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一章 肤浅了不是?_大明:朱元璋求我教他做皇帝
新新小说 > 大明:朱元璋求我教他做皇帝 > 第一百七十一章 肤浅了不是?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一百七十一章 肤浅了不是?

  [千千小说]

  “仓颉那是没法比的,不过只是几个数字罢了,那还是手到擒来的。”

  方世玉一脸淡定的说到。

  “方公子,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啊!”

  “若是没猜错的话,方公子想造的字,目的是为了避免以后还有贪官污吏用篡改账单这种手段?”

  “这个要求可就高了!既要有辨识度,还不能跟已有的字相同。”

  “简直是难于登天啊!”

  “老夫自认见多识广,不说四书五经,但也算是博览群书了。”

  “天下英雄豪杰,老夫也见了不少,便是如方公子这般的青年才俊,也不是没有,但印象中却没人敢说自己可以造字啊!”

  “就算是大明开国第一功臣老李,他也办不到啊!”

  “方公子如此托大,怕是一会下不了台啊!”

  李善长吐槽方世玉,还不忘自夸一把!

  但其余人闻言,却也是不由得纷纷点头附和起来。

  实际上要说造字,倒也并非完全不可能。

  朱元璋让自己的子孙后代名字里必须都有一个带着金木水火土为偏旁的字,后来实在是不够用了,不就硬生生造出来好几百个字吗?

  只是朱元璋大概也没想到,这么做会害了自己的后人。

  明末崇祯死后,好几个皇子都被李自成俘虏了。

  这货倒是也没下杀手,只是去山海关干架的时候顺路就带着了,结果全都走散了。

  当然,也可能是皇子们自己找机会溜了。

  其中就有朱慈炤,朱慈炤兜兜转转化名王士元,当了几十年的教书先生,就连红楼梦都有可能是他写的。

  直到朱慈炤活到七十五岁的时候,给孙子们取名字犯了难,就因为名字里必须带着金木水火土,结果就被人举报到了康麻子那里。

  康麻子二话不说,直接灭了朱慈炤满门,上到七十五岁的朱慈炤,下到刚刚出生的婴儿,那是一个没留!

  在清狗杀的汉人里,朱慈炤一家只不过是九牛一毛!

  当然了,朱元璋这个祖训,倒也不是一点用没有,后世的元素周期表,就因为老朱的贡献,多了很多可以用的字了。

  只是如今方世玉说自己要造字,李善长那是打死都不信。

  不只是李善长,在场的有一个算一个,没一个相信的。

  只有一个人除外!

  那就是自始至终,眼睛就没离开过方世玉,一直眼冒小星星的朱紫怡!

  我相信方公子一定可以的!

  方公子加油哦!

  “就你也算是见多识广?不是活得久,就等于见多识广的!”

  “你见到的那些也配叫做青年才俊吗?”

  “你若是早点认识本公子,你就不会这么想了!”

  “你们知道华夏跟别的国家有何区别吗?”

  见方世玉问起,众人均是一脸疑惑的摇了摇头。

  “恩人,还望解惑。”

  朱标忍不住问了起来。

  “华夏是一个伪装成国家的文明,西方是国家诞生文明,唯独华夏是文明诞生国家!”

  当然这句话也不是方世玉原创,他来自于米国的政治学家塞里奥尔廷顿在文明的冲突中阐述出来的观点。

  这也是为何华夏最后成为了唯一一个能够追溯数千年文明的国家,独一无二的存在!

  何况就连造字,方世玉也并非是要自己硬造,他完全可以借鉴!

  而且这个被他借鉴的人,正是洪武大帝朱元璋!

  朱元璋可谓是华夏历史上除了仓颉,最伟大的语言学家了!

  洪武18年,户部侍郎郭恒等人通过涂改财会凭证上的数字“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百千”的手段,大肆侵吞、贪污国家钱粮。案发后,追赃七百万石。此案从朝廷六部侍郎到地方大小官员、豪绅,牵连数万人,全部被斩首示众。

  “秋粮案”使朱元璋大为震惊,他一方面更加坚定了“重典治吏”的指导思想,另一方面,他下令对全国财务管理采取一系列行之有效的改革措施,其中,最重要的做法就是将记载钱粮的数字“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百千”分别改为汉字大写“壹贰叁肆伍陆柒捌玖拾陌阡”。在此后的实际使用中,人们逐渐用“佰仟”代替了“陌阡”二字。

  方世玉用起来那是一点都不带内疚的,毕竟自己可以算得上是大明福星了,给大明带来了那么多的贡献!

  仅仅粮食这一块,就堪称大功!

  借用一下洪武大帝的发明,完全不过分啊!

  “睁大眼睛,看清楚了!”

  方世玉提起笔,从壹开始,一直写道了亿。

  “这竟然真的可行......”

  方世玉刚写完,李善长就忍不住震惊起来了!

  这里面,虽然有很多字原本汉字里就包括了,但也有一部分是完全原创的啊!

