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四章 依我所言君无戏言_大明:朱元璋求我教他做皇帝
新新小说 > 大明:朱元璋求我教他做皇帝 > 第一百五十四章 依我所言君无戏言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一百五十四章 依我所言君无戏言

  [千千小说]

  方世玉一脸鄙夷的看了看眼前这群人!

  这群人也太蠢了!

  本公子冒着这么大的风险帮你们,还不是为了你们能安然无恙,不被洪武大帝砍了脑袋吗?

  本公子图个啥啊?

  你们竟然连个打下手的都没给本公子准备!

  这就算了!

  本公子自己提出来,你们竟然还敢反对!

  简直是岂有此理!

  此时的大明,虽然记账没有二十一世纪那么复杂,但胜在基数实在是太庞大了!

  整个户部的账本,那就等同于整个国家的账单啊!

  全球五百强,怕是也比不上!

  何况这郭桓只是现在没查出来贪污了,但贪污的时间显然并非只有一年半载的!

  这货进入户部的时间,那可不短了!

  鬼知道这笔帐,要从哪一年开始清算?

  原来是这样啊!

  朱元璋闻言,顿时松了口气!

  如今的科举制度,确实跟算学不沾边!

  因此会算学的人才,除了户部跟地方州府的布政司掌管账目的小吏之外,好像也没啥闲人,想来想去,也就沈万三最合适了。

  何况此时户部跟那些会算学的小吏,十之八九都被捉拿归案,关在诏狱里!

  就算剩下的还没抓进去,但距离进诏狱,也不过就在这三两天的时间了!

  退一万步讲,这些人,朱元璋那是一个都不信任啊!

  让他们来查自己的账,那不是羊入虎口吗?

  因此方世玉让沈万三来打下手,好像还真是唯一合适的人选!

  何况这沈万三虽然暂时是自由的,但朕可还没把他的罪名给撤掉!

  正好借此机会,让蒋瓛再好好教育一番这沈万三!

  区区一个商人,朕还就不信,他敢说个不字!

  “行,就照你说的做!”

  一念及此,朱元璋拍着胸脯,点头回到。,

  “明日赶早,保证把户部的账本以及沈万三,齐齐送到你面前,到时候可就要幸苦你了!”

  “我们也不耽误你了,你赶紧抓紧时间好好休息,接下来几天,怕是有的忙了!”

  让自己好几天没吃好睡好的问题,很快就可以解决了,朱元璋现在那叫一个无事一身轻,这几天积累下来的奏折,朕完全可以熬个通宵,都给看完了!

  当下朝着方世玉摆了摆手,带着这群人,转身就走了!

  朱紫怡本来不想走,但马皇后狠狠的瞪了她一眼,无奈之下,只得灰头土脸的撅着嘴巴跟着一起走了!

  朱元璋无奈的叹了口气,这女大是真的不中留啊!

  这群人里,朱元璋一家四口,从朱元璋到马皇后,从朱标到朱紫怡,一个个脸上那叫一个轻松!

  只是身后的老李、老徐、老刘等人,却是一脸的郁闷!

  俺们被陛下给耍了啊!

  憋屈啊!

  伸冤都没地伸去啊!

  眨眼之间,小院里再次安静下来,只剩下了方世玉、朱棣以及吴元年!

  金陵城。

  韩国公府!

  李善长一脸的沮丧!

  脚步不停,直奔正堂!

  正堂最中间的位置,正供奉着洪武大帝赏赐的丹书铁券两块!

  大老远就能看见,这两块丹书铁券,那叫一个金光闪闪,一看就知道,李善长没少擦!

  甚至每个月都会取初一跟十五两日,带着全家老小,沐浴更衣,在丹书铁券前焚香祷告!

  整个韩国公府,这两块丹书铁券的位置,可谓是最为显眼的!

  即便如此,每每有客上门,李善长还是会故意把客人带到这丹书铁券前说话!

  看着客人一脸的羡慕震惊!

  李善长那是一脸的得意洋洋!

  这是啥?

  这是陛下对俺的信任跟青睐啊!

  这是俺在朝廷地位的象征啊!

  可惜的是,如今被方世玉这么一剖析,李善长突然觉得,自己以前就像个傻逼!

  不是像!

  直接就是!

  还是大明第一号傻逼!

  因此越看那心里越是拔凉拔凉的!

  可这看不顺眼归看不顺眼,你还不能扔!

  否则怕是郭桓还没砍头,自己的脑袋就先落地了!

