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八章 你说啥?大点声!听不见_大明:朱元璋求我教他做皇帝
新新小说 > 大明:朱元璋求我教他做皇帝 > 第一百二十八章 你说啥?大点声!听不见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一百二十八章 你说啥?大点声!听不见

  [千千小说]

  “原来是郑和小公公啊!”

  “郑公公的大名,在下可以如雷贯耳,久仰久仰啊!”方世玉赶紧换了一个脸色,如沐春风一般,满脸堆笑的说到。

  “过奖!过奖!”

  “小人身份卑贱,当不得方大人如此赞誉!”

  “方大人真是折煞小人了!”(奴才是清狗发明的称呼,只有清朝才有这种称呼,明朝太监也是自称臣或者小人的。)

  不对呀?

  这方大人满打满算不是也就见了我两次吗?

  而我的名字,他不是刚刚才知道吗?

  再说了,俺也只是个小公公啊!

  如今也只不过是个少监,连个太监都不是!

  这久仰久仰从何说起?

  这如雷贯耳从何说起?

  别说当事人郑和了,旁边老李、老刘以及蓝玉,那也是一脸的问号!

  这小子咋对这小公公如此客气呢?

  老子还以为这小子天生孤傲,就喜欢拿下巴看人呢!

  俺们这些侯爵国公啥的,都没这么高的待遇啊!

  这小子吃错药了?

  “郑公公客气了!”

  “稍等我片刻,我去去就来!”

  也不等郑和回话,方世玉直接就朝着屋里走去,很快,出来后手里就多了三个锦盒。

  “郑公公,初次见面,小小心意,不成敬意!”

  “聊表谢意!”

  方世玉简直就是笑颜如花,边说边把手里的锦盒塞到一脸懵圈的郑和手中。

  旁边的人彻底傻眼了!

  这小子在干啥?

  行贿?

  还是对一个小公公行贿?

  还是当着俺们的面行贿?

  俺们这些权贵,这小子说赶就赶,何曾放在眼里过?

  俺们给他送了那么多贵重礼物,这小子别说笑了,连声谢谢也没有啊!

  什么情况?

  这小公公到底啥来头?

  不只是老李、老刘这帮子大臣!

  朱元璋此时也不淡定了!

  小子,你过分了!

  太过分了!

  当着朕的面公然行贿就算了!

  朕为了你多幸苦啊!

  东奔西跑(蹭吃蹭喝)就算了,费尽心思给你升官就算了,你特么的连一声谢谢都没说过!

  现在是什么情况?

  区区一个传旨的小公公,你竟然如此客气?

  又是一顿猛夸,又是礼物狂送!

  你当朕是空气不成?

  而此时的朱棣跟安庆公主,一个个则是睁大了眼睛,十分好奇,方世玉到底送给郑和什么东西了!

  方公子出品,那必是精品啊!

  朱棣甚至以及开始在心里打起了小算盘,回头自己腿脚麻利了,一定要去找郑和拿来看看,万一咱用的上呢?

  那就买(也可能是抢)过来!

  “受之有愧!受之有愧!”

  “方大人,咱大明律法森严,小人若是收了方大人的礼,那就是外臣内官勾结,小人就是有十颗脑袋也不够砍的啊!”

  “方大人,您的好意小人心领了,只是这礼物就算了,小人不敢收啊!方大人您高抬贵手,饶了小人吧!”

  这边,郑和都要吓哭了!

  这到底是个什么情况啊?

  自从这方大人知道俺的名字后,咋感觉方大人有些诡异呢?

  这就算了,方大人你难道没发现,气氛好像有点不太一样吗?

  周围那些大佬们的眼神,有些不太和善吗?

  尤其是您拿了这么多礼物出来要送给俺后,这些大佬们的眼神,就跟要吃人一样啊!

  陛下更是杀气满满啊!

  俺这脑袋,总觉得凉飕飕的啊!

  您饶了俺吧!

  俺还想多活几年啊!

  “啥勾结不勾结的!”

  “你不说,我不说,谁会知道?”

  “天知地知,你知我知!”

  “放心好了,你尽管放心大胆的收!”

  “我保证你不会有性命之忧!”

  “这些人当空气就行了,他们不会出卖我的!”

  方世玉当然知道郑和在害怕啥,当即十分贴心的,指着朱元璋等人,安抚起郑和来!

  锦衣卫早就走了!

  如今留下来的,那都是哥们我的人啊!

  怕个屁啊!

  话音落地,朱元璋等人的脸上,那表情叫一个精彩纷呈!

  咦?

  你小子要是不会说话,可以闭嘴!

  啥叫空气?

  咋就把俺们当空气了?

