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六章 对待敌人那就要快准狠_大明:朱元璋求我教他做皇帝
新新小说 > 大明:朱元璋求我教他做皇帝 > 第一百三十六章 对待敌人那就要快准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一百三十六章 对待敌人那就要快准狠

  [千千小说]

  (防盗版章节,三分钟后替换正式章节,字数只多不少,不用担心,添麻烦了,还请谅解!)

  刚才那番话,实际上并不难理解。

  这种纸上谈兵的事情,也算不上有多高明。

  最难的就是,如何把策略落实到位!

  “行!”

  “那咱就聊聊,具体要如何运作!”

  “但聊之前,我有个问题,想问问你们。若是此次辽东战事的主帅是你们,那么刚才我所讲的三部曲,分别应该对何人使用?”

  方世玉看向三个武将。

  缓缓问到。

  “先生,若我为主帅!”

  “那么很简单,先分出主次!”

  “虽然此番出兵,主因是高丽反叛,但最大的敌人并非高丽,而是纳哈出所率的二十万兵马!”

  “因此,这赶尽杀绝的对象,自然就是纳哈出了!”

  “至于高丽,反叛只是一部分人,并不是全部。”

  “因此,只要我们把北元残余赶尽杀绝了,高丽的事情,甚至都不用我们自己动手,自己就平息了。”

  “况且高丽跟辽东向来都是敌对关系。”

  “因此此番军事行动结束之后,我们甚至可以让高丽帮忙镇守辽东地区。”

  “而宴客的对象......”

  “自然就是那些不成气候的小部落了。”

  朱棣一边说,一边指向地图。

  “它们人少势力也不大,又四处分散,若是不管吧,又不听话,若是管吧,又实在是费劲。”

  “因此,不妨采取怀柔政策,即便不归降我大明,但只要不站在我大明敌对方也就行了。”

  朱棣话音落地,朱元璋顿时点了点头。

  不错不错!

  这小子跟着我熏陶了这么些年,也不算白跟!

  若是旁人,定会说首要目标是高丽,先平息反叛,再进攻北元残余。

  这小子能做到这一步,朕心甚慰啊!

  “高见!”

  蓝玉也附和着点了点头。

  但其实在蓝玉心里,他压根就觉得没必要搞得那么麻烦。

  甭管是谁,只要不是自己人,那就全都砍了便是!

  要知道,那些人可都是自己踏上权力巅峰的垫脚石啊!

  但随着方世玉的解释,蓝玉也自知,这个想法怕是很难实现!

  既然如此,那不如听燕王的好了。

  一来可以表表忠心,二来按照朱棣所说,虽然敌人少了点,但二十万,也足够自己再上一层楼了。

  至于小二百五常茂!

  那想的就更加简单了。

  老舅说啥就是啥!

  俺没意见!

  “是吗?”

  方世玉似笑非笑的反问了一句。

  朱棣顿时脸色大变!

  卧槽!

  看来我说的不是标准答案啊!

  跟着方世玉也有一段时间了,朱棣很清楚,每当方世玉出现这种表情反问别人的时候,那就意味着,在他眼里,对方就是个白痴。

  “先生,还请赐教!”

  朱棣苦着一张脸,虚心说到。

  “就这还高见?”

  “我很好奇,你是如何做到,避开所有正确答案,只选错误答案的?”

  “你让我怀疑自己的医术啊!当初是不是给你退烧的有些晚,导致你脑子被烧坏了?”

  方世玉毫不留情,直接恨铁不成钢的说到。

  卧槽!

  什么情况?

  这小子到底什么来路?

  竟然敢这么跟燕王说话?

  而且还是当着陛下的面?

  可怜的小二百五常茂,三观一而再,再而三的被刷新!

  燕王的脾气,就算是比起老舅来,那也是不逞多让啊!

  跟陛下一样,好面的人!

  你敢让他丢面子,他就敢让你丢脑袋啊!

  这小子看起来弱不禁风的,燕王若是发起火来,不知道这小子抗不扛得住燕王一拳啊!

  常茂一边震惊,一边下意识闭上了眼睛,似乎不敢看那血腥的一幕!

