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八章 老子打儿子那不是天经地义吗_大明:朱元璋求我教他做皇帝
新新小说 > 大明:朱元璋求我教他做皇帝 > 第一百七十八章 老子打儿子那不是天经地义吗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一百七十八章 老子打儿子那不是天经地义吗

  [千千小说]

  “来来来!”

  “赶紧的,说说咋才能让大明朝廷富得流油?”

  朱元璋此时完全化身成一个哄骗无知单纯少年的糟老头子,一脸的笑意,一脸的和蔼可亲,一脸的平易近人。

  “改天再聊!我累了!”

  方世玉想都没想,直接拒绝了。

  这都多久了?

  从他们天刚亮,到吃烧烤,再到现在,自己就没停过。

  从辽东三部应该如何册封,再到高丽应该如何处置,从郭桓贪污案说到大明应该如何肃贪。

  嘴巴都要说破皮了,但效果显然不咋滴!

  这群古人说不通也就算了,竟然还一个个的,轮流上来反驳自己!

  就连前一任的最佳捧哏小祝,那也不例外!

  大半天说下来,自己完全就是白说了,一点逼都没装上啊!

  关键是自己说的没毛病啊!

  不就是说当今陛下跟朝廷有哪些地方需要改进吗?

  这不是事实吗?

  你看看你们这群大明头号武装走私犯罪团伙,一个个立马急赤白脸的!

  了解你们的知道你们是武装走私犯罪团伙!

  不了解的,还是以为你们都是洪武大帝赐封的当朝一品大员呢!

  罢了罢了!

  本公子不装了!

  太累了!

  你们爱干啥干啥去吧!

  本公子要休息了!

  件方世玉直接给拒绝了,朱元璋顿时就急了!

  朕这都没找你个小王八蛋算账,你竟然还敢撂挑子?

  可是不管朱元璋这群人如何死乞白赖,好话说尽,方世玉就是不肯多说了。

  只告诉他们,自己太累了,要休息了,想听的话下回赶早。

  最后方世玉直接下了逐客令,一边把这群人往外赶,一边还不忘叮嘱老祝头,赶紧把沈万三给自己叫过来。

  大明朝廷穷不穷咱暂时管不着,但咱自己不能一直穷着啊!

  朱元璋等人件方世玉如此坚决的态度,只得一步三回头的朝着外面走去。

  这一回头,顿时就看见朱棣那小子,正站在方世玉身边,一脸的幸灾乐祸!

  “老四,你还瘸着吗?”

  朱元璋顿时眉头一皱,吼了起来。

  “不瘸了!不瘸了!早就不瘸了!”

  朱棣想都没想,赶紧老老实实的回到。

  朱棣的身体素质,就是放眼整个大明,那也排得上号,明教给他造成的损伤,被方世玉治疗了这么久,早就痊愈了。

  只是没办法,先生这里好吃的好玩的,简直不要太多!

  所以朱棣那是压根就不想走啊!

  现在老爹突然问了起来,也不敢隐瞒啊,只得一五一十的回答。

  “不瘸了还站在那里作甚?滚过来!”

  朱元璋一脸没好气的吼道。

  “啊?是是是!”

  虽然朱棣一脸问号,不知道老爹今天咋回事,总喜欢怼自己,对自己的火气也忒大了点,但是朱棣很清楚,这要是不听话,那就不只是吼几句瞪几眼那么简单了。

  因此连东西都没收拾,赶紧屁颠屁颠的跑了过去,规规矩矩的站在朱元璋身后。

  朱棣一走,吴元年顿时想哭了!

  燕王都走了,俺还有啥理由留在先生这里啊!

  当下也只好一步三回头的,朝着外面走去。

  小院里,一眨眼时间,再次恢复到往日的宁静。

  ‘砰!’

  刚出门,朱元璋就二话不说,一脚朝着朱棣的屁股上狠狠的踹了过去!

  “啊~爹,你踹我干啥啊?”

  朱棣一脸委屈,龇牙咧嘴的揉着屁股。

  虽然老爹踹自己也不是头一回了,可以前那都是自己犯了浑,而且还是在皇宫里,身边不是太监就是宫女的,那些人看见了也只能当没看见,谁也不敢多说一句话。

  可现在情况不同啊!这里不是皇宫,身边不是叔叔辈的就是伯伯辈的,就连同辈的常茂,那也比自己大三四岁,自己还得管他叫声常老大啊!

