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五章 燕王实在是太无语了_大明:朱元璋求我教他做皇帝
新新小说 > 大明:朱元璋求我教他做皇帝 > 第一百二十五章 燕王实在是太无语了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一百二十五章 燕王实在是太无语了

  [千千小说]

  “我大明人才济济,你这个饭桶,也配当都指挥使?

  “大明得脸都被你丢光了!”

  “朕得脸都被你丢光了!”

  朱元璋狠狠说到。

  “臣该死!”

  “臣有罪!”

  蒋瓛此时哪还有半点都指挥使的气势,匍匐在地,磕头不止!

  脑袋上已然头破血流,侵染了衣领,整颗脑袋,都被血水糊住了。

  “朕给你这个机会!”

  “两个月!”

  “我要看见刺杀棣儿的明教余孽的脑袋!”

  “若是漏过一个,少了一颗脑袋,你就提着自己的脑袋来见朕!”

  朱元璋覆手而立,淡淡说到。

  “臣谢陛下不杀之恩!”

  “臣定当全力以赴,两月后,臣将一个不漏,势必荡平明教余孽,提着明教余孽的脑袋来面见陛下!”

  “有违此言,臣将提着满门老小的脑袋来见陛下!”

  蒋瓛跪伏在地,颤抖着回到。

  这是他唯一的生路,他很清楚,皇上已经网开一面了。

  如果自己再让皇上失望,那就不止是自己项上人头不保了,自己一家老小,都将人头落地。

  “记住了,记牢了你说的话!”

  “此地恐已被明教余孽所盯上!”

  “把锦衣卫精锐派过来,负责护卫方世玉的安全!”

  “他若是掉了一根汗毛,朕灭你满门!”

  朱元璋抬头看向方世玉的小院,指了指那个方向。

  “臣遵旨!”

  “臣定当护卫方公子安危,绝不让明教余孽有可乘之机!”

  朱元璋虽然声音不大,但蒋瓛耳中,早已天雷滚滚般!

  身为洪武年间,特务处的扛把子,皇帝陛下跟方世玉的关系,他自然比谁都清楚。

  当初陛下让自己调查方世玉的身份,自己可是亲历亲为,就连给方世玉升为锦衣卫小旗,都是自己一手操办的。

  蒋瓛没想到,时间这么快,方世玉在陛下心里,就已然有了如此地位!

  恐怕放眼整个大明,除了太子马皇后,方公子的身份地位,在陛下心中已然堪比燕王等几个藩王了。

  自己还是没抓住机会,小觑了方世玉的本事啊!

  看样子,这次若是能逃过一劫,以后势必要好好在方世玉身上费点心思了。

  一切吩咐完毕,朱元璋这才点了点头。

  方世玉对于他来说,简直就是大明福星!

  大儿子,老婆,四儿子,都被这小子给救了,若是以后再出现什么意外,势必还得这小子来救!

  而且明教余孽竟然如此嚣张,说不定下一个救的就是朕了!

  如此福星,还想跑路?

  想得美!

  方世玉,朕保证,你这辈子都出不了我大明疆域!

  你要是敢跑,朕就敢派兵,你跑到哪里,朕就让哪里变成我大明的领土!

  反正朕已经知道了这天下局势的分布,朕的大明,已然天下无敌,没有敌手了。

  奥斯曼也配叫帝国?

  帖木儿那个瘸子也配跟朕叫板?

  都是垃圾!

  我不是针对谁,我是说有一个算一个,都是垃圾!

  方小子,你就别想着跑路了,你跑不掉的!

  朱元璋越想,越是兴奋。

  直到朱元璋等人走远了,蒋瓛才敢缓缓抬起头来。

  属下也才敢走过来,递给他一个方巾。

  蒋瓛接了过去,赶紧擦了擦糊住眼睛的血液。

  随后用力一扯,方巾瞬间碎裂!

  “明教余孽!”

  杀气从蒋瓛身上,瞬间迸发!

  即日起,我蒋瓛若不能将你们赶尽杀绝,碎尸万断,我就不姓蒋!

  今日耻辱,我蒋瓛要让你们百倍奉还!

  我要让你们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让你们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知道,招惹陛下,招惹锦衣卫,等待你们的下场是什么!