  不过转念一想,方世玉毫不避讳俺们,这说明啥?

  这说明在方世玉心里,俺们已经都是自己人了啊!

  这地位可不低啊!

  看来俺们误会这小子了!

  “何况,这些东西在被人眼里也没啥价值,只不过是一些航海所需的东西罢了!”

  方世玉为了打消郑和的顾虑,一边说着,一边打开了锦盒。

  第一个锦盒,里面装的是仿制版的古代罗盘!

  第二个锦盒,里面装的是军用级别的望远镜!

  第三个锦盒,里面装的是一比一的六分仪!

  这些东西较之二十一世纪,自然不算啥,有些都是已经被淘汰的工具。

  但却都是白皮猪们开启大航海时代后的发明。,

  在方世玉这里,自然还有更好的替代品,因此这些已经被方世玉淘汰掉的东西,自然毫不心疼,想送给郑和。

  毕竟放着也是放着,不如物尽其用,送给郑和这个大明大航海时代最牛逼的天才!

  也算是自己为华夏的航海事业,做出了一点贡献。

  “方大人......可是......可是小人是内廷公公,这航海跟小人没丝毫干系啊!”

  郑和更郁闷了!

  虽然俺现在只是一个少监,但是俺干爹可是掌印太监,这大好前程,俺不好好混个出人头地,俺没事跑到海上去喝西北风,那不是纯粹脑子有病吗?

  再说了,大明的水师,那可是制度最为森严的地方,俺这个宦官,哪有资格去军中任职?

  这方大人是不是脑子有些不大好使?

  想啥呢?

  “无妨,无妨!”

  “郑公公只是暂时在内廷任职,日后定当会去海上,驰骋天下,创立一番丰功伟业的。”

  方世玉压根就没把郑和的问题当回事,一边摆了摆手,一边开始了介绍手里的东西。

  “郑公公,请看这里!”

  “这个东西叫做千里镜,你也可以叫它望远镜。就这么对着眼睛,千里之外,就可以尽收眼底了。尤其是在海上,更是可以提前发现暗礁之类的危险存在,避免船只被撞!”

  “这个东西叫做罗盘,是专门为航海设计发明的,用来在海上指明方向用的,你看这指针,以及上面的星图,即便是大雨倾盆,或者伸手不见五指的深夜,也完全可以指明方向!”

  “这个东西叫做六分仪,顾名思义,这个东西是用来确定自己所处位置的,大海广阔无边,天水一色,只要拿着这个六分仪,就能知道自己在哪里。”

  “三个东西,配合来用,自当是无望而不利,实在是居家旅行必备首选啊!”

  方世玉一边介绍,一边夸赞。

  这下,郑和不只是要吓哭了,整个人都忍不住发抖起来。

  这特么!

  方大人来真的?

  先不说俺有没有资格去军中任职!还是水师!

  关键问题是,俺不会水啊!

  俺不仅不会水!

  俺还晕船啊!

  方大人你确定你这不是要了俺的亲命?

  也不怪郑和,毕竟他是在云南昆阳州(今昆明昆阳街道办事处)出生的,到应天府之前,别说大海了,就是连条大河都没见过的主!

  这方大人简直就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啊!

  好端端的,为啥非要俺去下海呢?

  浑身颤抖的郑和,一来觉得自己一旦去了海上,无异于自寻死路。

  二来觉得这些东西虽然不是什么金银财宝,可当着这么多大佬的面,就这么收下了,那也是无异于自寻死路啊!

  于是乎,欲哭无泪的郑和,吓得浑身颤抖的郑和,下意识的转头看向了皇帝陛下!

  看到郑和求助似的看向自己,朱元璋微不可察的朝着郑和点了点头,示意郑和先收下再说。

  这小子,怕是做梦都想不到,你送归你送,但不管你送到谁手里,到最后都会出现在朕的手里!

  你要是喜欢,你只管送便是!

  多多益善!

  来者不拒!

  只是这小子实在是没啥眼力劲!

  朕都没收过这小子啥礼物,这小子倒好,竟然如此积极主动的给一个小宦官送礼!

  朕也懒得跟你算账了!

  你小子不是说这个小宦官喜欢航海吗?

  等朕回宫,就让这小宦官去水师训练去!

  啥时候练会,啥时候朕再放他出来!

  有了朱元璋的点头,郑和这才收下了东西,转身道别,赶紧溜了。

  生怕方世玉再出什么幺蛾子!

