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公子的贫凡生活(筱公子)_荒野生存365天
新新小说 > 荒野生存365天 > 贵公子的贫凡生活(筱公子)
字体:      护眼 关灯

贵公子的贫凡生活(筱公子)

  地瓜自从年满十五得到兄长许可行走江湖,便如同那脱缰的野狗,只在最初的时候玩够一个月,骑着高头大马回来过一次,再往后,碧汀村的新生儿都只在大人们的口中听说过传说中的地瓜。萧斐偶尔会哀叹一声,真是弟大不中留#,被古意拐走,就狂奔在流浪的大#上一去不回头了。对此新住户穿越者筱公子,与他一起发出同样的感慨,那些看小地瓜流着鼻涕光着脚丫在山上地下蹦跶的日子,真是一去不复返了哇!于是,念弟成狂的萧斐,就把这归咎到了姜云川头上,直指他就是始作俑者。姜云川百口莫辩,回想当年,的确是他说服萧斐同意地瓜出门闯荡的,那时候为了自己的性福着想,他也是没办法的办法呀。谁承想,地瓜一脱肛……脱缰,就这么不受控制呢。为此,萧斐和他闹别扭整整闹了半年之久。姜云川仰天长啸,直把个古意骂的天地变色。然而,骂是骂不回来的,于是,只能把身边的人哄好,过自己的小日子。从他们离开京城,到碧汀村落脚久居,已经整整五个年头。这五年来,姜云川完全摒弃了昔时皇子的派头,全然成了一个地#的农夫,侍弄庄稼,翻晒谷物,出得了地头,上得了炕头,身体力行的在做一个好攻!萧斐纵然是偶尔会有别扭,但大部分时间,两人都是夫唱夫随,其乐融融,倒也不失为一桩佳话。天气渐暖,田地里的活计也多了,萧斐一天倒有半天是泡在地里的。姜云川心疼他,总是说两个人何必这么累,随便种点瓜豆也就够吃了。萧斐却总是惦念着在外撒欢的地瓜和云游不归的父母,期盼着万一哪天他们都回来了,家里没有余粮,那可怎么能行。姜云川从山上下来,有人送了一条大草鱼。自从那年他们从山上引#灌溉,后来就有人开辟了一条小路,村里的人经常到山上的湖里抓鱼,山间还有很多药草和野菜,也全都利用起来。“荞麦,今天有鱼吃了!”萧斐红通通的脸抬起来,点点头:“很大,两个人吃不完呢。”“晒鱼#?”“也好。”“回家吧,还没弄完?”姜云川问#。萧斐看看前面,又抬手擦了把汗,日头升起来,不是一点点热。他便点点头,放下锄头跟姜云川一起回家去。“说起来,你生辰就快到了。”萧斐忽然说。姜云川这才掐指算了算:“是哎,你不说我都不记得了,还有二十天呢。唉,二十五了呢,老了老了。”萧斐侧目,看着他那脸欠扁的表情,说:“你……算了。”“你想说什么?”姜云川好奇追问#。“没什么。”姜云川不再问这个,反而问#:“今年有礼物吗?”自从那个新居民搬来,带来许多稀奇古怪的话语,还有许多稀奇古怪的习惯,这生辰送礼便是他教的。萧斐自己想心事,今年天旱,他光忙着田里的事儿,直到现在才想起姜云川的生辰,特别点的礼物是没时间准备了,但是不送的话,他应该会不高兴很久吧。他放弃了优越的生活和自己来做山野村夫,平日也是对他迁就之极,连这么点小心愿都达不到,实在是不怎么像话呢。可是……有什么礼物送呢?姜云川见他久久不言语,心里便猜他热情过去了,今年是没有盼头了。唉,老夫老夫的了……萧斐悄悄以眼角余光瞥他,看到那一脸黯然,心里偷笑,脸上一红,想到一个绝对会令姜云川狂喜的礼物,只不过……嗯,算了,只此一次,只#他开心了就好。时间不知不觉就过去了,碰巧这一日,风和日丽,阳光和煦,萧斐早晨起来就把东西都准备好了,然后装作什么都不知#的样子,喊上姜云川,到山间湖中钓鱼去。姜云川委委屈屈的跟着,但是心念一转,待到无人之处,把这小子扒光囫囵吃了,也没人知#。想着,心里就舒坦多了,拿上竹篓跟着出门,小五被他别有用心的锁在家里。他们去的便是当年姜云川心心念念的镜湖,由于地势险#,虽然后来探山的人也到过这里,但还是很少有人冒着生命危险来这里。萧斐挑选这里便是存了这份心的。他们选好位置,两人不约而同的看着一处平坦的,有树荫的,周围草木#净的草地。放下钓钩,姜云川便两手枕在脑后,躺了下去,心里寻思着,该找个什么合适的机会,把人扑倒。萧斐余光看着表情淡漠的姜云川,心里扑通扑通跳,手里握着他们常用的瓷瓶,紧张的鼻尖都出了汗。“荞麦。”姜云川出声叫#。萧斐受惊:“什么!”“你怎么了?”姜云川感到奇怪,撑起身看着他。“没、没什么。”萧斐低下头,在心里给自己鼓劲,但是,姜云川一直盯着他,他身上都快烧起来了。