  应天!

  玄武湖!

  芦苇荡!

  人头攒动,密密麻麻。

  细看过去,男男女女,老老少少。

  各个奇装异服,道士和尚,尼姑商贩应有皆有。

  唯一的相似点,就是每个人的衣领处,都有一朵灿烂的白莲花纹绣。

  哪莲花端的是栩栩如生,花蕊正中,一簇火苗,正熊熊燃烧。

  众人围成一个圈,中间躺着一位奄奄一息的老者。

  老者此时已然成了血人,浑身上下,数不清有多少道触目惊心的伤痕,吊着一口气,皆因内力浑厚。

  这群人,便是参与刺杀朱棣的人!

  而这个奄奄一息的老者,正是此次刺杀活动的总指挥,明教新一代代理明王找全!

  迫于朱元璋的强悍围剿,明教众人不得不改名换姓,藏匿起来。

  便是连白莲教的徽章,都做了一定的改变。

  此番赵全策划的对燕王的刺杀行动,已然是明教蛰伏十几年来,首次公开叫板朱元璋。

  事与愿违,燕王没死,自己却是损失惨重,连代理明王赵全,都即将丢掉性命。

  “朝廷走狗鹰犬,实在是可恶至极!老子若是再碰见锦衣卫,定当全都捏死!”

  “若不是朱和尚卑鄙无耻,杀了小明王,大明天下岂能轮得到他朱和尚?”

  “此次行动失败告终,咱们已经身份暴露了,势必会引来朱和尚狂风暴雨的反扑,咱们接下来如何是好?”

  众人面露忧色,无不忐忑不安。

  原本以为此次行动,十拿九稳,朱棣也必会被乱刀砍死。

  虽然刺杀朱元璋难于登天,但杀朱元璋的几个儿子,让明教生为重返人间,倒也不是难事。

  到时候世人便会知道,明教依然是天下第一教派!

  可这次行动谋划已久,结果竟然还是失败了!

  实在是糟糕!

  那个曾经风光了上千年的教派,今日竟沦落至此!

  “圣女到!”

  众人正在唉声叹气的时候,一道嘹亮的声音响起。

  下一秒,一道靓丽的身影,脚踏芦苇,疾驰而来。

  “拜见圣女!”

  众人纷纷鞠躬行礼,人人脸上都挂着一副崇敬的神色。

  除了她圣女的身份,以及身手外。

  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那就是此女乃是小明王韩林儿唯一的骨肉。

  “诸位无须多礼,平身吧。”

  圣女扫视了一圈众人,缓缓开口。

  “我......咳咳......”

  圣女到来,赵全原想起身行礼,但此时的他,连抬个脑袋,都是奢侈的事情。

  圣女摆摆手,示意他无妨。

  “圣女,朱棣那贼子,可是已死?”

  一个大肚子的和尚,皱眉问到。

  朱棣的伤势,可不比赵全轻,何况他们行事之前,特意找了生锈的武器,还涂抹了粪便,朱棣简直就是十死无生的局面。

  只是众人没能亲眼目睹,因此总是隐隐担忧。

  “不知。”

  “叛贼蓝玉原想送贼子朱棣前去大明皇宫,但太子朱标突然现身,随后队伍换了个方向,朝着淮河方向行去了。”

  “本座原想跟踪一探究竟,奈何朝廷鹰犬里,高手不少。”

  “为了不暴露身份行踪,本座只得作罢!”

  圣女缓缓回到。

  话音落地,顿时众人更加沮丧,再次唉声叹气起来。

  他们为了这次行动,付出不可谓不多,损伤更是惨重,数百位高手命丧当场,代理明王赵全更是只有进的气没了出的气,眼看也要不行了。

  而结果竟然是,连朱棣的生死都尚未可知。

  这么一看,此时的明教跟朝廷的实力差距,显然是天壤之别啊!

  “无妨,起码本座知晓了,他们不会无缘无故的改变路线,既然如此,那淮河岸边,定是藏着朱和尚的什么秘密。”

  “等风声没那么大了,派人去查探一番!”

  “一旦查探到消息,立即上报本座!”

  “真空家乡,无生老母,定会护我等周全!”

  见众人唉声叹气,圣女不由得打起气来。

  “糟了!赵王不行了!”

