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一章 没办法,他承受不起啊_大明:朱元璋求我教他做皇帝
新新小说 > 大明:朱元璋求我教他做皇帝 > 第一百八十一章 没办法,他承受不起啊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一百八十一章 没办法,他承受不起啊

  [千千小说]

  “罢了罢了!”

  “就不要跟一个伙计为难了,是本公子有失妥当,你们当掌柜的,要跟下面的伙计说清楚,不让东家承受损失自然是好事,但也不要门缝里看人,寒了客人的心嘛!”

  方世玉看着极尽谄媚的掌柜,摆了摆手说到。

  如今回想一下,确实自己也不太妥当,以现在白糖的价格来看,这么一指头下去,那个伙计还真就得白干一年。

  没办法,他承受不起啊!

  方世玉话音落地,那掌柜得却是立即傻眼了。

  你特么谁啊?

  在这指手画脚的!

  老子跟东家说话呢,跟你说了吗?轮得到你来插嘴吗?

  方世玉为了尽量显得低调,所以别说官服了,华服都没穿,穿的就是最普通的衣服。

  因此在掌柜等外人眼中,方世玉除了长得帅,帅的过分了那么一点外,并无什么特殊之处。

  尽管在大明,商人是贱籍,没有任何社会地位可言。

  但作为大明首富,财富累积到沈万三这个级别,一般的老百姓那也是不敢招惹的。

  “聋了不成?赶紧照着方大人吩咐的去做啊!”

  “真是瞎了你们的狗眼!都给我听清楚,看仔细了!”

  “这位是方大人,是我的家主!往后只要是方大人的话,那就比我的话管用,比我的话重要,也比我的话有分量!”

  “都听清楚了吗?”

  当对着这些小弟说话的时候,沈老板那分气度再次显现出来了。

  这些人确实是有眼无珠,狗眼看人低!

  若不是方大人自己为了低调,这些资产早就过户到方大人的名下了,就算还没有去官府转让,但实际上这些资产也依然是方大人的,自己不过就是挂名罢了。

  就算方大人心血来潮,想把这铺子拆了当柴火,那他沈万三也绝对不会皱一下眉头,还得屁颠屁颠主动去拆。

  这伙计眼瞎就算了,这特么的掌柜也眼瞎?

  你就这么点眼力劲,到底咋混上掌柜的?

  不行,回头得好好查查!

  “好好好!”

  掌柜早已吓得冷汗淋漓,直觉告诉他,他好像惹事了,麻烦大了。

  就在沈万三呵斥小弟得时候,其余得伙计,早就屁颠屁颠得把铺子立所有得糖霜全都取了出来,一一摆在方世玉面前,打开盒子。

  方世玉这才一一尝了一下,结果入口之后,甜度极其稀薄,就那么一丝而已。

  随后方世玉又去尝了尝那些液体状粘稠得黑糖跟红糖。

  结果发现这玩意入口带来得第一口感就是苦涩,黑糖是最为苦涩的,但苦涩之余,甜度却要逼糖霜高的多!

  因此三者相比,糖霜也就是好看一点,在甜度以及口感等方面,却远远落入下风。

  “老沈,这糖霜压根就没啥味,剩下两种甩他十万八千里,但价格却为什么反其道而行之,糖霜贵出那么多?”

  一念及此,方世玉忍不住看着沈万三问到。

  “方大人,自古以来都是物以稀为贵,糖这种东西也不例外。”

  沈万三恭敬回到,涉及到自己的专业,沈万三倒是没那么拘谨了,讲起话来头头是道,条理清晰。

  “黑糖的提炼成本最低,红糖成本则要比黑糖高出五倍,因此这价格也是相差五倍,再看糖霜,那不仅成本极高,而且难度也很高。”

  “五斤黑糖才能提炼出来一斤红糖,而在提炼红糖的时候,冷却之后表面会有一层薄薄的霜,这层薄薄的霜就是糖霜的出处了。”

  “至于比例,那几乎是万斤红糖的冷却之下,才能提取出来一两左右的糖霜,因此这价格自然就贵了。”

