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九章 大将出马,一个顶俩_大明:朱元璋求我教他做皇帝
新新小说 > 大明:朱元璋求我教他做皇帝 > 第一百二十九章 大将出马,一个顶俩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一百二十九章 大将出马,一个顶俩

  [千千小说]

  话音落地,御书房内,鸦雀无声!

  众人脸上的神色,简直就跟万花筒似的,精彩纷呈。

  任谁也没想到,陛下竟然会选择蓝玉为此次平叛主将!

  蓝玉能砍人倒是真的。

  但截止目前为止,蓝玉可都是男二号啊!

  啥时候当过男一号?

  不是跟着姐夫常遇春,就是跟着战神徐达!

  从来都没当过主将的啊!

  要么是二把手,要么就是前锋!

  而且,放眼望去,此时的大明武将里,比蓝玉猛的人不少于六个!

  战神徐达就不用多说了。

  那是跟大明外挂常遇春一个级别,平起平坐的存在啊!

  就是除了这两个外挂一般的存在,那也还有曹国公李文忠!

  宋国公冯胜!

  颖国公傅友德!

  等等等等!

  论资历,蓝玉完败!

  论砍人,蓝玉完败!

  唯独老狐狸李善长,跟老狐狸刘伯温,听见朱元璋任命蓝玉为主将的时候,微微笑了笑。

  这群武将果然都是没脑子的。

  陛下这个决定很简单,一来是蓝玉去砍鞑子确实也可以胜任,虽然比不了前面那些大佬,但砍个鞑子还是绰绰有余的。

  更重要的是,陛下的性格,向来都是重情重义的!

  这很明显,是为了感激蓝玉救了燕王啊!

  蓝玉可想不了那么多!

  听见朱元璋任命自己为主将了!

  顿时激动的心,颤抖的手!

  既激动,又愤怒!

  愤怒的是,这群人竟然这么看不起俺?

  激动的是,老子混了这么多年了!

  终于可以有机会当主将,好好砍一砍鞑子了!

  你知道多少年了吗?

  十年!

  十年啊!

  十年之前,你不认识我,我不认识你......

  俺等了十年啊!

  俺等了十年,就是想等一个机会。

  我要争一口气。

  不是证明俺有多了不起。

  而是要告诉别人。

  你们能得到的,俺也可以得到!

  洪武五年,蓝玉跟着战神徐达,作为前锋,去大草原上砍鞑子!

  因为被王保保耍了,兵败而归!

  但在断后的途中,表现相当英勇!

  尽管如此,败了就是败了。

  自此以后,蓝玉就憋着一口气!

  总有一天,俺失去的,俺要亲手拿回来!

  这一天,一等,就是十年!

  “肃静!”

  “朕已决定,本次平叛主帅,就是永昌侯蓝玉!”

  “军机处,立即着手准备!”

  “朕给你们三日时间,三日后,朕要看见平叛大军,前往辽东!”

  看着众人一个个不可思议的神情,朱元璋当即拍板了!

  众人只得领命退下!

  蓝玉激动不已的回到了自己家里。

  一路上都在思考,这次要怎么砍鞑子呢?

  该用什么战术呢?

  最后,蓝玉决定了!

  战术是啥?

  砍个鞑子还用得着战术?

  干就完了!

  就在蓝玉为自己的英明神武洋洋得意的时候,外面突然传来一阵骚乱的声音!

  很快,蓝玉连通报都没听见,就有人闯了进来!

  从皇宫回家的时候,天色就已经很晚了!

  这个点,谁会来找岔?

  难道是?

  “老舅!”

  “老舅!”

  随着声音越来越近!

  很快就有一个少年,一阵风似的,提着一大堆东西,冲了进来!

  蓝玉无语的看着外面的少年,还真是这小兔崽子!

  怕啥来啥啊!

  来者不是别人!

  正是大明外挂常遇春的嫡长子,如今是郑国公,常茂!

  常遇春是蓝玉的姐夫,所以常茂管蓝玉叫老舅!

  “你小子,这都什么时辰了?来找俺干啥?”

  蓝玉直接问到。

  “老舅,俺可是听说了,陛下封你为此次平叛辽东鞑子的主帅了!”

  常茂大大咧咧的抽了张椅子,一屁股坐在蓝玉跟前!

  “对啊!”:

  “小兔崽子,消息倒是挺灵通的!”

  此时常茂尚且年轻,因此除了继承了郑国公这么一个爵位外,并没有什么实权。

  但毕竟是常遇春的嫡长子,因此这么大的事情,作为武官扛把子的子嗣,知道了倒是也属于正常现象。

  “老舅,牛啊你!”

  “老舅你都这么牛了,是不是也得提拔提拔你外甥我啊!”