  “呵呵!”

  “父亲大人,管家说您回来了!”

  “我取书房没找到您,一想就知道,父亲定是在正堂了。”

  “果不其然,正堂有两块丹书铁券嘛!”

  一道声音,伴随着一个儒雅的身影,从外面缓缓走了进来。

  来的人正是李善长的独生子李祺!

  李善长算得上是老年得子了,因此对儿子那是爱护有加!

  但这李祺倒也不简单,有如此老爹,竟然没有变成小二百五常茂那种飞扬跋扈的衙内!

  反而恰恰相反,一脸的儒雅随和,逢人更是尚未开口,先笑脸相向!

  洪武大帝以及那群一起打天下的老兄弟们,对这李祺也因此赞赏有加!

  李善长甚至一直都在筹谋着,什么时候瞅准时机,跟陛下开个口,求一门亲事,看看有没有年龄合适的公主,娶到李家来。

  但这么好的儿子,以前是越看越顺心的儿子,今儿个也不知道为啥,怎么看怎么不舒服!

  奇了怪了!

  “呵呵!”

  “父亲大人,这两块丹书铁券,那可是代表咱们李家的荣耀啊!”

  “父亲大人,您不仅仅是大明第一开国功臣,更是被陛下亲自夸赞为堪比萧何的人物啊!”

  “这份圣眷,简直就是独步天下啊!”

  “徐伯伯虽然是大明第一武将,还是皇亲国戚,女儿嫁给太子为妃!”

  “但这丹书铁券,徐伯伯也只有一块啊!”

  “可是父亲,您却有两块,足见陛下对父亲您的器重啊!”

  “就连徐伯伯也比不了啊!”

  特么的!

  我说咋看这小子突然不爽了!

  原来原因在这里啊!

  你这小子,怎么跟方世玉一样,那么可恶呢?

  嗯?

  不对!

  你小子竟然还敢跟老子提丹书铁券的事情?

  你是不知道这玩意就是陛下耍我们玩的吧!

  有一块那是被耍了一次!

  两块那就是被耍了两次!

  你爹我,现在特么的哪是大明第一开国功臣啊!

  你爹我现在是大明第一傻逼啊!

  你竟然还敢哪壶不开提哪壶?

  李祺压根就没发现老爹的脸色已经越来越难看了,那是越说越兴奋,越说越激昂啊!

  “呵呵!”

  “父亲......”

  ‘啪!’

  话还没说完,一声巨响,李祺被李善长一巴掌扇倒在地上!

  李祺一脸问号!

  看着暴跳如雷的老爹!

  完全不知道自己为啥会挨打!

  “让你说!”:

  “你再说!”

  “你是不是想气死老子?”

  “打今儿起,谁特么再敢说呵呵两个字,老子就把他扫地出门!”

  “儿子也不准说!”

  李善长还觉得不节解气,又朝着李祺屁股上踹了一脚,狠狠说到!

  几乎就在同一时间,诚意伯府以及魏国公府,甚至就连锦衣卫都指挥使的府上,都有相同的一幕正在上演着!

  ......

  “方孝小子!”

  “赶紧开门!”

  “你要的户部账本还有沈万三,我都给你带过来了!”

  次日一早,天刚蒙蒙亮!

  门外就传来了朱元璋的喊声!

  方世玉揉着惺忪的睡眼,一脸无可奈何的打开了门!

  今儿个倒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这老祝头竟然罕见的没有踹门!

  一开门,就看见外面站着一群人!

  除了马皇后外,昨天来的人,一个不少,全都站在外面!

  最后面,就是那个胖子沈万三!

  只不过这沈万三看起来,似乎比上次看起来,状态更加差劲了!

  上次若是说有些萎靡的话,这一次就不只是萎靡了,似乎还有点惶恐不安,瑟瑟发抖的样子!

  方世玉也懒得管那么多!

  如今既然答应了,那就自当以郭桓案为主!

  何况这个案子,可是惊天大案!

  一般人唯恐避之不及,哪个嫌命长的敢自己趟这趟浑水?

  何况老祝头这群人,都是些武将,说是莽夫也不为过,因此这一急之下,估计是用了些强硬的手段,才把这沈万三给带过来的!

  所以沈万三看起来有些害怕,也是情理之中!

  不过既然到了本公子这里,就不用害怕了,稍加解释,也就无妨了!