  而且这些字的结构,要比之前的一二三四等复杂的多,想改的难度也高的多!

  再想跟之前一样,仅仅是加上一笔两笔就想篡改,那基本上不大可能了。

  方公子大才啊!

  虽然不如仓颉,但也完全是不遑多让啊!

  俺服!

  “只要你们把原先的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等替换成本公子这些字,再用本公子交给你们的记账之法,郭桓他们的贪污手段,就可以彻底杜绝了!”

  “再想轻而易举的贪污,恐怕就得重新写一个全新的账单出来了!”

  “但那样做,工作量可就不一般了!”

  方世玉淡淡笑道。

  虽然假账并不能因为这些繁体数字的出现完全杜绝,但起码可以减少一大部分了。

  何况在这个时代,方世玉觉得完全够用了。

  想杜绝假账的出现,那是不可能的。

  二十一世纪的人都没办到的事情,现在的人更不可能了。

  再者自己贡献给大明的记账法,户部那些胥吏想学到精通,再用全新的数字做假账,每个几十年,是不可能实现的。

  在此之前,靠着假账贪污,基本可以避免了。

  因此自己倒也不算是在吹牛了。

  “此外,朝廷还可以发出布告,张贴在交通要塞,以及人口密集的地方,告诉老百姓,朝廷到底征的是什么税,每一种税征收的数额是多少。”

  “这样一来,老百姓就知道自己要交什么税,要交多少税,凡是不附和情况的,就可以认定为是贪官污吏了。”

  “只要发现贪官污吏,老百姓自然就会绑了见官,毕竟咱洪武大帝在肃贪这件事情,那是功不可没啊,史无前例的圣明君主啊!”

  “甚至为了鼓励百姓,朝廷除了对那些贪官污吏除以极刑,还可以对那些发现贪官污吏的老百姓予以嘉奖!”

  “只要做到这些,贪官污吏不敢说完全杜绝了,但基本上也不会太多了。”

  方世玉放下笔,淡淡的说到。

  实际上这就是封建社会消息闭塞,传达不及时,造成的一种信息差,才让贪官污吏有了可趁之机。

  只要让老百姓明明白白,清清楚楚知道自己要交啥交多少,就基本可以避免被割韭菜了。

  “恩人果真是有大才之人啊!”

  “片刻之间,便能破解郭桓等贪官污吏的手段!”

  “恩人若是愿意入朝为官,为大明贡献自己的力量,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只不过是保底,就算是封个公侯甚至异姓王,都是轻而易举啊!”

  朱标顿时忍不住夸赞起来。

  方世玉这两手,简直就是最完美的解决方案了。

  四两拨千斤啊!

  而且那叫一个漂亮!

  不跟你来阴的,只跟你玩明的!

  只是朱标这番话,听在其余人耳中,代表的含义可就多了去了。

  朱标是谁?

  那是太子殿下啊!

  下一任的皇位继承人啊!

  这哪是随口一说?

  这完全就是可以兑现的承诺啊!

  只要方世玉点个头,异姓王就十拿九稳了!

  愿意做文官,那内阁首辅就是他的,愿意做武将,那五军都督府就是他的!

  别说朱标了,便是朱元璋也在点头!

  现任跟下一任,对方世玉那都是恩宠到极致了啊!

  这份荣耀,堪称是前无古人,估计也后无来者了啊!

  朱标话音落地,李善长跟刘伯温以及徐达等人,就顿时眼红起来了。

  咱们可是尸山血海淌出来的,才混到现在这个地位,而且还这么大一把年纪了!

  简直就是白活了啊!

  吴琳甚至有一种自行惭愧的感觉,他觉得自己连眼红都不配!

  能混到内阁首辅,怕就是自己的天花板了,但谁知道,这竟然只是方世玉的底线!

  果然是人和人不能比,没法比,不比还好,一比就没了生活的乐趣。

  有些人努力了一辈子,最巅峰也不过是别人的起点!

  关键是别人还不一定稀罕!

  这特么找谁说理去?

  “妙!实在是妙啊!”

  “我相信,这两个方案,陛下一定会重用的!”

  “毫不夸张的说,这丹书铁券,基本十拿九稳了!”

  朱元璋见问题解决了,顿时也大笑起来。

  朱元璋的高兴,那可是由心而发的。

  虽然方世玉的解决方案是最主要的原因,但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朱元璋总觉得哪里似曾相识!

  方世玉这几个字,咋看起来那么眼熟呢?

  朕是不是什么时候梦到过啊!

  “方小子,既然这篡改账本跟巧立名目的解决方案有了。”

  “那淋尖踢斛跟折色火耗的解决方案也应该有吧?”

  朱元璋趁热打铁,追问起来。

  这小子,那还真是咱大明福星啊!

  朝廷上下想破了脑袋,那么长时间都没解决的问题,这小子三下五除二就给解决了!

  什么叫天才!

  这就叫天才啊!

  简直就是天赋异禀啊!

