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语破天惊_大明:朱元璋求我教他做皇帝
新新小说 > 大明:朱元璋求我教他做皇帝 > 第十三章 语破天惊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十三章 语破天惊

  [千千小说]

  “方小子,你上次跟我说的为万事开太平之计,到底是什么?”

  虽然喝的脑袋昏昏欲睡,但朱元璋到底是皇帝,他的意志力非常坚定,于是主动把话题绕到前几天方世玉所说的万世之计。

  旁边的朱标也来了精神。

  现在的他已经知道高丽兵变的推测,完全是方世玉独自一人推测出来的,于是他师傅嗯敬佩对方。

  一个年仅十六的少年,凭借着东拼西凑的点点信息,就可以判断出千里之外的局势。

  你告诉我什么叫做天才,这就是传说中的天才啊。

  方世玉嘴巴里面的为万事开太平之计,想来绝非等闲。

  已经瘫倒在地上的蓝玉也拼命的清醒自己的神志,竖起了耳朵。

  要知道这可关系着他们蓝家的荣华富贵还有身家性命,这不由得他不上心。

  “那好吧,既然你们这么想知道,那我就跟你们好好的说一说。”

  此时的方世玉喝的也有点头,见几个人洗耳恭听的模样,他忍不住拍桌子大说道。

  “我且问你们,当今的陛下为什么要杀了胡惟庸这个宰相?”

  方世玉看着三人,认真的问道。

  “你这个问题简直就是小儿科,对方贪污受贿,鱼肉香乡,城里面的皇榜上面写的清清楚楚的。”

  蓝玉他晕晕乎乎的说道。

  “哈哈哈哈哈,我跟你说,事情不能看表面。”

  方世玉指着蓝玉嘲笑道。

  “如果事情这么简单的话,当今圣上为什么要暗中隐忍胡惟庸整整七年,而且为什么杀了胡惟庸之后,至今没有恢复宰相之职?”

  “恩公,您说这是为何?”

  旁边的太子朱标他想了一下,然后虚心请教道。

  方世玉努力站直自己摇摇晃晃的身体,然后指着皇宫的方向说道。

  “其实非常简单,因为宰相这个职位威胁到了大明王朝的江山,当今陛下他处心积虑对付的不是胡惟庸,而是胡惟庸宰相职位所拥有的能量。”

  “轰隆!”

  方世玉的话如同惊雷一般,不断的在朱元璋的脑海里面来回游荡。

  他身上的酒意也清醒了大半。

  这世人都以为自己隐忍了胡惟庸整整七年后,这才出手除掉他,是因为忌惮胡惟庸身上的能量。

  但是在朱元璋的心里面,胡惟庸不过是个跳梁小丑罢了,自己挥挥手就可以把他给拍死。

  自己真正想要对付的,其实是胡惟庸身上流传了数千年的相权。

  正因为如此自己才隐忍的胡惟庸整整七年,然后这才果断出手,把他们连根拔起。

  他本来以为除了刘伯温,还有李善长这些跟随自己多年的老臣以外,没有人能懂。

  然而却没有想到被眼前这个小家伙一眼给看穿了。

  所谓诸葛卧龙在世,也不过如此了吧?

  朱标听到这里也是身体一颤,他瞬间明白了朱元璋的想法。

  “只可惜,陛下错了。”

  “而且还错的很离谱。”

  可是接下来方世玉所说的话,却瞬间让朱元璋变了脸色。

  自己通过胡惟庸废掉相权,做的就算不是天衣无缝,可以称得上精妙绝伦。

  可为什么在这个小兔崽子的嘴巴里面,自己的谋略好像一无是处?

  “小兔崽子你快点说,当今身上的错在哪里?”

  朱元璋着急的询问道。

  “老朱头,我问问你,自古以来做皇帝最害怕什么?”