  “放眼整个大明,糖霜的年出产量,也不过三十斤上下,这还要是收成好的年份,若是遇到一点什么旱灾洪涝的,还要大打折扣。”

  “而且这糖霜的储存条件极其苛刻,稍有不慎,就会变质,加上每年出产的糖霜,一半以上都要上贡给朝廷,剩下的就更是没多少了,因此一直以来,这糖霜都是有价无市的。”

  “方大人,小人可以负责任的告诉你,除了朝廷的皇宫大内,小人手里的糖霜,基本上就是整个大明民间最多的了。”

  沈万三朗声说到。

  “那确实是稀有啊!”

  方世玉闻言,缓缓点了点头,心里却是不由得暗爽起来。

  这下特么的想不发财都难啊!

  也难怪那伙计见自己要舔一指头那么大的反应了,这特么一指头下去,怕是他一年的工资都不够赔的啊!

  “方大人,再加上这糖霜的药用价值极高,宫里的太医研究过了,说这糖霜不仅可以止咳润肺,还能补充气血。”

  “如果坚持食用的话,还能起到强身健体,延年益寿的效果。”

  “尤以年轻女子用银勺取之的糖霜,效果最佳!读书人无不夸赞,说这糖霜就是纯净的化身,如同君子一般,高雅而洁身自好。”

  “所以糖霜在读书人口中,还有另外一个名字,被称之为君子糖。”

  “方大人,小人敢打保票,小人若是把这糖霜放开来卖,别说二十两银子了,就是二十两黄金,也多的是人抢着买啊!”

  沈万三继续一脸骄傲的回到。

  果不其然啊!

  不管什么朝代,这商品只有赋予其他的价值,才能溢价啊!

  资本家在哪个朝代,那都是一群割韭菜的高手啊!

  你看二十一世纪,碳水化合物,硬是被资本家冠上爱情的帽子,价格更是高的离谱!哪怕人工制造的,更加纯净。

  有些生产商,更是无所不用其极,身份证登记才能购买,而且一个人只能买一次!

  这特么的,割韭菜都割的如此清新脱俗,实在是千古奇闻!

  但是没办法,女人的脑子那都是奇奇怪怪的,就是容易被资本家洗脑,这玩意明明就一文不值,但是她喜欢,你不买就是不爱她,甭管多贵,她就喜欢贵的,她就信资本家的话,而且越贵越能证明你对她的爱!

  你看看沈万三对待糖霜的套路,这特么的跟二十一世纪那些被资本家炒作起来的奢侈品,有啥区别吗?

  先是告诉你这件商品的特殊之处,那就是量少!

  物以稀为贵,因此这卖点瞬间就蹦出来了。

  再然后绑上其他的附加价值,让它变得逼格满满!

  你看看咱大明,一年才产出三十斤,还要上贡给朝廷一半,这玩意如此珍贵,一般人你买得到吗?

  你买不到啊!

  所以买到就是赚到!

  这就是身份地位的象征啊!

  再找个有点威望的文学大家,一通乱夸,逼格再次提升一个档次!

  价格自然也要翻上几番!

  你再看看二十一世纪,那些被炒作起来的鞋子、手表、小鲜肉等等等等!

  是不是有点眼熟?

  这特么的成立于十九世纪的最大的戴比尔斯集团,营造出来的最大的钻石骗局,莫不是就从华夏学过去的吧?

  十九世纪初,钻石这玩意那确实属于稀罕物,除了天竺为数不多的几条河流,以及巴西的一些雨林之外,你基本很难找到。

  这种产量,一年下来也就两斤左右,跟大明的糖霜比起来,那都稀缺的多。

  因此价格也是高的离谱,东方那群白皮猪,为了银子,满世界去找钻石矿。最后终于在南非的奥兰治河发现了一个储存量十分惊人的钻石矿。

  年产量瞬间翻倍,高达数十吨!

  按理说这玩意既然不稀缺了,那是不是就应该降价了?

  不,有人怕了!

  怕的不是别人,就是找到这个矿产的白皮猪!

