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三章 白嫖是可耻的!!!_大明:朱元璋求我教他做皇帝
新新小说 > 大明:朱元璋求我教他做皇帝 > 第一百三十三章 白嫖是可耻的!!!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一百三十三章 白嫖是可耻的!!!

  [千千小说]

  “白嫖是可耻的!!!”

  啥叫白嫖?

  一群古人愣住了!

  “咳咳!”

  “简单来说,就好比我在起点写了一本书,你去看盗版,这就叫白嫖!”

  一边的小二百五常茂,那更是再次被震惊的体无完肤了!

  方公子这么牛逼吗?

  俺印象中,这个世界上,敢跟陛下提条件的人,那可是还没出生,估计也不会出生了!

  就算出生了,那也是百分百夭折的下场啊!

  方公子这是脑子被门挤了?

  竟然敢跟陛下提条件?

  俺老舅能坐稳主帅这个位置,方公子可是最大功臣啊!

  别找死啊!

  “你想要啥,只管说!”

  朱元璋白了一眼方世玉,败下阵来。

  别说朕都已经当了皇帝了,就是当初被封吴王的时候,也没人敢跟朕提条件啊!

  朕佩很服你的勇气!

  朕也鄙视白嫖党!

  不过为了江山社稷,朕先不跟你小子一般见识。

  什么情况?

  陛下竟然妥协了?

  小二百五常茂的嘴巴,已然可以塞下一颗鸵鸟蛋了。

  吴元年也惊掉了下巴!

  唯独朱棣跟蓝玉,一脸鄙夷的看了看这两货。

  没见过世面!

  这算啥?

  基操!

  勿六!

  “我的条件就是,抓紧时间,让老罗把金陵城墙的工程给我承包下来!”

  “对了,我要的白手套呢?”

  “这都过去多久了?”

  “你办事效率怎么这么低呢?”

  方世玉一脸愤愤的问到。

  这群人,都是什么人啊?

  本公子好不容易有点事要你们办,一个个的,就这?

  跑路咱就先不说了,我这都来了多久了,别说船了,本公子连河都没看见!

  何况这金陵城墙一事,那还不是为了你们着想?

  钱拿了,事不办!

  你们良心何在?

  你们吃的着睡得着吗?

  “啊?”

  “记得记得!找到了找到了!老夫明天就差人给你送过来!”

  朱元璋一脸的无所谓!

  还以为你要啥条件呢!

  这不都是小事一桩嘛!

  不就是要找个做生意的嘛!

  那啥!

  这不是现成的吗?

  沈万三那个奸商在哪?(沈万三生卒年不详,为了剧情需要,就算挂了,也求各位看官允许他起死回生诈一下尸吧!)

  江浙?

  朕前段时间,才流放了一批奸商,那货不会刚好就被朕流放了吧?

  罢了罢了!

  这种小事,朕懒得操心,让蒋瓛去办就是了!

  “咱可说好了,我要的东西你只要送到了!”

  “着奴儿干的局势图,我保证送给你!”

  方世玉这才点了点头。

  老祝头难得这么爽快,咱也不能磨叽。

  “行!一言既出,驷马难追!”

  “这些说完了,现在你可以说说,如何才能摘取胜利的果实,巩固辽东胜利的战果了吧?”

  朱元璋压根就没把这些小事放在心上,顿时转移话题,继续绕回到他关心的话题上来。

  “三步,足矣!”

  方世玉伸出三根手指,淡淡笑道。

  “其一,宴客!”

  “其二,砍头!”

  “其三,收下当狗!”

  “嗯?”

  朱元璋眼前一亮,似懂非懂的继续问了起来。

  “具体如何实施呢?”

  此时,不只是朱元璋了,余下的几个人,那也各个都是一脸的好奇!

  目光纷纷不由自主的看向了方世玉,就等着他详细解释。

  虽然听不懂,但不妨碍咱觉得这个说法牛逼啊!

  一听就够刺激!

  老刘的策略,哪有方公子的带感啊!

  “咳咳咳!”

  方世玉清了清嗓子,斜着眼看了看空荡荡的茶杯。

  朱棣这一次十分上道,赶紧端茶倒水!

  吴元年不用示意,早就开始研磨了。

  这两货如今的动作,那叫一个丝滑,那叫一个行云流水,一看就是没少干啊!

  可怜小二百五常茂,此时那叫一个震惊!

