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一章 那该如何是好?_大明:朱元璋求我教他做皇帝
新新小说 > 大明:朱元璋求我教他做皇帝 > 第一百五十一章 那该如何是好?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一百五十一章 那该如何是好?

  [千千小说]

  “华夏数千年,刘邦这种不就一个吗?”

  “除了刘邦,还有别的吗?”

  老李到底脸皮厚,闻言依旧是强词夺理的反驳着。

  反正老夫是铁了心,甭管你小子咋说,就是不承认你所说的,否则老夫岂不是要沦为别人口中的笑料了?

  “肤浅了吧?”

  方世玉鄙夷的看了看老李。

  “不说刘邦,那咱们来说说五代十国?”

  “你!”

  老李瞬间哑口无言!

  你个小王八蛋,对历史这么熟悉的吗?

  你就不能选择性遗忘?

  你就不能不要哪壶不开提哪壶?

  你特么这么聊天容易被揍知道吗?

  五代十国,那简直就是华夏有史以来最混乱的时代了!

  唐朝灭亡以后,华夏藩王割据,连年战乱,民不聊生,混乱不堪!

  甭管枭雄还是狗熊,反正手里有刀,那就可以干仗,从兵变到宫变,那是数不胜数,此起彼伏!

  所以当时的皇帝,为了皇位着想,只要你提刀了,想干仗了,那就赐你一块免死金牌!

  朕还是相信你的为人的,造反这种事情,就不要搞了!

  话虽然这么说,但只要瞅准机会了,谁拿了免死金牌,皇帝就先砍谁!

  因此,五代十国,手里有这玩意的,反而成为了最先死的。

  它不仅不能让你免死,还会让你死的更快!

  这些都是史料记载的,想反驳也无从反驳。

  众人见方世玉提起五代十国,顿时再次沉默下来。

  “方公子好一手偷梁换柱啊!”

  就在所有人都哑口无言的时候,老刘笑着站了出来。

  看见老刘从容淡定的笑脸,众人心里顿时松了口气!

  朱紫怡更是紧张的都不敢呼吸了。

  老刘在大明的声望,那几乎就是占领了智商高地啊!

  甚至不少人拿他跟三国诸葛亮,汉朝张良相提并论,这些可都是有经天纬地大才之人!

  朱紫怡长大后,老刘已然卸甲归田了,朱紫怡哪见过老刘的风采啊!

  此时见老刘终于站了出来,要舌战方世玉,朱紫怡顿时兴奋起来了!

  刘叔叔,加油!

  “偷了哪个梁?换了哪个柱?”

  方世玉淡定的问到。

  老李不行,不是本公子的对手!

  老刘行不行,本公子尚且持怀疑态度!

  “五代十国属于乱世!”

  “所谓的皇帝,不过是沐猴而冠,岂能跟得国之正的大明相提并论?他们也就是实力稍大一点的藩王罢了!”

  “史上但凡是华夏的大一统王朝,除了汉高祖刘邦以外,就没有哪个皇帝,是言而无信的!”

  “五代十国之后的北宋是这样!”

  “周恭帝禅位,宋太祖继位,就被赐予了这免死金牌!”

  “因此就算是周家以下犯上造反谋逆,也只是诛杀首恶,不问胁从!”

  “小一点的罪行,各地州府更是无权过问!”

  “周家更是跟大宋共存亡!”

  “这只是其中一个例子,还有离咱大明更近的。”

  老刘缓缓回头,看向皇宫的方向,继续缓缓说了起来。

  “方公子,临安钱家,你应该知晓吧?”

  “对呀!小子,临安钱家,你不会不知道吧?这你又作何解释?”

  听刘伯温提及临安钱家,朱元璋顿时眼前一亮,也不由的问了起来。

  稳了!

  这可是距离咱们很近的事情啊!

  朕看你小子还怎么胡说八道!

  朕怎么就没想起来呢?

  都怪这小王八蛋!