  主要是这胖子,在自己的跑路计划中,还是有那么点用的,不能因小失大,让这胖子心里产生隔阂就不好了。

  方世玉自然不知道,打出发的时候开始,蒋瓛就把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若是说了不该说的,或者该说的没说,下场又会如何如何,都跟这沈万三讲了!

  最重要的,不要暴露大家的身份,蒋瓛那更是一再的叮嘱!

  只要沈万三敢犯错,那他全家老小就算已经发配到云南了,也照砍不误,一个都跑不了!

  而沈万三最害怕的,倒不是这个!

  让沈万三最害怕的,是这个可谓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锦衣卫都指挥使,竟然会对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头,卑躬屈膝,宛若哈巴狗似的!

  就连上次在方世玉那里看见的公主,对这老头的态度,那也是亲昵中带着一丝敬意!

  除了他沈万三,其余人好像都习以为常的样子!

  那么这老头的身份,简直就显而易见了!

  以沈万三的智商,压根就不难判断出来!

  虽然这金陵的城墙,自己出了大半的钱,可这都是通过大明的官员来操作的。

  他压根就没见过洪武大帝!

  如今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看见这个大明天子,四周不是太子公主,就是国公爵爷的,最不济的也是锦衣卫都指挥使......

  你说沈万三怕不怕?

  没尿裤子,只是发个抖,已经算是沈万三见过世面了!

  如今还能站在方世玉面前,简直就是了不起了!

  “进来吧!”

  方世玉打开门,招了招手。

  “东西都抬进去!”

  朱元璋也朝着后面招了招手,当即有假扮成水师的小卒,抬着一个个大箱子,朝着院子里有序进出。

  这箱子一个接一个,竟然有数十个之多!

  “这么多?”

  “里面是啥?”

  “难道是银子?”

  方世玉见状,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上次这群货来送礼,那场景想不印象深刻都不行啊!

  如今看到这几十个大箱子,方世玉下意识就会想到上次这群货送礼的场景!

  “银子?”

  “什么银子?”

  “咱事先可没说帮忙还要银子的啊!”

  “你个小兔崽子,不会想要坐地起价吧?”

  “告诉你,敲诈勒索,在咱大明可是死罪!”

  “赶紧干活!”

  “这里面都是户部这些年的账本!”

  朱元璋一脸鄙夷的白了方世玉一眼,指着箱子解释到。

  郭桓是洪武四年进入户部的,因此从洪武四年开始,大明所有的账本,都在这里了。

  别客气,慢慢看,不用感谢朕!

  不过这小王八蛋的那个记账法是真的好用!

  秀英妹只不过用了一小会,郭桓这个贪官就被揪出来了!

  这要是发明者自己来查,那贪官是不是被揪出来的就更多了?

  想想还有点小激动呢!

  朕又可以砍贪官的脑袋了!

  有一个朕就砍一个!

  有一万朕就砍一万!

  只是好像确实有点多,这小子怕是要看好几天了!

  累就累点吧!

  为了大明江山社稷,为了大明黎民百姓,你小子累点也是值得的!

  大不了以后朕亮明身份后,给你小子的官封的大一点就是了!

  朕上次说要给这小子一个啥爵位来着?

  伯爵还是侯爵?

  “老祝头,你是不是有点过分了啊!”

  “我是答应帮忙没错!”

  “我答应的只是帮你查郭桓的贪污案!”

  “可你特么的,怎么连洪武元年的账本都搬过来了?”

  “你是不是觉得我老实人好欺负啊?”

  “还是你又觉得你可以了?”

  “告诉你,老子不伺候了,爱谁谁吧!”

  方世玉见这货搬来这么多就算了,还如此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顿时就心态爆炸了!

  就算有沈万三打下手,这特么的几十口箱子的账本,没个三五天,也甭想看完啊!

  “那啥......."

  朱元璋怂了!

  “方公子,别生气,不至于不至于!”

  “所谓能力越大,责任越大嘛!”

  “咱这不也是无奈之举嘛!实在是没辙了,才求到你的啊!”

  “帮个忙!帮个忙!拜托了嘛!”

  “大不了你要银子,只要不狮子大开口,俺给你还不成吗?”

  这也不怪方世玉心态爆炸!

  大明一年的账本,整个户部,从上到下,四百余人,也要半个月才有可能整理清楚!

  如今这可不是一年的账本,而是十几年的!

  让这小子一个人完成几百人十几年的工作量,确实好像有那么一丢丢的过分!

  因此朱元璋说话的语气,都变的柔软起来了!