本来就存着异样的念头,现被这样看,只觉得浑身都发烫,那处都开始蠢蠢#动了。姜云川看了一会,便盯着天上的流云,左思右想,#怎么不动声色的把人吃到嘴。萧斐下了决心,扔了钓竿,翻个身就趴在姜云川身上,立刻制止他:“不准看。”“嗯?你#作甚?”萧斐支支吾吾#:“嗯,别管,不准看。”姜云川只得由着他,心里却猫抓一般的好奇难受,这小子到底#做什么,不知#这样贴着会让我忍不住#!萧斐看了看四周,悄悄脱了自己的衬裤,瓷瓶旋了盖子放在旁边,手指挑了一点,涂抹在自己后.#,#了#,手指#.入,他的脸通红,心里又窘迫又羞臊,从来没有做过这种事,感觉太猥琐了。姜云川刚#睁眼,就被萧斐一把捂着眼睛,问#:“你在#嘛?”“等下……你就知#了。”萧斐匆匆扩.张了几下,便翻身跨在姜云川腰上,两手解了他的裤腰,姜云川便睁眼看到了:“荞麦?你在#什么?”“#!”萧斐吓了一跳,上下不得,光着两条修长的大腿,叉在姜云川身体两边,两手还在扒他的裤子。姜云川大手#着他的腿,嘴角带着笑意,明白了,说:“继续#。”萧斐又窘又羞,恼怒的斥#:“闭上眼!”姜云川笑着说好,闭了眼,挺腰顶了顶他。萧斐才红着脸把姜云川的裤子都脱了,然后寻思了一会,把他的上衣也解开,用手#他的#膛。他的手微凉,令姜云川十分惬意,舒服的哼哼。萧斐俯身亲吻他的#.尖,记得他就是这么做的,然后慢慢地往下亲吻,在他肚脐周围#吻,却不敢再往下去。姜云川被他挑.逗的腹内邪火猛烧,又知不能随自己来,不然这千载难得的机会就没了,他做梦都没有梦见过萧斐主动。但什么都不做,又难耐的紧,只得两手托着他的臀,手指抓捏软韧的臀.#,复又#开。萧斐吓了一跳,往下滑了一点,嘴#碰到毛.茸.茸的毛.发,鼻端嗅到姜云川淡淡的男子气味,顿时觉得催.情,意#情迷,便轻吻上早已竖起的#.茎。姜云川这一吓可非同小可,浑身都僵了,等大双眼看着萧斐,只见他薄薄的双#嫣红,含着他#大的#.茎,上上下下的吞.吐。这景象实在太过梦幻,他只觉得今天之后死而无憾了。没想到萧斐奔放起来如此令人颠覆,他檀舌伸出,抵着泛#光的#.茎,从茎.头#舐至根部,黑亮的毛发映衬他白皙中泛着微红的脸颊,真是活色生香。姜云川大口喘气,忍不住□出声,这是谁教他的!萧斐闭着眼,完全不敢看姜云川的反应,#糙舌面刮搔着他敏感的顶端,舌尖甚至试探着进入那小孔。姜云川拼命抑制想把他推倒的念头,两手抓着身下的小草,急促的喘息,忍不住##。“好了,别弄了,再弄#忍不住了……”萧斐嘴#红艳,带着#迹,睁着无辜的大眼睛,诱人的让谁看到都想推到蹂躏。他见姜云川似乎很受用,便以手撑在他#前,身体与他紧贴,轻轻地蹭动,#.尖相碰,异样的快.感传来,两人都是忍不住低吟出声。他别过手去,再次扩张已经有些松软的后.#,直到放了三根手指,才抽出来,握着姜云川似乎变得更大的玩意儿,试着坐下去。堪堪只进入一个茎头,萧斐就受不住了,他咬牙往下坐,身前都软了,眼睛噙着泪。姜云川忙托着他的臀,轻叹#:“小笨#,还是我来吧。”萧斐脸#得通红,只想挖个窝把自己埋进去。姜云川掌握了主动权,用口服侍他,直到再次挺.立,才浅浅的刺入,再出来一点,再进入,数次之后,方才全根没入。萧斐舒服的出一口气,搂着姜云川的脖子与他接.吻。姜云川身下抽动,手在他身上抚##捏,做的情.动,将萧斐两腿架在肩上,令他身体弯折的自己都能看到红艳的后.#恣意的吞.吐#长的#.茎。萧斐羞得想去死,把头别过去,只有大声呻.吟的份,全身被抽.#的泛着情.#的红色。姜云川爱死他这个小样儿了,□猛顶,直把人操.弄的##大叫。两人拥抱在一起#了出来,都感觉筋疲力尽。萧斐身上都是汗,指了指湖,都说不出话来了。姜云川抱他去洗,将他体内的白.#导出,却有令自己动情,不由分说的再次挺.入,萧斐呜咽一声,反抗不了,只由的他横冲直撞,今日他生辰,便是把自己当礼物送了,只得让他说了算。姜云川见他如此柔顺,便肆意妄为,直做到自己尽兴,两人都是气喘吁吁,腿软的没法走路,在岸上歇了半天,趁着最后一天夕光下山。躲在树后的偷窥者,##鼻下的鲜血,骂骂咧咧:##的,太劲爆了!赶快回去画下来……日#,木有手机相机DV机的日子,真是好难过唷!作者有话#说:嗯嗯,这下就完结啦~~~~擦鼻血,肘了!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