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八章 大恩不言谢_大明:朱元璋求我教他做皇帝
新新小说 > 大明:朱元璋求我教他做皇帝 > 第一百三十八章 大恩不言谢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一百三十八章 大恩不言谢

  [千千小说]

  “俺谢过公子大恩!”

  蓝玉也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随后朝着方世玉行了一个大礼!

  “谢过方公子大恩!”

  其余人,也都纷纷行礼!

  “好了!好了!”

  “打住!打住!”

  “这么庄重干啥?”

  “搞得好像你们就是大明高层似的!”

  方世玉翻了个白眼,不以为然的摆了摆手。,

  这群人虽然不是大明高层,但在方世玉看来,他们都有一个同样的身份,那就是炎黄子孙!

  “对了!本公子还有一件事要叮嘱你,回头你见到永昌侯了,定要告知,大军要晚上几天再出发!”

  “我交给你们的蒸馏酒制作工艺,回去就立即开始着手制作,尽量多带一些,咱华夏儿郎,也就可以多活一些了!”

  “我先前说的那些,你也别不当回事,一定要一字不差的转告给永昌侯,尽量照做!”

  方世玉自己也清楚,条件也许不允许,但他还是再次重申了自己的观点,起码的努力还是要的。

  虽然大军出发的日期不是一个永昌侯能决定的事情,就算是让太子来,也不一定能做到。

  能做到这一点的,全大明只有一个人,那就是洪武大帝朱元璋!

  但都是炎黄子孙,能帮一下是一下!

  反正这历史已经因为自己的出现,发生了改变,主帅都从冯胜变成蓝玉了。

  自己送点礼,应该问题不大。

  “俺记住了,俺一定一字不差的转告给永昌侯,一定让他稍晚出发!”

  “得了!该说的我都说完了,接下来就是你自己的事情了,本公子懒得去管!”

  方世玉瘪瘪嘴,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方公子,你大概还不清楚,你如今所作的这一切,如果真的执行下去,你得功劳将会有多大!”

  “无数人因为你,都将免于战死,无数士兵的性命,都会因此获救,别说歌功颂德了,怕是连生祠都要给你建起来了。”

  “这场仗打完,你将会成为享誉天下的神医了!”

  “老夫一定要把你的丰功伟绩上奏给陛下,让陛下给你封赏!”

  朱元璋一脸兴奋的说到。

  此次战事若是顺利凯旋,那方世玉简直就是居功至伟!

  到时候朕给他来个越级跳,直接封个爵位也完全不是问题!

  “老祝头!你是不是想害死我?”

  朱元璋话音落地,方世玉顿时愣住了!

  纵观整个大明,这活人建生祠的,怕是只有一人!

  那就是天启年间的大太监,九千岁魏忠贤了!

  这魏忠贤的下场如何,简直就不能用凄惨来形容了!

  最后被崇祯收拾的惨不忍睹!

  崇祯虽然做皇帝不咋样,做人也不咋样,尤其是跟开国皇帝和朱元璋,那更是不能相提并论。

  若不是崇祯那一系列的骚操作,大明也许还能再苟活一段时间,没那么快灭亡!

  如今这老祝头竟然提起了生祠的事情,而且还让士兵给自己建!

  这不是厕所打灯笼——找(shi)死吗?

  老祝头,本公子待你不薄吧?

  你为啥要害本公子呢?

  “我就想不通了!”

  “你都把我害的这么惨了,怎么还在想这些馊主意呢?”

  “不就是一点粮食?结果我直接被你一封奏折,搞成了锦衣卫小旗!”

  “不就是聊了聊科举?又被你一封奏折,跳了几级,甚至我都没老婆,儿子的官位都被你搞出来了!”

  “如今这些,那更是不值一提,作为华夏子孙,汉人同胞,这些不都是我应该做的吗?”

  “你又来这一出?”

  “咋滴?在你看来,我就那么喜欢贪图荣华富贵啊?”