  不只是小二百五常茂,这一次,就连蓝玉跟太子朱标都觉得方世玉是不是有点太过分了?

  好歹也是咱大明王爷啊!

  竟然当众如此训斥?

  唯独朱元璋,此时那是一脸的幸灾乐祸!

  还好朕沉稳干练,没把心里赞扬老四的话给说出来!

  否则,这小子岂不是连朕一起攻击了?

  “先生,请指教!”

  但让所有人都惊掉下巴的是,朱棣不仅没有生气,反而在方世玉训斥完之后,再一次恭敬的回到。

  如今方世玉在朱棣的心里,那地位堪比老爹啊!

  在朱棣看来,训斥几句算个球!

  刘备请诸葛亮,那要一连三次,史称三顾茅庐呢!

  方先生这种级别的大佬,愿意不吝赐教,那是俺的荣幸啊!

  训斥几句怎么了?

  俺的命都是方先生救下来的!

  你有本事你让俺起死回生,俺也服你!

  “这倒是还像个人!”

  方世玉也是有些诧异,朱元璋让他帮忙磨练一下朱棣的性子,因此他刚才是故意的。

  但没想到,朱棣此时性子竟然转变了这么多。

  “行,那我就指点指点你!”

  “好歹也叫了这么久的先生,不能让你白叫不是?”

  方世玉边说,边伸出手来。

  吴元年当即恭敬的双手捧着毛笔,递到方世玉手里。

  “在你们眼里,大明的对手只有三个,是吗?”

  “北元其一,高丽其二,辽东小部落其三。”

  “其实你们都错了!大错特错!”

  “咱大明的敌人有五个!”

  “北元残余现在可不是当初的北元,它们早就分崩离析,如今天元大汗算一个,纳哈出算一个,兀良哈三部也算一个!”

  “所以,你们在考虑问题的时候,一开始就找错了重心!”

  方世玉边说,边在墙上写着。

  什么情况?

  众人看见方世玉写完之后,顿时全都懵圈了!

  这小子到底在说什么?

  本来就应该是三个啊!

  从哪冒出来五个?

  北元残余不就是一个吗?

  甭管什么大汗、太师兀良哈,那有区别吗?

  你硬是要给分成三个,这不是没事找事吗?

  何况,要照着你这么说,那说成四个都没问题啊!

  因为你还少说了一个札刺亦儿。

  众人的反应,让方世玉很快就明白了,这些人的思维,压根跟自己就在一个层面上!

  方世玉心里甚至不由得感叹起来!

  高处不胜寒啊!

  “你们是不是要先弄清楚一个问题?”

  “那就是,北元大汗,为何会派纳哈出进攻辽东,而非别人?”

  “废话!纳哈出是太师,不让他去,难道让无名小卒去啊!”

  “这纳哈出我知道,不仅官大,而且本事也不容小觑,是个不二人选啊!”

  “对呀,想必北元大汗的想法,跟咱们差不多吧?”

  见方世玉发问,这群人顿时七嘴八舌抢答起来。

  但话虽然说了一大通,却没有一个在点子上的。

  “肤浅了不是?”

  “又肤浅了吧!”

  “北元此时建国天元,那么站在他们大汗的位置上想想,作为大汗,他最大的敌人是谁?”

  “大明?”

  “非也非也!”

  “此时的北元,已经退居到辽东山旮旯里了,只要不主动侵犯我大明边境,我大明短时间内自然也不会去找他麻烦!”

  “对于天元大汗来说,大明只是一个潜在敌人,起码暂时不会给他带来什么实际威胁,即便要跟大明交战,那也不是此时此刻!”

  “所谓攘外必先安内!”

  “天元大汗此时最大的敌人,正在内部,那就是太师纳哈出!”

  “因此他派太师纳哈出进攻辽东,实际目的是想借咱大明的手,除掉他最大的敌人,结果纳哈出的小命罢了!”

  “因此,这一战,无论是大明胜了,还是北元胜了,天元大汗都将成为那个最大的受益者!”

  “对于他来说,最好的结局无非就是纳哈出跟大明拼个你死我活,什么叫鹬蚌相争,渔翁得利?”