  自从来了方世玉这小院,俺为何时时处于震惊之中呢?

  俺的三观去哪了?

  燕王俺可是很熟悉的!

  心比天高!

  让他伺候人?

  你就说你想怎么死吧?

  可现在燕王咋变成这样了?

  燕王这么勤快伺候人就算了,咋陛下跟老舅,一脸的视而不见,见怪不怪的表情?

  方世玉接过茶,抿了一口,这才继续说了起来。

  “你们应该还记得,本公子前面已经说过了,这不是一场单纯的沙场之战!而是一长政治战争的具象手段,延续方式。”

  “因此重点不在于攻城略地,而在于杀人诛心!”

  “杀人还要诛心?”

  “好可怕啊!”

  然而,方世玉话音落地!

  蓝玉顿时一脸的失望!

  你让俺攻城略地,俺在行,你让俺杀人诛心,俺特么的也不会啊!

  蓝玉这种武将,最烦的就是这种策略!

  杀人就杀人,诛啥心啊?

  人都杀了,还用的着诛心吗?

  你说俺带着小弟,吃着火锅,唱着歌,心情愉悦的去砍鞑子。

  结果突然蹦出来一个人,告诉俺!

  人就先别杀了,咱先诛心!

  看着一群群经验宝宝就在面前,老子刀都拔出来了!

  你让俺怎么收回去?

  老子又不是诸葛亮!

  人家对孟获那是七擒七纵!

  难不成俺对着鞑子,也要玩这一出?

  那还打个毛啊!

  人不让俺杀,俺哪来的经验?

  所以啊!

  这没有诛心的战略,那才是好战略!

  “仔细说来!”

  “何为杀人诛心,为何这诛心才是重点?”

  朱元璋自然跟大二百五蓝玉想的不一样,顿时好奇的追问起来。

  实际上,以此时明朝的战斗力跟辽东鞑子的战斗力做对比,很容易就可以发现,完全不是一个量级的。

  只要朱元璋高兴,鞑子分分钟就是被灭的命!

  但朱元璋自然不会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

  朕可是布衣出身!

  打小那就知道,一分钱难倒英雄汉,这钱要花在刀刃上啊!

  这可是有前车之鉴的!

  汉武帝打匈奴的时候,打到最后,内裤都赔进去了!

  实在是得不偿失啊!

  “看这里!”

  方世玉指了指桌子上的地图。

  “地图上有很多颜色各异的圆点,每一种颜色代表一个不同的势力,而大小则表明这个势力的实力大小。”

  “红色为路,方形为城,这些旗子,则是大明边军所在。”

  “余下的也是同理,分别代表山川河泽!”

  “粗略扫一眼,你们发现什么没有?”

  见方世玉指着地图发问,众人顿时纷纷看向地图。

  “辽东的局势竟然这么复杂?势力竟然如此之多?”

  “大大小小,各不相同,混乱至极啊!”

  蓝玉只看了一眼,顿时就眉头紧锁起来。

  按照方世玉所说,辽东的势力划分,竟然有数十个之多!

  只是大一点的势力只有两个,一个是北元残余,一个是高丽叛军。

  剩下的,都是一些小势力。

  这些势力,密密麻麻,分布在辽东各处!

  宛若有人弄撒了颜料,溅在地图上一样!

  “不对呀!这地方为啥除了山就是沼泽地,路却不见几条啊?”

  朱棣看的倒是比较仔细,当即问了起来。

  朱棣镇守北平,目标那是漠南的大草原!

  而辽东这片区域跟辽东完全不同,不是深山老林,就是沼泽湖泊!

  城池的数量,简直少的可怜。

  辽东自古以来,那都是游牧民族以及渔猎部落的生存地。

  在辽东这一块,数得上来的,无非就是鲜卑、女真、契丹以及柔然等等,甚至就连鞑子的祖宗室韦也是这旮旯的。

  这些部落的信仰,基本都是长生天,崇尚自然,信奉万物皆有灵。

  因此,基本上没有对居住地进行过大规模的破坏开发!

  简直就是华夏环保人士的楷模典范!

  生存理念相当的超前,可谓是人与自然,和谐共处!

  “这片区域的边军是不是有点太少了?”

  “如此之大的疆域,这点人哪守得住啊?”

