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章 论不要脸你确实无敌_大明:朱元璋求我教他做皇帝
新新小说 > 大明:朱元璋求我教他做皇帝 > 第一百四十章 论不要脸你确实无敌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一百四十章 论不要脸你确实无敌

  [千千小说]

  “啧啧啧啧!”

  方世玉不由得惊叹连连!

  上上下下,左左右右!

  好好的打量了一遍这个愁眉苦脸的胖子!

  从一开始的震惊不已,逐渐接受了这个事实!

  原以为以老祝头的手段,找个家境殷实点的已然了不起了,但没想到老祝头竟然把这个明初的天下首富给他找过来了!

  但转念一想,也就释然了。

  这是什么年代?

  这是明朝啊!

  还是明初啊!

  谁是如今的天下扛把子?

  洪武大帝啊!

  洪武大帝对商贾的敌视,那是堪称史上第一的啊!

  他登上皇位之前,可是被奸商坑过的!

  何况沈万三还是号称天下第一首富的商人!

  这个沈万三到底多有钱呢?

  史料记载沈万三资巨万万,田产遍天下!

  用四个字形容,那就是富可敌国!

  即便到了二十一世纪,沈万三的老家苏州昆山周庄的人,也依旧把沈万三称之为财神!

  这一片的人,每年正月初五迎财神,迎的就是沈万三!

  别的不说,朱元璋抄家沈万三的时候,仅仅白银就抄出来二十万万两!

  换算成二十一世纪的数据,那就是二十亿两!

  如果做个当初的等价换算,那么沈万三的身价,比二十一世纪的世界首富比尔盖茨,还要高出八倍有余!

  即便是清狗乾隆年间最大的贪官和珅,也只有沈万三一半的身价!

  清狗朝廷鼎盛时期的政府年收入,八年的总和才有这么多!

  金陵城墙,三分之一都是沈万三全资修建的,甚至连工人的工钱以及材料,也都是沈万三出资的。

  二十一世纪南京的城墙维修费用,动辄百亿起步,当时沈万三修建金陵城墙花了多少银子,可想而知!

  即便花了这么多银子把金陵的城墙修建完了,沈万三还有余钱,去犒劳朱元璋的百万大军。

  虽然最后因为这件事,直接把老朱给搞毛了,但沈万三花钱如流水,确实当得上富可敌国这四个字!

  但这货有钱归有钱,脑子确实多多少少是有点问题的。

  朱元璋刚刚建国,定都金陵的时候,确实是国库空虚,囊中羞涩!

  沈万三出钱出力,这功劳确实也不小!

  但这货非要去动朱元璋的逆鳞!

  刚开始沈万三提出要帮朱元璋犒劳三军的时候,朱元璋以为这货只是没脑子。

  因此故意告诉他,自己有百万大军,想让这货知难而退!

  但这货压根就没在怕的,直接告诉朱元璋,每人二两银子,俺还是给得起的!

  这句话,彻底把朱元璋惹怒了!

  当即怒斥!

  匹夫犒天子军,乱民也,宜诛!

  要不是咱善良的秀英妹子求情,沈万三估计小命也就没了!

  死罪可免,但活罪难逃!

  于是沈万三被判抄没全部家产充公,流放全家老小到云南!

  直到此时,沈万三终于明白过来,开国之君以军队得天下!

  军队就是朱元璋的逆鳞,别说他一个小小商人,放眼天下,没人敢打老朱军队的主意,谁有这念头,谁就是找死啊!

  但其实以洪武大帝对待商人的态度,可以猜测出来,这只不过是一个导火索罢了!

  让朱元璋可以整治沈万三的借口而已!

  朱元璋眼里,商贾不从事生产却小日子过的比谁都滋润,简直就是吃人不吐骨头的恶狗!

  朱元璋要的是什么?

  公平!

  公平!

  还是特么的公平!

  因此商贾在明朝的社会地位,那就是王小二过年--年不如一年!

  尤其是跟前朝比起来,基本上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想穿好衣服?

  你先问问自己你想死不?

  想当官?

  知道什么叫做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吗?

  不仅你别做梦了,你的子孙后代也想都不用想了!

  斗地主分田地没商贾的份,但修城墙绝水患砍鞑子,你们一个也别想跑!

  在洪武大帝的籍贯划分中,商贾就是最低等的贱籍!

  跟如今阿三的种姓划分,相差无几了!

  因此虽然咱沈胖子的身价那是富可敌国,名气那是天下皆知!

  但放在大明,不仅一点都不好使,甚至还不如没有!

  七品芝麻官的县令,就能随随便便把沈胖子拿捏的死死的!

  更别提四品的老祝头了!

  “小人便是!”

  见方世玉问起,沈万三赶紧小心翼翼的回到。

  尽管沈万三很疑惑,这看起来年纪轻轻的公子哥,到底啥来头啊?

