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六章 跑路!本公子都规划好了!你们看!_大明:朱元璋求我教他做皇帝
新新小说 > 大明:朱元璋求我教他做皇帝 > 第一百四十六章 跑路!本公子都规划好了!你们看!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一百四十六章 跑路!本公子都规划好了!你们看!

  [千千小说]

  “老吴呀,本公子这取名的水平,你觉得如何?”

  “《本草纲目》怎么样?”

  方世玉一脸笑意,看向吴元年!

  但吴元年此时的表情,却是异常凝重,先生图谋不小啊!

  作为老中医,太医院扛把子,本草这两个字,代表什么,吴元年比谁都清楚!

  那就是华夏所有中药的统称啊!

  因此,从古至今,所有关于中药的书,那都是以本草二字冠名的。

  最早的,比如《神农本草经》,大唐的《唐本草》,以及宋朝的《宋本草》等等等等!

  只不过华夏历来多战乱,尤其是鞑子不学无术,除了骑马射箭,啥也不会,对这些典籍,更是一窍不通,因此基本都被损毁了!

  即便侥幸留到现在了,也大多跟原本出入极大!

  所以,这鞑子就该被打的,只会跳舞!

  你看看二十一世纪的那些鞑子,也就只能把能歌善舞当作民族特色了!

  话说回来,这要不是吴元年这种对中医极为精通的人,就算看见那些典籍,也大多看不明白,经常弄混淆!

  大明每年因为开错药致死的案例,没有一百那也有八十!

  而且从先生的口吻听起来,这本《本草纲目》绝非普通!

  纲目作何解释?

  那就是提纲的意思啊!

  因此,吴元年很清楚,先生的意思,就是让自己写出一本,足以震惊中外,无与伦比的绝世中药典籍出来啊!

  如此看来,那这本《本草纲目》,势必药囊括古今中外,已经出现过的所有中药!

  除了文字详解,还得有实图!

  从生长习性,到遍布区域,再到药用性,要无所不含!

  截至目前为止,华夏关于中药记载最全的也莫过于《神农本草经》,里面所记载的中药也不过才四十一种!

  而华夏繁衍至今,已经出现的中药,起码在两千种以上!

  这么多的中药材,若是全都详解,纳入《本草纲目》里,那可是一个浩瀚的工程,字数得数以百万计了,卷数怕是也要好几十卷!

  这还是初步估计!

  若是详实得话,只多不少!

  吴元年顿觉自己肩上得胆子变重了!

  自己已经这个岁数了,怕是有生之年都没法完成了吧?

  不过也没关系!

  俺完成不了!

  那就让俺儿子来!

  俺儿子完成不了!

  那就让俺孙子来!

  子子孙孙,无穷尽也!

  俺就不信,中药得数量,能比得过俺得子孙后代!

  总有一天,俺华夏会出现一部震烁古今中外得中药巨制——《本草纲目》。

  俺老家也只不过是大明无数州府其中的一个!

  最大得管也不过才正七品,还没俺这个正五品的太医大!

  所以俺老吴家在当地,那也算是名门望族了!

  俺还是族长!

  俺只要一句话,那俺老家那些小兔崽子们,还不得屁颠屁颠帮俺一起写?

  不错不错!

  有搞头!

  吴元年那是越想越多,越想越开心!

  一开始脸上愁云密布,到后来笑逐颜开!

  “老吴呀!”

  “这也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完成的,所以不要着急!”

  “慢慢来!”

  “我很看好你哦!”

  “我还给你想了一首主题曲!”

  “也叫《本草纲目》,你想不想听啊?”

  吴元年还没说话,一边的朱紫怡顿时鼓起掌来,一脸的崇拜,满眼的小星星,看着方世玉!

  “哇!想听想听!方公子还会写歌唱歌啊?”

  “咳咳!”

  “听好了!”

  “如果华陀再世,崇洋都被医治,外邦来学汉字,激发我民族意识,马钱子决明子苍耳子,还有莲子,黄药子苦豆子川楝子,我要面子,用我的方式,改写一部历史......”

  一首歌唱完,朱紫怡已经惊掉了下巴!

  吴元年则在一边掰着手指头开始算,先生这首歌里到底提及了多少种中药?还有那个‘go’是什么中药?

  朱棣则是一脸问号,这也叫歌?歌还能这么唱?

  方世玉没大看明白,吴元年这一会咬牙切齿的,一会愁眉不展的,一会又眉飞色舞的,到底几个意思?

  当下一本正经的拍了拍吴元年的肩膀,开始鼓起他。

  “老吴呀,这首歌送给你了!”

  “相信你一定会不负众望,把《本草纲目》写出来的。”

  “先生别担心!”

  “俺就算写不完,俺也会让子孙后代慢慢写!”

  “这本《本草纲目》,一定会让先生满意的!”