  把朕气糊涂了!

  历史上,洪武大帝那都是一副铁面无私冷酷无情的形象!

  唯独这临安钱家,赐予丹书铁券一事,是洪武大帝一生之中为数不多的轻松时光!

  说起这个临安钱家,家煮钱用勤,曾是建昌的知府!

  但因为其在任期间,被人告发贪污,而被洪武大帝熟知。

  洪武大帝对待贪污,那就一个字,杀!

  因此也没过多了解,大手一挥,砍了!

  其余家眷,全都发配西北!

  眼看全家都要喝西北风了,这钱用勤的儿子,钱汝性灵机一动,拿着丹书铁券就直奔金陵,想以此让洪武大帝免去死罪!

  历史上,这种事情实际上已经不胜枚举了。

  可钱家的奇葩之处在于,他们拿的并不是朱元璋赐给他们的丹书铁券,而是唐朝的丹书铁券!

  这钱家,在唐朝的时候,可是大家族,祖上更是大唐彭城郡王钱镠!

  钱镠更是五代吴越国开国君王。

  唐乾宁三年,董昌叛唐称帝,劝降无果后,钱镠平定了董昌,唐昭宗封钱镠为镇海节度使、镇东节度使。唐乾宁四年唐昭宗钦赐“金书铁券”。

  这块免死金牌那可不一般,除了首任主人可以免死九次以外,更是可以世代相传,子孙后代也可免死三次!

  只要不是谋反这种大事,其余的小事,就连地方州府都是无权过问的。

  因此,钱家对于这块免死金牌,那简直就是当作宝贝看待,不仅供奉在祠堂里,还一直传到了洪武年间。

  但问题是,唐朝之后紧接着就是五代十国!

  五代十国之后就是大名鼎鼎的大‘怂’朝!

  大‘怂’结束后,就是元朝!

  朱元璋那是砍了元朝的鞑子,才建立的大明朝!

  这已经不是前朝的事了,这特么是前前前前朝的玩意啊!

  你拿唐朝的免死金牌,想免明朝的罪?

  没个十年脑血栓,干不出来这种事!

  因此,当时所有人都是三观被震碎!

  一直觉得,这钱汝性是脑子进水了,这玩意要是能把你爹救活那就见了鬼了!

  这已经不是祖坟冒烟了,这特么得祖坟冒火才行吧!

  实际上这钱汝性也就是抱着死马当做活马医得态度来得。

  都已经这样了,试试呗,还能差到哪去?

  结果,让所有人都大吃一惊的是!

  钱家这那是祖坟冒烟啊?

  这简直就是祖坟冒火,你让消防过来,都灭不掉的那种火,简直就是红孩儿喷出来的三味真火啊!

  洪武大帝当时真在忙着给大家论功行赏!

  鞑子统治了华夏那么久,无数的文学典籍,都被付之一炬!

  因此这大明还真没人知道,传说中的免死金牌,到底长啥样!

  结果这不是巧了吗?

  钱汝性屁颠屁颠拿着唐朝的正版,就这么送过来了!

  洪武大帝一看,顿时喜上眉梢!

  不仅还真的把钱汝性他爹钱用勤给赦免了,就连钱用勤贪污的那些银子,都懒得追缴回来了!

  这老钱一家,用唐朝的免死金牌,竟然免掉了明朝的罪,堪称是历史奇迹啊!

  这事发生后,这免死金牌的信誉问题,瞬间一路水涨船高!

  一直涨了十三年,从洪武二年,飙升到了洪武十五年!

  大明的那些官员,谁不想拥有一块?

  这玩意简直就是给了你两条命啊!

  “你说的是钱镠铁券啊!”

  方世玉想了想,缓缓回到。

  “小子,你还想狡辩?”

  朱元璋一脸得瑟!

  就这,你还敢说朕不讲信誉?

  别说朕自行定制的免死金牌了!

  你就是拿着唐朝的免死金牌,朕都认!