  一个尼姑此时,突然惊呼起来。

  众人循声看去,只见赵全口吐鲜血,双眼无光,眼瞅着就要断气了。

  “赵王即将登上极乐,吾等恭送赵王!”

  “......”

  圣女话音落地,众人顿时纷纷盘膝而坐,双手合十,做出种种繁复的动作来。

  “明明上帝无量清虚至尊至圣三界十方万灵真宰。”

  “日中青帝,讳圆常无。”

  “日中赤帝,讳丹虚峙。”

  “日中白帝,讳浩郁将。”

  “日中黑帝,讳澄增停。”

  “日中黄帝,讳寿逸阜。”

  “啧啧啧啧!”

  “祝老四,你这身体素质不错啊!”

  “一觉醒来,就好了?”

  而此时淮河小院内,方世玉正一脸震惊的看着朱棣。

  此时朱棣显然是醒过来没多久。

  让方世玉惊叹的是,这货的身体素质,简直就是牲口级别的啊!

  这才过了一夜而已,竟然就恢复的八九不离十了!

  要不是腿部伤势过重,估计都能下地蹦跶了。

  “哦......“

  “不是俺身体素质好,是先生医术高超啊!”

  醒过来的朱棣,看着方世玉震惊的神情,不由得嘿嘿一笑。

  吴元年早就跟朱棣说了,方世玉是如何救治他的。

  因此朱棣很清楚,若是没有方世玉,自己这次怕是要凉透了!

  “吴太医,烦请搀扶我一下。”

  朱棣挣扎数次,想站起来,但没能成功。

  没办法,只得让吴元年搀扶一下。

  但吴元年却压根就当没听见似的,转头就看向了方世玉。

  作为当朝太医院的扛把子,这点常识吴元年还是有的。

  燕王伤势如此之重,理应卧床静养才对。

  但理应的事情,在方世玉这里,就变得不那么理应了。

  所以,不是俺不搀扶你,而是俺要先问过神医的意见。

  “神医,俺要不要......”

  “无妨,扶他起来便是。”

  方世玉点了点头。

  只要不剧烈活动,导致缝线断裂,伤口崩开,多走动走动,促进血液流通循环,对于伤势的复原,自然好处更大。

  而且方世玉现在是一脸问号。

  素日里就像个街溜子的祝老四,今儿个怎么一脸的严肃?

  祝老四这是吃错药了?

  见方世玉点头,吴元年这才走了过去,别看老头年纪大,但朱棣虎背熊腰的身体,却被他像老鹰抓小鸡似的,轻而易举的就拎了起来。

  朱棣站起来后,整理了一下衣服,这才让吴元年先出去。

  而且警告吴元年,甭管一会听到啥动静,没有自己的允许,都不准踏足半步!

  一会自己要做的事情,那可是长这么大,大姑娘上轿——头一回!

  别人在场,自己会难为情!

  吴元年虽然也是一脸问号,但对付是燕王啊,自己这个太医院的扛把子,只能遵从命令。

  吴元年走出去了,还顺手识趣的关上了门。

  “祝老四,你烧还没退?”

  “脑子被门挤了?”

  啥情况?

  祝老四想干啥?

  这货受伤前,那可是堪比懒王的存在啊!

  能躺着绝不坐着,能坐着绝不站着的主!

  今儿个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朱棣丝毫不为所动,依旧是一脸的严肃认真。

  深鞠躬!

  拱手!

  “学生朱某,谢先生救命之恩!”

  虽然有伤在身,但这一套动作,也算得上是标标准准,完全版的弟子礼了!

  在他受伤之前,说实话,心里从来没有敬重过方世玉。

  这个天不怕地不怕,从小就跟着老爹砍人的燕王,始终觉得方世玉就是个满嘴胡说八道的江湖骗子!

  也不知道走了什么狗屎运,弄了几个障眼法,耍了点小手段,就把老爹搞得三迷五道的。

  尤其是当他得知三大神奇的农作物,就是这小王八蛋献给老爹的,更是怒火中烧!

  觉得方世玉就是在针对自己!

  故意让老爹把自己赶去北边种地去!