  众人该说的都说了,该做的也都做了,饭也吃了,于是也纷纷离去。

  安庆公主原本是不想走的,但奈何朱元璋直接强行把她带走了。

  刚刚还人满为患的小院,瞬间就安静下来了。

  此时只有方世玉、朱棣以及吴元年三人了。

  朱元璋这边刚走,没多久,就突然看见了一脸焦虑,似乎早就候着的太子朱标了。

  众人顿时眉头紧锁。

  太子向来以沉稳干练出名,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难道是有什么事情发生了?

  “标儿,何事如此慌张?”

  “你娘不会身子骨又出问题了吧?”

  朱元璋也震惊不已,下意识问了起来。

  此时的大明,能让沉稳的太子朱标,如此慌张跑到这里来候着的事情,无非两件!

  一是马皇后身体抱恙,而是北元鞑子来犯!

  此时的北元鞑子,早就被砍的上气不接下气,哪还有胆子侵袭边疆。

  如此一来,那就只剩下马皇后身体抱恙了。

  “回父皇的话,母后身体安康。”

  “儿臣得到消息,北元太师纳哈出,亲率大军,侵袭辽东。”

  “而纳哈出一出兵,兀良哈、乌奇叶特、札剌亦儿以及翁牛特四部,也纷纷响应。”

  “高丽内部,也发生了叛乱!”

  “如今辽东边疆,北元残余兵马,已高达二十万之众!”

  “若不及时处理,辽东恐难以支撑!”

  什么情况?

  北元这是打算破釜沉舟了吗?

  竟然在辽东集结了二十万兵马?

  高丽竟然也发生了内部叛乱?

  太子朱标话音落地,众人顿时各个如临大敌,一脸紧张起来。

  朱元璋以及两名大将徐达跟蓝玉,此时也是眉头紧锁。

  北元那些残余,不过是手下败将!

  因此向来都是,大明日月龙旗,一经现身,他们撒丫子就逃!

  现在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咱大明没去找他们麻烦!

  他们竟然自己主动来挑事了?

  当真是狗胆包天!

  “传朕得命令,召集六大部及内阁官员,立即御书房参议此事!”

  朱元璋当机立断,下了口谕。

  近侍立即策马疾驰,率先一步,进入城中,通知各部官员。

  朱元璋回到御书房得时候,各部官员早已恭候多时了。

  傅友德、冯胜以及邓愈等人,一个个怒气冲天!

  给脸了不是?

  也就几天没敲打!

  北元鞑子竟然还敢主动来找死?

  “取地图来!”

  朱元璋摆了摆手,内侍赶紧打开了大明混元图。

  只是如今的地图,以方世玉提供得那副世界地图为基础,早已进行了优化。

  上面很多地方,都标注的极为详细,一目了然。

  朱元璋低头,接过笔,在地图上做了一下标记。

  首先是辽东的驻军处,然后就是北元四部,以及纳哈出的大军。

  从情报分析来看,纳哈出率北元四部的大军,目的十分明确,正是朝着明军驻扎在高丽的方位而去。

  看来这北元鞑子的目的,只是为了夺回高丽的皇室。

  李成桂把原来有鞑子血统的高丽皇室推翻后,那些东班大臣贼心不死,竟然四下勾结北元残余。

  如今北元也算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如今元昭宗早已挂了,其弟脱古思帖木儿即位,称元益宗,定年号为天元。

  这个脱古思帖木儿,被徐达跟常遇春一口气赶出了大都,逃到了漠南,一直憋着一股子怒气。

  再加上,燕王朱棣,隔三岔五就要带着小弟们,在他们家门口搞搞篝火晚会,军事演习,实在是不胜烦扰。

  于是这个脱古思帖木儿,一即位,又得知大明连自己的小弟高丽都接手了,再也忍不住了。

  当即让太师纳哈出亲率兵马十万,随后又召集了四部人马,共计二十万大军,向着辽东地区进发。

  看样子这是精锐尽出,准备跟大明一决死战来了。

  实际上,脱古思帖木儿估计自己也很清楚,这不过是徒劳罢了!

  但小命可以不要,面子总还是要的。

  自己的小弟被人揍了,自己这当大哥的怎么也要表示一下。

  “如今北元残余,率兵二十万,进攻我大明辽东以及附属国高丽。”

  “众爱卿,有何看法?”

  朱元璋标记完,旋即抬头扫视一圈,缓缓问到。

  “回禀陛下,末将愿亲率兵马,荡平北元残余!”

  “不过是一群未开化的蛮子罢了,竟敢公然挑衅我大明天威!陛下,老臣愿随时待命,只等陛下一声令下,老臣势必身先士卒,荡平北元残余!”

  “这群蛮子,竟然如此不知死活,简直就是找死,陛下,臣愿领兵,荡平北元残余!”

  一群武将闻言,顿时各个战意盎然!

