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欺上瞒下_大明:朱元璋求我教他做皇帝
新新小说 > 大明:朱元璋求我教他做皇帝 > 第六十九章 欺上瞒下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六十九章 欺上瞒下

  [千千小说]

  朱元璋还在位的时候,锦衣卫办事的效率非常高。

  北方的士子大闹考场,还没过半个时辰,锦衣卫就搞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

  “你说什么?北方士子没有一个人上榜。”

  “这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

  “难道这是一个巧合,如果是作弊的话,这实在是太明显了。”

  听到锦衣卫头头的话,在场的众人‘大吃一惊。

  科举是朝廷的抡财大典,目的是为朝廷选拔当世人杰,充实下方各级官员的梯队。

  然而在这五十一个进士名额中,居然没有一个北方士子。

  要说这其中没有猫腻的话,恐怕连八十岁的老头都不敢相信。

  朱元璋的表情已经难看的快要滴出水来,他吩咐魏公公去礼部,把这次科考的进士名单拿来给他一观。

  魏公公知道事情的轻重缓急,于是连忙跑去礼部。

  没过多久,魏公共取来了进士的名单,太子坐标现世拿过去看了一眼,然后递给了朱元璋。

  “一甲第一名,状元毛良才,福建闽县人。”

  “二甲第二名,榜眼李宏基,江西太和人。”

  “一甲第三名,探花彭一峰,浙江山东人。”

  “二甲第一名,传胪……”

  “……”

  朱元璋一口气把这五十一个进士,以及同进士的名字,还有籍贯全都念了出来。

  这些人全都是来自江南,以及东南沿海诸省。

  有个别来自云南和四川的西南子弟,也是前几年从江南搬过去的。

  还是北方的士子们没有一个人上班。

  其实真正的进士只有一甲还有二甲,这两种进士被称之为两榜进士。

  至于三甲之外的进士,其实说白了就是朝廷念你读书没那么容易,所以给了你一个和进士差不多的头衔,不过含金量和倆榜进士相比起来,简直就是差太多了。

  两榜进士入则就是中枢,最高甚至可以做到决定大明未来的顶级重臣。

  至于其他进士,只可以从七品县令做起。

  要是运气好的话,可以混一个正四品的知府,要是运气差的话,一个从六品的同知就给你打发掉了。

  一辈子无缘金陵。

  可就算含金量这么低的三甲同进士,这北方的士子居然考不到。

  简直令人难以置信。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不错,非常不错。”

  “朕真是慧眼如珠,挑了一批不错的考官啊!”

  朱元璋气急反笑,表情平淡的看着手中的榜单说道。

  只不过他的语气里面,蕴含着滔天的杀气。

  陛下这一次看来是要大开杀戒了。

  在御书房内,所有朝廷重臣脑海中浮现出了这么一个念头。

  这些都是追随朱元璋非常久的老兄弟,他们知道当今圣上上有多么的要面子。

  朱元璋恨不得把一切的事物做到天衣无缝。

  为了这一场科举,大明王朝准备了整整十多年,朱元璋也是准备了十多年。

  却没有想到,最后居然变成了一场闹剧。

  这一次要是没有人用性命去洗刷他朱元璋的脸面的话,那他朱元璋就不会叫朱元璋了。

  “去,把主考官刘三吾,还有副考官纪善全都给朕带上来。”

  朱元璋面无表情地说道。

  太子坐标心中有些惊恐。

  他深知自己父皇的脾气,如果当面叼你一顿或者打你一顿,这都没关系。

  要是他表情平静的话,那么就意味着有人要掉脑袋了。

  没过多久,三个主考官在锦衣卫的护送下进入了御书房。

  这三个都是南方诸省出身的官员,这一次录取的进士又全都是南方人。

  怪不得这些北方士子会怀疑考官在偏袒南方士子,这简直就是上下一心,徇私舞弊。

  “刘三吾,纪善,白信涛,你们三个是本次科考的正副考官,深受朕的信赖。”

  “你们好好的跟着说道说道,今天到底是怎么回事?”

  “为什么今天这五十一个士子里面,全都是南方士子?”

  “难道我北方士子的书,读的就那么狗屁不如吗?”

  “哪怕连一个三甲的同进士都考不进去?”

  朱元璋面无表情的看了三人一眼,然后语气平淡的问道。

  仅仅一眼,那晚如实质性的杀气,吓得眼前三人瞬间匍匐在地上,瞬间浑身冷汗直流。

  “陛下,我等冤枉啊。”

  刘三吾颤抖的身体说道。

  “没说陛下,像这种抡才大典,臣等哪敢有私心,实在是北方士子的水平太差了。”

  “陛下,我等冤枉,不是我等徇私舞弊,实在是北方诸省的文教过于劣质。”

  纪善还有白兴涛两个副考官,跪在地上疯狂的喊冤。

  他们三个虽然是以正考官刘三吾为主,不过各自管各自的。

  正常情况下,他们就是每个人录取自己中意的进士后,再商量一下名次。

  却没有想到,这一次三个人居然不约而同的选择了南方士子,北方士子居然一个都没有上榜。

  发生这种震惊天下的丑闻,这三个考官只能硬着头皮满口咬定,是北方的学艺不精,没有资格可以考进进士。

  “噢,是这样吗?”

  “既然如此,朕给你们半个时辰的时间。”

  “你们去那些被罢黜的北方士子的考卷里面,给我找出十张水平最好的卷子。”

  “朕倒是要看一下,北方士子的水平到底有多么的恶劣。”

  “到底是不是连一个三甲同进士的资格都拿不到?”

  闹出这种震惊天下的笑话,朱元璋现在也宁可相信是北方的士子水平不行。

  要不然第一次科举,正副考官就徇私舞弊的话,那大明王朝,岂不成为了历朝历代最大的一个笑话。

  “我等遵旨!”

  刘三吾他们知道,这是自己最后一次活命的机会,于是连忙跑出御书房,开始挑选北方士子的考卷。

  大约两炷香后,三个人捧着十张考卷,身体颤抖地进入了御书房。

  太子朱标把这十张考卷,平放在朱元璋的案头上。

  朱元璋认认真真的一张一张的看完,他越看眼中越是愤怒。

  “几个混账东西,你们三个,难道把朕当三岁小儿来玩弄吗?”

  “砰”

  朱元璋愤怒的把桌案给掀飞了出去。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