  方世玉怒了,直接指着朱元璋的鼻子,就怒斥起来。

  这番正义凌然的架势,直接把众人搞懵了!

  啥叫伟人?

  这就是啊!

  啥叫冰清玉洁?

  这就是啊!

  啥叫大公无私,光明磊落?

  看方世玉!

  众人看着方世玉,甚至有一种自行惭愧的感觉!

  还夹杂着那么一丢丢的愧疚感跟羞耻感!

  尤其是蓝玉!

  那更是想找个地洞钻进去,俺竟然是这种贪图荣华富贵高管厚禄的人!

  俺去砍鞑子,竟然只是想着加官进爵!

  俺有何脸面见方公子啊!

  “滚滚滚!”

  “都滚吧!”

  “告诉你们,把嘴都给我闭上!”

  “谁要是把今天的事情告诉别人,别管本公子翻脸无情,以后直接老死不相往来!”

  开玩笑!

  本公子唯恐避之不及,你们倒好,一个个非要给本公子加官进爵!

  于是,为了自己的小命,方世玉二话不说,站起来就把这群人给轰了出去!

  原本方世玉想把朱棣跟吴元年也一起轰出去的。

  但回头一看,这两货!

  一个颤颤巍巍的,路都走不稳,站着都困难!

  一个捧着笔记本,一脸的可怜巴巴,就差求饶了!

  无奈之下,只得放过了这两货!

  朱元璋率队没走多远,立即吩咐起来。

  “永昌侯,大军延迟出发,立即通知工部,集合所有郡县的酒坊,昼夜不停,给朕生产这种酒出来!”

  “包括方小子说的其余方案,一并推广执行下去!”

  “朕倒要知道,这套方案,能带来多大的伤亡减免!”

  “臣遵旨!臣这就通知各部,往后禁止引用生水,纱布绷带烧煮晒干后再行使用包扎!”

  蓝玉当即回到。

  “意料之外啊,恩人竟然如此大公无私!”

  “真是我辈楷模啊!”

  “若不是我公务繁忙,真想也跟在恩人身边聆听教诲,说起来,我还真是羡慕四弟啊!”

  太子朱标也不由得感叹不已。

  众人纷纷点头,表示赞同!

  如今方世玉住在农家小院礼,日子虽然也算不上拮据,但也算不上大富大贵!

  就这样的日子,他竟然能视金银如粪土,视官爵为无物!

  这种境界,谁人能比?

  “只是朕想不通,这小子竟然如此爱国,又为何非要想着一心忽悠朕陪他跑路去南洋呢?”

  “难道朕就这么不值得追随吗?”

  “他小子就这么看不上朕?”

  朱元璋却是皱眉,疑惑不解起来。

  只是属下臣子们闻言,却是一个个顿时识趣的闭上了嘴巴!

  您是皇帝,您这问题,谁敢回答?

  朱元璋也没指望这群人回答,只是依旧是郁闷不已。

  朕哪点不好了?

  贪官污吏杀的太多?

  那些人不是都是罪有应得吗?

  朕对平民百姓,试问历朝历代,有哪个皇帝比的过朕?

  这小子到底咋想的?

  宁愿去鸟不拉屎的南洋,也不愿意追随朕?

  连官爵都不愿意要?

  特么的!

  气煞朕也!

  朕要去找秀英吐个槽去去!

  “先生,弟子愚昧,实在想不通,先生口中所说,绷带纱布上的小虫虫,究竟为何物啊?”

  “为何如此独特?”

  “只要没有伤口,就无关紧要,一旦有了伤口就化为剧毒之物,要人性命啊?”

  “而且先生说这种小虫虫,人类肉眼无法察觉,那先生又是如何察觉的呢?”

  “弟子听闻,释迦牟尼曾说,滴水之中有虫十万八千只,这里面的虫跟先生您说的是同一种吗?”