  但很显然,自己这被流放一半,又被这货搞回来,就凭这点能量,那也绝对不是他惹得起的存在!

  因此别看这少年比自己孙子都小,但沈万三还是十分恭敬的行了个礼!

  “好好好!快进来吧!”

  见沈万三倒是有点眼力劲,方世玉顿时笑着说到。

  这找合伙人,最大的问题就是,对方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摆不正自己的位置!

  而沈万三显然知道自己是谁,几斤几两!

  本公子很满意!

  “是,大人请!”

  但沈万三脚步才动,一只手突然伸了出来,拦在了他面前!

  沈万三抬头一看,是蒋瓛拦住了他,于是这个胖子,愣是一动也不敢动了。

  “方大人,小人奉朱大人之命,已经把人给您带过来了。”

  “方大人是不是也该把答应朱大人的东西,交给小人了?”

  蒋瓛一只手拦住沈万三,一只手伸向方世玉,一脸笑意的问到!

  “对,差点忘了!”

  方世玉点头回到。

  老祝头挑小弟的眼光不错啊!

  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这货虽然语气有些强硬,但态度却拿捏的很好!

  跟着老祝头混个小旗,属实是大材小用了,本公子要是皇帝,起码也要给他个千户啥的。

  方世玉旋即拿出地图交给了蒋瓛!

  蒋瓛看了看,这才转身告辞。

  但一边的沈万三却是看懵圈了!

  把他从流放犯人的队伍里提出来的可是锦衣卫总旗,那些平时高高在上的千户大人,见到了这个锦衣卫总旗那都是一脸的谄媚!

  要知道明朝的千户那可是正五品,而锦衣卫总旗只不过是正七品!

  前者还可以世袭罔替,后者却不能!

  当时沈万三虽然诧异,不过很快也就释然了,毕竟锦衣卫身份特殊!

  那是朝廷特务,直接归皇帝陛下管辖的!

  属于中央的官!

  尤其是胡惟庸跟空印案已经结束了,锦衣卫的名头那是更加响亮了!

  整个大明,可以说锦衣卫是最难缠的主了!

  可就是如此牛逼的人物,在自己身边这个一脸阴森的中年男人面前,那也是卑躬屈膝,跟条狗似的!

  因此沈万三断定,这个自称胡安江的人,那起码也是锦衣卫千户级别的大佬才是!

  可是锦衣卫千户级别的大佬,竟然在这个少年面前,如此恭敬有加?

  那这个少年又是啥来头?

  沈万三震惊了!

  一脸的心惊胆战,小心翼翼的跟在方世玉身后,朝着院子里走去!

  这一进去,沈万三就更加震惊了!

  院子里简直就是处处透着诡异!

  墙角一个七八十的老头,捧着一本书,跟神经病似的,絮絮叨叨的。

  不远处一个一瘸一拐的青年,正在地里一脸兴奋的除着草!

  老头沉浸在知识的海洋里,倒是还可以理解!

  可这个瘸腿青年,是不是眼神有问题?

  自己这么大个胖子,跟锦衣卫的那位大佬出现了这么久,这货竟然连正眼都没看过他们一眼?

  这就算了,再一看,竟然还有个女扮男装,但又扮的很蹩脚的小美女!

  这副打扮,应该还没嫁人,所以应该不是方大人的老婆!

  这谁家的黄花大闺女?

  怎么这么不守妇道呢?

  老夫要是这闺女的爹,非得揍的她不敢抛头露面不可!

  刚刚本来转身离去的蒋瓛,不知道啥时候突然又转身跟着走了进来!

  锦衣卫虽然很清楚方世玉到底是什么身份,在哪做什么,但再具体点的却是也不大清楚。

  方公子身边那都是什么人啊?

  不是皇帝就是太子,要不就是国公侯爷的,他们啥也不说,蒋瓛就算是锦衣卫扛把子,那也没胆子在方世玉这里安插眼线啊!

  因此蒋瓛那是走着走着,突然觉得如此大好的机会可以接近方世玉,怎么能就这么白白错过呢?

  当即二话不说,转身又回来了。

  “坐吧!”

  方世玉对于蒋瓛折身回来,似乎并不意外,指了指椅子,淡淡说到。

  蒋瓛道谢,这才坐下。

  但沈万三那是看看蒋瓛又看看方世玉,愣是不敢坐!

  可怜沈万三好不容易在蒋瓛的点头示意下敢坐了,也只敢让半个屁股坐在椅子上。

  这种姿势,说实话,还不如站着舒服!

  方世玉很清楚,这应该是蒋瓛带给沈万三的压力!

  但他选择了视而不见,毕竟入乡随俗!

  “沈万三,你可知本公子找你过来,所为何事?”

  “小人不知,还请大人赐教!”