  “自然是有的。”

  方世玉淡淡回到。

  既然答应要给老罗搞一块丹书铁券,那自然就要办到。

  “首当其冲的就是,朝廷要统一计量单位。”

  “所谓的车同轨,书同文,那不知是统一的象征,更是国家强大的根基所在。”

  “我之前就说过无农不稳,无工不富,无商不活,一个国家若是想要富强,这统一的计量单位跟施工标准就是必备的。”

  始皇帝之所以能称之为祖龙,那就是因为始皇帝不仅统一了七国,还制定了相当完善的标准工业化!

  但历史上,让人摸不着头脑的是,这个标准化越往后,反而越来越不完善了!

  以至于,每个朝代,都有属于自己的那一套计量法,无论是长度还是重量或者容积,所用的标准都不相同。

  甚至同一个国家,所用的标准都不一样。

  必须明初胥吏们贪污用的斗,就分大小两种。

  斗就是一个容积的计量单位,但却分成了大小两种,相差更是达到了百分之三十!

  这在二十一世纪,简直就是匪夷所思的事情!

  “没错,方公子言之有理!”

  “咱大明现在就要使用统一的标准,恢复大秦的制度!”

  “只有全部统一了,咱大明的江山社稷才能万年昌盛!”

  一直打酱油的老罗,闻言突然激动的吼了起来。

  之前讨论的贪污,他虽然也不齿,但还谈不上多激动。

  老罗一心只想发展工业,对于贪污他完全不屑,那些贪污的人也跟自己没啥关系。

  但方世玉提出要统一一个工业化的标准来,老罗就不得不激动了。

  作为大明工部的扛把子,不只是需要修桥开路,还要负责大明很多战略物资的打造。

  但奈何那些小弟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一套标准。

  东西造出来倒是也勉强可用,但问题就是每个人捣鼓出来的东西,标准都不一样!

  因此配件更是没法统一,自己造的只能给自己用。

  这样一来,利用率就直线下降!

  甚至会出现因为某个老工匠离世了,他造出来的东西就只能完全报废了。

  老罗为了这个那简直就是头疼不已,多次上书,想统一这个标准,起码也要先在工部推广执行。

  但一直以来,都没人重视,朝廷觉得这玩意实在是费力不讨好。

  因此一致反对。

  老罗只恨自己人微言轻啊!

  现在好了!

  方公子提议的,你们总不会还觉得费力不讨好,还不重视吧?

  “不错不错!”

  “我相信,陛下一定会重用你的建议!”

  朱元璋闻言,当即点头。

  之前倒是也有过这种念想,但实在是太复杂了。

  大明疆域虽然不算很大,但也不小。

  别说官方不统一了,就连民间也有自己的计量之法!

  也许两个相隔不远的村子,那用的计量法都不一样!

  所以朱元璋才一直觉得这玩意不仅费力不讨好,而是执行推广的难度实在是有点大!

  何况要想整个大明都统一,那也需要一大笔银子啊!

  能凑合就凑合一下吧!

  但如今朱元璋的想法完全不同了。

  特么的,一个郭桓就能贪污个几百万!

  这玩意的推广费还能比那些贪官污吏贪污的银子更多?

  而且这小子也说了,只有这样做,国家才能强大嘛!

  两全其美,当然要做了!

  不过到底怎么统一,这种费脑子的事情,还是交给方世玉来搞吧!

  你自己出的注意,你就自己拿出方案来!

  朕真的是知人善用的明君啊!

  朱元璋一边笑着,一边鼓励的眼神看着方世玉。

  “恩人,除此之外,还有别的办法吗?”

  朱标也忍不住问了起来。

  这一招,倒是可以针对淋尖踢斛,但是对于折色火耗,好像没啥用啊!

  “自然是有的。”

  “淋尖踢斛也好,折色火耗也罢,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贪官污吏钻的空子都在损耗上!”

  方世玉将这两个字给写了下来!

  “方公子言之有理!”

  “确实如此,历朝历代都是如此啊!”

  众人纷纷点头附和。

  “这是因为,损耗从来没人重视,朝廷不会重视,各地州府也不会重视。”

  “因此,只要是损耗,那就可以装入自己的口袋。”

  “损耗越大,自己的口袋自然就装的越多。”

  “因此那些胥吏,自然是想破脑袋,也要增加损耗。”

  “所以根源问题,就在如何止损上,否则那些胥吏一定还会继续鱼肉百姓。”

  方世玉缓缓说到。

  “这多大点事啊!”

  “直接让朝廷取消损耗不就行了?没有损耗,他们去哪贪?”

  “老舅言之有理!”

  蓝玉突然吼了起来。

  常茂也鼓掌叫好起来。

  甚至就连朱元璋等人,也觉得蓝玉说的有道理!

  你不就是在损耗上下功夫贪污吗?

  那朝廷把这玩意取消!

  你去哪贪?

  “肤浅了不是?”

  方世玉鄙夷的看了一眼蓝玉,缓缓说到。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