  “要是同一种,那释迦牟尼是不是也是郎中出身啊?先生您也是信佛之人吗?您也是从世尊说中发现的吗?”

  天刚亮,吴元年念经一般的问题,就接踵而至了!

  最近朱元璋等人都在忙着辽东战事,因此一连好些天,都没功夫来方世玉这里了。

  方世玉原本还挺开心,自己终于可以清静几天了。

  但还是太年轻了!

  自从上次给蓝玉讲了一些注意事项后,吴元年这货,就跟走火入魔一般,每天化身十万个为什么,问题那是一个接着一个!

  重点是,这货好像不困也不饿,完全不分时间,不分地点,看见自己就开始追问。

  只要没睡着,耳边就会响起这货提问的声音。

  方世玉烦不胜烦!

  自己何苦来着?

  这不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吗?

  当初为啥没一狠心,把这货也轰走呢?

  你看看!

  这货跟唐僧念经似的!

  而且这货不是祝老四,这货都年纪一大把了!

  自己是打吧,下不了手!

  骂吧,开不了口!

  空有一身盖世武功,却无丝毫用武之地啊!

  “一边去!”

  “一边去!”

  “跟你说过多少次了?”

  “本公子不是郎中,不懂医术!”

  “本公子说的只是一些常识!”

  方世玉翻了个白眼,实在忍无可忍了。

  “嘿嘿嘿嘿.......”“先生,您真谦虚啊!”

  “您要是还不懂医术,那天下就没有一个人敢说自己是郎中了!”

  “别的俺不说,就拿先生赠予弟子的那本书来说吧,弟子看完后,才豁然开朗,原来这生理跟医学,本是一家啊!”

  “先生,您这哪是不懂艺术,您这是达到了天人合一,吾辈只能仰视的至高境界啊!”

  “俺实在是羡慕不已啊!”

  吴元年一边视若珍宝的捧着那本儿童启蒙读物,一边一副了然于胸的表情。

  就差在脸上写满一句话,俺算是看出来了,先生就喜欢装逼!

  “四哥,方公子以前也是这么幽默的吗?”

  院子的另一头,安庆公主一边舔了一口棒棒糖,一边看着朱棣,笑颜如花的问到。

  这几天朱元璋那群人虽然忙于战事,没空过来,但安庆公主却是一天不落,天还没亮,就往这跑。

  方公子这里实在是太有趣了!

  好吃好喝不说,还有很多见所未见,闻所未闻的新奇玩意。

  尤其是朱棣,那更是活学活用,现学现用,从方世玉那里学来的把戏,把自己妹妹逗的那是花枝乱颤!

  你见过无火自燃吗?

  你见过符纸见血吗?

  等等等等!

  简直就是有趣至极啊!

  安庆公主缠着朱棣,也学了不少,回宫后,直接把朱允炆给逗的震惊不已!

  要说,还是小屁孩没见过世面,就是好糊弄!

  “四哥,你还有没有了,赶紧开始你得表演吧!”

  “我想想,要不你给我表演个胸口碎大石,油锅捞铜钱吧?”

  安庆公主歪着头,想了想,一脸兴奋的说到。

  “啊?”

  “那啥......”

  “有点不方便!”

  朱棣愣了一下,当即一口回绝!

  倒不是他不会,实在是不方便啊!

  这些他虽然也都学会了,可问题是准备工作太多了,如今他还瘸着个腿,实在是不太方便!

  最重要的是,方先生不喜欢吵闹,这些都是动静极大的戏法,万一吵到先生,自己免不了又要被责骂了!

  “那就换别的!”

  “你跟着方公子这么久了,不会就学了这么点吧?”

  “你怎么这么笨啊?二哥都比你聪明!”

  安庆公主鄙夷的看了看朱棣!

  “啥?”

  “你说俺不如老二?”

  “你等着!”

  “今天让你开开眼界,让你知道知道什么叫做化水成冰!”