  但朱元璋这么一怂!

  身后的老李老徐老刘等人,却瞬间就傻眼了!

  卧槽!

  这还是俺认识的那个陛下吗?

  俺们跟着陛下可是少说也有二十好几年了啊!

  除了当初跟岳父郭子兴用过这种语气外!

  陛下对谁这么好说话过?

  一边的沈万三那更是吓得浑身抖个不停,差点就尿裤子了!

  俺帮着洪武大帝修城墙,想犒赏一下官兵,就让洪武大帝觉得丢面子,直接全家老小发配西南了!

  差点半道上就没命了!

  方公子竟然敢直接对着洪武大帝开怼?

  这特么的......

  这特么的简直就是在作死的边缘疯狂试探,反复横条,极其作死啊!

  在沈万三的脑海中,甚至已经开始勾勒,洪武大帝一声怒喝,锦衣卫鱼跃而入,方世玉当场被砍,血溅五步,死无全尸!

  但特么的.....

  俺是不是眼睛花了?

  还是耳朵出现幻听了?

  洪武大帝不仅没有生气,反而怂了,开始劝说了?

  语气更是极其柔软啊!

  俺.......

  俺滴个老天爷啊!

  求你让俺死了吧!

  这也太刺激了!

  方公子到底是啥来头啊?

  能让洪武大帝如此委曲求全?

  这一刻,方世玉的身影,瞬间拔高,拔高再拔高,在沈万三的心里,那简直就是堪比珠穆朗玛峰的存在!

  “罢了罢了!”

  “下次再这也,老子真不伺候了!”

  方世玉白了朱元璋一眼,懒得跟他一般计较了!

  既然自己已经点过头了,那老祝头跟老罗的事情,自己就要办到!

  虽然比之前多了好些年的账本,无非也就是累一点,多耗点时间罢了!

  自己累点就累点吧,只要能救老祝头跟老罗的命,就是值得的!

  叹了口气,方世玉当即坐在朱标亲自放好的凳子上,打开第一个箱子,开始翻阅起来。

  “嗯?”

  “啥情况?”

  “这上面怎么墨迹还没干?才写的吗?”

  方世玉一打开,顿时就愣住了!

  用手一模,竟然粘手了!

  而且看起来字迹很是潦草,显而易见,这玩意就是刚写完没多久的,甚至连半个时辰都不到!

  “那啥.......”

  “大概是都察院的风水不太好,太潮湿了......”

  朱元璋赶紧编了个借口。

  废话!

  可不就是刚写完的吗?

  朕昨天火急火燎的回宫之后,立马就让三法司的人,连夜加班,赶制出来的!

  从洪武元年的开始,一直道如今的账本,那是一个都没漏啊!

  朕当时就说了,给你们一宿的时间,天亮之前给朕抄完!

  抄不完,朕就把你们全家给抄完!

  三法司的人,那是大大小小齐齐上阵!

  郭桓这件案子,牵扯的人数之多,金额之巨,简直就是史无前例啊!

  三法司的人一听洪武大帝这道圣旨,本来这段时间就因为郭桓这件案子,忙的焦头烂额的,现在竟然要连夜把洪武元年到现在的所有账本都抄一遍,差点没当场吐血身亡,直接被干死!

  可这干不死,那就得往死里干啊!

  从尚书,大理寺卿,再到左都御史,直至小吏,从上到下,只要认识字得,会写字得,那是一个没跑掉,全都来抄账本了!

  最后发现这就算是往死里干也干不完啊!

  锦衣卫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只得临时调用了刀笔吏过来一起抄,这才勉强天亮之前抄完!

  “罢了罢了!”

  “懒得跟你扯这些!”

  “你们也都别闲着了!”

  “去把箱子都打开,里面得账本赶紧拿出来风晒晾干!”

  “注意,是每一本,每一页,都要晾干!”

  “这可是个技术活,不能出任何岔子,错一个小数点,结果可就不一样了!”

  方世玉懒得计较这些,当即开始让众人赶紧先晾干!

  现场虽然有些锦衣卫扮成得水师小卒,但显然人手还是不够!

  以至于,太子朱标,燕王朱棣,公主朱紫怡,以及几个国公侯爵之类得,全都撅着屁股开始晾晒账本了!

  最后,只剩下了两个闲人!

  那就是方世玉跟朱元璋!

  抱着手,老神在在得看着这群人撅着屁股晒账本!

  时不时得还要指挥一两句,呵斥一两句!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