  “老话说得好!”

  “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

  “咱俩虽然不是亲兄弟,也不是父子兵,但也大差不差啊!”

  “俺也不要多的,俺就要个前锋官就行了!”

  常茂一脸祈求的说到。

  蓝玉原想直接拒绝,但想了想,者小兔崽子说的好像挺有道理!

  自己虽然被陛下封为了这次平叛的主帅,但很显然,朝中那些大佬,肯定是不屑给自己当小弟的。

  这二把手还真是没啥好的人选了!

  想来想去,自己这个外甥,倒也确实是个不错的人选!

  再说了,自己刚才想了那么久,也没想到个啥战术来!

  虽然干就完了,倒也可以当成主战思路,但毕竟战报写起来就部那么好看了,刚好这小兔崽子上上门来了,不用白不用啊,让他想辙去!

  一念及此,蓝玉顿时问了起来。

  “茂茂啊,如今这辽东战局,极为紧张。”

  “依你之计,该如何行兵布阵?”

  蓝玉一本正经,打着考验常茂的幌子,分析了一下如今的局势,大言不惭理直气壮的问了起来。

  常茂顿时皱眉沉思,半晌,突然猛地拍了一下桌子。

  “简单!”

  “四个字就能概括!”

  蓝玉大喜,赶紧追问。

  “哪四个字?”

  常茂意气风发,当即回到。

  “干就完了!”

  蓝玉:“......"

  这他娘的,俺为啥要问你啊!

  这他娘的,不是跟俺一个意思吗?

  这他娘的!

  明天陛下要是问俺,准备如何排兵布阵!

  俺咋回答?

  俺总不能跟陛下说,四个字就能概括了,干就完了吧!

  哪俺多没面子啊!

  就在此时,蓝玉突然灵机一动!

  俺咋忘了?

  俺怎么就没想起来呢?

  遇事不决,找方世玉啊!

  陛下有问题,都去找方世玉!

  俺有问题,当然也应该去找方世玉啊!

  没错!

  就找方世玉!

  想到这里,蓝玉那叫一个开心!

  这礼物都不用去挑了!

  这不是现成的吗?

  常茂这小兔崽子带过来的直接送过去不就完了?

  于是,蓝玉站了起来,拍了拍常茂的肩膀,一副神秘莫测的神情。

  “茂茂啊,把你的礼物提好,老舅带你去见一个高人!”

  “老舅,谁啊?刘大爷吗?”

  常茂不明所以,下意识问到。

  虽然常茂脑瓜子跟蓝玉如出一辙,但傻子都能看出来,刚才装的一本正经的老舅,那是没想到用啥计策排兵布阵,又怕陛下问起不知如何回答,所以这是去讨计策去了。

  满打满算,整个大明,值得蓝玉提着礼物去讨计策的人,除了刘伯温刘大爷,常茂还真想不出第二个人!

  何况自己老爹跟徐大爷,那对刘大爷,都是心服口服的。

  老舅自然也是心服口服的。

  “非也非也!”

  蓝玉闻言,却是摇了摇头。

  “比你刘大爷还高的高人!”

  ......

  而此时,淮河小院。

  方世玉正趴在桌子上,奋笔疾书!

  跑路最需要的是啥?

  当然是钱了!

  但也不知道这老祝头跟老罗,到底啥情况,一个金陵城墙,迟迟就是修不好!

  因此万般无奈之下,方世玉只得自己想法子去搞钱了。

  穿越这么久了,方世玉发现,大明的市面上,虽然已经有了酒,但高技术的蒸馏水平还没出现,因此高纯度的蒸馏酒也是空缺的。

  如今市面上的酒,要么度数很低,要么口感很差!

  跟自己手里的白酒比起来,简直就是天壤之别!

  别的不说,你看看老祝头那群人,每次来自己这里,蹭吃蹭喝就算了,临走还得打包!

  自己要是可以填补这个市场空白,到时候,还不是大把的钞票进口袋?

  于是,压根就没细想的方世玉,提起袖子,就开工了。

  按照自己的记忆,开始把如何制作高纯度白酒的方法一笔一划的写了下来。

  虽然这种土方法,不如二十一世纪的白酒,但比现在这些酒,那可就是直接碾压了。

  “方公子,还没休息吧?”

  “俺来看你了!”

  方世玉写的正起劲,外面突然传来了老蓝的声音!

  啥情况?

  这货不是老祝头的近侍吗?

  咋大晚上的一个人跑我这里来了?

  方世玉一脸问号的打开门,门口正站着一脸憨笑的蓝玉,身边还跟着一个虎背熊腰的半大小子,半大小子手里还拎着满满当当的大包小包。

  “老舅?”

  “这小子就是你口中的比刘大爷还高的高人?”