  因为这玩意实在是没啥价值,除了拿来划划玻璃,基本上是屁用没有啊!

  之所以价格高的离谱,除了好看,就是稀缺!

  让他们更加恐怖的是,整个奥兰治河流域,钻石矿的数量那是越来越多!

  这些矿产地的储备量,要是全都开采出来,别说钻石这玩意还能卖钱了,那群白皮猪怕是要连内裤都赔完!

  一通商议之后,这群白皮猪们,瞬间想到了一个办法!

  那就是借钱也要垄断这个行业,于是特他们四处贷款,直接把这一片的钻石矿给统统收入囊中了!

  戴比尔斯钻石集团,也就是在这种情况下成立起来的。

  只要我不说它多,只要我控制出货量,那它的价值就是我说的算!

  于是乎,那群白皮猪们顿时赚的那叫一个盆满钵满!

  但很快,随着工业革命的进展,科技越来越发达,科学家很快就发现了,这玩意人工都能合成了。

  于是戴比尔斯集团再次出手,四处宣传,人工合成的钻石,没有天然钻石品质高,刚开始的时候,倒是也确实如此,但随着科技的发展,人工合成的品质已经比天然的高得多了!

  戴比尔斯集团终于使出了那个最不要脸的招数!

  这个世界上,谁的钱最好赚?

  女人啊!

  于是乎,戴比尔斯集团直接就把钻石跟爱情捆绑到了一起!

  资本家的丑恶嘴脸暴露无遗,就因为戴比尔斯集团如此不要脸无所不用其极的手段,多少男人为了那么一颗石头,朝九晚五,去满足女人的虚荣心!

  戴比尔斯用事实告诉你,赚钱不用跪着!你甚至都不用站着!你躺着就可以了!

  现在才十四世纪,大明竟然已经开始有人会玩这个套路了!

  比西方的白皮猪早了五六百年!

  唯一的区别就是,咱华夏的资本家还算是有点良心的,割韭菜也要分人,谁有钱咱就割谁的,咱不割老百姓的韭菜!

  不像西方白皮猪们,是个人他都要割!

  而且连自己人都不放过,他们要割全球的韭菜!

  “方大人,这些糖霜小人全都给您送到您府上?”

  沈万三见方世玉点头,顿时一脸恭敬的小声问到。

  话音落地,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

  老板你说啥?

  你确定你脑子没进水?

  这小子特么的到底啥来头啊?

  老板你咋这么奢侈大方啊?

  竟然要把所有的糖霜都送给他?

  这小子难道是哪位小王爷不成?

  “那倒不用,你去给我搞点红薯过来,十来斤就行了,我一会带回去用。”

  方世玉闻言,却是淡淡的摇了摇头。

  开什么玩笑,这玩意口感又不咋滴,带回去泡水喝跟喝白开水没啥两样,虽然价值千金,但自己实在是不咋看得上眼啊!

  “好,小人这就去准备!”

  沈万三摆了摆手,伙计当即准备,很快十来斤的红薯,就整理好了,送到了沈万三面前。

  在一群小弟震惊的目光中,两百多斤的沈万三,亲自背着十来斤红薯,谦卑有加的跟在方世玉后面,一步一步的离开了。

  金陵!

  皇宫!

  “你说啥?那小王八蛋去了夫子庙,啥都没买,只跟沈万三要了十来斤红薯?就这么回去了?”

  朱元璋一脸的问号。

  身边李公公也是一脸的问号。

  特么的!

  这个小王八蛋心里,朕难道还不如一个贱籍商贾沈万三?

  对于这个新发现,洪武大帝表示,老子不能接受!

  沈万三还没到方世玉的小院,洪武大帝就亲自命令锦衣卫,时刻监视二人的一举一动!

  蒋瓛哪敢怠慢,连抓贪官污吏都往后稍稍了!

  不仅亲自出马,将沈万三护送到了方世玉的小院,更是派出了无数的暗哨,盯着二人,随时随地向自己汇报他们的行踪。

  方世玉跟沈万三见面开始,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都被锦衣卫整理成册,白纸黑字,递交到了蒋瓛手里。

  蒋瓛又第一时间递交到了李公公手里,李公公再递交给朱元璋!