  方世玉已经有点上头了,他随手拉过一把椅子坐在朱元璋的对面。

  “自古以来皇帝最害怕的,当然是属下造反了。”

  朱元璋他连想都没想,就直接回答道。

  “你说的不错。”

  方世玉赞赏的点点头。

  从轩辕黄帝到清朝,炎黄历史上,一共有494个皇帝登基称帝。

  其中有三分之一乃至更多,是被属下造反所杀死的。

  要是再加上被臣子废立或者软禁的,其中有超过一半的皇帝不得善终。

  可以妥妥的说,皇帝这个职位是一个高危职业。

  高风险,高收益。

  “可是如果属下要造反作乱,他们就必须拥有相同的权利。”

  “他们手中要是没有权力的话,他们拿什么来作乱?”

  “就是因为宰相手里面的权力太大,当今陛下杀了无为荣之后一直没有复利宰相的职位。”

  “他宁可自己辛苦一点,劳累一点,也不愿意全力落在旁人的手里。”

  方世玉接着侃侃而谈。

  “可这不代表圣上的决定是对的吗?恩公为什么你说圣上的决定是错误的?”

  朱标疑惑的询问道。

  “没错,在说这个武将有什么关系?”

  蓝玉有些头疼的挠挠头。

  他们这些做武将的早就看不惯胡惟庸这个小人了。

  当初他们这些人和朱元璋一起打天下的时候,这个胡惟庸还不知道在哪里玩泥巴呢

  结果自从当了宰相之后,就跑到他们陛下的面前,吆五喝六的。

  这个王八蛋他也配。

  这个该死的胡惟庸,实在是杀的太好了。

  “哈哈哈哈……”

  方世玉指着蓝玉无情的嘲笑道。

  “这关系那可就太大了!”

  “自轩辕黄帝以来,国家的权力分为皇权、相权、以及兵权。”

  “其中圣上代表的就是皇权。”

  “其中胡惟庸代表的是相权,而老朱头你们这些武将则是兵权的代表。”

  方世玉指着朱元璋还有蓝玉说道。

  “不应该吧,我们就是一帮大老粗,怎么可能会斗得过那帮耍笔杆子的?”

  蓝玉结结巴巴的说道。

  他不是醉的,而是被吓的。

  “只有权利才是一切,相权他再强,要是没有在兵权的支持下,他也成不了气候!”

  “不过反过来,兵权要是过于强大,他就可以直接甩掉相权,甚至可以直接凌驾于皇权之上。”

  “而且还可以……”

  “把自己变成新的皇权!”

  “砰!”

  蓝玉手里面的杯子掉落在地上。

  此时他已经被方世玉的话,吓得彻底醒了酒。

  而旁边的朱元璋和朱标,也是满脸严肃的看着方世玉。

  看到这一幕,方世玉非常满意,他接着说道。

  “所以武将对江山社稷的危害,从来都是比文官要厉害的多。”

  当今圣上之所以废掉宰相之后,没有动武将一丝一毫。

  “这其中除了有曾经的袍泽之情,而且还有一个主要的原因,那就是担心武将们的反应过度,从而造成天下大乱。”

  “其中最重要的一点,那就是陛下觉得他可以压得住你们。”

  “要是有一天你们这些手里面握着兵权的人,威胁到了陛下手里面的皇权,你猜猜看,你说陛下会不会对你们下手?”

  “这……”

  方世玉的这一番话,吓的朱标还有蓝玉倒吸了一口凉气。

  朱标他自幼宅心仁厚,他不愿意看到自己的叔叔伯伯们惨遭父皇的毒手。

  而蓝玉则是被吓的。

  他就算是再不喜欢动脑子,也瞬间明白了其中的利害关系。

  旁边的朱元璋更是频繁点头。

  先不说陈桥兵变和藩镇之乱这些武将们直接造反,就是历史上那些敢废立皇帝的外戚,还有太监,哪个不是得到了军方支持才敢动手。

  要是没有军方的支持,他们算个鸟。

  “那你的意思是,把那些武将都解决了,就可以安然无恙了吗?”

  朱元璋他不动声色地询问道。

  在他那个充满了肌肉的脑子里面,好像除了杀掉武将之外,并没有其他可以解决的方法。

  “你跟我说把武将都杀掉?”

  “你是不是忘了北宋的靖康之耻?”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