  常茂也发现了一点异常。

  明初辽东边军的数量,确实很少,远不如中后期,明朝在辽东投入的兵力。

  而且全都集中在几处主干道,以及一些易守难攻的城池处!

  在常茂看来,这点人,别说主动出击了,能守住自己芝麻大点的地方,就已经算是了不起了。

  “很好,想必你们也发现了,辽东局势极为混乱复杂。不只是地形上,势力分布上也是如此!”

  方世玉指着地图,这才继续说了起来。

  “这里的种族,那更是五花八门!”

  “除了咱们汉人以外,还有蒙元人以及高丽人,还包括达斡尔人、女真后裔以及骨嵬族后裔的苦夷人跟苦兀人。”

  “这些人都是自成一派,甚至各派之间,都不统一,没有固定的统属。”

  “今天你杀我,明天我杀他,混乱不堪!”

  方世玉话音落地,众人纷纷点头。

  就算方世玉不解释,看见这个局势,众人也都是一头的包!

  实际上,别说现在了,辽东的混乱局势,可是一直持续到明朝末年的时候,知道清狗的出现,才终于整合了一下辽东。

  就算是清狗整合过了,但海西女真的叶赫部都对建州女真部,依然是拥有不共戴天之仇一般,彼此敌视!

  “所以说啊!”

  “这里局势如此复杂,每个独立的部族,对于大明的需求,那都是因人而异,迥然不同的。”

  “简单来说,可以分成三种。”

  “其一,归降!”

  “其二,中立!”

  “其三,敌视!”

  “因此,大明需要用不同的政策,来对待不同的势力,而非一棍子全打死!”

  “闷棍打死的难度暂且不提,但这种战略,显然是低效的下下之策!”

  朱元璋跟太子朱标,顿时深有同感的齐齐点头。

  别说辽东这么混乱的局势了,就是如今的大明王朝。

  那也是需求不同啊!

  有人喜欢吃素,有人喜欢吃荤!

  甭管朝廷的政策是什么,肯定会有一部分人持反对意见!

  因此,只能从多,照顾大多数人的需求。

  想面面俱到,让每个人都满意,显然是不可能的。

  但就算如此小心翼翼了,还是会得罪很多人。

  因此,古话说的好!

  治大国如烹小鲜!

  大明疆域内尚且如此,何况辽东那片蛮夷之地,那群人可是没有被汉化改造过的。

  最基本的语言沟通方面,就是一道难以逾越的天堑!

  仅仅是想一下,就觉得头皮发麻啊!

  “再看地形,大部分是深山老林,沼泽湖泊!”

  “这种地方,易守难攻,地势复杂至极!”

  “原住民自然比咱们大明军队更加熟悉当地的地形,因此就算打不过,那也可以跑啊!”

  “一旦形成这种局势,双方僵持不下,原住民钻进深山老林,只需要采取游击战,小股势力,对咱大明军队进行偷袭侵扰,大明军队将不攻自破!”

  “除非数以百倍计的投入兵力,实行封山策略,否则见效甚微!”

  方世玉继续说到。

  辽东的地势,此时依旧是深山不及其实,还未形成广袤无垠的平原,四处可见,人迹罕至的深山老林,湖泊沼泽。

  外地人一旦进入,不用打,自己就会迷失方向,被那些野兽吞噬!

  放眼数百年后,倭寇来犯,就是利用当地的地形,打的那些鬼子屁滚尿流!

  若不是叛徒的出现,想必那些英勇的烈士,定会亲眼看见,犯我华夏者的凄惨下场,也能亲眼看见,我华夏重新屹立于世界之巅!

  “这......”

  “怎么办啊?”

  方世玉话音落地,一向自负的蓝玉,也不由得眉头紧锁,彻底失去了嚣张气焰!

  蓝玉跟常遇春一样,打仗讲究那就是一个字!

  快!

  一往无前,直捣黄龙,势如破竹,摧枯拉朽!

  这种风格,对于蓝玉来说,那是得心应手。

  可是让他去深山老林里,跟敌人玩捉迷藏,他不擅长啊!

  一想到这里,蓝玉顿时欲哭无泪了。

  不只是蓝玉,就连朱棣此时也是眉头紧锁起来。

  显然,朱棣也觉得这种战局太难了!

  常茂则是毫无反应。

  自己撑死也就是个先锋!

  老舅才是主帅!

  老舅让俺干啥俺就干啥!

  老舅说咋砍自己就咋砍!