  “你确定你没走错门?”

  方世玉还没来得及说话,常茂酒狐疑的打量了一番方世玉,看着蓝玉,就一脸问号的问了起来。

  这一路上,蓝玉就在给常茂洗脑,表示这位高人,那性格也是跟高人一样十分古怪的,尤其是权贵阶层,高人是很不屑的。

  所以就算是陛下亲自过来,那也是隐藏身份,穿着便衣过来的。

  这番话一出来,常茂顿时就跟打了鸡血似的,别提多兴奋了。

  陛下都要隐藏身份,穿着便衣来拜访的高人!

  那得多高?

  起码也要有十层城墙那么高了吧?

  起码也要比长城还高了吧?

  那不是高得没边了?

  老舅果然够意思!

  竟然带着俺来见如此之高的高人!

  老舅虽然不是俺亲爹,但这完全不亚于俺亲爹了啊!

  但让常茂没想到的是!

  老舅口中那个高的没边的高人!

  竟然还没自己年纪大?

  还是个白丁?

  因此,此时的常茂,顿觉上当了!

  就跟朱棣第一次见到方世玉的时候,心情那是一模一样的!

  失望!

  失望透顶!

  “小王八羔子!”

  “咋说话呢?”

  “你也敢叫方公子小子?”

  “你撒泡尿照照自己几斤几两!”

  “赶紧给老子道歉,叫先生!”

  “快!”

  “信不信老子揍你!”

  “快给方先生赔礼道歉!”

  还没等常茂反应过来,老蓝直接一脚踹在常茂屁股上,常茂顿时被踹的差点摔了个狗吃屎,揉着屁股,疼的龇牙咧嘴!

  这边蓝玉狠狠瞪了一眼常茂,赶紧自己先道歉起来。

  “方先生,俺这外甥是个粗人,不懂礼数,先生别跟他一般见识!”

  常茂懵圈了!

  啥情况?

  老舅竟然当着这小子的面揍俺?

  俺可是国公啊!

  常茂正要反驳。

  但话还没来得及出口!

  就看见里屋,一个老头,搀扶着一个残疾人一瘸一拐缓慢的走了出来!

  接着,借着昏暗的烛光一看!

  常茂傻眼了!

  这特么啥情况?

  太医院扛把子吴元年?

  那个残疾人是谁?

  燕王朱棣?

  卧槽!

  还没等常茂反应过来,朱棣就开口了。

  “小子,你要是再敢对方先生无礼,信不信我削你?”

  “我......”

  “四哥!你咋在这里?”

  看着行动不便的朱棣,常茂呆住了!

  虽然他是哥国公!

  大明出了名的纨绔子弟!

  还是最顶级的那种纨绔子弟!

  国公级别的纨绔子弟!

  但是跟朱棣比起来,那算个毛啊!

  朱棣可是纨绔子弟中的扛把子啊!

  何况朱棣可是燕王!

  陛下的亲儿子!

  大明的那些纨绔子弟,哪个敢惹他?

  他可是出了名的手眼通天啊!

  就算是陛下的二皇子跟三皇子,那也没燕王牛皮啊!

  唯独能跟燕王比比的,也就剩下太子爷了!

  因此朱棣的现身,那比蓝玉的言传身教,更加好使!

  果不其然,随着朱棣的怒斥,常茂老实了!

  而方世玉压根就没当回事!

  也不知道是跟老祝头认识时间长了,还是咋回事,方世玉觉得自己的心态好多了。

  常茂刚才的鄙夷,在方世玉看来,不过是中二少年犯了个小病罢了!

  蓝玉踹一脚也就完了!

  实在不行!

  那就再踹一脚好了!

  踹到他服为止!

  蓝玉要是不踹,那自己下手也是一样!

  没看见祝老四现在多乖巧吗?

  那就是自己亲自下手打服的啊!

  “这都啥时辰了?你有啥事?”

  方世玉指了指一边的凳子,让他坐下来说话。

  吴元年十分有眼力劲,赶紧过来泡茶倒水,仿佛他不是啥太医院的扛把子,他只是方世玉家里的一个下人!

  常茂那是大惊没完又来大惊!

  从见到方世玉的那一刻起,各种颠覆三观的情景,接踵而来,一个比一个刺激!

  吴元年虽然官职不高,但官位特殊啊!

  这可是太医院的扛把子!

  医术界的翘楚!

  便是刘大爷,也不敢说自己在医术上比吴大爷牛啊!

  这些人,甭管什么国公还是侯爷,见了吴大爷,那也得给他三分薄面啊!

  毕竟谁也不敢保证,自己一辈子无病无灾不是?

  这刘大爷啥情况?

  穿着布衣,跑这打小工来了?