  见方世玉一再鼓励自己,吴元年顿时信心满满起来!

  老吴甚至已经开始想着怎么改写祖训了!

  唯一核心宗旨只有一个!

  那就是世世代代,都要以完成《本草纲目》为目标,坚决奋斗下去!

  对了,还有先生这首歌!

  没错!

  先生这首歌也要加进祖训里!

  让那群小兔崽子都要学会,每天早上起床,第一件事就是先唱一遍《本草纲目》。

  无论是十年还是百年,俺老吴家,都一定要把先生这本《本草纲目》写完,写好,传承下去!

  ‘砰砰砰!’

  ‘砰砰砰!’

  方世玉刚唱完一首歌,还没来得及喝口水歇一会,外面突然传来了敲门声!

  还没等方世玉开门,门就被人从外面一脚给踹开了!

  随后,一大群人,浩浩荡荡,冲了进来!

  为首的正是朱元璋,其后还有朱标、徐达、李善长、刘伯温等人!

  再后面,还跟着不多见的马皇后!

  “卧槽!”

  “我就说,谁特么敢这么敲门!敢踹本公子的门!”

  “老祝头,你这越来越像土匪了!”

  “上次把我家门踹破了你还没赔,现在又来踹?”

  “这次你跑不了,谁来都不好使,两次一起赔!”

  方世玉看着带人冲进来的朱元璋,二话不说,直接伸出一只手来,摆在朱元璋面前要银子!

  “小兔崽子!”

  “命都快没了,还惦记着银子?”

  “老夫给你金山银山,你怕是也没命花了!”

  “出大事了,别说你了,老夫怕是也要吃不了兜着走了!”

  朱元璋压根就没把方世玉的话放在心里,进来后,一把抓住方世玉的手,一脸后怕的说到。

  老祝头这是咋滴了?

  所有人都被他带过来了不说,咋还跟有人踩了尾巴似的?

  方世玉打量了一下,除了去砍人的蓝玉外,其余人基本都到了!

  就连老祝头的夫人也赫然在列!

  甚至就连方世玉才见过一次的蒋瓛,都跟着来了!

  方世玉甚至自己找到了一个合理的解释,那就是蓝玉去砍人了,这位置空下来了,所以被这货给接替了。

  因此以前没咋现身,现在突然跟着一起来了,倒是也在情理之中!

  但到底发生啥了?

  这群人怎么一个个就跟火烧屁股似的?

  即便是向来沉闷的老徐,现在也是一副不得了的表情!

  啥事能让这群人急成这样?

  “老祝头,到底咋了?”

  “你们咋一个个都急成这样?”

  “你先喘口气,有啥事慢慢说!”

  方世玉再也忍不住,顿时皱眉问到。

  而朱棣跟朱紫怡,简直比方世玉还疑惑不解!

  老爹咋回事?

  母后跟老大咋回事?

  这大明,还有啥事,能让他们几个急成这样?

  “不瞒你说,陛下发现了!”

  “发现啥了?”

  “大批官员,贪污的事情啊!”

  “什么?”

  即便是方世玉,听到这句话,顿时也是倒吸了一口凉气!

  竟然发现的如此之快?

  这特么的,自己才搭上沈万三这条线!

  银子都还没来得及捞一笔,陛下就发现了?

  那特么的老子不是白费力气了?

  你们这群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货啊!

  不用想了!

  就是你们!

  特么的送个礼还要组团来!

  那么嚣张!

  那么招摇!

  生怕别人不知道似的!

  现在好了吧?

  被锦衣卫发现告诉陛下了吧?

  老祝头啊老祝头!

  陛下的眼线到处都是,你怎么就不长点脑子呢?

  就你这样的,到底是咋混到四品还活到现在的?

  这简直就是个奇迹啊!

  见方世玉一脸的焦虑,再也没了往日的从容淡定!

  朱元璋低沉了好些日子的心情,突然之间,拨开乌云见日出,竟然有那么一点舒坦了!

  啧啧啧啧!

  小王八蛋!

  你也有今天啊!

  朕还以为你小子永远都不知道死字咋写呢!

  朕还以为你小子天不怕地不怕呢!

  朱元璋甚至还抽空回头看了一眼身后这群人!

  就差在脸上写着:如何?朕的演技不错吧?看看这小子,还不是被朕给忽悠下来了?

  陛下全能啊!

  陛下的演技浑然天成啊!

  陛下就是名副其实的老戏骨啊!

  陛下以假乱真的本事,天下无敌,没有敌手啊!

  其余人的脸上,顿时也都是只差写着这些拍马屁的话了!

  只有一个例外,那就是马皇后。

  用眼神告诉了朱元璋:“重八,你这演技实在是有些浮夸啊!还需要多多打磨,沉淀一下啊!”

  “小恩人,现今如何是好啊?”