  纷纷请命,亲率兵马,荡平北元残余!

  朱元璋从加入明教以来,手下这群大将,打的最多其实就是北元的这群鞑子。

  如今的大明武将,可不是明末那群酒囊饭袋可以相提并论的。

  随便拎一个出来,那都是名满天下的级别。

  历史上能称之为名将的人,屈指可数。

  仅仅会打仗还不行!

  你还得天时地利人和,一样不少,才能混到名将这个头衔!

  而此时的大明武官集团里,除了已经挂掉的常遇春,能称之为名将的也,也不在少数!

  便是随便拿出一个普普通通的卫所来,那都是堪比崇祯年间,关宁铁骑的存在!

  因此,这个时候的武将,那是傲气十足的。

  自己没去砍北元的鞑子,那北元鞑子就该烧高香了!

  那轮得到北元鞑子来主动挑衅?

  这不是活腻歪了吗?

  这不是厕所里打灯笼——找死(shi)吗?

  这不是打俺们的脸吗?

  “好!”

  “朕令尔等,成立军机处,专司北元残余大举进攻辽东一事!”

  “令五军都督府大都督,兵部尚书,及户部尚书,为军机处大臣!”

  “一切与辽东战事相关的决议,均可绕开内阁及司礼监,直接向朕上奏!”

  “兵马调派,粮草筹运,一应事物,军机处可自行处理!”

  “军机处之令,如同朕之令,一应部门,不得违抗,不得拖延!”

  “违令者,军法处置!”

  “可曾明白?”

  朱元璋大手一挥!

  这三个组织,内阁、军机处、司礼监,是方世玉献计中最重要的朝廷内部结构。

  而内阁跟司礼监依然运转很久了,如今这军机处是该现身了。

  “臣等明白!”

  “末将明白!”

  众人纷纷行礼点头!

  能进御书房的,那都是大明高层了。

  军机处虽然之前没现身,但这群人多少也都听到过一点风声。

  武官群体,顿时喜上眉梢。

  以后再也不用被文官压一头了。

  “很好!”

  “现在朕来挑选主将!”

  刚刚还激昂慷慨的气氛,在这句话落地后,瞬间压抑起来。

  这代表着什么?

  这代表着可以建功......

  呸!

  这代表着可以报效大明,杀敌的机会啊!

  洪武年间,武官眼里,北元鞑子,那跟刷军功的经验宝宝没啥区别。

  啥时候闲得没事干了,那就去大草原上砍砍人,顺便散散心,刷点军功,过个肥年!

  底层的小兵,砍他十个八个鞑子,世袭罔替的军职,基本就到手了。

  砍的越多,经验装备掉的就越多。

  但再往上,爵位这种级别,那就有点难了。

  砍的鞑子,要数以万计才行了。

  越往上,需要砍的鞑子越多!

  最高级别的国公,没砍个十万出头,基本是不可能的。

  因此,一听说这纳哈出竟然率兵二十万!

  这是啥?

  这是把国公的爵位往俺们嘴里喂啊!

  还不止一个!

  两个啊!

  就算没抢过那群猛人,再不济俺砍他几万个,也能混个侯爵啥的啊!

  因此,这群武将,听见朱元璋要挑选主将,顿时一个个激动不已起来!

  尤其是蓝玉!

  嗓门本来就打,这个时候更是差点喊破了嗓子。

  硬着脖子,就主动请缨!

  此时的蓝玉,也就是个侯爷!

  放着这么好的机会,那能错过吗?

  姐夫不在了,俺就是姐夫啊!

  陛下,您别客气,砍鞑子俺是专业户啊!

  蓝玉就是个做事要做到极致的人,当官自然也要当最大的官。

  虽然他还是有点自知之明的,整个大明,他很真的服两个人。

  一个是姐夫常遇春,一个就是战神徐达!

  他知道,这两个人都是猛人,自己比不过!

  因此这开国六公爵,没自己的份,那也就罢了!

  但这跟自己八斤八两的老战友,傅友德,以及远远不如自己的混子汤和,此时那都是国公了!

  可自己混到现在,也才刚刚混了个侯爷!

  这人比人,气死人啊!

  好不容易这鞑子想不开,要来给俺送点经验!

  不接对不起中国人啊!

  可惜,洪武年间,大明武将,那是一个比一个猛,一山更比一山高的存在!

  比蓝玉更猛的人,一只手都数不过来!

  因此,蓝玉除了喊破嗓子,优势还真没多大!

  朱元璋缓缓扫过这群猛人的脸,最终目光落在了蓝玉脸上。

  “朕就命永昌侯蓝玉,为此次平叛辽东的大军主将!”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