  “这就是了!”

  方世玉一边说,一边写下天元大汗的名字,并且写了一个标签‘政治家’。

  “这怎么可能?”

  “此时的北元,实力本来就所剩无几了,先不说纳哈出在北元,那可是数一数二的大将,便是他率领的二十万大军,对于北元来说,那也是弥足珍贵的啊!”

  “他怎么可能会用这种损招,伤敌一千自损八百?”

  朱元璋顿时诧异起来。

  在场的众人,朱元璋可是跟这个纳哈出正面硬刚过的。

  洪武三年,那场大战朱元璋还历历在目。

  虽然最后的胜利者是他,但纳哈出的军事才能还是让朱元璋印象深刻。

  “是啊!现在的北元,本来就没剩几个鞑子了,他们的大汗来这一招,不是找死吗?”

  “恩人,若是北元大汗想借咱大明的手,取纳哈出的项上人头,也没必要这么拼吧?用二十万大军给纳哈出陪葬吗?他们总共也没剩几个活人啊!”

  “这也太蠢了吧!俺可是第一个不信!这得十年脑血栓,才能干得出这种事吧?”

  方世玉说完之后,在场的众人,那是纷纷反驳!

  压根就没人相信他的分析!

  觉得他这通分析,简直就是牵强附会!

  “我就知道你们不信!”

  “那是因为你们并不了解如今北元的局势!”

  “更不能对北元大汗的处境感同身受!”

  方世玉一边说,一边再次奋笔疾书,很快就把北元的局势图给画了出来。

  从图上不难发现,北元疆域广阔,控制着内外蒙古,势力所及长城以北、东至女真、西抵哈密以及哈密以西的裕勒都斯河流域、北到叶尼塞河的广袤地区。

  众人看见这副北元局势图后,无一不受到了惊吓!

  都被自己打败了,这疆域竟然还如此之广!

  朱元璋甚至有一种后悔的感觉不由自主的涌了上来!

  看来朕对北元的打击还不到位啊!

  只打跑了不行!

  要打残废!

  最好是直接打死!

  但方世玉压根就没空搭理他们震惊的表情,随后继续画了起来,很快就把整个北元,一分为三!

  “其实早在成吉思汗时期,本部就已经分为三部分了。”

  “哈拉和林则是蒙元帝国最大的汗庭所在地,归成吉思汗直接管辖!”

  “其余两部,则为两翼,分别交给了木华黎以及博尔术管辖!这两个人的职位,都是万户长。”

  “木华黎管辖左翼,辖区从汗庭至东海这片区域。”

  “博尔术管辖右翼,辖区从汗庭至阿尔泰山这片区域。”

  “而木华黎的后裔,则是现如今的扎刺亦儿一部!”

  方世玉一边画,一边指着局势图解释起来。

  “还有这种事情啊?”

  “要说这木华黎还真是了不起啊!”

  “可惜生不逢时啊,俺没赶上他活着的时候,不然俺真想跟他干一仗啊!”

  众人一边听,一边点头。

  不只是蓝玉,就连朱棣也是这么想的。

  作为武将,那自然希望能遇到起逢敌手的人。

  实际上成吉思汗那个时代,还真是名将辈出!

  就算是作为敌对方,汉人这些将领,对成吉思汗时期的名将,那也是极为佩服的。

  而代表,便是这开国四杰之一的木华黎!

  当初目中无人的金国,就是败于木华黎之手!

  “让你说辽东如今的局势,你怎么给扯到成吉思汗时期了?这两者有啥关系啊?”

  朱元璋感叹归感叹,但还是很快把话题拉了回来。

  “这你们就不懂了吧?”

  “你们可知这纳哈出为何能坐上太师之位?”

  “因为这纳哈出那是木华黎的嫡系后裔!也就是札刺亦儿如今的酋长!”

  方世玉一边看着局势图,一边解释起来。

  “北元兵败之后,被咱大明赶回了草原,这鞑子皇帝的天子之位,那是飞流直下三千尺!”

  “大漠南北这一片汗庭所在地,尚且好说,毕竟属于他直接管辖的区域!”