  这小......

  呸!

  俺屁股现在还是疼的!

  可不敢再这么叫了!

  这高人到底啥来路?

  “俺找你有急事啊!”

  “方先生,你知道北元鞑子,已经率兵二十万,进攻辽东了吗?”

  蓝玉赶紧压低声音,解释起来。

  这属于军事机密,整个大明,知道的人也是屈指可数!

  因此,蓝玉觉得方世玉听见后肯定会大吃一惊!

  “你说什么?”

  “鞑子进攻辽东了?”

  “当真是找死!”

  反倒是朱棣,闻言率先大吃一惊,勃然大怒起来!

  这段时间,朱棣就没离开过方世玉这里,因此听到蓝玉说,他才知道。

  但北元鞑子啥时候这么大的狗胆了?

  竟然敢主动进攻?

  这是因为自己没在北平?

  否则这些鞑子蹦跶个屁!

  自己早就带着小弟,砍他个人仰马翻,屁滚尿流了!

  哎!

  可惜啊!

  自己这腿脚啥时候好啊!

  “知道啊!”

  “我不只是知道北元鞑子进攻辽东了,我还知道他们出兵的目的是为高丽而来的。”

  方世玉十分淡定的回到,一边回答,还一边瞪了一眼身边的朱棣。

  好歹也是个官家子弟,一惊一乍的干啥?

  没见过世面!

  “啊?”

  “你怎么啥都知道啊?”

  “不会又是算出来的吧?”

  这下,方世玉没大吃一惊,反倒是蓝玉自己大吃一惊了。

  俺满打满算,知道这个消息,也不过才两个时辰!

  你小子打哪知道的?

  还知道的这么详细?

  “跟算出来的差不多吧!”

  方世玉依旧是一脸淡定!

  “方先生,俺实在愚昧,能不能说说方先生到底咋知道的?”

  朱棣简直比蓝玉还要吃惊!

  关于方世玉的神奇之处,大哥可是没少说。

  朱棣对于其他的倒是没啥兴趣,但当初方世玉分析出来,高丽会不战而降,朱棣可是兴致高昂的。

  如今有一次涉及到军事,方世玉再一次提前知道了北元的消息,朱棣自然是兴奋不已。

  不只是朱棣跟蓝玉,此时常茂也是两眼放光,十分乖巧的站在蓝玉身后,侧耳听了起来。

  “行,那我就来说说好了。”

  方世玉倒也不摆架子,闻言点了点头。

  毕竟这祝老四,左一个先生,右一个先生的,总不能让他白叫不是?

  “说这个之前,咱们先来确认一件事,那就是陛下曾派开平郡王常遇春,以及魏国公徐达,亲率兵马,一口气把北元鞑子从元大都赶回了大草原的事吧?”

  “这当然知道了!”

  “咱大明,谁不知道啊?”

  “这两个战神的丰功伟绩,咱大明谁都知道啊!”

  ......

  众人纷纷点头,尤其是常茂,更是脑袋点的跟小鸡啄米似的,一脸的自豪!

  常遇春堪称大明第一战神,世人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存在。

  但常遇春一生,最大的战功,那就是跟自己平起平坐的战神徐达,一起把元惠宗,从元大都赶回了大草原!

  见众人点头,方世玉这才继续说了起来。

  “蒙元鞑子,认为自己的祖先乃是苍狼及白鹿,因此豺狼之性,历久便有!”

  “而鞑子中的首领,向来是以力者得之!”

  “君臣之间并无廉耻礼仪!”

  众人边听,边点头。

  实际上,在古代,人群大致可以分为三类!

  农耕!

  游牧!

  渔猎!

  除了农耕,剩下两个种群,都是以强者为尊!

  谁拳头硬,谁小弟多,谁就是老大!

  两大战神携手,把元惠宗赶回大草原后,此时北元的实力大打折扣。

  原本臣服北元的那些部落,因此开始蠢蠢欲动起来。

  如今到了天元年间,那些部落更是伺机而动,天元大汗早已无力控制。

  而屋漏偏逢连夜雨,对北元最为忠心的狗腿子高丽,又归降于大明了。

  俗话说的好,大狗还得看主人!

  大明此番作为,打的那是狗吗?

  那是连主人一起都当成狗了,还把其中一条狗直接给烧烤了,连盐巴孜然都没撒,就直接吃了!

  是可忍熟不可忍啊!

  北元的面子虽然不值钱,但还是要找补回来的。

  否则不出半年,那些原本就伺机而动的部落,势必会揭竿而起!

  因此,为了面子也好,为了内部的安定也好!

  高丽,那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不得不抢回去啊!

  “这就是北元狗胆包天,主动进攻辽东的真正原因所在!”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