  何况这常老大跟蓝叔,那是出了名的嘴上没个把门的,奈何自己还拿他们没办法!

  这要是被他们两传出去了,自己这个大明燕王以后还咋混?

  再说了,自己啥也没干,啥也没说啊!

  老爹你不能拿俺当出气筒啊,命名是先生怼的你,你不找先生算账,你踹俺算咋回事?

  “踹你干啥?你也有脸问?老四,你看看这是什么?”

  朱元璋一脸没好气的从袖子里摸出来一团纸,随手丢在朱棣手里,狠狠说到。

  “老子让你去北平镇守,你就是这么给老子办事的?”

  朱元璋怒气冲天!

  但明显因为朱棣是自己儿子,他在强压着努力,还带着一丝的恨铁不成钢的意味!

  估计这要是换个人,朱元璋早就砍了他的脑袋!

  “北平咋了吗?”

  “难道是鞑子又来寇边了?这怎么可能?我离开北平来金陵的时候,可是已经交代好了,也布置好了,说北平是固若金汤也丝毫不为过啊!”

  “鞑子那点微末伎俩,加上残缺不全的武器装备,怎么可能攻入北平?”

  朱棣一边委屈的小声嘀咕着,一边摊开了那团纸!

  一入眼,顿时面色一变!

  白纸黑字,明明白白的写着,北平二司官吏李彧、赵全德等与桓为奸利,贪污北平军需粮饷共计一百二十万石!

  所贪污的金额,在大明十三个布政司中,是最多的!

  最让人不齿的是,这北平二司官吏李彧、赵全德竟然把贪污得到的所有军需粮饷全都走私卖给了北元残余,换取了大量北元鞑子从华夏盗抢的金银财宝。

  左布阵使李彧如今已经被锦衣卫捉拿归案,现今就关押在金陵的北镇抚司诏狱之中!

  而且在三法司的审讯之下,对自己所犯下的罪行,供认不讳!

  按察使司赵全德,利用自己在刑部及大理寺安插的眼线,早已得到了风声,锦衣卫尚未到达北平,他就叛变到北元了。

  这几乎算得上是大明的第一个汉奸走狗了!

  而历史上,郭桓案原本是洪武十八年才会发生的事情,起因就是北平监察狱吏余敏跟巡关御史丁廷举告发郭桓利用职权,勾结李彧、赵全德、胡益、王道亨等贪污。

  洪武大帝勃然大怒,随后下令彻查,这才查到郭桓头上,从而郭桓案彻底爆发!

  现在虽然跟历史上有所出入,贪污案的第一个察觉者是马娘娘,但者北平二司官吏李彧、赵全德因为贪污的数额实在太巨大了,因此一早就被三法司的人以及锦衣卫盯上了。

  “爹,冤枉啊!这跟我真的没啥关系啊!俺堂堂北平燕王,俺至于去贪污这么点东西吗?”

  朱棣看完之后,当场就急眼了!

  北平二司官吏李彧、赵全德这种行为,已经跟郭桓的兴致不一样了!

  郭桓等人只是贪污,但是这两货已经是贪污加走私,再加上叛国,还要再扣上一个资敌的罪名!

  这里面的所有罪名,随便拎一个出来,那都可以毫不费劲的领取九族团灭套餐一份,而且保证加量不加价那种!

  从李彧的供词中,不难看出,朱棣当真是个倒霉蛋,刚刚就藩北平开始,这两货已经在走私了。

  因此那简直就是朱棣当了多久的燕王,这两货就走私了多久的军需!

  最过分的是,这两货竟然还拿着鸡毛当令箭,打着帮燕王府置办的旗号,公然狐假虎威的走私!

  更加要命的是,这两货那叫一个会来事,把朱棣讨好的不要不要的,因此在事发前,朱棣跟这两货的关系一直都是很不错的。

  这可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老爹这要是误会,那就误会大了!

  老爹不会真以为自己跟这两个王八蛋沆瀣一气,狼狈为奸的挖自己家的墙角吧!

  要是这样,那老爹就算不打死自己,自己也一定会落得个朱文正老大的下场啊!

  被丢到凤阳老家,去给爷爷奶奶看墓地啊!

  这简直比打死自己还难受啊,自己要疯掉啊!

  你看看朱文正老大,那能算个正常人吗?