  见方世玉半晌没啥动静了,马皇后忍不住,开口问了起来。

  这些人一个个的,咋突然都戏精了?

  不会太浮夸了,把小恩人给吓傻了吧?

  “跑路啊!”

  “还能咋办!”

  “赶紧的!”

  “各回各家,收拾东西去!”

  “抓紧时间!”

  “立即跑路!”

  方世玉猛地站了起来,一拍桌子,大声吼道。

  “这锦衣卫当真厉害,咱们投机倒把的事情,看来已经泄露了!”

  “陛下想必已经知道了!”

  “不过幸运的是,陛下应该还没定罪!”

  “否则你们早就统统被下放诏狱了,还有命跑到我这里来?”

  “因此,留给咱们的时间不多了!”

  “没时间考虑了,算了,你们也别回去收拾东西,咱现在就跑路去南洋吧!”

  “果断虽然会白给,但犹豫不止败北,还会送头啊!”

  方世玉果断的再次掏出一张地图来!

  麻利的铺在桌子上。

  指着地图,就开始了分析。

  地图上最详细的就是长江的水道,以及大明沿海地区的分布了。

  “现在没空多想了,除了跑路别无他法!”

  “还好,咱们现在人不算多,满打满算也就十来人!”

  “老祝头,养兵千日用兵一时,现在就要靠你了!”

  “不用多大,搞艘小型的战舰,足够咱们跑路用了!”

  “以老祝头你这身份地位跟人脉,应该不难吧?”

  方世玉一边指着地图,一边继续分析起来。

  “首先,咱们在这里出发!”

  方世玉指着地图上的金陵。

  “从金陵直通长江出海口,也就是这里。”

  方世玉又指向了地图上的崇明岛。

  “这一片,那都是老祝头你的地盘!”

  “朝廷就算发现了,消息传达的也绝对没那么快!”

  “因此,一路上,有老祝头出面,都不是问题!”

  “如今的崇明岛,朝廷尚未派兵把守,只是个荒岛!”

  “连老百姓,几乎都没有!”

  “咱们可以达到崇明岛后,稍作休整,等待天亮,再朝南走!”

  方世玉一边说,一边指向东南沿海区域。

  “接下来,咱们会经过三个势力!”

  “其一,直隶水师!”

  “其二,浙江水师!”

  “其三,福建水师!”

  “到了这个时候,老祝头的面子不一定好使!”

  “但只要到了这里,那就是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游了!”

  “大海无边无际,朝廷也不一定就抓得住咱们!”

  “如果一切顺利的话,三天左右,咱们就能直达大琉球岛了!”

  方世玉再次移动了一下手指,指向了地图上的大琉球岛(二十一世纪的宝岛。)。

  “虽然这个岛现在归福建泉州晋江县,朝廷还在此设立了澎湖巡检司,负责这一片的管理。”

  “但此时大琉球岛上,除了西边靠近福建的位置外,其余位置,基本属于人迹罕至的,压根没啥人!”

  “咱们可以选择在大琉球岛东边登陆!”

  “在这里稍作休整后,咱们的选择可就多了去了!”

  “北上可以前往小琉球岛!”:

  “南下可以前往大吕宋!”

  “两者都可!”

  “你们只要跟着本公子,别管去哪,到时候本公子保证让你们都会过上土皇帝一般的日子!”

  方世玉一边说,一边指着地图上,冲绳岛以及菲律宾的位置,一脸信心十足的说到。

  还好本公子天资过人,早就规划好了跑路的路线!

  不然,你们一经犯事,本公子岂不是就跟你们一样,手足无措,等着被锦衣卫捉拿归案了吗?

  别客气!

  掌声该响就响起来!

  喝彩声也可以响起来了!

  夸吧!

  本公子应得的!

  方世玉一口气说完了自己的跑路规划,随后一脸自豪的看向了朱元璋,看向了朱标,看向了刘伯温、李善长、徐达等人!

  当方世玉的目光扫过这群的脸时,奇怪的事情发生了!

  刚才还一个个跟火烧屁股似的一脸焦虑,此时依然变成了面面相觑。

  一脸的尴尬,眼神躲闪!

  “咦?”

  “你们啥情况?”

  “本公子都规划好了,你们难道觉得本公子的规划哪里不合适吗?”

  方世玉一脸问号,缓缓问到。

  “那啥......”

  “你小子搞错了!”

  “不是咱们投机倒把被陛下发现了!”

  “而是户部官员的贪污群体,被陛下发现了!”

  “陛下现在正是龙颜大怒呢!”

  朱元璋一脸尴尬的解释了一下。

  “户部?”

  “关你们啥事?”

  方世玉眉头一皱,好像这件事情有点印象,莫非真是历史上那件著名的洪武年间贪污案?

  “谁说不是呢?”

  “那户部左侍郎暂代户部尚书,伙同属下,那是花样百出,大肆贪污,中饱私囊!”