  沈万三拱手恭敬回到。

  “简单!”

  “金陵城墙你都看见了吧?”

  “本公子准备包下这个大工程!”

  “不过嘛,本公子不方便亲自出面,因此就把你找来了。”

  “只要你干得好,银子少不了!”

  方世玉当即解释起来,把自己的计划,以及沈万三的任务,粗略的讲了一遍。

  但话音落地,本来就愁眉苦脸的沈万三,差点没一屁股跌倒在地上,脸上的表情,简直跟朱棣刚刚听说自己以后不能当举人了,还要惨一百倍!

  方大人是吧?

  你咋哪壶不开提哪壶呢?

  俺就是因为这修城墙才被全家抄没流放云南的啊!

  咋这都流放一半了,又把俺找回来,结果还是修城墙呢?

  俺这是造了什么孽啊?

  虽然沈万三那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只得从了,认命!

  很显然,有本事把自己从流放的途中搞回来,自然就有本事再把自己送回去!

  甚至如果这个方大人觉得麻烦,也可以直接让自己现在一命呜呼!

  官商勾结嘛!

  俺就是这么起家的!

  “咋滴?”

  “你不乐意?”

  见沈万三一脸的欲哭无泪,方世玉好奇的问到。

  “乐意!”

  “乐意!”

  “小人无比乐意!”

  沈万三哪敢说个不字,当即点头如同小鸡啄米!

  好死不如赖活着,走一步是一步吧!

  “不错!不错!”

  “既然如此,那本公子丑话说在前头!”

  “所谓是亲兄弟明算账,因此一应开支,但凡涉及到银子的,都必须白纸黑字写清楚!”

  “这笔大买卖,不是本公子一个人说了算的。”

  方世玉说完,自己都觉得有些诧异,看来跟老祝头他们呆久了,这官方解释都能说的如此自然了!

  “是,方大人!”

  “小人记得了!”

  沈万三老老实实的点头。

  “行,那你说说看,你都是如何记账的?”

  方世玉见沈万三点头,顿时问到。

  金陵城墙的修建,那可不是小工程,涉及的金融知识,十分复杂!

  银子只是一个小部分,还包括材料、工匠、进展等等等等!

  这记账要是出问题的话,工程一定也会出问题!

  方世玉虽然在二十一世纪对金融略有涉猎,但古代的账房咋干活的,方世玉却是一无所知!

  因此这个问题,更多的为了满足他自己的好奇心!

  “大人,咱大明王朝的记账法数不胜数!”

  “比如走街串巷的小贩,顶多也就只需要记记日常销售跟进项便可以了。”

  “再高一点的,就是三脚记账法了,这也是咱大明比较常见的方法!简而言之,就是现金跟非现金,分开记账!”

  “小人不才,发明的龙门账法,如今应该是最为合理的方法了!户部都已然采用了这种方法,各地大一点的商行,也都纷纷采用了!”

  “小人相信,随着时间的推移,龙门账法定会被发扬光大的。”

  说到金融问题,那简直就是专业对口了,因此沈万三一扫颓丧,滔滔不绝起来。

  只是方世玉却不由得震惊起来!

  原以为这沈万三只是做生意厉害,没想到金融学也这么厉害?

  这个龙门账法,竟然是沈万三发明的?

  就连方世玉,都是首次听闻!

  华夏历史上,最伟大的记账法,龙门账法的发明人,竟然是沈万三?

  “龙门账法?具体说说,如何记账的?”

  方世玉神色一变,追问到。

  龙门账是华夏最早的复式记账法,这在会计学理论界已成定论。

  龙门帐亦称“合龙门”,它采用两对相应的记帐符号:“收方”(来方)和“付方”(去方),遵循“有来必有去,来去必相等”的记帐规则。

  全部帐目分为“进”(全部收入),“缴”(全部支出)“存”(全部资产和债权),“该”(全部资本和债务)四大类。每类的下面进一步划分为若干帐户,分别记载客户存欠财产物资、损益、资本等事项。

  这种记账法,一直被广泛应用了将近六百年!

  直到现代,才被替换!

  “方大人,按照小人的方法,可以理解为四柱,分别是旧管、新收、开出及见在。”

  ......

  在自己的专业领域,沈万三当即说的眉飞色舞起来。

  即便是一直阴沉的蒋瓛,此时也是听的时不时点头。

  也难怪沈万三可以富甲天下,确实是有真才实学的!

  方世玉也很快就明白了所谓的四柱,实际上就是二十一世纪会计学中提到的,期初余额,本期增加额,本期减少额以及期末余额。

  这就是对应的沈万三口中的四柱。

  虽然这种方法,再明初确实首当其冲,是最先进最科学最严谨的方法,但在方世玉看来,显然还是不够用的。

  因为这种方法虽然可以很容易体现债权跟债务之间的关系,但是也仅此而已。

  财产物资的增减变化以及经营之中的受损收益,它就完全无法体现!