  没办法,这老李家跟咱老朱一样,那都是同行啊!

  老李家的面子,朕还是要给的!

  至此,所有人都再次重振旗鼓!

  现在的朱元璋,马皇后跟朱标还活的好端端的,自然是距离黑化还早!

  因此也没怎么杀功臣!

  因此在这群人的眼里,朱元璋除了脾气有点大,有点抠门之外,倒也算是个言而有信的好皇帝了!

  起码这丹书铁券,压根就不用怀疑!

  “方公子,所以说啊!”

  “这丹书铁券,只要你不是犯了谋反作乱的大罪,其余的罪,那都能让你免于一死!”

  “人非圣贤,孰能无过?”

  “你这辈子有没有为别人拼过命?”

  “你就没有犯错的时候?”

  老刘那是吐沫横飞,开始了对方世玉的劝说,好让他赶紧抓紧时间,为陛下解决问题,拿到这丹书铁券!

  “肤浅了不是?”

  “你们都是榆木脑袋吗?”

  “这玩意纯属脱裤子放屁多此一举!”

  “所谓是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

  “这皇帝啊,想让你活着,你就是想死都没门!”

  “这皇帝想让你死,别说这什么丹书铁券了!”

  “就是玉皇大帝下凡,也救不了你!”

  “你们好歹也一大把年纪了,怎么就是想不通呢?”

  看着这群人对这玩意的执念,方世玉很无语!

  不就是张刻了几个字的铁块吗?

  你们至于吗?

  这帮子人,最大的就是老祝头,正四品,最小的是正七品!

  就你们这群货!

  爵位都没一个!

  别说丹书铁券了,你们脸获取的资格都没有啊!

  也不知道你们一个个的激动个啥!

  就这样,怎么跟着本公子跑路?

  不行,看来,本公子得加大力度,彻底粉碎你们得幻想!

  一看方世玉,斗志那是越来越澎湃了!

  朱棣突然之间,就兴奋不已了!

  好玩!

  好玩!

  本王好像可以亲眼见证一场舌战群儒的戏码了!

  这个伤,好像很划算啊!

  俺还可以再瘸他一个月!

  不只是朱棣!

  此时马皇后跟朱紫怡,那也是一脸的兴奋!

  对于这群人来说,他们自带免死金牌,这玩意这几个人还真不稀罕,也不需要!

  看热多多好玩啊!

  “你们想不通是吧?”

  “陛下给功臣发这玩意,还有一个原因!”

  “就是两个字——省钱!”

  方世玉狠狠说到。

  啥?

  这还涉及到金融知识了?

  你小子怎么这么俗呢?

  这玩意多高大上啊!

  你小子咋扯到银子上了呢?

  就在众人都是一脸问号的时候,朱元璋的脸色却是逐渐沉重起来。

  “又肤浅了不是?”

  “你们是不是傻?”

  “能拿到这玩意的认,哪一个不是立下了天大功劳的?”

  “这种人,哪个朝代不是需要重赏的?”

  “可是跟以往的朝代比,咱们的洪武大帝,那是出了名的抠门啊!”

  “洪武大帝,又不想放权给这些功臣,也不想学大宋,宅子、票子、马子,要啥给啥......”

  “既然这样,那怎么办才好呢?”

  方世玉的目光,缓缓扫过这群人,十分鼓励的看着他们,希望他们能学会抢答!

  但遗憾的是!

  这都看了一圈两圈三四圈了!

  这群人仿佛集体哑巴了!

  一个个低着头,用脚在地上抠着韩熙载夜宴图!

  就是没人接方世玉的话茬!

  就连平日最擅长捧哏的小祝同志,这一次也选择了当哑巴!

  揪着衣角,跟个手足无措的小娘们似的!

  啥情况?

  耳朵都聋了?

  这玩意还是传染病?

  方世玉一脸问号。

  刺激!

  太特么刺激了!

