担心方世玉的安危。

  于是急急忙忙处理完工作后,赶紧朝着方世玉这里奔来。

  太子原本也是要来的。

  但却奈何锦衣卫上报,说北边那群鞑子,又开始蠢蠢欲动了。

  实在没办法,咱们的太子拗不过老爹,只能留下来乖乖工作了,以防突发状况。

  这下,小院子里可谓是人满为患了。

  老祝头点名要过来蹭饭,方世玉收了那么一大堆礼物,也不好意思赶人走。

  于是也懒得炒菜了,直接搞了一个巨无霸的火锅!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