  简单来说,那就是龙门账法,只能做到有来必有去,来去必相等。

  而二十一世纪的会计学,却能做到有来必有去,有去必有来,来去必相等,来去皆可寻!

  因此在方世玉看来,龙门账法是有漏洞的,很容易被不法之人利用,从而中饱私囊!

  因此,改进是很有必要的。

  “听起来还不错,但是本公子觉得还不够!”

  “有漏洞!”

  “因此本公子决定帮你改进一下!”

  “你可要仔细听好了,本公子就讲这一遍,你以后就照着本公子的方法记账!”

  “保证比你的更好用,而且没漏洞!”

  方世玉想了想,淡淡说到。

  只是话音落地,沈万三当即脸色一变!

  什么?

  你要改进俺的方法?

  这可是俺用血跟泪的经验教训,在商海摸爬滚打数十年,才总结出来的!

  你竟然说你有更好的?

  你还要帮俺改进一下?

  不可能!

  绝对不可能!

  俺的方法那就是完美无瑕的!

  绝对不可能有比俺的方法更好的存在了!

  别说沈万三了,就连蒋瓛此时都是一脸的质疑。

  所谓术业有专攻!

  沈万三虽然是商贾贱籍,但在从商这一块,咱大明可以说是首屈一指的存在了!

  人家都混成天下第一首富了!

  方大人虽然天资聪慧,但年纪摆在这里,又没做过生意,哪能比得了沈万三?

  方世玉看着这两货的表情,就明白了,这两货是在质疑自己。

  “我直到你们不服,那本公子就让你们心服口服!”

  方世玉旋即拿起笔,把二十一世纪的会计学基础理论,给讲解了一遍!

  “现在,服了吗?”

  方世玉放下笔,拍了拍手,淡淡问到!

  震惊!

  无比震惊!

  “服......”

  “方大人的记账法堪称无懈可击!”

  “我沈万三甘拜下风!心服口服!”

  方世玉话音还没落地,沈万三就蹭的一下站了起来,一脸的震惊!

  看着方世玉的草稿纸,那简直就跟吴元年看见儿童启蒙读物,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似的!

  这个世界上!

  竟然还有如此天才的记账法?

  俺发明的龙门账,跟这个比起来,那就是个弟弟啊!

  不对!

  简直就是弟中弟啊!

  垃圾中的战斗机啊!

  方世玉反而是诧异起来!

  不就是个会计基础理论吗?

  你至于吗?

  别说那些会计专业毕业的了,随便找本二十一世纪的会计学书籍,翻上几页,都比本公子讲的好啊!

  “方大人!”

  “小人有一个不情之请!”

  “小人想把这个方法买下来!”

  “十万两白银!”

  “不对,方大人你尽管开口,小人如果银子不够,那就去想办法!一定凑够!”

  沈万三说到动情之处,突然‘扑通’一声跪下了!

  一脸祈求的,看着方世玉说到。

  沈万三很清楚,自己的方法虽然已经是现在最强大了,但确实有漏洞!

  下面那些人,往往就会利用这个漏洞,中饱私囊!

  沈万三苦不堪言,却又无计可施!

  否则,沈万三的身价,甚至都能再翻一倍了!

  如今看见方世玉随手写出来的方法,比他的更加完美,他自然心动不已!

  “干啥?”

  “你至于吗?”

  “不就让你记个帐!”

  “咋还要花钱买呢?”

  见沈万三说不管花多少钱,他都要买的时候,方世玉更加诧异了。

  明初的银子,那可是非常值钱的!

  “一百万!”

  “小人可以出一百万!”

  “如果不够,小人再送上松江府的田庄!”

  “只要方大人愿意卖给我!”

  见方世玉一脸的诧异没有点头,沈万三以为自己太抠门了,赶紧主动加价!

  此时,就连一直都很淡定的蒋瓛,也不由的惊呆了!

  这玩意真的就这么值钱?

  方大人好像也没咋费劲啊?

  不过是半盏茶的功夫罢了!

  就写完了!

  不过是说了几句话罢了!

  前后还不到半个时辰啊!

  一百万两银子?

  还加上田庄?

  银子竟然这么好赚?

  俺累死累活,一辈子怕是都赚不到这么多啊!

  还有!

  这沈万三竟然这么富有?

  特么的!

  老子是不是忘记什么事了?

  咱锦衣卫的经费也很缺啊!

  俺又不敢直接找陛下要!

  俺是不是要好好让这胖子放点油水出来?

  见沈万三如此大方,出手阔绰!

  蒋瓛愣住了!

  心思也不由的活泛起来!

  俺带了这胖子一路,咋就没想着捞点油水呢?

  哎!

  失误啊!

  还是方大人高!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