  正常人有他那样的吗?

  但甭管朱棣咋哭着解释,朱元璋只当没听见,抬起脚来,就一个劲的猛踹!

  朱棣都被踹的快吐血了,自己还不容易才痊愈,这下又要瘸了,甚至都要去找先生再给自己输点血了。

  虽然老子打儿子那是天经地义,但朱元璋跟朱棣那是什么身份?

  在这种身份下,你可以说他是家事,也完全可以说这是国事啊!

  眼看着这朱棣就要被朱元璋活活给打死了,朱元璋依旧没有丝毫要停手的意思。

  “爹,您再打下去四弟就要被您给打死了,儿臣可以担保,四弟对这件事绝对是毫不知情的。”

  实在没办法,太子朱标只得站出来求情。

  实际上太子朱标作为老大,给下面几个弟弟求情,那已经不是第一次了,简直就是家常便饭,司空见惯。

  因此对于老大朱标,下面几个弟弟,甭管是秦王还是燕王,对他那都是恭敬有加,心服口服的。

  而且就连朱标也觉得,老爹这次暴揍老四的原因,实在有点太牵强附会了。

  老四他缺银子吗?

  就算老四缺银子了,只要开个口,哪怕不敢跟老爹你开口,跟我开口或者跟娘开口,那都是可以要到的啊!

  咱们还能不给他不成?

  老四至于去跟他们狼狈为奸贪污受贿吗?

  至于走私卖国那就更加扯淡了!

  放眼大明,谁人不知,谁人不晓,燕王朱棣平生的三大爱好!

  砍鞑子!

  砍鞑子!

  还是特么的砍鞑子!

  你让燕王朱棣把自家的军需贪污掉,再走私给北元?

  你想啥呢?

  燕王朱棣没去抢北元鞑子的军需,北元鞑子都要烧高香了!

  何况此时的朱棣,已经贵为燕王,甭管是朝廷的俸禄,还是附带的权势,放眼整个大明,那也绝对是可以排在前五的人物啊!

  他为啥要去给北元鞑子送军需?

  有这个必要吗?

  老四这简直就是受了无妄之灾啊!

  “就算他毫不知情,也同样犯了失察以及监管不力的罪!”

  “不然李彧、赵全德这两个狗东西,岂能在他眼皮子底下,贪污那么多?”

  朱元璋喘了口气,狠狠说到。

  朱棣傻眼了,原来老爹您也知道俺没有沆瀣一气跟他们狼狈为奸啊!

  可是老爹您因为这个,就差点把俺打死了,是不是有点太过分了?

  俺找谁说理去啊!

  作为大明目前的三个藩王,其主要职责就是砍鞑子,阻止他们寇边,让大明内地,安全无虞!

  但是就属的地盘,那些官员们的所作所为,也在他们的管理范围之内!

  李彧、赵全德这两个狗东西当着他朱棣的面,贪污了如此巨款,还卖给了北元的鞑子!

  那朱元璋所说的两个罪名,他却是没得辩解!

  “爹,四弟确实存在监管不力失察之责,但不算大罪啊!常言道兵马未动粮草先行,行军打仗,物资跟后勤向来都是重中之重!”

  “咱大明九边,砍鞑子最卖力的,砍鞑子最多的,就是四弟了啊!所以需要的军需自然也就更多了啊!”

  “因此那些狗东西才有机可乘,何况四弟只对行军打仗砍鞑子感兴趣,那些文官该做的事情四弟向来都不怎么感兴趣的。”

  “加上辽东局势吃紧,四弟一门心思都花在了行军打仗上,后勤物资补给这种琐事只能交给李彧、赵全德这两个狗东西了啊!”

  “四弟也没法未卜先知,哪里能料得到这两个狗东西,竟然贪污受贿,走私军需啊!”

  “真算起来,就是这两个狗东西辜负了父皇您的圣恩,也辜负了四弟对他们的信任啊!”

  话音落地,朱棣顿时感动的热泪盈眶!

  老大就是老大!

  太子就是太子啊!

  这番肚量跟气魄,已经完全不亚于老爹了啊!

  老大,咱啥都不说了,只要俺老四活一天,这大明江山,俺就保你一天!

  “没错啊,陛下,燕王对这件事绝对是毫不知情的啊!”

  “陛下,臣以项上人头担保,燕王绝对是冤枉的啊!”