  “你知道贪了多少吗?”

  “足足两千四百万余石啊!”

  “陛下知道后,那是怒火中烧!”

  “陛下不仅让锦衣卫彻查此案,还要把所有牵连官员,全都抓进诏狱!”

  “你知道的老夫的。”

  “老夫从来都不会贪污受贿!”

  “但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呢?”

  “老夫虽然不贪污受贿,但这滥用职权的事情,可没少干!”

  “人在江湖飘,哪能不挨刀呢?”

  “所以趁陛下还没发现老夫干的那些事,老夫这才着急忙慌的过来找你,想让你出出主意,想想办法,万一老夫被陛下查出来了咋办啊?”

  朱元璋那是尴尬的都想找个地洞钻进去了。

  朕实在是没想到啊!

  你小子以前口头说说跑路,忽悠忽悠朕也就算了!

  你小子咋还计划的如此周详呢?

  竟然连路线都规划好了!

  “对啊,方公子,虽然现在看起来,跟咱们没啥关系,可这件事情影响实在是太大了,万一咱被牵连了呢?”

  “没错,方公子,按照陛下对贪官污吏的痛恨程度,这次要被牵连的人怕是数以万计了。虽然暂时查不到我等头上,但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嘛!”

  “小恩人,他们说的对啊,早做打算以防万一也不是坏事啊!”

  一群人见朱元璋开口了,顿时纷纷附和起来。

  为了让方世玉不识破他们的身份,这群人可谓是绞尽脑汁了!

  也不浪费,他们苦思冥想一晚上了!

  方世玉只要开口,那就钻进他们的圈套了。

  但让这群人再次尴尬起来的是,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着,方世玉却压根就没有开口的意思!

  而此时的方世玉,那是震惊的压根就忘了回话。

  因为这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

  原本的郭桓案,那可是要在洪武十八年才会被查出来的啊!

  现在才洪武十五年,朱雄英才去世啊!

  历史再次发生了改变!

  马皇后还活着!

  蓝玉还成了辽东战事的主帅!

  如今郭桓一案都提前了三年!

  这特么的蝴蝶效应这么恐怖吗?

  你现在要是说,朱元璋,朱标,朱棣,马皇后就在本公子面前,本公子也信啊!

  虽然按照历史来看,郭桓案涉及的都是文官,跟武将没啥关系!

  但这历史已经不是原本的历史了,谁也说不准会发生什么事了!

  万一朱元璋杀心大起,借着郭桓一案,直接把蓝玉一案也提前了呢?

  这大明的官员,估计还活着的,也就真的屈指可数了!

  还费这劲干啥?

  反正历史已经改变了!

  跑路有用吗?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啊?

  我老老实实的等着永乐大帝登基不好吗?

  那样起码还能躺平他二十年!

  见方世玉一脸生无可恋的模样,朱元璋愣住了!

  转过头,想询问一下,这种情况是个啥情况?

  朕要怎么办啊?

  但转头一看,所有人都愣住了!

  就连朱棣跟朱紫怡,也愣住了!

  这到底咋回事啊?

  老爹老娘怎么带着一帮重臣,跑这演戏来了?

  演戏就演戏吧!

  怎么还把方公子给演傻了呢?

  唯独一个人例外!

  那就是马皇后!

  若是眼神可以杀人!

  朱元璋怕是已经被马皇后的眼神千刀万剐了!

  好你个朱重八!

  老娘一早就告诉你了,你演技太浮夸了,让你收敛一点!

  你不信!

  你看吧?

  好好一个小恩人,本来还是咱大明的曙光!

  现在倒好!

  直接让你给干废了!

  吓傻了!

  老娘告诉你,今儿个小恩人要是有个啥闪失,老娘跟你没完!

  朱元璋很无奈!

  眼神闪躲,看着马皇后。

  那啥!

  秀英妹子啊!

  咱也不知道这小子为啥胆子这么小啊!

  这小子以前不是这样式的啊!

  今儿个咋像只兔子似的,稍微一吓唬就傻了啊!

  朱标也忍不住,用眼神开始了跟老爹老娘的交流!

  老爹!

  老娘!

  先别着急!

  不要乱了分寸!

  儿臣试试看恩人的底再做打算吧!

  “恩公,不至于不至于!”

  “就算是陛下对贪官污吏痛恨至极,但说一千道一万,该算账的也只是那帮子文官!”

  “咱们可都是武将,咱们来找你,只是未雨绸缪,提前想好退路罢了!”

  “恩公真的不至于!”

  朱标那是一脸的谨慎,想着措辞,就把再给方世玉来个刺激,真吓傻了!

  “肤浅了不是?”

  终于,在朱标小心翼翼的试探之下,方世玉开口了。

  叹了口气。

  “又肤浅了不是?”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