  其余的不是俺该关心的。

  “可有对策?”

  朱元璋此时也是紧皱眉头,不由得追问起来。

  “对策?”

  “我不是已经说了吗?”

  “就是那个三部曲啊!”

  “三部曲?”

  常茂疑惑的重复了一句,似懂非懂!

  “别想歪了!”

  “我说的三部曲是宴客!砍头!收下当狗!”

  “这第一步嘛,就是收归那些愿意归降或者想要归降的势力,让他们跟我们统一战线,起码保证不在我们的敌对方!”

  朱标若有所思的点着头。

  实际上,俺爹一直都想这么做来着。

  当年常遇春跟徐达率兵北伐的时候,朱元璋就说过类似的话,让徐达跟常遇春只管砍鞑子军队,不要伤及无辜,尤其是当地百姓!

  这也是为什么每次派常遇春砍人,都会搭配上徐达!

  因为朱元璋会叮嘱徐达,让他把常遇春看紧,不能让常遇春屠城!

  常遇春那是有苦说不出,好好一座元大都,不让老子撒个欢,太特么憋屈了!

  “这第二步嘛!那就是,对那些硬骨头,誓死不愿意归降的势力,坚决打击!彻底毁灭!斩草除根!赶尽杀绝!”

  “这一招叫做杀鸡儆猴,让那些不老实的势力好好看看,跟我大明作对,下场是怎样的!”

  彻底毁灭!斩草除根!赶尽杀绝!

  朱元璋闻言,顿时眼前一亮!

  这小子越来越对朕的胃口了!

  这不就是朕的风格吗?

  若不是朕洁身自好,从不沾花惹草,差点怀疑你小子是不是朕的私生子了!

  一直闷闷不乐的蓝玉,直到此时,才终于再次焕发了荣光!

  卧槽!

  这个俺在行啊!

  到时候,这种事就让俺亲自来干好了!

  宴客这种事情,还是让大都督朱文正来干吧!

  反正俺这次是主帅!

  朱文正只是个富帅!

  俺说了算!

  谅他朱文正也不敢违抗军令!

  “方公子,那第三步呢?”

  朱标忍不住追问起来。

  “这第三步嘛,俗话说的好,吃人嘴软,拿人手短!”

  “给了甜头,自然是要付出代价的。”

  “毕竟白嫖是可耻的!”

  “只想着拿好处,不出点力怎么行?”

  “所以啊,这些归降的势力,他们也是有任务的。”

  “比如带路啊!比如刺探敌情啊!比如当使者去劝降其余势力啊!比如身先士卒,攻打那些冥顽不灵的势力啊!”

  “这活不是多着吗?尽管交给他们来做就是了!”

  “咱大明的银子,那又不是天上掉下来的!”

  “拿了钱,就要办事!”

  “想白嫖?先想想那些白嫖党的下场再说!”

  方世玉缓缓说到。

  “高!”

  “实在是高!”

  “辽东稳定,指日可待!”

  朱元璋仰天长笑起来。

  这小子的计策高啊!

  朕一直都是用的这种策略!

  谁用谁知道啊!

  灭了北元之后,相当大的一部分鞑子,早就被汉族同化了,此时就算是放他们回去,估计他们也不愿意回去大草原上喝风!

  而这一部分的鞑子,朱元璋就把他们安置在了特殊的位置!

  其实除了朱元璋,后面的永乐大帝,也是用的这种政策!

  更有甚者,宁王麾下的朵颜三卫(也叫兀良哈三卫),全部成员都是鞑子!

  好吃好喝伺候着,只要听话就行!

  这朵颜三卫的战斗力,在明朝,那几乎是所向披靡,首屈一指的存在!

  包括三千营以及五军营,主力部分,那也几乎都是鞑子!

  整个明朝,鞑子在武官集团中的战斗力,都是一个相当重要的组成部分!

  明末著名的西麻东李,这西麻指的就是麻贵,麻贵的祖宗就是归降大明的鞑子武官!

  虽然有些人没怎么听明白,具体是哪些人,俺也不说。

  但奈何陛下都这么笑了。

  他们要是不笑,岂不是显得不合群?

  于是,他们只能跟着一起笑,还得笑的小心翼翼。

  既不能比陛笑的大声,又不能让陛下看出是假笑!

  “行了行了,这种策略用得着你说?”

  “说点干货!具体点的解决方案!”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