  这小子简直就是在作死的边缘,反复试探,来回横跳啊!

  这些话,那都是针对陛下的啊!

  随便一句话,那都是可以杀头的啊!

  这是造了什么孽啊!

  让俺听到这些大逆不道的话啊!

  别说他们不敢接这个话茬了,他们甚至都希望自己现在是真聋了!

  连听都不敢听啊!

  门口的蒋瓛,那更是抽出刀来,准备随时冲进去,一刀剁了这满嘴胡说八道的小王八蛋!

  一群人里,最尴尬的就是太子朱标了!

  华夏自古以来,那都是信封子不语父之过的!

  按照儒家的思想,有人当面收你父母的坏话,你只有两个选择!

  要么据理力争去反驳,说不过对方,那就灰溜溜的夹着尾巴走人!

  站在哪里啥也不说啥也不干,是不行的!

  但问题就出在这里,此时的朱标,那不是太子的身份啊!

  只是个四品水师的嫡长子而已!

  方世玉就算是破口大骂,他也不能有啥过激反应!

  特么的!

  憋屈啊!

  不只是朱标,就连朱棣此时都觉得憋屈!

  “那该如何是好?”

  就在众人沉默的时候,一道柔和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

  朱紫怡用手支撑着脸,忽闪着大眼睛,一脸的单纯,看着方世玉,缓缓问到。

  就差脸上写着,哥哥叔叔伯伯老爹老娘,你们不要误会啊!我只是单纯的好奇,我没有拆台的意思啊!

  方世玉十分赞赏的看了看朱紫怡,以后最佳捧哏这个头衔非你莫属了!

  “简单!”

  “银子跟权力,既然舍不得,但是又不得不赏赐!”

  “想找一个权衡之道,一般人是想不出来的。”

  “但洪武大帝可不是一般人!”

  “于是,洪武大帝别出心裁,想到了一个既可以省下银子,又可以收回权力的完美法子!”

  “丹书铁券!”

  “丹书铁券怎么就可以省下银子,又可以收回权力呢?方公子,继续说啊!”

  朱紫怡依旧是人畜无害的模样,缓缓问到。

  小祝,看见没?

  学着点!

  关键时刻你给本公子掉链子!

  还好本公子有新的捧哏!

  这还真是女大不中留啊!

  朕早就应该把你嫁出去!

  你看看你,天天跟个假小子一样,有事没事跑到这小王八蛋家里,跟着这小王八蛋胡来!

  朱元璋看着胳膊肘往外拐的朱紫怡,那叫一个痛心疾首啊!

  这小王八蛋!

  把朕女儿都带坏了!

  “简单啊!”

  “你看这丹书铁券,名字叫的虽然好听,但实际上就是一块铁牌啊!”

  “造这玩意才需要几个银子?”

  “而且这玩意既能逗得下面那帮功臣开心,还没啥实际的权力,还能让那帮子功臣对自己更加忠心!”

  “一举三得!”

  “完美啊!”

  “沈万三算个屁的大明第一商人啊!”

  “跟陛下比,那简直弱爆了!”

  “陛下那才是大明最会做生意的人啊!”

  话音落地,所有人都忍不住,再次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小兔崽子,怎么俺觉得他说的还有几分道理呢?

  如此看来,陛下确实是逗咱们玩的啊?

  众人下意识的纷纷看向了朱元璋!

  陛下,这小子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

  朱元璋两眼一瞪!

  胡说八道!

  纯属胡说八道!

  俺老朱可是个老实人!

  这种缺德事俺老朱怎么会做呢?

  这小王八蛋纯属污蔑!

  “方公子......这......这话有些过分了!”

  “这丹书铁券,不是还能......还能免于一死吗?”

  老李颤颤巍巍,底气不足的说到!

  没办法,别人都是一块,俺老李可是两块!

  你小子要是说的都是真的!

  那俺老李岂不是大明最蠢的蠢货?

  俺老李有这么蠢吗?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