  “陛下,俺咋觉得有一丝阴谋的味道在里面呢?会不会是北元那些鞑子被燕王砍怕了,所以故意散布谣言陷害燕王啊?”

  “对啊,皇大野,北元那些鞑子最怕的就是燕王了,肯定是那些鞑子故意陷害燕王的!”

  ......

  太子既然开头了,剩下的人,也赶紧跟上,纷纷为燕王朱棣求情起来。

  “哼!”

  “若非今儿个你大哥跟在场的这么多人替你求情,老子非把你丢到凤阳老家,让你给你爷爷奶奶守墓去!”

  “离我远点,老子看见你就烦得很!”

  朱元璋再次狠狠的瞪了一眼朱棣,一甩手,大步流星的就走了。

  临走前,还不忘再给朱棣狠狠的补了一脚!

  不错不错!

  舒坦了!

  这回老子的气算是顺畅了!

  方世玉那个小王八蛋挤兑了老子大半天,老子终于把火气发泄出来了!

  浑身舒坦啊!

  被方世玉怼了半天的李善长愣了片刻后,嘴角突然浮现了一个神秘莫测的笑容,看着惨不忍睹的燕王,随后又看了看自己国公府的位置,最后神秘的笑了笑。

  不错不错!

  陛下就是陛下!

  撒气都能找到如此高招!

  老子打儿子那叫事吗?

  那不是天经地义吗?

  又能撒气,又能锻炼身体,简直就是两全其美啊......

  众人返回金陵城,各回各家。

  唯独吴元年留了下来,没办法,朱棣被朱元璋一通暴揍,受了伤自己的治啊!

  “李祺在哪?”

  前脚刚跨进家门,后脚李善长就问了起来。

  “回老爷的话,公子正在书房看书。”

  家仆恭恭敬敬的回到。

  “知道了。”

  李善长一脸不动声色的点了点头,抬脚就朝着书房走去。

  果不其然,李祺正在看书。

  件老爹回来了,赶紧合上书,恭敬的行李。

  “爹,您回来了。”

  甭管是架势还是态度,那都是无懈可击。

  “看书呢!”

  李善长笑了笑!

  你以为这就没事了?

  你看老子怎么挑刺就完了!

  “为父一日未归,你书看的如何啊?”

  李善长装作不经意的随口问到。

  那么多书,老子就不信,你都看完了,你要是敢落下一本,你看老子揍不揍你就完了!

  “回父亲的话,四书五经都看完了,还通读了诸子百家。除此之外,父亲大人之前提过的字帖,我也临摹过了好几遍。这是我临摹的字帖,还请父亲大人过目。”

  李祺一边说着,一边从书桌上拿起一沓字帖,恭恭敬敬的双手捧着,递到了李善长面前。

  “不错不错,陛下赏赐的丹书铁券,你今天擦过了吗?”

  李善长心不在焉的接过去,随便扫了两眼,再次装作不经意的问到。

  特么的,这小子今儿个咋这么努力?

  但丹书铁券你小子肯定没擦,以往都是每个月的月初跟十五,才会擦的。

  今天可是初九,我就不信这个还治不了你,你小子等着挨揍吧!

  “回父亲大人,我不仅擦了丹书铁券,就连咱离家的祖宗牌位也都焚香供奉过了。”

  李祺再次恭敬回到。

  “那咱府上的账单,你都审核过吗?”

  “回父亲大人,审核过了。”

  “店铺可曾看过?”

  “看过。”

  “那......”

  李善长傻眼了!

  “父亲大人,您还有什么问题吗?”

  李祺一脸的小心翼翼。

  老爹今儿个咋回事啊?

  怎么这么奇怪啊?

  “有!”

  “为父问你,刚才我进来的时候,是左脚先进来的还是右脚先进来的?”

  李善长灵机一动,突然淡定自如的问到。

  “您......”

  李祺傻眼了!

  这特么也叫问题吗?

  谁没事盯着您哪只脚先进的书房啊?

  “到底是左脚还是右脚?”

  李善长追问到。

  “右.....不对,左......不对,父亲大人,您右脚先进来的。”

  虽然不知道老爹为啥问这种毫无营养的问题,但察觉到老爹好像心情不大好,还是回答了再说吧,起码也有百分之五十的几率答对不是?

  ‘啪!’

  话音落地,一巴掌瞬间袭来!

  “老子明明就是左脚先进来的!”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