  “重八,你看吧,我说的没错吧?你跟小恩人有啥好计较的?他就是个小屁孩,你这么大年纪了,实在是不至于啊!”

  马皇后缓缓说到。

  “现在看来,确实如此了,是朕有点钻牛角尖了。”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

  “朕竟然跟一个小屁孩一般计较,实在有失身份啊!去告诉蒋瓛,保护方世玉的人身安全,不要让明教余孽侵扰,但也不用监视方世玉了。”

  朱元璋一念及此,当即重新下令。

  小王八蛋,你博古通今又如何?

  你不过就是个小屁孩!

  跟朕玩这些虚头八脑的!

  你个小王王八蛋还不够看!

  跟李公公下完命令,朱元璋突然意识到一件事!

  那就是自己的宝贝女儿朱紫怡,好像有些日子没来给自己请安了!

  “秀英妹子,紫怡那丫头呢?咋好些日子没见人了?也不来给咱请安了?又去哪疯了?”

  马皇后闻言,顿时露出了一股慈母的笑容来。

  “紫怡呀,她天一亮就去小恩人那里了。现在怕是已经到了吧!”

  马皇后一边笑着,一边回到。

  什么情况?

  这小丫头怎么天天往那小王八蛋家里跑?

  刚刚觉得气顺的朱元璋,闻言瞬间再次醋意大起!

  女大不中留啊!

  老子都回宫这么些日子了,这个小丫头片子,不来给自己请安就算了,竟然还天天往那个小王八蛋家里跑!

  这下去怎么得了?

  迟早要吃亏啊!

  那小王王八蛋早晚会占她便宜啊!

  这不是狼入虎口吗?

  秦淮河畔!

  方世玉牵着马,身后跟着沈万三,两人已经到了家门口了。

  还没进门,就看见门口站着两个人。

  方世玉打眼一看,两个人都很面熟!

  一个是老罗,一个是祝安庆!

  这两个人怎么会一起来自己这里?

  “方公子,你可算是回来啦!”

  一看见方世玉,朱紫怡顿时就高兴的手舞足蹈,朝着方世玉就一蹦一跳的奔过去了。

  “见过先生!”

  老罗也当即对着方世玉行了个大礼!

  沈万三再次傻眼了!

  这个老头那是谁?

  那是工部的扛把子啊!

  整个朝廷,一共只有六部,尚书也就是只有六人,每个那都是正二品的大官啊!

  就算工部再六部之中地位最低,但那也是明面上的九卿之一啊!

  而且这个一脸笑意蹦蹦跳跳对方大人亲昵至极的小丫头,那可是公主啊!

  这个待遇......

  放眼整个大明,能享受到的人,也绝对屈指可数啊!

  “你们找我有啥事吗?”

  方世玉一边把缰绳交给沈万三,一边看着两个人问到。

  朱紫怡自然是没啥事,纯粹觉得宫里无聊,来找方世玉玩的。

  老罗则是因为水泥的配比出现了问题,所以特意大清早赶过来向方世玉请教的!

  方世玉倒是很诧异,如今整个大明的官员,无一不是人心惶惶,甭管大官还是小官,那是能不出门就不出门,低调低调再低调,生怕惹火烧身!

  就这种特殊时刻,老罗竟然还一门心情想着工作,兢兢业业亲历亲为?

  这么好的官,去哪找?

  一边感叹,一边帮助老罗解决了问题。

  “老罗,你等会有啥事吗?”

  方世玉解决完老罗的问题,随口问到。

  “没有没有,先生您有什么需要我做的,只管纷纷便是!”

  老罗一脸恭敬的回到。

  老罗心中,方世玉那就是大明的科技常青树,大明的科技天花板,他个人的神明啊!

  所以别说确实没啥事了,就算是天大的事,那也得往后稍稍!

  “没事正好。”

  方世玉点头笑了笑。

  “正好,我要做点白糖,你来搭把手!”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