  一听妹妹竟然说自己笨,朱棣立即就怒了!

  秦王朱樉的性格,跟朱棣恰恰相反,因此两个人那是出了名的对头!

  现在被自己妹妹说自己不如他,朱棣哪里还忍得了!

  不给她来点震撼得,她还不知道,四哥才是最吊得!

  于是乎,朱棣当即找来了一个盆,一堆芒硝,照着方世玉得做法,把芒硝朝着水里撒!

  盆里得水,很快就出现了一层白霜,慢慢的,开始有指甲盖大小得冰块浮现出来。

  “哇!”

  “四哥好厉害啊!”

  “好神奇啊!”

  “我要我要!”

  “我也要玩!”

  安庆公主看的两眼放光,当即从朱棣手里抢过一把芒硝,也有样学样得玩了起来。

  随后,盆里得水很快就化成了冰!

  这两货,直接开始下手,捞起冰块就朝着嘴里塞!

  对于这两货来说,不管什么时候,皇宫里窖藏得那些冰块,都是不缺得。

  但胜在新奇啊,何况这些可是他们自己亲手制作出来得,那味道能比吗?

  不错不错!

  真好吃!

  等回宫了,一定亲手做一些,给父皇母后大哥他们尝尝鲜!

  “你们在干啥?”

  就在这两货吃的不亦乐乎津津有味得时候,方世玉突然出现在背后。

  声音刚落地,朱紫怡就像是被踩了尾巴的兔子似的,当即浑身一抖,低下头来,红着脸开始擦嘴巴!

  刚才的吃相实在是有点不雅观,方公子没发现吧?

  “在吃冰块呢!”

  “先生,你这法子当真是妙啊!虽然吃起来有点酸酸咸咸的,但味道还真不错啊!”

  “先生,你要不也来试试?”

  朱棣一脸兴奋,端起盆,就递到了方世玉面前!

  “祝老四,你自杀就自杀,本公子可不想自杀!”

  方世玉愣了一下,随后一巴掌扇掉了朱棣手中的盆!

  哐当一声!

  冰块掉了满地!

  院子里,三个人,顿时一脸后怕,齐齐看向方世玉!

  认识这么久了,还没见方世玉何时发过这么大的火!

  “猪脑袋!”

  “这是可以吃的吗?你想毒发身亡啊!”

  方世玉一脸的恨铁不成钢!

  芒硝这玩意,主要成分那可是硝酸钾以及硫酸钠!

  都不用解释,光是看这成分,就知道属于有毒物质!

  正常人避之唯恐不及!

  这两货竟然朝着嘴里塞?

  还吃的不亦乐乎?

  还吃的津津有味?

  这不是自杀是什么?

  “先生,这芒硝不是中药吗?”

  “竟然会导致中毒?”

  朱棣面色惨白!

  朱棣之所以敢吃,那就是因为吴元年告诉他,这玩意是一种中药,具有泻下通便,润燥软坚,清火消肿之功效。常用于实热积滞,腹满胀痛,大便燥结,肠痈肿痛等病症的治疗;外治乳痈,痔疮肿痛。

  怎么先生说这玩意有毒呢?

  难道是吴太医说错了?

  朱棣甚至下意识的转头看了看吴元年!

  而此时的吴元年,一脸的沉重,看着方世玉。

  “真是蠢!”

  “过犹不及,懂吗?”

  方世玉叹了口气!

  消炎药那也是很好的药,问题是你能当饭吃吗?

  “它是中药没错,但不管是好的还是坏,都有一个度量,超过度量都会出问题!”

  “芒硝也是如此,如果吃多了,轻则爆痘,重则会导致腹泻,让人脱水而亡!”

  方世玉很生气,语音很重!

  怎么都没想到,祝老四竟然如此之蠢!

  啥玩意都敢往嘴里塞!

  自己往嘴里塞也就罢了,竟然还拉着自己妹妹一起往嘴里塞!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