  “但这左右两翼的地盘,他的话可就没啥份量了。”

  “因此,大汗这个位置,觊觎的鞑子可不在少数!”

  “而这些觊觎大汗之位的人,又以木华黎的嫡系后裔纳哈出跟博尔术的嫡系后裔扩廓帖木儿,呼声最高!”

  方世玉一边说,一边在各自的领域上写上这两个名字。

  “这扩廓帖木儿倒是现在没出什么问题,只是这纳哈出的命可就不怎么好了。”

  “原本准备单飞,可惜还没来得及,就发现铁岭这一片,已然属于咱大明疆域了,而高丽又在这个时候反叛了。”

  “所以可想而知,这纳哈出的地盘,如今是直接暴露在咱大明眼皮子地下,直面咱大明铁骑!”

  “因此,这一仗,谁都可以不参与,他纳哈出却没得选!不管打得过打不过,他都得硬着头皮打!”

  “一旦退缩,等待纳哈出的,那就是他的地盘,被咱大明一点一点蚕食殆尽!”

  “所以没有退路可言!只能拼死一搏!”

  “而本就皇位不稳的北元大汗,自然是隔岸观火,乐见其成的。”

  “若是纳哈出能赢,那北元的士气也可以借此提升,顺便震慑一下那些蠢蠢欲动觊觎大汗之位的鞑子!”

  “若是纳哈出败了,那北元大汗就可以趁此机会,吞并札刺亦儿的地盘,让自己的实力更进一步!”

  “因此这一仗,不论成败,北元大汗都将是那个最大的获益者!”

  “这个鞑子不简单啊!”

  直到方世玉说完,众人才恍然大悟!

  怪不得!

  谁也没料到,这都被大明砍成丧家之犬了,内部竟然还有功夫玩勾心斗角,尔虞我诈的把戏!

  而这个北元鞑子皇帝,竟然还能想到如此一箭双雕的妙计!

  作为政治家,确实厉害啊!

  “还有一点俺不明白,既然北元大汗想借刀杀人,那也没必要用二十万兵马给纳哈出陪葬啊!”

  “这手笔也太大了吧!这不是败家子吗?让纳哈出带着自己的部落出兵,不是更加合适吗?”

  蓝玉不解的问到。

  “蓝叔,你还真是头脑简单四肢发达啊!”

  朱棣一边现学现用,一边率先抢答起来。

  “这纳哈出又不是傻子,北元大汗不给人,纳哈出出来打不是无异于送死吗?还不如让大明蚕食他的地盘呢!”

  “咱大明也不是任人拿捏的软柿子,谁来都可以啃一口啊?何况,我估计他送给纳哈出的十万兵马,也不是他自己的嫡系部队,十有八九是从那些不咋听他话的部落里,东一点西一点凑出来的。”

  朱棣边说,边露出一个自豪的神情来。

  “咦?”

  “进步神速啊你?”

  “可以啊,祝老四!”

  “这都学会抢答了!”

  方世玉不由得夸了几句!

  “不对呀,就算这北元大汗跟纳哈出不同心,可你又怎么如此笃定,纳哈出会归降咱大明呢?”

  太子朱标,却是忍不住问了起来。

  打不过,还不会跑啊?

  整个北元的地盘那么大,找个地方落脚,完全不是问题啊!

  朱标的想法倒是也没错。

  到了清朝的时候,漠北的那些鞑子部落,实际上就是纳哈出的札刺亦儿部残余鞑子演变出来的。

  “那可说不准!”

  “辽东虽然没咱大明好,但那也比漠北喝沙子强得多不是?”

  “再说,那群鞑子已经习惯了咱汉人的生活方式,他们自己既不能农耕,又不会生产的。跟咱大明比起来,咱大明还有一个最大的优势!”

  方世玉解释着。

  “最大的优势?那是什么啊?”

  “难道是咱大明兵马强壮?还是咱大明地大物博?或者是咱大明人口众多?”

  听见方世玉夸大明,众人顿时忍不住纷纷催促起来。

  方世玉笑了笑,缓缓开口说到。

  “这个最大的优势。”

  “那就是!”

  “钞能力!”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