  随着方世玉暴揍了他一顿后,他已然慢慢转变了对方世玉的观感了。

  虽然已经愿赌服输了,嘴上承认方世玉是先生,但心里还是多少有点不服的。

  但很快,那张世界地图,那个宏伟的藩王计划,让朱棣觉得,此生最大的奋斗目标,竟然是从方世玉这里得来的!

  去创造属于自己得辉煌,建立属于自己得属地!

  此时得朱棣,已然彻底心服口服了。

  但毕竟自己比方世玉年长那么多,这个面实在是抹不开!

  所以先生这个词,他始终没法真正喊出口。

  但经历了这么多,尤其是方世玉把他从鬼门关救回来后。

  这种想法彻底发生了转变,绝对的能力至上,这个除了老爹老妈,谁都不服的天下第一藩王,终于服气了。

  这一声,在他心里反复响起多次的先生,这一次,是真真切切,心甘情愿得喊了出来。

  “咦?”

  “我还以为你要干啥呢!”

  “就这啊?”

  “祝老四,你确定你脑子没烧坏?”

  方世玉短暂的愣了一下,随后下意识伸出手来,摸了摸祝老四的额头。

  这特么的确实退烧了啊!

  难道吴元年那老小子,私底下给他喂了啥私方药?

  不行,一会得找吴元年问清楚!

  咋回事?

  方先生怎么会这个反应?

  这特么不按套路出牌啊?

  不是都说浪子回头金不换吗?

  方先生怎么一点都不感动反而觉得俺脑子烧坏了?

  书里不是这么写的啊?

  你这样,俺咋收场啊?

  看着方世玉一通忙活,朱棣尴尬的只想找个地洞钻进去,此时朱棣的脚趾已经在地上抠出了一个三室一厅来了。

  就算你不感动。

  表示一下欣慰也行啊!

  表示一下孺子可教也也行啊!

  表示一下本王终于在你的淳淳教导之下,改邪归正了也行啊!

  而此时,门外。

  吴元年的嘴巴,已经长得可以塞下一颗鸵鸟蛋了。

  老头倒不是故意偷听。

  老头除了是太医院的扛把子,一身武功那也是数一数二拔尖的存在。

  耳目聪慧,寻常人等自然不能相提并论。

  加上方世玉这房子是茅草房,隔音效果可想而知。

  而且朱棣压根就没有刻意压低声音啊!

  许是为了表现自己的诚意!

  这货不仅没有压低声音,反而声若洪钟!

  好像生怕别人听不见似的。

  因此,里面每一句话,吴元年都听的清清楚楚。

  卧槽!

  啥情况?

  燕王拜神医为师了?

  这么刺激吗?

  你可是燕王啊!

  大明王朝最会砍人的王爷啊!

  你可是龙子啊!

  你在这凑啥热闹?

  你这么一搞,俺还咋混?

  俺还没拜师啊!

  你这么一搞,俺还有资格拜师吗?

  俺虽然是太医院扛把子,但跟你燕王比起来,俺啥也不是啊!

  俺要是再拜神医为师,陛下会不会砍了俺的脑袋啊!

  陛下可是规定过,大明亲王,礼绝百僚的!

  别说俺这个小小的太医了!

  就是国公级别的大人物,见了藩王,那也得恭敬行礼啊!

  俺撑死也就是个正六品的芝麻官啊!

  而且俺这个工作很尴尬的啊!

  俺想升官,也没啥机会渠道啊!

  四王爷你是不是纯粹吃饱了撑的?

  咱大明王朝的医疗技术进步,都要断送在你手里了啊!

  俺找谁说理去啊!

  “方公子?”

  “你在吗?”

  “我四哥怎么样了?”

  “方小子,老四好了没?”

  就在吴元年恨不得以头撞地,一脸无语的时候。

  门外突然传来了蓝玉跟安庆公主的声音。

  咦?

  这两货起来的这么早?

  方世玉打开门。

  发现,外面不只是这两货。

  老祝头、老徐、老刘、老罗......

  除了老祝头一家人外,自己认识的人,一个不少!

  全在外面!

  而且没白来!

  每个人的手里,都提着满满当当的礼物!

  每个人的脸上,都挂着如沐春风的笑意!

  只是方世玉怎么看,怎么觉得这些人就像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